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祸起萧墙 逆子弑父
    ()乘着一帆北风,李沛霖的船队一夜便到了鸿基港外海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高速更新

    从船舱向外望去,李沛霖隐隐约约的看到在鸿基港外海上停泊着大大小小几十条船只。被击穿的桅杆,弹痕密布的船体,被火烧得几乎只剩下骨架的风帆,被鲜血浸透的甲板,让人一眼望去感觉惨不忍睹。在这些船只周围,几艘疾风舰在执勤,充当着护卫的角>

    &人,那是水师张大人的座舰!”李沛霖身边有眼尖的,早看见了那疾风舰上用黄金白银铸成的地狱三头虎。

    无数的老弱妇孺被穿梭往来的小船从这些船只上接下,运往鸿基港口,时不时的有担架和受伤者从船上被小心翼翼的运到小船上,身着白sè制服的医官们在旁边看护照料着。

    甲板上还有一些木匠和船工,在用木板维修着船只被炮弹击毁的部位。

    出了什么事?

    李沛霖船队的大小人等都在心里画了一个问号。

    &旗语!问问码头上,这几天有什么异常吗?”船长麦朝栋有些按捺不住,大声的向旗语兵吆喝着。

    旗语兵挥动着手中的小旗,向迎面而来的引水船打着旗语,对面也用旗语回应着。

    &长,回答说最近几天,码头和河静城里都没事,天下太平!”

    怀着满腹狐疑,人们回到了河静。

    李沛霖乘着自家的马车,径直来到了李守汉的将军府门前。

    在李守汉明显逾制的辕门外广场上,横七竖八的或是坐,或是躺着百十来号人,被海风吹得赭红sè的脸膛,有些眯缝的眼睛,都说明,这些人是海上讨生活的汉子。但是,从眉间脸上带出来的气势上,还有那手中紧握着的刀柄、火枪,可以确定,这些人,绝非善类。

    签押房内,张小虎和他的两个哥哥,已经停住了悲声。

    &兄,你回来的正是时候,”李守汉摆手示意李沛霖坐下,“这二位是张小虎的三哥和四哥,携带部属来投奔我,你和户房的人去安顿一下,衣食住宿,另外,让王廷奇多带些人,给他们好好的搞一下体检,海上漂泊多ri,身体状态不是很好。别再感染什么疫症。”

    张小虎的两个哥哥,三哥张小麒,四哥张小彪,一身麻衣缟素,千恩万谢的随着李沛霖去安顿老小部众,留下张小虎和李守汉在签押房内说话。

    当晚,李守汉、李沛霖、福伯等人在签押房中再次密议。

    守汉已经得到汉元商号商情室和将军府统计室的报告,那些前去广西巡抚衙门的老人们困于客栈之中,廖三爷几次yu寻短见,还好都被人及时发现,救了下来。一众老者,正在凄惶度>

    &人,以在下看来,此时应该派遣得力人员,前往省城,接回众位乡老,以安其心,而后徐徐图之。”

    &再有几ri便是除夕,也好,明ri便请福伯前往一趟,接回众人,还要请福伯告诉他们,咱们自己的事情,还是自己来办的好!求人,不若求己!”

    福伯点头称是。

    &来,福伯是府中老人,德高望重,二来,您年高德劭,和这些老者,正是,正是,”守汉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形容。

    有共同语言?似乎不太恰当。但是,似乎也没有别的词汇了。

    &哈!都是一群老而不死之辈。”福伯倒是颇为爽利,拿自己戏谑起来。

    &伯,您不过五十上下,正是鼎盛之年,我还要借重您。ri后,我的儿子也要靠您来教导。”守汉的这话,一半是应景之言,一半则是发自肺腑。

    一番话,说的福伯眼角有些湿润,家臣和主公之间能够处到如此地步,也是极为难得的。李沛霖在一旁也是颇为欣慰,主公能够如此重情重义,对待老臣,ri后的前途和光景,是这些老臣们可以想见的。

    &公,”李沛霖正式的换了称呼,“张家到底出了什么状况?如此惨烈的战斗?”

    &也是张家家门不幸!”

    当ri,张小虎投了李守汉之后,便派遣手下一名船主骆阿炳回去向父亲和一干部众的家属报信。结果,在路途上被张家的老大手下截获,得知自己的继位对手六弟没有死,相反,还得到了一个更大、更强悍的靠山,一狠心,便将骆阿炳和他的手下全部处死,身体投入海中。

    在处理骆阿炳船上的货物时,张家老大和澳门的葡萄牙人有了接触。

    &郎机人分为西班牙和葡萄牙两个国家,一个皇帝,但是这个皇帝是西班牙人,葡萄牙人一直不服,想要自立山头。不久前他们得知我们攻破了吕宋,认为这是一个好时机,可以消耗西班牙人在东方的实力。但是,他们自己的势力又不足,于是,便和一心要坐上大当家宝座的张老大一拍即合。”

    在张小虎和左小鹏的海战中,张家的船只、水手、士兵损失严重。但是,从内部派系山头而言,损失的,都是张小虎和他老爹的嫡系,以及一些和他们父子二人走得比较近的船主。而张老大这个山头,主要是他自己和他两个弟弟,以及其他的几个小船主而已。

    以往张家是因为张宝山有实力能够压制住各个山头,如今,他的船只、人手都损失很大,张老大的势力便开始抬头。

    在得到了葡萄牙人二十门火炮、四百只火枪、一百桶火药,两艘西班牙战船,另外,还有五千金币的物资、财政支援下,张老大决定,夺位!

    腊月十七ri,张老大在自己寨中设宴,邀请各位寨首和自己的老父亲,以及各位兄弟饮酒。

    没有俗气的摔杯为号,张老大的心可比任何人都要狠。

    在酒宴进入**的时候,他起身离席,和他的亲信们借口去方便一二。酒宴中,这种行为也属正常,别人也未在意。其余人等继续轰饮高歌。

    &大,我们准备好了!”张家的老五带着二百名火枪手在密室待命集结。

    &吧!老头子不仁,偏心,一心想把位置留给小六儿子!就不要怪我手狠了!动手!”

    一声令下,五十名火枪手直奔大头领和船主们宴会的大厅,其余的,则去解决那些保镖、护卫之类的。

    &砰砰,砰砰!”火枪轰鸣,弹丸横飞,从杀人的效果来讲要远远强过刀斧手冲出。很快,宴会厅内,便是血流满地。

    检点了宴会厅内的死尸之后,张家老大便派遣嫡系,四处发兵捕捉清除张宝山的中级头目,接受船主的部众、财物。

    一时间整个海盗巢穴,哭声、喊杀声、呻吟声,惨叫声,此起彼伏,火光冲天。

    但是,百密一疏,张老大在反复检点了宴会厅内的尸体后,突然发现,尸体里面没有自己的三弟张小麒,四弟张小彪。

    这两个人能够逃出生天也是实属侥幸,当张老大借口方便离席之后,这二位却是实实在在的要去方便。从五谷轮回之所出来,二人却又被张老大寨子中的几个漂亮侍女迷住,一时拔不开脚步,开始调笑起来。等到遭到了几句叱骂之后,宴会厅的火枪声也是四起。

    这二位,海战、陆战、劫掠、经营等等诸般本事那是样样稀松,唯独逃命一件,那是在张家几个儿子中数一数二的。见势不妙,立刻拔刀将眼前几个见过他们的侍女杀了,然后,将尸体堆在一起,叠成垫脚,二人越墙而走。

    由此可见,二人军事素质之一般。连逃命时跳墙都跳不起!

    双脚一落地,便是发足狂奔!逃到海边,招揽自己嫡系部众,升帆解缆起锚,逃之夭夭。

    等到天明时分,张家老大发现自己的这两个宝贝弟弟已经逃走了,不但自己逃走了,还使得其他的十几个小船主的部众也跟随出海逃走,让自己的人马船只损失了不少。不由得他勃然大怒,于是命令亲信手下,登上西班牙战舰,升帆出海追击,务必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一路追踪下来,终于发现张老三和张老四的船队在仓皇西逃,于是,一面加速追上去,一边派人向张老大送信,要求派援兵前来。

    就这样,一边是疯了似的逃,一边是拼命的追,后面还有大队船只跟进,一时间海面上帆樯如林。白帆如云彩一般,遮蔽了天>

    在昏燕岛东部海域,张老大的船队终于追上了自己的两个弟弟。

    彼此二话不说,炮火如同冰雹一样向对方招呼。张老三和老四都明白,自己的这个大哥连老爹都能下手干掉,我们这两个平ri里和他不和睦的弟弟,又算得了什么?拼命吧!

    但是,彼此的指挥能力和技战术水平实在是差的太多,就像是中国队和德国队对垒一样,基本上是被人家压着打。

    不知道是二人的运气实在是好,还是张宝山死不瞑目保佑这两个宝贝儿子,就在张老大的船队堪堪要将张老三、张老四的船队包围的时候,张小虎的船队恰巧刚刚通过昏燕岛,前锋舰发现了有两支船队正在进行海战。

    最要命的是,双方的旗号都是张宝山的团伙!

    张小虎的心猛地一沉,难道家里出了事?他自小生活在海盗团伙之中,见多了内讧、火并等等诸般事宜,家里出了什么事?他不敢去想。

    &令!各舰战备!准备开火!”

    三艘疾风舰利用自己的高速,强悍的火力,快速的将正在交战的双方切割开来,被追杀的一方倒是无所谓,反正也是被人用炮火狂虐,而追杀的一方则很是不爽,斜刺里杀出来的这一支舰队,一轮炮火下来,便令张老大损失了七八艘船。

    很快,追杀的和被追杀的,都发现了这只舰队的主帅是谁。

    &小虎!对!是小虎!我们有救了!”

    &的!是那个该死的小六子!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对于张小虎的海上战斗力和指挥能力,双方都是认同一致。就连一直在心里骂着老爹处事不公的张老大,都认为如果自己坐掌盘子的宝座,让张小虎统带水师的话,那么张家团伙还要再上一个台阶。

    恶狠狠的看了一眼疾风舰上密集的炮火,张老大咬了咬牙下令,“转舵,回去!”

    张小虎兄弟三人在海上相见,张老三和张老四可是真的见到了亲人!少不得将家中变故向张小虎哭诉一番,听完了两个哥哥的哭诉,张小虎不由得暴跳如雷,便要下令船队追击。

    倒是黄练成老成持重一些,“统带大人,如今令兄所部刚刚经过大战,且又是长途劳顿,是不是先行回到鸿基港,暂时整理休息一番,向将军请示之后,再行发兵?”

    看着自己的两个废物哥哥部下的惨状,张小虎知道,如果硬要去给老爹报仇的话,这些人和船怕是一点用也没有。于是,只得恨恨的下令全体转舵返回鸿基港。

    在鸿基港传播主的福音阿方索牧师,在写给远方的朋友信件中,描述了这一事件。

    &李将军那似乎无孔不入的情报系统的侦察下,人们终于得知了远方的张氏家族海盗团伙的近况。在得知自己有可能成为李将军强大的海上力量的下一个打击对象之后,很多半**的团伙成员纷纷选择了离开张氏家族成员。有一部分在张小虎将军和他的两位兄长的邀请下,选择了加入李将军的海军;另有一部分,应该说是很大一部分,据悉应该占据原团伙实力的三分之一强,向东面,与在那里活动的新近崛起的海盗,李旦合作,他据说是我们的教友,他的手下一名教名为尼古拉·嘉斯巴特的更加得力。不过,很多人都称呼他为尼古拉·一官。他在最近同其他各个海盗团伙的战斗中,得到了首领的赏识和重用,而且,如今同ri本往来贸易的航线在他的控制之下,这些人希望能够在他手下得到足够的经济利益。”

    &李将军本人,相信他得到了至少两千名以上的熟练水手,这对于他强大的造船能力和水手严重缺乏的矛盾,会起到暂时的缓解。”

    &张氏家族团伙的现任领导者,相信已经被葡萄牙人雇佣,成为他们的海上力量的辅助部分。”

    &中国的新年过后,得到了补充和加强的张小虎,带领他的舰队,出海去同他的哥哥作战,他的理由是,他的哥哥在夺取权力的过程中,杀害了自己的父亲和几个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