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火力全开
    ()喜欢看爽文和战争场面的朋友,不知道这样的描写能够入大家的法眼?

    脸上缠裹着纱布的阿隆索,费力的摇动着船桨,努力的划着小船,向远方自己的船队划去;身后,他乘坐来的那条军舰,正在火光中缓缓的下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被莫金带人一顿乱棍打了出来,刚刚在水手和卫兵的接应下,连滚带爬的上了自己的小船,还没有来得及解开缆绳,一个寒冷的如同北海的冰水一样的声音传来下来,在阿隆索的头顶如同一个霹雳一般炸响。

    &准葡萄牙人的战舰,全舰开炮!”

    伏波号上的炮窗一个个快速的打开,一门门在月光和海水的反shè下闪着寒光的大炮露出了黑洞洞的炮口,紧接着,便喷出了它们的怒火!

    在伏波号的带领下,其余的大小二十余艘舰只也纷纷的加入到这场夜间海上打靶活动。

    可怜的阿隆索在**上被暴打了一顿之后,又在jing神上被狠狠的虐待了一把。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那条座舰,被人仅仅用了一次齐shè,还只是一侧炮火的齐shè,就如同一个里斯本的贵妇小姐,被十多个二十多个北非的柏柏尔人围攻,那啥一样。只剩下了惨叫和呻吟的余地。

    &一定要报仇!”某个人用几百年后的孩子们熟悉的一句台词含糊不清的喊了一声。

    &的老爷,您如果伤口不是那么疼的话,那就拿起一支桨,和我们一起划船吧!从这里到我们的舰队,可是要划一夜的船的。”一个水手很不耐烦的递给了他一支船桨。

    &帆!”

    伴随着值更官的一声令下,所有的船只都将洁白的船帆升起。顿时,在海天之际出现了一片白sè的云海。

    伏波号上桅杆顶上,枪帆手在刁斗里向四外望去,“我丢伊个老母!看见这个,这一年在平巴吃的苦就不算白挨!”

    平巴港,(哦,还是叫新被李守汉命名的金兰湾吧!这样的话大家容易记。)经过许还山一年多的建设,已经成为了南中军水师的训练基地和锚地。

    一年来,水兵们在许还山的鞭子和军棍督促下,咬着牙进行着cāo练,强度之大,后人根据航海ri志和很多水兵的家书、家谱中研究得知,不禁令人咂舌,也有人说这是典型的学术造假。

    &有理由证明,中国这种传统的大陆民族在海洋战术上有如此超前的意识,在金兰湾海训时期就进行了双战列线的训练和推演!”

    &且,从第一次大规模的正式海战开始,到双战列线战术出现,中间时间跨度很大,不能够说明,这个战术就是在南中初期就被提出了!而且,在国际承认的李守汉第一次海战中,他的舰队也没有采取这样的战术!”

    &备列阵!”

    一阵令人激动不已的令旗摆动从伏波号的桅杆上传来,舰长们立刻向自己的部下们传达着口令。

    &字阵!”

    伴随着唢呐的尾音,二十多艘舰只开始缓缓的移动,在伏波号的带领下,七八艘疾风舰护卫着它在阵型的中间,其余的十几艘猎风舰在两翼担任护卫,还有一百多艘刚刚赶到的小艇,则是在一字阵的后方担任着辅助舰只的职能,当然,还有杀手锏的职能。

    &人!北贼的炮船过来了!”

    阮家的舰长范文宏向统带何文鄂紧张的报着敌情。

    &又不是瞎子。”何文鄂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端起了手里的黄铜为筒,包着鹿皮,镶着金边的千里眼向海面上望去。

    &来李贼的水师主力都在这里了!”何文鄂数数对面隐约可见的桅杆,“都说李贼是个纨绔,只知道弄钱的纨绔,此话一点不假。海上搏杀,如何能够将大船列阵于前?我军小艇齐出,围攻他,或跳帮,或火攻,其船再大,火炮再凶,又能奈我何?”

    阮家的旗舰上也是令旗摆动,一百余艘小艇从大船的间隙中一涌而出,如同一群海上的恶狗一般,在自己的阵前列阵完成。

    &军逆风,不能迎风而上,将士们丧失体力过多,不利搏杀。待敌船接近后,再行突进!”何文鄂下达了自己的命令。

    千里眼里,南中军的舰船顺风顺水,船帆吃饱了,如同御风飞行一般直直的冲了过来。

    手里攥着绝户刀的士兵们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些船只,长官们早就传下来号令,斩杀一个北贼,赏银五两。有那心急的,早就盘算了拿了赏银,在顺化城里做些啥逍遥快活的事情了。

    有眼里凌厉的,盯着那条在船队中最为庞大的大船,那想必就是北贼李守汉的旗舰,如果能够最先登上那条船,斩杀了李守汉,会不会像大人说的那样,获得李守汉一半的家财?

    &约有五百丈,四百五十丈,四百丈,”他悄悄的整理手中的铁爪长索,准备着一会的跳帮登船厮杀。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银子进入到了大约在四百丈的距离内,那条最大的船上,一阵旗帜摆动,在前面的二十几条大船,开始转舵,摆动船体。

    转瞬之间,方才还在直直的向阮家船队冲来的南中军舰队,竟然变成了侧面向敌的状态。“不好!北贼要跑!”一名在小船上的队率高声喊着,“快!快!快靠过去!不能让北贼跑了!”

    挨挨插插的小船,在队率们的吆喝、叫骂声中,纷纷的向南中军的船队扑去。何文鄂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但是也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

    &且先让儿郎们上去试试吧!”

    很快,双方的距离就拉近到了三百丈之内。

    在伏波号船首的李守汉,已经能够从千里眼里看到那些面貌扭曲,张牙舞爪的阮家士兵,并且能够区分他们的五官。

    &号炮!各舰,火力全开,对着敌人小船,全舰开炮!”

    &炮注意,实心弹!装填!”炮手们在炮长的大声命令下,汗流浃背的将一枚枚实心弹塞进炮口。

    &尺一!距离一百八十丈!”炮长眯缝着眼睛,看了看正在快速向自己接近的阮家船队的中部,最后一次报出了shè击诸元。

    &炮!”

    沉重的十二磅大炮将一枚枚实心弹发shè了出去,炮身在巨大的后坐力下,向后退去,被炮位后的绳网拦住,几名炮手顾不得观察设计效果,扑上去将炮身迅速复位,用羊毛刷子沾了沾菜油,麻利的清理起炮膛,防止未燃烧尽的火药引燃即将装填的药包。

    伏波号上一侧的舷炮再加上甲板上的火炮,大大小小就有二十多门,再加上其他的二十多艘疾风舰和猎风舰,各种火炮加起来足有数百门之多。

    面对着从一个半弧形的战线上飞过来的几百枚炙热的实心弹,方才还在臆想着自己如何发财的阮家水兵们,此刻就如同抓着烧热了的煤球的猴子,在火海中惨叫不已。

    那个第一个冲出来的队率,运气着实好得很,在伏波号发出号炮之后,第一发炮弹就从他头顶掠过,稍稍的擦了他的头盔一下,将那顶使用了很多年的头盔带走了不说,捎带着,将队率的发髻和天灵盖都带走了。

    &一股红白之物抛洒在狭小的船头,然后,巨大的冲击力将身体带倒在一个士兵的身上,“长官,长官!”

    &丢!这么凉!。。。。”这是队率脑海中最后的印象。

    那枚炮弹则是继续沿着弹道曲线向前飞去,在密集的船队中制造着人身伤害案件,所过之处,惨叫声和身体栽倒在甲板上,或是栽到水里的声音不断。最后,心不甘情不愿的落在了一条小艇的船头,将船板击穿。

    一轮炮火过去,守汉在舰艏观察了一番,摇了摇头,命中率还是不是太高,彼此都是在移动,这种状态下的命中率最高也不会超过一成,而对面的小艇已经被这一轮炮火分割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已经接近了自己的船队,而另一部分,正在踯躅着是否调头逃跑。“命令炮手,分工!甲板上的八磅炮换弹!换霰弹!杀伤敌人的士兵!”

    &磅炮换弹!”

    &二磅炮拦阻shè击,压制敌人小艇与大船之间的联系!”

    在炮手们紧张而有序的cāo作下,甲板上加强的那些八磅炮,调整了shè击角度,几乎是低于水平,炮长略略的观察了一下,几乎海面上所有的小艇都在shè界之内,满意的点点头,“装弹!”

    大拇指粗细、比栗子略小一些的弹丸被棉布包着塞进了炮膛,旋即在炮长“开炮”的口令下,又被火药产生的巨大力量推出了炮膛。伏波号上的十门八磅炮,以及其余船只的近百门八磅炮,喷shè出的霰弹弹丸,天文数字的弹丸,在短短的一瞬间覆盖了整个海面。

    如同海上起了大风,天空中落下了冰雹一般,小船上的人们几乎来不及发出惨叫,就被一阵阵密集的弹雨击倒在地,或是掉入海水中,在海面上,不停地泛起一股一股的血花。

    那些比栗子略小的霰弹,在火药的助推下,往往穿过了一具身体之后还是意犹未尽,又恶狠狠的沿着被人体改造的弹道轨迹向前扑去,寻找下一个受害者。

    几具死尸在海面上飘起,身上密密麻麻的血洞,在向外流着血。尸体的旁边,几条被霰弹殃及的鱼无辜的在海水中沉浮。

    &整炮口角度!”炮长简单观察了一下海面,距离舰队最近的那些小船上已经没有了可以对舰队构成威胁的生命,稍稍靠后一些的小船上倒还有一些人正在手忙脚乱的转舵准备逃跑。

    &理炮膛,重新装填!准备发shè!”一连串的动作在炮长急促的口令下完成。

    &炮!”

    第二轮密集的弹雨又一次在海上肆虐。

    八磅炮霰弹齐shè的效果,丝毫不亚于重机枪侧shè集团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