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会喝茶的狗来了
    ()每当华夏的历史走向一个隘口的时候,抑或是爬坡,抑或是坠落,总少不了家门口一条狗的搀和,就算我们辉煌,他们也不忘汪汪叫几声,凸显自己的存在

    继续的厚颜无耻求各种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听着海上隐约传来的炮声,轰隆隆的一阵阵,仿佛敲打在武士们的心口上。

    但是,武士的荣耀和尊严,要求他们不能够露出一丝一毫的惊慌和恐惧,所有的武士都是腆胸迭肚的双臂交叉,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圆睁着眼睛的向远方望去,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看到海天相接之处,那场海战的情形。

    舱内,须发皆白的大野权左卫门尉大人或者桦山治部大辅久高大人,桦山久高,已经是六十四岁高龄了。

    这个老而不死的家伙,十多年前,被萨摩藩藩主岛津忠恒派遣,以总大将的身份,带领3000人马,进攻琉球。俘虏琉球王尚宁等一百多人回到萨摩。他还有一个在中国历史上更加臭名昭著的后代,桦山资纪。ri本海军联合舰队司令兼第一任台湾总督。

    &殿样,请用茶。”

    拿起了放在岛津光久与他之间的折扇,表示,茶已经泡好,可以喝了。

    桦山久高双手捧起茶碗,必恭必敬的递给了眼前和他孙子岁数差不多的光久面前。

    &谢美浓守。”光久接过茶,小小的品了一口。

    两个人带着庞大的水师,(嗯,至少在岛津家眼里看来,是庞大的。其实就是四条船而已。)到了这安南的海域,不是来喝茶的,而是为了继续十多年前的光荣,为岛津家扩张势力和地盘来的。

    嘴里品着茶,光久却有些神不守舍。

    &浓守大人,不知道南蛮同安南明人之间的战事进展如何?”

    自从十多年前,在幕府将军的指示下,岛津家出兵3000人马,夺取了琉球,为岛津家谋得了无尽的利益,虽然比较起将军的所得来,属于九牛一毛,但是,对于在九州的岛津家来说,已经是很满足了。

    但是,自从去年开始,那些俯首帖耳奉上田地里种植的甘蔗以及经过初榨的蔗糖的琉球人,突然变得不那么听话了。上缴的甘蔗和蔗糖也是数量不足。从倾向于岛津家的琉球人口中,他们听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

    &球王同明国驻守安南的将军合作,用甘蔗换稻米!”

    桦山久高的长眉抖了抖,那已经不再是花白的须发,如今是全白了。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家族的利益,他也不会在64岁高龄还风波涉险的同少主从九州萨摩同南蛮人一起来攻打在安南的明国人。

    &殿样,明人的兵法经典里,有卞庄刺虎,和趁火打劫等等诸多战术,讲的就是审时度势,在最恰当的时候,投入自己的兵力,来获取最大的利益。”

    桦山久高的话,虽然很少,但是却一语道破了岛津家数代人的为人处世之道。不错,在最恰到的时候,选择站队,来为自己获取最大的利益。

    从镰仓时代的地头开始,一步步走到了如今,几乎统一了九州的外样大名,多少代人的苦心经营,不就是依存着这样的原则?才能在这战国的乱世生存下来,发展起来,壮大起来?!

    &们就在这里等,等前方的消息。”

    两个人又都不说话,继续品着茶。

    桦山久高和岛津光久都不敢轻易的将这四条船投入到局势尚未明朗,双方正在血战的海战中,这是装载了八百人的船队,虽然说,大多数都是征召的农兵,手里就是一根长枪,铁炮兵不到一成,武士更是少的可怜,不过数十人。但是每条船上还有十门从葡萄牙人手里买来的国崩,要比岛津家自己制造的大筒要凶悍十倍的国崩,真正的南蛮原装货。

    为了这四十门国崩,岛津家在琉球逼迫土人毁去稻田,改种甘蔗,用收获的甘蔗榨糖,来同葡萄牙人贸易。奄美诸岛和琉球本岛上,不知饿死了多少土人。

    同样,如果不是为了保证岛津家和自己家族在琉球的利益,自己又何必万里波涛的前来?

    若殿样奉主公的令旨来此,不过是为了开辟疆土,积累威望,如果有个闪失,那么,他如何面对主公?怕是不是切腹谢罪能够挽回的。

    &浓守大人!美浓守大人!”

    一阵急促的木屐声,伴随着前去打探消息的武士急切的叫声,终于令室内的两个人松了一口气,前方有消息了!我们可以做出决断了!

    顾不得看那个打听消息的武士跪倒行礼,两个人都急急忙忙的要从他口中得到前方的情况。

    &双方死伤如何?”

    &殿样!美浓守大人!”去打探战场态势的武士,擦了擦脸上的海水还是汗水,满脸兴奋和迷茫交织在一起的复杂神情。

    &臣看来,败了!肯定是败了!”

    海面上已经飘满了尸体,试图接近南中军船队,实行火攻和跳帮的小艇,无助的在海水的抚弄下摆动着。

    守汉收起来了手里的千里眼,有些落寞,“发信号,全体压上,目标,阮家的大船!”转身回了他的舱房,胜负,在这个时候,已经不是什么悬念了。作为统帅的他,在这个大炮对轰的时代,似乎在海战上不用身先士卒的去拼杀,那我为什么还要在这里浪费时间去观战?与其说留在这里,让舰上的人们还要花费心思,浪费人力去保护我,倒不如回去做些别的事情,也可以让人有一种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感觉。

    &兄们,好好的打!让阮家的猴子们看看,如何打海战!”李守汉回去摆弄他的图纸,许还山松了一口气,大声高喊着,命令旗语兵打信号,全军转舵,去围攻阮家的大船。

    仿佛是在练兵一样!经过了方才的三轮炮击,水兵们信心大增!原来对付猴子是比在训练时轻松的多啊!

    只要按照cāo演时的动作要领和要求,在炮长的口令下,完成装填,瞄准,发shè,清理,复位等程序,然后重新装填,点火,发shè,就可以了。

    丧失了小艇的阮家水师,就如同一个手里没有了剪刀的良家少妇,可怜巴巴的暴露在一群海上流氓的yin威前,阮家水师的指挥官何文鄂,浑身颤抖着,从千里眼中,他将小艇水兵的那一幕被屠杀的场景看得一清二楚,骇的他手脚冰冷,不知所措。

    &人!大人!佛郎机人!佛郎机人的战船啊!”旁边的军官一句话提醒了他,着啊!咱们虽然是不行了,但是,宁可**给欧洲骑士,也不能上你明国人的船啊!

    &快请佛郎机人的炮船上来支援!”

    面对着海上恶棍的yin威,阮家的少妇,寄希望于高贵的葡萄牙骑士的挺身而出,来个海上安南版的英雄救美。

    哪怕是事后以身相许,哦不,多加金银珠玉回报都可以!

    于是,百余艘阮家战舰,可怜兮兮的躲在两艘葡萄牙炮船的身后,等待着葡萄牙人的大展神威,击退眼前的这十几条海上恶棍的炮船。

    但是,恶棍就是恶棍,丝毫没有骑士jing神,面对着西班牙帝国骑士们的凛然正气,南中军水师丝毫没有迎面而上,堂堂正正对决的勇气。而是远远的兜起了圈子。

    &远的红光一闪,紧接着,冒起了一阵白sè的烟雾,烟雾很淡,也很小,很快就被海风刮散了。水手们都知道,在船队中间的那艘最大的船对着我们的船队开了一炮,这一炮,仿佛是信号,面对着我们的南中军舰队的所有火炮都开始向我们倾斜着炮弹和火药。那一瞬间,仿佛是伊比利亚半岛的火山爆发一样。我很感谢圣母玛利亚,感谢她在炮火中用她那慈悲的光芒眷顾着我,让我免受伤害。”

    葡萄牙人的女神号炮舰水手蒂亚戈在写给家里的信上,感激涕零的感谢着圣母的恩泽。他在信中还表示,自己在俘虏营中生活的很好,被俘的长官们正在和这里的君主,一位年轻的将军接触,试图得到他的宽恕。

    南中军并没有冲进阮家和葡萄牙水师的阵型,而是远远的围绕着他们的阵型打着圈子,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然后,在旗舰的统一号令下,朝向敌人的一侧舷炮全体开火。被火药爆发的怒气推出炮膛的炮弹,将被赶出家门的火气发泄在了阻挡它前进的船板上。

    被炮弹击穿的木板,如同一把把利刃一样,在船舱的狭小空间里到处乱飞,充当着炮弹的帮凶,被这些木质飞刀刺中的水手和炮手们,捂着伤口惨叫着,船舱里到处是火药和鲜血交相混合的味道。

    那些心理有些yin暗的炮手,将炮口略略的调的低了一些,有十几枚炮弹出膛之后,直直的就冲向了葡萄牙炮船的吃水线!炮弹这个不受欢迎的客人,不但自己不请自来,还拉着海水冲进了别人的空间。

    但是,葡萄牙人能够在海上纵横百余年,成为最早的一批海上帝国,这海上的本领也不是浪得虚名,在第一枚炮弹出膛后,葡萄牙的指挥官也下令,“开炮!”于是,炮弹在半空中彼此交汇,在空气中留下了一条条人的肉眼都可以看到的炙热的弹道。

    在十几个流氓的围殴下,两名葡萄牙骑士仅仅坚持了不到十分钟,就很悲哀的发现,自己的船舱进水了!一条葡萄牙船开始缓缓的下沉。

    看着燃烧的风帆,倒在甲板上的桅杆,被密集的炮弹打得东倒西歪的火炮,还有那些正在呻吟着的水手,放眼看去,满处狼藉,指挥官很绅士的摇了摇头,“挂白旗,落帆,抛锚。我们投降。”

    &骨气的东西!”在伏波号指挥位置上的许还山撇撇嘴,冷笑了两声,“去两甲人,把人和船给我控制起来!”

    定远舰上的舰长楚大雷也是皱起了眉头,他看了看伏波号上打来的旗语,“让我们给后面的小船让开通道,让他们上去对付阮家的水师?打旗语!问问为什么?!儿郎们还没有打过瘾!为什么给后面那些民船让路?!”

    话虽如此说,但是,命令必须执行,定远舰很不情愿的让开了航路,看着那些比自己的船小了近一半的民用船只鱼贯而过。

    &人!你看!”眼尖的炮长,指着小船上的一个用巨大的帆布苫盖着的木架。“似乎和我们的一样!”

    &死的!难道我们的船上没有吗!老子好歹也是和主公一起去过吕宋的,摆弄这个玩意,难道还不如一群渔船吗?!打旗语!我要去找徐大虎这个狗东西好生分辨一下!”

    何文鄂看着比自己的船只相差无几的南中二线战船队在疾风舰和猎风舰的掩护下,慢吞吞在在自己眼皮底下列开队形,那个架势,就如同有大人撑腰的孩子准备往你家院子里扔大粪一样。

    &中军想让这群老百姓来对付我们?这也未免有些太看不起人了吧!?”何文鄂一边搜索枯肠的想弄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战术,一边有些不满的发着牢>

    倒是旁边的那名军官提醒了他,“大人,南中军历来诡计多端,花样百出,我等已然吃了大亏了,要谨防这些民船有诈!”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后来,在何氏家族祠堂里,一直有一个无名的恩公牌位在何文鄂的旁边接受着何氏家族的香火供奉。

    &命令船队,向前,与这些敌船交锋!我们,我们,我们先转进!”

    这是怎么回事?葡萄牙人满腹狐疑?明明这些中国人占据了绝对优势,为什么不用大船趁胜追击开炮把安南人送去喂鱼呢?难道是炮弹用完了吗?不像啊?

    何文鄂高声喊道“发令,就说南中军大船炮弹用完了,现在要靠小船上了。孩儿们冲上去,赏赐翻倍!”

    在十几海里外的桦山久高听到这里,突然拔出了腰间的太刀,指着正在自己脚前述说着军情的武士,“临阵怯战,谎报军情>

    吓得那个武士连连叩头,“美浓守大人,下臣的确是在战场边上看到的啊!那些悬挂着李字大旗的明国海盗船已经开始撤退了,阮家确实是完了!”

    &你说!明人这是怎么了?明明南蛮人已经投降了,正是应该利用大船趁胜追击才对啊,怎么大船停了下来反倒是派小船上前?难道是明人的国崩没有国崩玉了吗?说的不对,老夫的利剑立刻斩了你!”

    灯芯草制成的席子上,不知道是什么液体在武士的周围慢慢的弥漫开来,“美浓守大人,下臣看到的情形是这样的。”

    火海!一片火海!

    在船队的最后方的何文鄂,脑子里只有这个词可以用来形容眼前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