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九十二章 洪经略的统战工作!
    洪承畴率领京师赶来的数万兵马抵达彰德,更是让清军士气大振。己方的大批生力军到了不说,特别是其中还有曹振彦曹觉罗的一万火器兵!

    这样的好消息也足以让多铎振奋。特别是二哥给他派了足智多谋又熟悉明国内部军情事务的洪承畴为助手,担任经略招抚使,这便让他努力稳步走到大门前迎接洪承畴的到来。

    “奴才洪承畴参见豫亲王!参见安王爷!”

    洪承畴虽然职务上是多铎、岳乐的助手,但是,礼节上却是不敢有丝毫的疏漏。当他看见多铎手中扶着手杖在大门口台阶上迎接他,立刻跳下马来,远远的小步快跑到两位王爷的面前,先打钎,后磕头请安。

    “洪先生,远道而来辛苦了!”多铎身体不是很方便,一旁的岳乐抢步上前,代替十五叔将洪先生搀扶起来。

    “先生,此番前来,河南的军政事务还要多多的仰仗先生出谋划策。以击破悍贼刘宗敏所部。”

    三人落座之后,有包衣家奴为在场的王爷贝勒大人们送上茶来。自然,多铎、岳乐和那些蒙古王爷们喝的是奶茶,洪经略喝的却是上好的明前茶。

    喝着茶,吃着点心,客厅内一片融洽的气氛。漳河战败以来笼罩在清军头上的阴霾渐渐散去。众人将对面大顺的军情一一向洪承畴做了介绍。岳乐则是着重将东路山东方面李华宇的兵马动向向洪经略讲说清楚。

    当由掌旗鼓牛录用不同颜色的小旗在一张硕大的地图上把河南与山东、京畿、山西等地的清军、顺军、南粤军兵马、还有各部明军的位置、兵力、态势一一标注清楚,整个方圆数千里的战场态势便在洪经略眼中一目了然了。

    他盯着在河南与山东交界之处,三方投入了几十万军队,涉及的民夫百姓更是不计其数的这个大战场,仔细的思索观察着,半晌却不说一句话。几个蒙古王爷见他不说话,只管盯着那地图上的某几个位置出神,却有些心中鄙视,觉得他是在那里故弄玄虚。正要开口讽刺几句,却见岳乐和曹振彦等人严厉的眼神横了过来,顿时吓得不敢造次,只得乖乖的站在那里喝奶茶吃点心。

    “大将军,奴才倒有一点微末见解。说出来请王爷指点一下。”好半天,洪承畴才将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露出了一丝得计的笑容。

    听洪承畴说有了主意,不由得让多铎顿时眉开眼笑起来。“洪先生,您的法子定然是好的。请讲!”

    “闯贼所部虽然尽数为多年悍贼,且又与山东李公子眉来眼去,共同抗拒天兵。然这两家布防上却有一个致命的漏洞。”洪承畴命人取过一根细长的木杆,“王爷请看。不论是刘宗敏的大顺军,还是李公子的明军,都是以精悍主力摆在与我军对峙的第一线。然而,他们的背后,二线军队却都是前明兵马。刘宗敏所占据的河南各地,更是土寇林立。虽然这几年李自成、伍兴等人在河南大加剿袭,但是,毕竟土寇与结寨自保的官绅太多。没奈何,只要这些人纳款输诚,接受李闯的军令,执行闯贼的法度,安时缴纳钱粮骡马,李闯也是任凭他们在各自寨子里称王称霸。”

    “当日土寇大起如猬毛。黄河南岸,上下千里中,营头不下百余。其倏起倏灭,或为将吏擒斩,或为其徒所并。如商丘黄老山,许州蓝大、蓝二,商水哪吒、二字王之类,皆不著。而其尤大且久者,西则有李际遇、申靖邦、任辰、张鼎,南则有刘洪起、周家礼、李好、张扬,梁宋间则有郭黄脸、张长腿、王彦宾、宁珍、王文焕,其东则有李振海、房文雨、徐显环、程肖禹、戚念梧等。皆拥众以为雄,凭栅结寨,彼此割据相攻杀。郡县从事率为其耳目,有司不敢过而诘焉。或反寄室帑,托腹心,依狐凭鼠,而听其穿鼻,苟延旦夕者,所在皆是。虽然李际遇、刘洪起等人或是因为所据地盘处于李闯腹心之地,或是因为兵马过于强盛,而被李闯、曹操等人剿灭。但是,各地的土寇官绅仍然颇多。这是刘宗敏的背后隐患。”

    “而李公子背后也是隐患颇多。不说他在山东收编的大批明军各部,营伍不齐,战力参差。单说山东与河南交界之地的许定国等人,便是归属不明。究竟是归他指挥,还是归河南巡抚越其杰调动?至今尚未明朗。”

    “以奴才愚见,刘宗敏与李公子,同当年奴才一样,都是犯了重前权而轻后路的毛病。倘若以功名大义劝说河南各地官绅豪杰归附,势必令刘宗敏部下后路大乱。到那时王爷以大兵击之,何愁不能安定河南之地?”

    听了洪承畴的分析,困扰多铎多日的难题瞬间明朗了。但是,跟着有一个难题涌上他的心头。“先生,您方才说以功名大义召集各地官员绅士豪杰归附。以本王看来,不过便是功名权位金银利禄等,这些人在流贼那里,在李公子麾下,所得并不比本王能够给他们的少。如何才能令他们主动归附?”

    洪承畴这个时候才有了一种“尔等果然蛮夷不过如此”的感觉,但是这种满足感瞬间便被他用理智狠狠的压了下去。

    他仍然用温和如玉的态度对多铎、岳乐和十几位王爷贝勒笑着,从腰间荷包里摸出一件物事,递给众人观看。“王爷,您请看,这是什么?”

    那是一串用红色丝线绑扎在一起的崇祯通宝,但是仔细看上去却也有些不同。同市面上到处可见,流通数量极大的南中通宝比起来,这种崇祯通宝径小、肉薄、穿大,钱文呆板,铸工粗糙不说,除了汉字之外,还有几个满文。这崇祯通宝背满文钱是清军入关之初清政府铸造的官钱。据《清史稿?食货志?钱法》中的一段记载:“初,户部以新铸钱足用,前代唯崇祯钱仍暂行,余准废铜输官,偿以直,并禁私铸及小钱、伪钱,更申旧钱禁。”

    这种崇祯通宝背满文钱是清兵入关之后为笼络汉族民心而暂时铸造的,只在钱背加铸满文以示区别,多尔衮令户部宝泉局、工部宝源局所铸造。

    “洪先生,咱们在商量如何破敌,如何招揽各地官绅豪杰归附。你如何拿出这么一串破钱来?若是先生缺少银钱使用,只管在军中开支便是。本王这就下令,只要看到你的条子,一律照付便是。”多铎有些愠怒了。

    “王爷,不是奴才缺少银钱使用。只是请王爷想想,我大清兵入关,是以何名义前来的?乃是为大明崇祯皇帝复仇而来。故此开炉铸造了这种崇祯通宝。如果,王爷打出‘废除流贼苛政,恢复万历旧制’的旗号来,何愁河南、山东士绅官员不望风归附?”

    虽然多铎不懂得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样的政治经济学理论。但是,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这种浅显直白的道理他却是明白得很。李自成在占据河南以来和在山东的李华宇遥相呼应,推行所谓士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的制度,而且,对于从万历年间一直推行的优免则例也是弃之若敝履,就像是一双破鞋一样丢到了垃圾堆里。这毫无疑问的损害了各地官绅大地主们的自身利益。这口气,在大顺军和南粤军占据强势地位的情况下还可以忍气吞声,如果有外部的力量能够借助,他们会毫不犹豫的从背后下刀子捅死大顺军和南粤军。

    “主子,奴才看洪先生的这个方略可行!不但可以打出废除苛政,恢复旧制的旗号,还可以向四方宣称,尊重读书人,尊孔敬儒!”曹振彦也是有些激动的为洪承畴的方略做着补充,他的这点意见,立刻得到了洪承畴的点头赞许。

    “王爷,如此一来,势必会有大批人马如过江之鲫归附到王爷麾下。当年元太祖西征,出发时兵马不过十万,却是随着步步深入,兵马膨胀到了数十万之多。原因便是沿途收纳各地豪杰官员为己用。”

    洪承畴很清楚,一旦打出尊孔尚儒的旗号来,在山东地面上会得到什么样的支持。只怕李大公子的兵马再强,也会顾此失彼疲于应付于各地的叛乱反水。而且,有几处的反水是他兵马再强也要忌惮三分的。这就是曲阜的孔家、邹县的孟家等几家圣人、亚圣府邸所在地。

    李自成起义军失败后,清军攻占山东,孔胤植即上《初进表文》向清廷表忠心。表文中称颂清帝“山河与日月交辉”,国祚长久,表示“臣等阙里坚儒,章健微末,曩承列代殊恩,今庆新朝盛治,瞻学之崇隆,趋距恐后”。差不多与孔胤植上《初进表文》同时,清山东巡抚方大猷上书,陈平定山东十二策事,其中第七条为“崇圣学”,策文说:“先圣孔子为万世道统之宗,本朝开国之初,一代纲常培植于此,礼应敕官崇祀,复衍圣公并四氏学博士等之封,可卜国脉灵长,人文蔚起……况朝廷尊师重道,与接待臣子不同,古来启运之主,尽有崇祀之文,礼宜先施,碑志可考。谨详列历朝恩例,以备殿下采仿而行。”(《孔府档案》6308之1)

    “王爷,如果让李公子背后乱起来,大批明军反正归顺我大清,您有几成把握能够击破他的直属部队?”盘算了一会,洪承畴单刀直入的问多铎。

    “先生,如果你有把握让李华宇的背后乱起来,分散他的兵力和注意力,以他这种指挥手段,本王不敢说能够生擒他,至少,打得他败回济南的把握还是有的!但是,你该怎么让他背后乱起来?”多铎从心里便有些看不起李家的这几个子女,总是认为他们打仗完全是倚仗强大到了变态的炮火,不要钱似的把炮弹和火箭朝敌军的阵地上泼去。除了这些便是乏善可陈了。

    如果洪承畴有把握让李华宇的兵力分散,那他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以他镶白旗兵马的铁骑冲杀之凶猛,少量的火炮和火铳根本不在话下。

    “那,王爷便要恕奴才僭越之罪了。”洪承畴向多铎客套了几句,表示了自己的谦逊之心。“先生忒是谨慎了。你是本王兄长、我大清摄政王任命的经略招抚使,这招抚各处官员将领,安定地方的事,本就是你的权限所在。如何是僭越?有什么锦囊妙计,只管拿出来便是。”

    洪承畴唤出随行的几名文人,令他们以平南大将军多铎、讨逆将军岳乐和他这个经略招抚使的名义起草榜文,在各处张贴。大致的内容就是告诉河南、山东、山西的各地官员将领地方士绅读书人,我大清兵入关,是为了捍卫儒家正道而来。目的便是要将各地百姓从流贼不尊圣教,不敬儒学,有辱读书人体面,横征暴敛的水深火热苛政当中解救出来,恢复万历年间的良好制度。凡是各地官员将领士绅,无论是身陷贼中担任何等职务,只要能够毅然决然倒戈反正,我大清一律既往不咎原职留任,保证各位投入到正义怀抱当中义士的生命财产安全云云。

    这是公开发布的文字,除此之外,还有私下里的手段。

    洪承畴在多铎手下诸军将领和随同他南下的前明降兵当中检视了一番,从中选出了十几个参将、副将、总兵。“本官知道尔等在河南、山东、南直隶都有不少的亲朋故旧。你们不妨以亲友的身份写信给他们,劝说他们归顺大清。将大清的好处同他们说清楚,不要在李闯麾下当那个流贼的官。也不要跟着李华宇这个肆意妄为不尊圣教的家伙屁股后面跑了,他们都不是正道,长此下去不会有好结果的。”

    随着有心人的暗中推波助澜,洪经略为清军制定的这个招抚大政方针开始迅速的向四方传播。借着夜幕的掩护,一匹匹快马,一条条夜航船,将招抚榜文的抄件和清军将领们写给自己亲朋故旧的密信送往各地。并且以病毒传播的速度在大顺军控制区和山东境内蔓延,在黄淮之间形成一股股暗流在私下了汇聚、串联。

    很快,便有几处处于李华宇山东兵马与刘宗敏大顺军之间三不管地带的围寨向多铎投降,并且表示愿意向清军提供粮草、向导,做为前锋,攻取河南归德府等地。直取河南巡抚越其杰、参政兼大梁道兵备袁枢等人首级献与豫亲王、定南大将军麾下。

    有了这几处围寨开头,顿时,在河南境内便形成了连锁反应。那些原本在大顺军威压之下不敢造次的土寇,官绅结寨自保的圩子、寨子,还有各地方原本投降的明军旧部,纷纷蠢蠢欲动。派遣使者悄悄到彰德府面见洪承畴,送上效忠书信,表示只要大将军给了关防文书,立刻全军剃发向流贼背后猛攻的大有人在。什么以子为人质表示忠心,表示真心归顺的也不在少数。

    这其中,河南总兵许定国引起了洪承畴的注意。

    许定国为河南太康人。年近七十,膂力过人,能手举千斤大钟,人称“许千斤”。天启初年曾在登莱巡抚睢州人袁可立帐下听命,擢为中军,参与镇压过徐鸿儒组织的白莲教起义。崇祯年间又以剿“流寇”有功升任为山西总兵,犯事被逮下狱。后因当时缺将,出狱为河南总兵。许定国蒙赦,便毁家养士,拥兵扰民,割据一方,成为明末中原一支不可小觑的军事力量。

    因为河南诸地乱起,各处土寇官绅纷纷倒向清军,驻节归德的河南官员们便向扬州史可法史阁部告急。史可法令兴平伯高杰引兵马前来,进驻归德。一者加强这一地区的防务,二者,依托李华宇的侧翼,也可以立下些功劳。不令李家父子把所有的好处都一股脑的抢了去。

    高杰接旨,不敢怠慢,便冒雪率部自扬州等处进发,往归德方向而来。

    高杰来了,有人就要害怕了。

    害怕的不是别人,正是上面提到的这位河南总兵许定国。

    屯兵睢州的河南总兵许定国闻讯,惊道:“高杰北来,洒家命休矣。”

    两个人之间如何有这么深的矛盾?原因其实很简单。许定国此人自认为资格老,出身清白,又有大大小小的军功在,当然他不把出身陕西流贼的高杰放在眼里。在给朝廷的奏疏公文上骂高杰是贼,这摆明了就是指着和尚骂秃驴。高杰闻讯恨得咬牙切齿,常对人道:“老子见老匹夫,必手刃之。”

    两个人有这样深的矛盾,许定国手下的兵马既战斗力不如高杰部下强悍,人数又不如他多。如此一来,便要担心自己脖子上的这颗六阳魁首了。

    正好在此时,有旧日在登莱的相识,如今已经在清军当中的故友写了书信来,劝说他早早的弃暗投明。于是,许定国便写了效忠信,派自己的儿子亲自前来。(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a href="yunige" target="_bnk">yunige</a>

    &lt;!-- 代码开始 --&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