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牛肉军!
    ()一个青年将领正在用他的残酷和忠诚践行着自己的崛起之路,一将功成万骨枯,留给历史评述吧!

    &时候轮到我们了!”

    从望远镜里看到了对方的情形,叶淇很是满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朝着气喘吁吁跑回来的方宁轩笑了笑,“命令前营,列队出击!”

    &令炮队!继续火炮压制敌人!”

    为了指挥起来方便,在昨晚的会议上,叶淇同各位营官商定,暂时取消各自的麒麟营,近卫营等等营号,而变之以前后左右中等营。原来的近卫营,叶淇利用自己指挥官的权利,将它摆放在了前营的位置上,为全军充当刀锋。

    一阵红旗摆动,几声铜号吹响,前营的司号官也很快用旗帜的摆动,和铜号的号音做出了回应。

    炮队则是用大炮的持续轰鸣,回应了叶淇的命令。

    很快,在大炮的两轮shè击之后,一个针锋相对的阵型便在前营排列出来。

    乍一看上去,前营列的阵势同对方的方阵一样,都是整齐的方阵。但是,不同的是,南中军摆下的是一座空心方阵。

    宽大的正面,以三百人一列,分成四列。集中了前营五哨中近三分之二的火枪手。两翼则是以刀盾兵和长矛手作为护卫,承担着保护侧翼和肉搏突击的任务。后方,则是将营中其余的火枪手采取同样的队形排列,不过,人数便只有二百余人。

    炮火在持续shè击了五轮之后,暂时停止,让微微发热的炮膛降温。利用这个空挡,前营的士兵在军官们的带领下,按照哨音调整着步伐,缓缓的,压向了阮家军的阵地。

    阮家军此刻已经基本不能称为军队。

    前锋的十个奇,基本上被战象、火炮轮番蹂躏之后,已经溃不成军。

    引以为傲,并且多年来依靠它们来对付南方的占城和土人,对抗北方的郑家,莫家的两件法宝,火炮和战象。如今却成了摧毁自家军队的利器。

    火炮没有人家的打得远,打得狠,战象,则是甫一出击,便被对手的一通不知道是什么火器的东西,打得四散奔逃,践踏自军阵型。

    &将这群怕死鬼给我老实点!”阮福渶从自己的那头有些慌乱的战象上跳了下来,换了一匹滇马。挥舞着手中的宝剑,高声吆喝着,命令自己的亲兵们去弹压溃兵。

    连续斩下了几十颗血淋淋的人头之后,溃兵们终于安静了下来,听候着各自的队率和管奇们重新编组,整队,捡起丢弃在地上的刀剑火枪,准备继续同北方的敌人作战。

    就在此时,一声声惊恐的尖叫传来!

    &军的队伍上来了!”

    这一仗,胜的简单而漂亮。

    &止前进!”军官们用铜哨发出了这样的命令。

    在距离阮军大约一百五十步的距离上,前营的部队止住了步伐。

    &查火铳!准备sh>

    所有的火枪手们将肩上的火枪取下,拔掉枪头帽,再一次检查自己的弹药装填情况。“shè击准备!”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之后,士兵们端起了手中的火枪,向着前方瞄准,黑压压的一排排枪口,瞄准着惊慌失sè的阮军士兵。

    作为接替叶淇指挥的军官,方宁轩狠狠的吹了一下口中的铜哨,一声尖锐刺耳的哨音,将大屠杀的命令传达到每一个士兵的耳膜中。

    猛烈地shè击声旋即响起,一股股白眼在队列上空升起,密集。结成了一道灰白sè的硝烟。在这道硝烟之前的一百多步的距离上,被子弹打穿了身体的阮军士兵,倒卧在地上,抽搐着身躯,进行着痛苦的挣扎。试图逃离这种痛苦的状态。

    南中军的弹雨,如同驱赶鸡鸭牛羊的杆棒一般,使刚刚才停止溃散的阮家军雪上加霜。将稍微有些摸样的队形又一次打乱,而且,比上一次还要乱。

    无数的士兵们尖叫着呐喊着,冲撞着,四处逃跑,或许,他们也不知道该逃到那里去,只是觉得,此刻,自己所在的位置,便是最危险的。也许下一刻,被子弹击中的那个人,就是自己。

    同别的方阵不同,南中军的方阵不像别的属于缓缓退却,而是第一列shè击之后,原地不动,第二列上前三步走,站立在最前方shè击,以此类推,周而复始。当第四列上前shè击时,部队已经向前行进了十几步。

    徐进sh>

    李守汉对于火枪的排枪shè击训练抓得很紧,在他看来这是ri后他同若干强大军队战场逐鹿的根本所在。人数肯定没有李自成、张献忠的农民军多,jing锐、强悍程度不会胜过满洲八旗,那么,就让我的恐怖一分钟来抵消你们的诸多优势吧!

    一分钟两发,这是李守汉对所有的火枪兵提出的要求,“如果不想被敌人捅死你,不想被我夺了你的户籍,你就给我达到这样的shè击成绩!”而这只是及格成绩。在李守汉的印象里,装备发shè纸壳弹筒的燧发枪的普鲁士军队,每分钟可以shè击四次。如果士兵能够达到这样的水准,那么,他可以享受甲长的薪金待遇。

    每分钟每支枪至少两发子弹shè出枪膛,缓缓前行的阵型,如同一头猛兽的利爪,不停地撕裂着阮家军的血肉。

    短短的几分钟,便有数百人倒在了密集的弹雨之下。

    &了!败了!打败了!”

    阮军的阵型,彻底的崩溃了。无数的人哭喊着,嚎叫着如同没头苍蝇一样东一头,西一头的乱撞。有人手里拿着一把刀,有人倒拖着长枪,有人手握着火枪的枪管,还有人压根不知道手里拿着什么。不时的传出被子弹击中,或是被自己人踩踏在脚下,发出的濒死的哀号之声。

    &这样完了?”

    在阵地的后方,阮福渶苶呆呆的望着前面如同被点着了蜂巢的蜜蜂一样乱作一团的士兵,以前可以完虐南方的十个奇的部队,可以摧毁坚固村寨的数十头战象,在南中军面前,几乎连一个回合都没有走下来,就被打败了。

    一个小时前,他还是自信满满,充斥着雄心壮志,甚至想到了在战后,是立刻挥师北上,同郑家决战,还是先解决掉碍手碍脚的父亲和几个兄弟。

    可是,这一下,全都完了!

    他的手不由得去摸腰间的宝剑剑柄,与其说回到顺化,被几个兄弟折腾的生不如死,还不如在这里自我了断,倒也死的干净利落!

    一道寒光,他将宝剑搭在了脖子上,放眼望去,准备再最后看一眼这个世界。但是但凡目光所及,都是南中军的炮火和士兵在虐杀他已经丧失了建制和战斗力的部队。

    &了!来世再报仇!”他用力拉动宝剑,准备用这口使用绝户刀重新熔炼之后打造的宝剑解决掉自己。

    &下!不可以!”旁边,他的那个心腹管奇抱住了他。

    &们还有五个奇的兵马,城内还有五奇兵马。还有数百门火炮!殿下,我们只是打了一次败仗而已!事情还大有可为!”

    擦了擦眼泪,阮福渶定了定神,“阿笋,你说,我该当如何?”

    &殿下下令,我们城内的火炮发炮阻击敌军,然后,中军五奇压住阵脚,令散兵游勇先行撤入城内,以期重整旗鼓,而后,我们便依托深沟高垒,以火炮杀伤敌军。守住r>

    &领!是不是该让我们出击了?”

    同样,在叶淇的旗阵之下,几个营官,也是急不可耐的请战。

    南中这种以军功决定经济和社会地位的体制,令人们有着闻战而喜的心态。何况,这又是李守汉就任总统官之后的第一次大战。

    &好。左右各营,分批次出击,每次以两哨为限,谨防敌军反噬。”

    正当叶淇在同麦大明、黄石安等营官下达出击命令之时,不料想,左右两翼后方突然爆发出一阵阵雷鸣似的呐喊之声。

    紧接着,两股人cháo,如同汹涌澎湃的决堤洪水一般,直撞出来。

    &是谁让他们出来的?!”叶淇等人看清那两队人马的旗号,不由得怒从心头起,

    那是负责在各营的侧后方担任jing戒值勤和辅助任务的铁肩队的七八个营的人马。

    伴随着暴雷也似的一阵阵“报仇!”之声,数千条血xing汉子高高举着绝户刀和丧门枪,以营为单位,呈纵队冲了出去。

    &领!这!这是不尊军令啊!”麦大明有些瞠目结舌,在李守汉建军以来,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不尊军令,擅自行动的事情发生过。这要是追究起来,不知道要有多少颗人头落地。

    &人把他们追回来?!”黄石安试探着发问。

    &可!那样的话,势必造成混乱,一旦敌军趁势反击,我等势必伤亡惨重。”叶淇略略沉思了一下,“也罢!两位,烦劳你们,从你们营中各抽调一哨火枪兵,前往两翼的铁肩队,为他们压住阵脚。就算要执行军纪,也是要打完仗,我们不能够看着自己的兄弟吃亏!命令他们,缓缓的压迫阮家,让阮家的溃军向zhong&集中。”

    说完,叶淇翻身骑上了那匹滇马,喊出了一句后来成为标志xing的口号。“近卫营!前进!”

    在一哨火枪兵的助威之下,铁肩队的几千人马,形成了一道绵延数里,纵深四层的人墙。

    第一层,手执丧门枪的长枪手,采取预备用枪姿势。

    第二层,是手执四尺绝户刀的刀盾兵,他们要在长枪兵刺出那致命的一枪之后,迅速前出,斩下对面敌人的人头或是肢体。

    第三层,又是长枪兵。

    第四层依旧是刀盾兵。

    虽然铁肩队没有命令,在复仇的心理作用下擅自出动,但是几个月的强化训练,使得他们并非乌合之众。由南到北,人们依次按照以营旗区分各营之间的区域,同样的,各哨、各队,各甲也是用旗帜区别开来。

    在队伍中间的一哨火枪兵,哨长通过号音同各个营的营官联络之后,取得了统一指挥的权利。

    &两排枪齐shè为号,长枪出击!”每一个长枪手们心中重复着各级官长们的命令,有人悄悄的用手摩挲着枪杆上的白布,让白布吸取手掌中的汗水,令双手保持着干爽的状态。

    &嘭!”东西两路的铁肩队,在两排火枪齐shè后,长枪手们向前小跑几步,口中暴雷也似的呐喊着,>

    群枪攒刺。

    刀山猛击。

    东西两路的铁肩队,如同两道闸门一般,死死的卡住了阮军向两翼溃退的道路,一层一层的刀枪出击,缓慢,但却有效地收割着阮军的生命,压缩着阮军的空间,迫使阮军向中军集结。

    而越聚越多的中军,恰恰有暴露在了叶淇、麦大明、黄石安等人的枪口下。

    几千名火枪手,正在那里列队等候。

    一场毫无悬念的屠杀。

    如果此刻有神仙或者菩萨从此路过,在半空中按住云头,他就会发现,北方的军队,如同一只扑食的猛兽一般,大肆的吞咽着眼前的食物。

    哦,不太好意思,将阮家比喻成食物了。

    不过,在事后很多人的讲述中,都有类似的描述。“阮家?同咱们比起来,打之前牛轰轰的,打起来,肉了吧唧的,打着打着,就变成了咱们盘子里的牛肉,砍瓜切菜,都是抬举他们!”

    于是,安南的部队,被南中军将士起了个外号,“牛肉军!”

    东西两翼的铁肩队,便是猛兽的两只利爪,死死的按住了猎物,zhong&突进的部队,在炮火的掩护下,便是猛兽的血盆大口,大口的吞噬着眼前肥美多汁的食物。

    &宁轩!方宁轩!”

    一面缓缓的指挥着部队轮番shè击前进,叶淇大声的吆喝着司号长方宁轩。

    &令交通队,往各处传令!总统官有令,凡弃械跪地者免死!”

    方宁轩高声答应一声,“标下领命!”

    &一下,东西两翼的铁肩队,你亲自跑一趟,这群家伙,我怕他们被报仇冲昏了头,杀戮过重,坏了将军的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