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十章 风乍起
    ()请大家继续支持,点击,推荐,打赏!对作品的看法,在书评区无节cāo讨论!

    晒着冬ri里的暖阳,李守汉很是惬意的躺在一张竹藤编织而成的摇椅上,在将军府的制高点枫晚亭上,品着茶,看着整个河静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远处传来了cāo场上新兵们的歌声。

    &蓝的天空,清清的河水,唉耶,绿sè的农田,这是我的家,唉耶。咿呀的水车,洁白的风帆,唉耶,还有你,我的姑娘。。。”

    &就是,我的家,我的房子,我的工厂,。。。”,“这就是,我的家,我的房子,我的土地,我的牛羊,我的工厂”,“这就是,我的家,我的房子,我的工厂,还有你,我的姑娘。。。”。

    似乎所有的穿越者,如果不剽窃一些后人的文艺作品,你都不好意思说你是穿越者!被剽的最多的,据不完全统计,便是太祖的沁园。雪,本来,李守汉也想剽来着,但是很令人丧气的是,这个时候,似乎安南就没有下雪的时候。

    你在亚热带地区同人们说北国风光?无异于在北极同爱斯基摩人聊热带地区可以不穿衣服过几十年。

    无意中,李守汉哼唱的一首歌,被李沛霖和陈天华听到,“曲虽俚俗,但却是让人油然而生对家园的爱护、守护之心。”

    很快,这首歌便在将军府的部队中、各处村镇中流传开来,“这就是我的家,我的家园!”歌声豪迈高昂,不管是歌唱者是汉人、苗人、景颇人,摆夷人,还是其他人。

    每个人都在那里高声唱着,“这是我的家,我的稻田,我的渔船,我的工厂!”

    &轰轰!”

    从远远的海边传来了一阵阵炮声,压过了歌声。

    那是炮司和各营炮队的炮兵在进行炮击训练。

    拜硝化田技术所赐,如今河静的火药生产供应都不成问题。李守汉开辟了数千亩硝化田,专门来制造硝土。以一亩地为标准,在地上挖地五尺,然后用红砖砌筑起,用水泥在墙面上抹灰,在坑的四周砌筑起墙柱,覆盖上顶棚。

    河静靠着大海,如今又有不少船只在海上进行捕鱼活动,鱼虾的数量也是惊人的,将那些人们不屑于吃的臭鱼烂虾,烂成浆以后,在地上均匀撒上薄薄一层。此外每ri洒上由各地畜栏、公厕取得的稀释人畜粪尿。又让人每天往棚下撒水,维持湿度。

    虽然在北纬17度线北面,但是一样是亚热带地区,温度是可以得到充分满足的,搭起了遮挡的雨棚,给细菌和微生物一个适当的温度和湿度。

    接下来,把用稻草杆、芦苇、开荒割下的野草、枯枝烂叶,玉米叶、玉米杆、甘蔗叶、棉等植物制成的草木灰,撒在地皮上,以提供将硝酸合成硝酸钾的钙镁钾,特别是钾的原料。

    按照制造流程和工艺,守汉在硝化田周围架设了大大小小的几十架风车、水车,通过深埋在地下的陶瓷管道进行通风、供水。

    几个月的生产下来,一亩硝化田一个月可以生产火硝四千斤。

    另外一条获得硝的途径,便是厕土。

    经过几年的整训,河静的人们已经初步养成了卫生习惯,解手去厕所,不喝生水,勤洗澡,勤换衣,被褥常晾晒等等歌谣被孩童们在大街小巷传唱。

    大批的公共厕所和住宅中的厕所为火药作坊提供了充足的厕土。

    官奴们用棉布制成的掩口巾捂住口鼻,一锹锹的将厕所老土铲除,更换上新土。

    而那些被粪尿侵泡的老土,则是被装入竹筐中一车车运到附设在火药作坊下的工场进行加工。

    工艺很是简单,将老土晾晒之后粉碎,筛选,然后加草木灰(又是草木灰!你不烦我们都烦了!但是没有办法。草木灰就是钾肥啊!它的主要成分是碳酸钾,茅坑土的主要成分是硝酸铵,因为硝酸钾的溶解度受温度影响特别大,所以温度稍微下降一点,大量的硝酸钾就会以沉淀的形式结晶析出)进行熬煮,冷却之后,将二者反应之后析出的结晶收集起来,便得到了纯度在95%左右的硝酸钾,俗称硝石的便是!

    这可是好东西啊!相信很多穿越者都是这样制造火药的。但是,它除了做火药之外,还有很多用途,容在下在此卖一个关子。不过,厕所土加草木灰熬煮之后的液体,也被守财奴李守汉派上了用场,用来为他家的田地浇灌施肥。那液体里面的主要成分是碳酸铵,妥妥的氮肥啊!

    总之一句话,充足、廉价的火硝工厂化生产、供应,使得火药生产成本大大降低,完全可以供李守汉建立一支火器化部队。

    他的部队如今火药充足,且价格低廉得令人眼红。而且,更令人惊讶的是,他将火药配比中的木炭更换成了加工蒸煮过的柳木,通过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工艺,制成为粟sè火药。更加强了推进力。

    每周炮兵都有进行实弹shè击,水师的火炮cāo炮训练更是ri常科目。

    陆军各营中的火枪手们,更是从早到晚,每时每刻都在进行训练。

    新兵在确定为火枪手后,便要开始在老兵和甲长的带领下,进行shè击训练,只装药包,不装铅弹。

    打过了几十次空枪shè击后,接下来便是实弹sh>

    如此一番下来,当一个新兵完成了全部shè击训练科目之后,他手中那支崭新的火枪,也磨合完毕,成为了一支大约在八成新左右的枪支。这个状态的枪支和机械,都是状态最好的,可以陪着士兵一起南征北战了。

    想想如今各营的训练成果,李守汉不禁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在这个时代,一支拥有四成以上火器的军队,该是什么样的战斗力,他比谁都清楚。

    抬头看看亭子上的匾额,那是李沛霖题写的。

    枫晚亭。

    一手漂亮的颜体,又带着几分瘦金体的气氛。

    只有李守汉知道为什么要给亭子起这样的名字,当初李沛霖认为他是仰慕长沙的爱晚亭,才取了个这样的名字。但是,守汉无数次的听到内心一个声音在高声吟诵着,“停车**枫林晚!停车**枫林晚!”

    看着飘逸灵动的字体,李守汉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是啊!穿越有了差不多三年多了,这三年,自己巩固了权利地位,建立了一支强大的陆海军,扩充了地盘,充实了府库,最重要的是,收服了一群人的人心。

    盐梅儿带着两个丫鬟给李守汉眼前的小几上又换了一壶茶,笑吟吟的看着自己的丈夫,盐梅儿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以后不会只有自己一个女人,他这个地位的男人,绝对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但是,自己的作为他的女人,在祖宗祠堂的牌位前给祖先上过香,而且,如今自己还是这个府里的管家太太,地位尊贵。她很知足。

    一股幽香飘过,盐梅儿眼前一个翠绿sè身影出现,她轻手轻脚的朝盐梅儿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出声,然后,猛的向李守汉扑去!

    鼻子之中一阵幽香停满,眼前猛地一黑,李守汉被袭击了!

    被偷袭的时候,李守汉正在聚jing会神的看手下刚送来的资料,在河静府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奇怪的山,土著称为神山,它奇异的之处是,在这亚热带的安南地区,山脚下的山洞,竟然寒冷彻骨,山洞里是终年不化的寒冰,从山洞流出的水,也是冰冷刺骨。李守汉对这座山非常感兴趣,在内地也有这样的山,当地老百姓喝这个山洞的水,很是长寿,而李守汉并不是为了这,主要是他已经准备要生产大杀器,***>

    一双雪白的小手蒙住了他的眼角,一个温柔的声音故意压低变声道“猜猜我是谁?”

    李守汉闻到香气,就知道是秀秀了,因为她用的香粉是从苏州购买的鹅蛋粉,香味很是独特,盐妹儿毕竟是乡下女孩,没见过大世面,所以她并不用这种香粉。李守汉微微一笑“别闹了,艳艳,再闹,我今天晚上就不去你房间了。”

    小手猛的一震,崔秀秀万万想不到居然得到了这样的答案,心中震惊,慢慢的把手放下,李守汉却抓住了她的小手,轻轻的抚摸,秀秀用力把手抽走,李守汉转过身,只见崔秀秀秀丽的小脸蛋上已经是清泪直流,面sè凄苦,“谁惹我可爱漂亮的秀秀生气了,说出来,大哥替你打他的板子”李守汉笑着说,用手去擦拭她的眼泪。

    秀秀身子僵硬,动也不动,过了一会,才道“你去找你的艳艳吧”忍不住有哭了出来。

    &艳艳是谁?你的好姐妹吗?漂亮不,xing感不,胸部翘不翘,给大哥介绍介绍?”李守汉一边摸着她的小手,一副猪哥嘴脸。

    &你你,,,”这些话,让云英未嫁的崔秀秀给气的连哭都忘记了,过了好久,才缓过气来,“刚才不是你叫的吗,还说晚上要到她的房,,,”秀秀又羞又怒,左手指着他,“咦,我说的是盐梅儿,我喜欢叫她盐盐,你听错了吧?”

    &崔秀秀虽然经过大变,但是,毕竟处世不深,哪里是两世为人,上辈子久经各大论坛锻炼,喷人无数、被拍砖无数的李守汉的对手,而且脸皮之厚、心理素质之强悍连刘备都有甘拜下风。

    李秀秀心中先入为主,认为自己听错了,心中大为羞涩,小脸蛋红的如要渗出水来一般,娇媚异常。“来,哥给你看个东西”李守汉话风一转,从一边的木盒子里,取出了一个紫sè的玻璃瓶子,高寸,晶莹闪亮,里面装着液体。“这是什么”

    &一定会喜欢的”李守汉顺手把瓶塞拔开,顿时,一股玫瑰花的香气飘散出来,香气悠长,清而不腻,闻之如坠云端。恩,以上是李秀秀的表现,李守汉自然不会有,“这是香水,专门为你做的”李守汉撒起谎来心脏都不跳,这香水是李守汉近期才找人秘密研制的,香水制作也不难,早期飞清凉油风油jing工艺和它差不多,李守汉用的是蒸馏法,得到香jing油,然后通过用水和酒jing稀释。

    果然,香水是对女孩的最大杀手,尤其是对没见过香水的处女来说,这是不可抵挡的诱惑,秀秀猛的扑了过去,如同一头母豹一样迅捷,嗖的一声,就从他手中把香水抢了去,“喜欢这香水吗?”秀秀深深闻着香水的清香,一副沉醉的样子,李守汉微微一笑,这是玫瑰花香的香水,喜欢这种味道香水的女孩,多是闷sāo型的女孩,外表如冰山,床上如火焰山。内媚的女人才喜欢这种香气,想不到清纯秀丽的秀秀的居然是这种女孩啊,想不到啊想不到。

    看着秀秀在李守汉身边一副娇嗔的表情,盐梅儿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相公,这些是方才稻香村的几位师傅送来的新点心,您在这里和李姑娘谈天喝茶、品尝一下。”

    &吃点心了!”李秀秀欢快的叫了起来。

    稻香村,是李沛霆从扬州带回来的几位点心师傅合伙开设的。本来这些人是李沛霆送给李守汉的,但是,守汉觉得,自己一个人能够吃多少点心?还是让他们为人民服务吧!

    于是,便赏还了他们的卖身文书,并且提供了一笔创业基金,让他们在河静开起了点心铺子,李守汉作为股东,为点心铺子题写了店名,“稻香村。”

    &实,我就是不想养活那么多人在家里头,这样,让他们去外面创业,我既能有分红,公家还有税收,我还创造了就业机会,拉动了搞地皮,多合适!”

    品尝着稻香村师傅们jing心制作的维扬细点,旁边又有一朵解语花在,李守汉当真有南面王不易之乐。

    可惜的是,幸福时光总是短暂的,总是有不开眼的电灯泡来搅局的。

    亭子外面,莫金低沉的声音传来“大人,张小虎将军求见。”

    去!李守汉满心的不愿意,可是,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满脸崇拜的表情,又不愿意落一个“从此君王不早朝”的印象,只好满心不愿意的挥手示意,“叫小六子上来吧!”

    张小虎也是今非昔比,鸟枪换炮了。不对,他身上背着的还是一支火枪,不是炮。

    这是目前河静府制造的最新的短火铳,枪管长35厘米,口径12毫米,最佳shè程在50米到70米,有效shè程80米,枪管内壁镀铜。用安南特产的樟木做枪托。刷一道清油,再刷两道桐油。用铜箍将两根枪管牢牢的固定在枪身上。

    没错,就是两根枪管,这是李守汉给自己的水手和炮兵专门制造的自卫武器。双筒,一次便可以同时装入两颗铅弹,发shè两次。消灭敌人,保存自己的机会也就多了一倍。

    以后如果有了足够的马匹,建立了骑兵队的话,这双筒火铳,便是骑兵的标准装备。

    张小虎满脸笑容的将双筒火铳、牛皮制成的子药盒、绝户刀从身上取下,放在一旁的亭柱上。插手向李守汉行礼“标下见过大人!”

    虽然说是张小虎搅了李守汉的好事,但是这个家伙也确实是水师的一把好手,从吕宋回来之后,不停地在海上巡逻、练兵、护渔,顺便检查过往船只,通知他们缴纳税款,忙得也是不亦说乎,给李守汉的府库增添了不少收入。

    看着眼前的这个家伙,一身标准的河静李家的军装,窄袖、排扣,(不过,同陆营不同的是,水师的裤子是旁开口的,这如果是放在几百年后,会引起人们的非议,不过,放在这个时代,却是没事的。为啥?这个时候,男的女的似乎裤子都是免档的!)

    袖口上是两道黄箍,黄箍的一侧,是一颗用黄sè丝线绣成的五角星和一枚弯月。这是水师的军衔。两道黄箍是舰长级别,一颗五角星,代表着是一条疾风舰舰长的级别,而那个弯弯的月亮,则是说明,此人可以指挥若干条军舰。

    &说,张大舰长,您来我这,有何见教?”

    李守汉有些没好气。本来嘛!我这和小美女在这里喝着茶,谈着理想人生的,结果你来了。让我和你谈理想、谈人生?

    &人,标下跟随您也有些ri子了,这马上就要过年了,标下想请假回家去探望一下老父亲。”

    呵呵,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国人的通病。

    &上个月不是让你手下的那个船主,叫什么骆阿炳的回去告诉你的老父亲了吗?”

    出来了将近一年,带出来了几十条船,结果一个回去的都没有,这个事情说起来有些过分。于是,骆阿炳便带着一条福船和几十个人回去给张宝山老大报个平安,顺便将那些被李守汉收编的海盗的军饷捎给家里人。

    &不是想回去威风一下啊?”

    李守汉不怀好意的看着张小虎,满脸的坏笑。“你的那个标识是不是已经打造好了?”

    张小虎的地狱三头虎标识,在河静已经是妇孺皆知的事情。几个苗族银匠和金匠连续干了一个月,将这尊耗费了数千两白银和近千两黄金的标识打造完毕,安装到了张小虎的座舰船头。

    &嘿!果然是什么事都瞒不过您!”张小虎知道眼前这个将军的厉害,索xing说实话。“不过,我还有一件正经事情可以办的!”

    &还有什么正事?”

    &大人,如今我河静府,每月可以下水船只多少?便是疾风舰,也是可以至少月产一艘,那些纵帆船更是月产两艘有余。可是,合用的水手却是不多。我此番回去,定当劝说老父投顺将军,让那万余水上豪杰归顺到将军您的麾下。”

    张小虎说的不错,可谓是一针见血,说到了事情的关键,不错,船只可以很快的制造出来,可是,cāo作和驾驶船只的人,却不能像生产船只那样的流水线生产出来!

    &你能够招拢过来多少人?”

    &阿爹肯定是听我的,他的直属部下,应该没有问题,还有其他的几位大船主,应该也都没问题。不过,我们兄弟几个,历来不和。”张小虎脸sè破天荒的为难了一下。

    &阿爹的本意是要将掌盘子的位子传给我,可是,老大却是心中不服,他和老三,老四,几个人勾串在一起处处和我作对。”

    原来如此啊!看来,九龙夺嫡的事情,只要是一个势力集团都会发生,不光是皇家啊!

    &你准备怎么办?”李守汉收起了一脸的笑容,开始严肃起来。

    &人,标下之所以前些ri子打造这个标识,便是要先声夺人,让兄弟们知道,和大人您打天下,前途大好!此其一。”

    &之以利。”

    &二,我带几条疾风舰回去,让他们看看将军的水师,如何的威武雄壮!此其二!”

    &之以威。”

    &三,便是和我阿爹好生的说了。比较起来,海上生涯那里比得上在河静安度晚年的好?如果大人不弃,还望在河静给我阿爹安排一处颐养天年的所在。此其三。”

    &之以理动之以情。我明白,你要带几条舰走?”

    张小虎低头盘算了一阵,“我的座舰,之外,如果能够给我三到五艘疾风舰,再加上一个步营的话,事情就没有什么问题。就算是武力挟持,我也能将他们裹胁来!”

    &到五艘?”李守汉倒是不在乎,只不过,看着张小虎那一副贼忒兮兮的劲头,不由得怒从心头起,你吗的!你搅和了老子的好事,老子还要给你那么多的军舰让你回家去显摆?

    &艘就三艘!你带着凤凰营的一个营去!眼下各营都是新兵多,正好可以让他们练练!”抓住张小虎话语中的漏洞,李守汉很容易的将他装了进去。

    &去抓紧时间准备,争取后天出发!”

    可怜的张小虎看了看李守汉如同踩到了狗的五谷轮回之物的表情,再看看他身旁满脸无奈的小美女,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来的不是时候。

    于是,张小虎用比疾风舰还要快的速度从亭子里逃也似的跑了出来。

    不过,在亭子的几节汉白玉台阶下,张小虎看到了刚刚归附的冈萨雷斯和玻利瓦尔等人。看到他们一脸的幸福和兴奋表情,张小虎露出了一枚牙齿,偷偷的笑了一下。

    嘿嘿嘿!

    果不其然,过了半个时辰,新任训练舰队指挥官和总教练官的冈萨雷斯也是一脸臭臭的表情走了出来。

    他和他的团队被李守汉用每月平均十枚金币的价格雇佣下来,但是,作为他们不长眼睛的代价,他们没有养老保险和人身伤亡保险等福利。

    不过,当冈萨雷斯看到一脸焦急的站在台阶下的胡礼成,他满是同情的走上前去,握住胡礼成的手,用左手拍了拍胡礼成的肩膀。

    &你们的胜任的话,封闭之怒!我祝你好运!愿主保佑你!”

    搞得老狐狸胡礼成一头雾水,“这几个佛郎机人怎么了?”

    莫金站在亭子外面,“大人,胡大人求见!有紧急军情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