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顺化,顺化!
    ()顺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已经是农历五月初,稻田里的早稻已经开始扬花吐穗,个别的地块,稻子已经开始灌浆。一片片的看上去煞是喜人。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今年应该又是一个丰收年。

    稻田的田埂上,几个头戴着斗笠,裤腿高高挽起的农人正在那里高谈阔论,讨论着今年的收成会不会比前年那次更好。旁边的孩子们手里的青蛙在不甘心的跳动着,试图从束缚中逃脱。

    不过,顺化城中的守军却没有心情欣赏这丰收在即的景sè。他们眼中,只有稻田前方的南中军大营,和那一座座的炮垒。

    南门外的六座炮垒,已经不间断的轰击了一个上午,几百发炮弹砸向了顺化城墙。城头上的官兵在督战队的钢刀面前,又不敢逃下城去,只得是躲在城墙的另一侧,来赌自己的运气。

    还好,今天上午大家的运气似乎都不错,没有死太多人。只有不到一百五十个人去见了佛祖,另有二百多人受了程度不一的伤,在砖石瓦砾中呻吟。

    &的,打了一早晨,也不怕大炮炸膛!”城头上的管奇狠狠的朝着城下吐了一口吐沫,表达着自己的愤怒。

    他不知道,炮垒里面的六门新铸造的钢制大炮,目的就是为了试验,看看什么情况下会炸膛,取得各项技术数据。要不然,那些胆怯的炮手们,为什么在炮垒后面又修建了一个防护垒,就是为了防止火炮炸膛。

    &人您看!”一个眼尖的队率用食指指着远处,示意管奇大人。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不远处,沟通钱场江和护城河河道、水闸已经被填平。没有了江水的补充,护城河中的水就是一潭死水,很快就会干涸。那么,赖以阻挡南中军前进的一道屏障,就被南中军用一堆草袋子加泥土给破解了。

    不由得管奇大人皱起了眉头。

    炮声虽然停住了,但是,更加令人讨厌的声音开始了。

    &上的弟兄们,现在是午饭时间,俗话说,雷都不打吃饭人。我们不开炮,大家吃饭。”一个有些沉闷的声音从炮垒中传了过来。

    &们今天吃什么?我先说说我们的饭食。我们每人一份芋头粉蒸肉,半斤肉啊!还有从北地来的面粉,制成的肉馒头,你们吃什么?!是鱼露拌米饭吗?”

    &个饿肚子的兵有啥意思?城里的粮食还能支持多久?不要想着有援兵了!阮家已经没有一兵一卒在别的地方了!知道为什么这几天一直没有打城吗?就是因为我们去扫荡别的地方了!如今,从北到南,没有一个村寨城镇是阮家的了!想突围吗?好啊!看看周围的大炮,我们还有无数的火枪。东面是大海,南面、北面、西面,都是我们的军队。弟兄们,好好的想想,是愿意饿着肚子给阮家陪葬,还是愿意吃的饱饱的为我大明南中军效力!”

    &的!这群船佬太欺负人了!”管奇大人被气得怒火中烧,不带这么欺负人的!你们围困我们就算了,还告诉我们,说我们为啥不打你,我们是打你别的城池去了。如今你是守城,粮草不足,而且,绝对不会有援兵。突围,无处可去。

    &们的炮呢!对着那个放屁的家伙,给老子来一炮!送他去见阎王!”管奇大人在城头上疯了似的寻找着火炮。瓦砾堆中,被轰塌了的敌楼废墟里,他拳打脚踢着每一个他认为碍事的官佐士兵,“快!把大炮搬出来!给那个家伙来一炮!”

    终于,在瓦砾堆里他发现了一门六磅炮的身影,“快!把炮拖出来!给城下的那个家伙来一炮,快来人!把炮拖出来!”

    身边的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这个刚刚从宫中侍卫变成管奇的家伙,“大人,不可以啊!”队率小声的在他耳边提醒,“昨天玄字号炮台的兄弟们就是因为向城下还击,结果,连带着黄字号炮台的兄弟都一起去见了佛祖。本奇的前任管奇也是在昨天的炮火中以身殉职的。”

    &不管!老子不管!我今天一定要干掉城下的那个家伙!”

    &人,您看!”队率急忙拉住了管奇,制止了他在疯癫状态下的进一步行为,“风筝!风筝又来了!”

    半空中,十几个风筝在暖暖的风中起起落落。从风筝扎制的工艺水平上看,这些风筝丢在路边都没有人看,既没有图案,也没有彩绘,顶多就是能够飞起来,并且,载弹量很大。

    没错,就是载弹量。

    风筝的腹部,用细细的棉线绑扎着一个纸包,棉线上,一根线香的火头被风吹的正旺。风筝飞越了城墙,线香的火头也烧到了棉线。“哗啦啦”在南风的作用下,纸包里的那些弹药纷纷破巢而出。

    纷纷扬扬的纸片,五颜六sè的在半空中飞舞。

    &事!不就是那个讨伐我阮家的檄文嘛!什么夫南中者,自古以来,便为我大明领土,今有jiān邪作乱,人民不得安乐等等官样文章而已,顶个屁的用!他们就不知道,咱们军中,有多少人识字?!不识字的人,看到这些东西,不就是上厕所的草纸?”管奇大人很是不以为然。

    但是,当一个士兵捡起来一张落在城头上的传单看了一会,管奇大人感觉情形有些不对了。一个什么字都不认识的大头兵,会看什么传单?!

    他一把抢过那个士兵手里的传单,上面却是一个字也没有。

    是一套图画。

    粗看上去,图画画的不过就是一个阮家的士兵和一堆服sè,官帽之类的东西,另外便是一个个元宝。看着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上的兄弟,听好了!我来说给兄弟们听听!免得大家不明白!”远远地,那个声音又一次恰到好处的传来,一幅热心人的样子。

    &是来投奔我南中军的,每一个士卒都有一两银子的赏钱,如果是携带自己的武器刀枪来的,另加一份。如果是杀掉你们的叛逆长官来弃暗投明的,视其官职大小另有不同赏赐。赏格分别是。。。。。。”

    管奇这才仔细的看着那幅画,果然,在他最熟悉的管奇服sè官帽后面,赫然画着三锭元宝。也就是说,如果有谁杀了他,拿着他的头颅去投南中军的话,便有至少三十两银子的赏赐。

    转眼之间,他看周围士卒的感觉都不对了。原来那些如牛马,似奴隶的士兵,似乎眼睛里有着一种不同的东西。让他感到不寒而栗,似乎,在士兵们的眼睛里,他就是那一锭锭的银子。

    &什么看?!还不快点修复城墙去!”管奇大人sè厉内荏的大吼着。

    &弟们,记好了啊!黄sè的,便是我南中军的归顺证!拿好它,我南中军攻城之ri,只要你弃械跪地,双手高举此物,我军不但不打不杀,如果符合条件,愿意加入的,可以加入,不愿意的,我军发放路费,可以回家。

    从铁皮喇叭的声音,如同一个魔咒,让城头上的人,一个个呆立不动。

    &来了!又来了!”突然,城上一阵嘈杂,几个士兵用手点指着城下。

    一群群士兵从南中军大营中如同一阵阵cháo涌一般,无声无息的直奔顺化城方向而来。队列中,有士兵十几人一组扛着长长的毛竹制成的云梯。炮垒中也是无数的人进进出出,运送着炮弹和火药。

    &快!”管奇大人挥动着腰刀,“明军要攻城了!”

    人们在他的吆喝声中,懒洋洋的搬运着狼牙拍子和擂义夜等守城工具器械,丝毫没有大战即将到来时候的紧张气氛。

    南中军的队形在带队军官的铜哨声中快速的向城墙涌来,越来越近,从千里镜里,城上的人们也可以看到,炮垒中的炮手们,正在紧张的装填火药和炮弹。

    &快!准备!”一边大声疾呼,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下城的马道。管奇大人一把拽过身边的那个队率,“说,你们是不是找到了门路?”他在城楼的背静处低声询问着这个自他就任以来还比较顺从听命的家伙。

    如果这些家伙找到了门路,同城外的大明军队联系上了,那么,他也不介意弃暗投明。可不能把自己的大好头颅变成别人立功领赏的筹码。

    &人,兄弟们都是忠心于主公的,哪里会有悖逆之心,城下的明军,呵呵,他们是在那里搞训练的。”队率苦笑了一声。

    这个场景,自从炮垒筑成,城下的火力能够完全压制住城头的炮火后,就接长不短的出现。练队形,练爬云梯,练如何越过护城河,如何通过那些密密麻麻的竹签子,如何毁去鹿砦和拒马。如今,就差真的有一天,在炮火的掩护下,南中军登上城头。

    &来是这样!”看到城下的队列在炮垒侧后停住,人们开始紧张的动作起来,从炮垒中出来的军官们,在和训练队伍中的军官热烈的讨论着什么。

    &好!汝等既素怀忠义之心,我当禀明主公,为汝等请功请赏。”一块石头落了地的管奇大人,又恢复了官威。

    &果大人想打听门路的话,不妨去西城看看,那里据说有点。”队率与管奇侧身而过的时候,小事在管奇耳边嘀咕了一声。

    这一声,如同一个霹雷在管奇耳边炸响。

    炮垒里,几个铸炮场的工匠用竹制的夹子将一张纸条放在炮口处,炮口的高温使得纸条迅速被炭化,但是却没有燃烧起来。

    &么样?”为首的工匠低沉的嗓音问他旁边的助手。

    &炮尾、炮耳等处的情形差不多,都是停止炮击后五分钟,温度就降了下来。纸条不会被点着,按照会董的说法,就是温度不到二百度,达不到燃烧点了。”

    &也不要大意,用别的东西试验一下,看看能否将生肉烤熟。”

    几个人手忙脚乱的将几片生肉展平放在刚才用纸条测试的位置上,很快,一阵阵烤肉的香气在炮垒中弥漫开来。

    这是南中铸造的最新的火炮,不光是钢质。在炮架上匠师们也是很是琢磨了一番。按照他们口中的会董李守汉的要求,要便于火炮机动,还要方便火炮发shè的jing度,同时,又要降低炮手们的cāo作强度。

    一番周折,依据戚继光练兵纪实的记载,匠师们研究出来了新式炮架。但是,却被他们自己给否定了。

    &照会董说的意思,这个似乎还差点。”

    几番修改之后,匠师们终于比较满意了,将图纸和模型派人送到前线,请会董指点。李守汉看过图纸和模型,我靠!这不就是后来龚振麟研发的四轮磨盘炮架的升级版吗?

    感谢高阳!感谢胡雪岩!拜高阳的历史小说之赐,守汉当年也曾经读过红顶商人,对里面这个笔墨不多的前辈产生了兴趣,并且寻找过他的相关著作。

    拜读之后,大为佩服。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他的铁模铸炮法和轮机炮架,要比技术水平最高的英国人还要高明。

    于是,一纸诏令,命令铸炮场将新铸造的五门钢炮装载在这轮机炮架上,千里机动,南下顺化,特别在命令里叮嘱,要做好每天的纪录,行军时用多少畜力拖曳,用几人推拉,行军速度如何等等。

    到了顺化城下,更是将这座城池当成了最好的训练、试验对象,当成了一座活靶子。

    叶琪带着各个营的营官,一面督促着部队训练攻城的各种战术动作,步兵与炮兵之间的协调配合,各营的认知标识,冲锋的队形如何为炮兵引导指示目标。另一面,便是来看这新式大炮的厉害。

    &就是新式炮架哦?”营官们新奇的看着炮垒里那四轮炮架。“你们倒是真的散漫着花钱!这上好的黄黎木、jing铁就被你们拿来做炮架?”他和熟识的匠师开着玩笑。

    炮架的四个轮子确实是用钢铁制成,下面车轴上还加上了齿轮与棘爪,平时不用时,将棘爪收起,自然可以前退后拉,需要时将棘爪放下,便可决定是前进亦或是后退。而炮架,则是用安南出产的黄黎木制成,看中的就是它的坚固耐用。(娘的!用越南黄花梨做炮架,典型的败家子行为啊!)

    &个炮架下装四个轮子,可以后推前拉,架面置有磨盘,大炮安放在磨盘上,可以四面转动,故又称磨盘架四轮车,最要紧的就是这个,方器(矩度)和圆器(铳规)。”匠师为营官们逐一指点着炮架上的各个附件。

    &个棘爪,”匠师指着轮子上的一个小构件,“这样销上后,”大炮发shè后,便只向后退,所以,我们的炮位,大家看,后面修成了一个斜坡,比前方略高些,大炮向后退去,后轮冲上斜坡,力竭之后,自然向前。只要稍加调整,炮位自然便回到原位,炮手兄弟们就不用那么辛苦。”

    &个炮架,最关键的便是一个轮轴,两个齿轮,有了这两样物件的正常运转,大炮便可以俯仰自如,回环如意。”匠师指着炮耳处油乎乎的两个齿轮,“放在这个位置,炮,便可以平衡稳定,且轻重相匀,无后坐跳之虞。”沉重的红夷大炮需要打桩固定,是因为要在桩上与炮身连上驻退索,有绳索连引,这样火炮就不会退得过远,复位时也较为容易,弊端是基本只能前后打,难以左右转动。

    &这个东西做啥用?”炮司的一个营官,顺手拿起来炮架旁边的一个铁棒,“这是孙行者的还是雷震子的?”这个时代,西游记和封神榜的故事已经深入人心,看到这根铁棒,营官少不得拿它开个玩笑。

    &位大人,烦劳您将此物插入这个孔中,顺势旋转。”

    那营官将信将疑,按照匠师的吩咐cāo作起来,但只见巨大的炮身,在铁棒的作用下,缓缓的向左移动起来。“诶!有点意思!炮口动,炮架不动!而且直娘贼的,恁的省力!”

    &指挥。如果要调整大炮的俯仰角度,便将铁棒插入这个孔中即可。”

    叶琪全神贯注的盯着几个营官兴致勃勃的cāo作着大炮,左右俯仰的炮口不停地移动着。旁边,一名葡萄牙人在那里惊诧的看着硕大的二十四磅的炮身在两个壮汉嘻嘻哈哈的笑声中被不停地移动着。

    &了!停下。”

    叶琪命令手下的几个营官助手,“从这里到城头上阮家的星字号炮台,大约多远?”

    &禀指挥。大约二里多一些。”一名炮手眯起眼睛目测了一下。

    &大人,一千一百步。”另一名炮手从炮架上抬起头,他刚刚通过炮架上的方器和圆器上测量了距离。

    &这样的。”几名匠师和其他的炮手纷纷符合两人的说法。

    &好!”站在炮架侧后,叶琪用千里镜仔细观察了一下星字号炮台,旋即从甲胄内侧掏出一个包裹的十分紧密的牛皮护书。展开了之后,对照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字符,口中念念有词。紧接着,报出了一连串数字。

    &照我的要求,装填,瞄准。目标,炮台左侧第三个垛口上的旗子。”炮兵们如坠云雾之中,旁边的炮司营官到是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

    &挥让你等做么子,你们就照做便是了!”

    离得那么远,又只是打一面旗子,如何能够打中?!炮手们一面cāo作,一面心中抱怨。

    &随着一声炮响,垛口上多了一个硕大的坑,被炮弹打得砖石乱飞的炮台上,早就看不到了那面方才被叶琪盯上的旗帜。

    防护垒里的炮手,匠师们无不大惊失sè。这尼玛也太过分了吧?!就算咱们的火药有力,大炮强悍,但是,打中一千多步以外的一面旗帜,这个,也确实太过分了!

    &是大将军密授的炮击秘术,尔等好生cāo练,闲暇时,我们自然会将此等秘技一一传授给大家。”

    炮司的营官站出来大声向眼前这群呆呆发愣的手下们吆喝着。“这些大炮,如今是南中军中最新、最好的大炮,尔等好生cāo练,ri后必有大出息!”

    这是密位制第一次用于实弹shè击,对于守城的部队倒是没有造成什么震撼,但是,对于了解内情的人们震撼就十分强烈了。

    &将军将一个圆分为6000份,每个等份是一密位,用这个测量目标的位置,再结合其他器械,自然是只哪打哪。”在回大营的路上,被几个不知情的营官纠缠的有些头大的叶琪,不得不简单的解释了一下他方才的行为。以证明,他不是在掐诀念咒。

    堪堪到了大营门口,迎面一马飞出,直直的奔着叶琪这一行人而来。

    &指挥!会安将军有军令到!请您签收!”来的这人正是守汉身边负责往来传递文件信函的交通队队副。

    仔细验看过了信封上的火漆封口,叶琪掏出自己的印鉴,在接收簿子上仔细用了印,又命在场的几个营官在见证人的位置各自用了印,这才挥手示意大家回营。

    &知下去,明天起,全军发动对顺化的总攻。”

    叶琪看完了十万火急的信件后,低沉着声音,向自己的这群手下发布命令。

    &人,这却是为何?我军虽然已经围城,但是攻城之事,尚有诸多事务未能完善,为何匆匆便要攻城?”

    &么?怕了?我近卫营,近卫凤凰左营,近卫麒麟中营三营兵马,乃是围城部队中主力。只指挥大人一声令下,我们自然可以攻进顺化城中,生擒阮家小丑。”

    几个人七嘴八舌的吵吵起来。

    &给老子闭嘴!”叶琪有些烦躁了。“为将者不因怒而兴兵。主公这么做,zi&主公的道理。实话对尔等讲,河静有细作来报,北方升龙郑家,正在调动兵马,筹措粮草,似有南下sāo扰之意。我军若久顿兵于坚城之下,恐怕北方家园有事。”

    晚上还有一章。

    继续求点击推荐收藏评价等等各种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