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零三章 大战(三)
    东番兵连破清军布下的六道大阵,将攻击势头推进到了清军的本阵边缘。八一中?文?网w1w1w?.?8818.

    这样砍瓜切菜般的进攻势头,顿时让交战双方和在远处窥视的大顺军都情绪为之大动!

    “左翼的警备五六两个旅,右翼的警备七旅,九旅,火跟进!口子既然已经打开了,就把它彻底撕裂!”

    在自己的大阵当中,李华宇命令身边的参谋处拟定作战命令,火由传令兵送往左翼右翼的部队!

    这个时代,那个科西嘉矮子的祖宗还不知道在那里游荡。但是,军事理论和军事思想却是相通的。在敌军的阵线上集中火力和兵力,打开突破口之后,剩下的事情就是如何分割包围敌军了。

    “命令炮队,延伸射击,轰击曹振彦的本阵!”

    正面是头裹白巾的东番兵不惧炮火,冒着漫天乱飞的炮子疯了也似的猛扑过来,手中的铳刺闪着寒光,骇得曹振彦的抬枪兵两腿不住的打颤,后背一个劲的冒冷气,初冬天气,每个人都是汗水湿透了内衣。

    不停的有东番兵在冲锋的队伍当中向前投出手榴弹。这些投弹手,也是经过挑选,一律都是臂长有力之人。每一枚马尾手榴弹在他们手中,加上抡起马尾的加度,每一颗手榴弹都能轻易的投出十米的距离。这个标准,不要说在现在宝岛军队的2o岁到24岁年龄官兵训练标准:仰卧起坐合格标准是男性41次、女性31次,俯卧撑男性39次、女性21次,3ooo米跑步男性14分35秒、女性17分35秒。就算是在大6解放军当中,也是可以立功提干的了。当然了,宝岛军队自然不会像解放军这么野蛮粗鲁,人家是靠高科技人才建军的,最重要的是能留住人才,看重他们经验与智慧的传承。也是很民主的强调,体测不是要考倒官兵,而是要让官兵乐于接受训练。

    看着眼前铺天盖地的白色头巾,左右两翼潮水般涌来的红色旗帜,曹振彦欲哭无泪。他一把抓住了几个神剧导演和爽文作者:“不对吧,导演,剧本不对吧?!不是说好了火器齐射就能打死一片人,十万鬼子一个人杀,冲锋等于送死,咋我这就顶不住这群蛮子呢?!”

    说笑了。不厚道的作者又在那里乱开玩笑了。一直到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的战术都是以刺刀突击为制胜手段。

    面对着南粤军的疯狂攻势,曹振彦为的清军前锋,不得不逐步后退,退到依托河道修建的几道壕沟之中固守。

    因为河道的走向,这些壕沟也都修建的弯弯曲曲的。曹振彦指挥着手下的兵丁手忙脚乱的在弯曲的壕沟内架设抬枪,安置小炮。准备迎击南粤军的猛扑。

    “这里再要守不住,我怎么有脸去见主子啊!只能是投河自尽,以报主子的提拔重用之恩了!”

    一边指挥着部下安置抬枪,曹振彦一边口中喃喃自语。

    “觉罗大人!”曹振彦手下的一名新附军副将急忙凑到跟前来劝,“不可以如此轻慢!我大清现在尚有雄兵数十万在此!眼下这群蛮子不过是一时得逞罢了!我军依托壕堑未必就能输了!何况背后就是主子爷的营垒,壕沟木城,固若金汤!”

    曹振彦对这个副将也是比较熟悉,此人名唤郭定北,原本是京营当中的将领。最是善于钻营不过。李自成进北京时,他率先倒戈迎降,从参将被提拔为副将。山海关大战后,他又在玉田县反正,跟随吴三桂、多铎等人杀进北京。虽然没有升官,却是狠狠的了一笔财。部下沿途收降纳叛,收编各种散兵游勇,居然也有了二万多兵马,骡马数千。

    跟随洪经略南下到了河南,拨归曹振彦曹觉罗麾下听用,更是一门心思的巴结上司,也想在人前显贵,在战场上为自己一刀一枪的挣来新朝新贵的门楣。如今到了这个时候,在他看来,正是显示自家本事的好机会!

    “觉罗大人,末将带兵出去抵挡这群蛮子一阵,也好给觉罗大人在阵中整理布置防务争取些时间出来!”在郭定北看来,对面的这些东番兵和两翼的警备旅虽然凶猛,但是却是依靠火器作战的成分较多,他的兵马当中大多数是使用冷兵器的杀手队,却是善于搏杀的。只要这一阵露脸了,还怕自己不能成为第二个曹振彦,也是觉罗之类的身份?

    见郭定北如此积极主动的表现,曹振彦一把便拉住了他的手,眼里热泪满眶:“果然是疾风知劲草国乱显忠臣!郭将军,你既然如此忠勇,本觉罗自然不能拦阻你。你且带人出去抵挡蛮子兵马一阵,本官在壕堑之中整理布置已毕,便以兵马外出接应你!”

    “此战若是胜了,本官便向大将军保举,升任你做提督,至少是一个伯爵的爵位!”

    郭定北要的便是曹振彦的这个承诺,当即便领着本部的数千精锐,呼啸着从阵中杀出,迎着红白两色的浪潮而去。

    “傻瓜!以为从南蛮身上立功那么容易呢?!”望着他远去的大旗,曹振彦冷笑了一声,他是和南粤军打了多少次大战的人,深知这群祖宗的厉害!不光是火器精良,更是长于刺刀突击,每每便是三五人结阵而战,便是你再刚强的好汉,也架不住三五柄铳刺循环突击。

    “快!架枪!架炮!”趁着郭定北出阵阻击,曹振彦在壕堑之中组织布防不提。

    西面的刘宗敏,则是干脆下了马,走到一个小丘陵上,举起手中的望远镜观察着东面的战场情形变化。就在刚才,镶白旗的几名巴牙喇兵,两只手平举着烧酒熟肉,用半生不熟的汉话到大顺军箭矢射不到的距离上高喊:“我家主子请提营总制刘将军饮酒吃肉,一起看这场大戏!”

    既然清军已经现了自己的窥探行藏,又如此大度,刘宗敏如果再做出戒备之举,未免有些被人轻视了。索性便命人上前接过酒肉,向那几个巴牙喇兵客气几句。

    “请刘爷不必客气。我家主子熟读三国,每每读到6抗与羊叔子之间的交往,不由得心神向往。今日与刘爷相逢于此,正好可以效仿一下先贤古人,日后也是一段佳话。”

    这些话,却不是多铎说的,而是洪承畴教给这些人说的。为的便是用言语将住刘宗敏。他知道,刘宗敏向来豪爽仗义,每每战场上奋勇当先,但是却是十荡十决的战将,从来不肯玩弄阴谋诡计。故此有这样的举动。

    “驴球子的!李大公子的队伍当真不好对付!”看着远处红白两色的浪头迅推进,饶是刘宗敏也是在战场上过了半生,却也不由得咂舌不已。

    东番兵的白色头巾,警备旅的红色战旗,已经同郭定北的数千兵马混合在了一起,双方展开了惨烈的肉搏!

    “杀尼堪!”

    郭定北大声吼叫,一手擎着自己的认旗,一手持着长枪。在自己的几十个亲兵护卫下,与他营中最强的数百兵马结成一个锋矢阵型,向南粤军的阵线里猛扑,在他的身后,是他麾下兵马慢慢向两边张开的阵形。

    兵器上下翻飞,沉重的呼吸声与兵器撞击声,吼叫声交织成一片,迎面而来的东番兵,也是迎着郭定北的进攻势头吼叫着滚滚而来。

    双方都没有畏惧,都有死战不退的勇气。

    转眼间,两军便绞和在了一处。南粤军在冲进清军队形之前,习惯性的进行了一番抵近射击。火铳声爆豆般的连串响起,股股白烟与火光冒出。在只有十几步甚至不到十步的距离上开铳,命中率和杀伤力都是巨大的。两侧的警备旅同东番兵一样,都执行了这种缺德无比的战术,铳声响个不停,弹丸在郭定北阵中横飞。他身边的几个千总把总哼也不哼一声,便栽倒在地,郭定北也感觉到几股炽热的热流从脸庞两侧掠过,他知道,那是弹丸从身边飞过。但是,想起了战后的高官厚禄,门排画戟的爵位,他咬着牙向前继续猛冲。

    郭定北身边的亲兵大声嘶吼着,也朝对面冲过来的南粤军队伍用力投掷出一轮标枪和骨朵等兵器,将一些东番兵钉在了地上。

    转眼间,双方便混杂在了一起。死神的黑色翅膀瞬间便笼罩了战场,兵器的撞击声,还有双方尖利的喊杀声,凄厉的惨嚎声成为了死神收割生命的交响乐。

    郭定北左手擎着自己的认旗,右手持着长枪,双腿紧紧挟住马腹,臀部更是从马鞍上微微抬起为得是用力方便。他瞄上一个迎面而来,身体矮壮,脸上和手臂上都是花绣纹身的东番兵头目。看他平端着火铳用听不懂的语言大吼着冲来,郭定北冷笑着,“果然是蛮夷之辈!”

    倏忽之间,双方相距不到三五步,彼此能看清对方的五官相貌还有脸上狰狞的表情。就在手中长枪刺出的一瞬间,郭定北看到了眼前这个东番兵身上的队官服色,“哼!看来也是李家的得力爪牙了!你就是我的军功了!”

    马头过处,血光飞溅,一刹那间,那东番兵队官的铳刺紧挨他的臂手划过,一股强大的力道将臂手带走,带出一股血雾。郭定北只觉得手臂一阵收缩,心中明了,只怕手臂上一大块肉被带走了。

    郭定北手中的精铁长枪,却也是迅刺出。带着深红颜色的枪尖,借着烈马奔腾的势头,噗的一声闷响,尽数刺入那东番兵队官的胸甲!郭定北前手抬,后手压,硬是靠着战马的力度将这队官的身体挑起,然后借着惯性将他的身体摔了出去,砸进了东番兵的队伍当中。

    郭定北虽然满脑子的功名利禄升官财,但是,毕竟也是在疆场上摸爬滚打了多年,这战场搏杀技能,确实非同小可。他不论战场经验,或是观看风色火候的能力,都非常出众。否则,也不会在这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年代里,不但能够保全身家,更是步步高升。

    不过郭定北却也是心中一凛,他将那东番兵队官身体摔出的那一瞬间准备回手拔出自己的长枪,但是,在那东番兵队官的眼睛里,他看到了一抹与敌同归于尽的决绝神情。他便是已经走到了生命的最后尽头,也下意识紧抓住枪杆不放,令郭定北无法撤回枪杆。

    战场上生死只隔一线。容不得郭定北多想,对面一杆火铳带着风声狠狠的刺了过来!虽然他在马上,可以有机会和空间闪躲,可那杆铳刺也是虚晃一枪,狠狠的照着他的战马胸腹部重重刺了过去。射人先射马的道理,这些没读过唐诗的东番兵也是懂的。

    生死瞬间,郭定北双手撒开,丢弃了自己的长枪,将悬挂在马鞍上的长刀拔出,顺势向一侧滚了过去,双脚早已从马镫之中脱出,他要在战马倒地之前离开,免得被战马压在身下,成为这群南蛮的枪下之鬼。

    那杆火铳狠狠的刺进了郭定北胯下战马,一股强劲的血箭猛地喷涌出来,溅得周围几个人一头一脸都是。战马哀鸣一声,向一侧轰然倒下。

    郭定北双脚还不曾落稳,眼睛的余光里便瞥见又一杆火铳向他狠狠的刺了过来,耳边还有不知道是什么语言呜哩哇啦的大声叫喊,想来应该是为自己兄弟报仇之类的言语。

    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郭定北却是无处闪避,只得是两眼一闭,暗自叫了一声,“苦也!”却只听得旁边一阵风声,一柄长刀挥动,将那火铳格架开来,却是他的一名亲兵,挥动着长柄斩马刀与这东番兵战在了一处。

    他在几名亲兵的护持下刚刚站稳了脚步,视网膜之中几点黑影掠过,却是队列后方的东番兵掷弹兵们向他们投出了手榴弹。

    一连串的爆炸声在郭定北身边响起,四下里横飞的弹片将他身边亲兵甲胄瞬间破开,击穿甲叶,破开里面的棉层,更是将内里衬着的锁子甲撕裂,将整个身躯打得筛子般,阵阵血雨喷射出来,将他全身染得仿佛血人一般。

    东番兵和左右两翼的几个警备旅却是一波一波的投入战场,每次都是换上了生力军。冲杀上来的生力军都是先用火铳近距离的杀伤一遍清军士卒后,再用铳刺上前肉搏。爆豆般的火铳声就在郭定北的耳边响个不停。

    郭定北右侧的一名游击,便是在亲兵的护卫下,舞动着手中的长刀,正要挥刀斩向冲来的一名警备旅士兵。但是,就在这一瞬间,他的铁盔,甲胄,胸前的护心镜,连同胯下的战马,都爆出了一股股的血箭,显然,是被不远处的南粤军火铳兵现,此人是个人物,以排铳集火射击,整个人打得便如同南粤军炊事车上的蜂窝煤般。甚至来不及出一声惨叫,便滚落马下。

    与这个游击一样,随着不停响起的铳声、手榴弹爆炸声,清军的军官,和那些即将列开阵势,准备与南粤军进行搏战的小队伍,都被打得血肉翻滚。不断有军官从马背上滚落下来,身上中刺多处,大股血液从甲胄的缝隙向外不断涌出。落马时,他们用嘶哑的声音大声的嚎叫咒骂着,对眼前敌人采取这种无赖的战术表示诅咒。

    正面与左右两翼南粤军的三面包夹不断打击,让这些清兵顾此失彼,大多挥不出自己的一身武技。

    “乖乖的儿!李大公子果然是有一套!”远处的刘宗敏借助着望远镜的帮助,将战场上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在他那富有经验的眼光当中,南粤军的这些士兵,个人技艺基本上都是渣渣,在闯营或是大顺军之中,顶多就是可以充当步兵的角色。远远不如那些清军的武勇技艺。可是,就是这么一群只会三五招刺杀格斗技巧的兵丁,居然把人数远过自己的清军反击队伍死死的压制住,便是你有再强的武艺也施展不开,并且步步后退。

    “刘爷,鞑子眼看就要撑不住了,咱们要不要把咱们的队伍调上来,给鞑子从侧面来上一记狠的?!也好出出当初山海关的恶气,让他们也尝尝这个滋味?!”刘宗敏身边的亲将很兴奋的向他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在他身边,刘宗敏的亲兵们也是个个摩拳擦掌,有的人甚至已经开始整顿马匹兵器,只要他一开口,便立刻回营调动人马。

    “慌什么?!”刘宗敏粗重的眉毛跳动了几下。老实说,此时带着大顺军人马以迅的动作杀进战场,从侧翼给鞑子狠狠的来上一刀,不但可以报了当日山海关的仇,为自己出上一口恶气,同时,也可以以一场大胜来迎接从山西被清军衔尾追击而来的李自成,让清军阿济格部不敢太过于嚣张。

    可是,牛金星在伍兴率领秦法学堂众人和数百地方官员哗变逃走之后写给他的信,却又浮现在他脑海之中。

    “此时相助南粤军解决了鞑子,对我大顺,当真就有好处吗?”一个难题萦绕在他脑海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