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八十一章 价码和生意
    ()毁三观的情节出场,觉得接受不了的,可以用各种票票和评价来砸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是玻璃?玻璃的?!”

    每人的桌案之上,摆放着一整套四件酒具,一个jing巧可爱的玻璃酒壶,三个大小不等的酒杯,在烛火映照之上,闪耀着可爱的光芒。同佛郎机人在广州、壕镜等处出卖的器具不同的是,不像广州、壕境等处的器具那样是绿sè的,而是如同水晶般晶莹透明。在烛光的映shè下,侍女倒酒溅起的酒沫、气泡,一眼望去,了然于胸。特别是那酒杯上镂刻的花纹,折shè着光线,愈发显得酒具的jing致纤巧。

    &里摆放的是些许俗物,二位兄台看到那个尚可下口,便让她们盛来便是。来人!”李沛霆双手一击,“上菜!”

    几样小菜摆放在各人的面前。

    &拌番茄,油酥花生。”

    &萝虾球,宫爆鸡丁。”

    &位兄台,主菜还要许久,不如我等先饮上三杯如何?”

    三杯过后,胡永闻看了一眼对面的关宝琼,“这个小白脸,中看不中用的货sè。还得看某家的。”他心中暗中思忖。

    &兄,叨扰多ri,蒙你和令兄照拂,公事上我们回去也有了交代,又蒙厚赐,不知道有何事需要我等回去代为转达?”

    得!人家收了钱,要问问你想要什么货s>

    李沛霆倒是依旧的满面风,“两位仁兄,先请尝尝这菠萝虾球同宫爆鸡丁,这个可是我家将军独创的菜式,任你走遍大江南北,都是吃不到的。”

    看着眼前这二位吃下了几口眼前的菜肴,不住的赞美,沛霆这才开口说出了自己的请托之事。

    &位仁兄,某家胸无大志,只想腰缠万贯,醇酒妇人而已,如今,便荫庇于将军麾下,做些小生意,虽然不敢比陶朱公,却也衣食无忧。”

    &是自然。李兄同守汉将军既是同族,又为至亲,李将军自然是要多多照拂的。”关宝琼眼睛从那个苗族汉子身上收回来,口中语带讥讽的刺了沛霆一句。

    沛霆仿佛没有听到这话,倒是将胡永闻骇了一身冷汗出来。“这个该死的兔儿爷!说点什么不好!偏偏说些人家的yi>

    李家兄妹同守汉之间的事情,在河静并不是什么特别的秘密,只要稍加留心,就会听到一些传闻,当然,在内地这些人耳中,同姓之人往来,并且兄长意图将幼妹嫁给同姓之人,便是有违礼法的悖逆之事。

    但是,即便是如此,李守汉身处化外之地,且又大兵在手,这又算得了什么?况且,圣人早有教诲,“为尊者讳。”

    &以,某家只想同二位仁兄一起合手做些小生意,聊以糊口罢了!”

    小生意?!饶是关宝琼是个典型的公子哥儿,他也对李沛霆的话嗤之以鼻,你辽东李家出来的子弟,眼里会有小生意吗?

    倒是胡永闻老成一些,起身为三人把盏,逐一将酒杯中添满之后,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李兄,广西与你河静毗邻,且河静又有不少垦民原籍广西,这广西的情形,料想,你比我等二人清楚许多,广西历来便是要靠广东协饷省份,地狭人稠,且又有各地土官,民风刁悍,衣食尚且不足,又有何生意可入尊兄法眼?”

    &衣食?”胡永闻突然意识到了自己说出了李沛霆的目的,“难道吾兄意图?”

    &错,河静蒙将军福泽,已是多年风调雨顺,人民鼓腹而歌,稻米,着实便宜!”尽管屋子里只有沛霆等三人,几名侍女也远远的贴在墙边站立,“我便想,将这粮米运到广西发卖。这生意,便要借重二位仁兄了!”

    如果说别的地方鼓腹而歌,胡关二人绝对不会相信,但是,在河静居住数ri,这里的情形他们也有所了解。随随便便一座村寨,便有数千石的义仓储备,足够村中父老吃上几年。

    &不知兄台能够运输多少粮米到粤西发卖?”两个人如今看李沛霆,简直就是善财童子一般,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是银子的响声。没办法,广西是多少年以来的粮食输入省,如果能够手中有一大粮源,便是攥住了钱袋子。

    &食有的是。前ri,我在家兄书房中,看到一份呈文,说的是要求拨付兴建粮仓款项事,大概内容说,我们第一年储备的稻谷,已经达到了近百万石,如果不想方法处理掉,或者派别的用处,便要增加仓廪,用于储备粮米。”

    &万石?!!”胡永闻几乎要咬人了。

    &今怕是不止这个数目了。”李沛霆很是恰到好处的给胡永闻加了把火,“如今南方战事已定,南方的土地如若都照我河静的法子耕种,怕是稻谷今年收的更多。”

    河静用什么法子耕种,胡永闻没有兴趣知道,他关心的是,如果我把这些稻米弄回广西,我的东家会得到什么,我会得到什么?

    &价多少?”关宝琼有些迫不及待了,如果我把这件事办好,回去我就可以向姑父讨要家中戏班的那个小生了!

    &们便照万历皇爷在世时的米价,五钱银子一石。如何?”

    胡永闻狠狠的掐了自己大腿一下,这厮!果然是个不知稼穑艰难的纨绔子弟!他难道不知道如今已经不是万历皇爷在世时的米价了?玩笑!五钱一石的米价,这不是要让人笑死?!

    &到价格。”

    &呦呦!”这次,想必是关宝琼用力过于猛烈了,疼的自家叫出声来了。

    &不知,兄台一次可以供给广西多少?”胡永闻到底是负责钱谷的师爷,要比关宝琼脑子清楚许多,知道粮食这种东西是要一石一石运到自家手里才是作数的。

    &二位,您想必也是对我家将军有所耳闻,对于钱粮之事,把的一向细致,如若此事不得他的允可,单靠我和家兄的作为,怕是一次只能出口五万石。”

    五万石?听起来数目不少,但是胡永闻心中悄悄的计算了一下,广西的各个衙门,各位主官怕是都要分润一二,从抚台衙门,布政使司,到总兵府等等各处,都要打点,都要分一杯羹,这五万石,怕是狼多肉少。

    &家水槽引清泉,唯有我家流不断,唯有我家水潺潺;家家骡子坠铜铃,独有我家响叮叮,独有我家最好听。。。。”

    一阵阵歌声从楼下传扬上来,令胡先生的思路不由得一滞,“李兄,这是什么人在下面唱歌?”关宝琼眨巴着漂亮的丹凤眼,向李沛霆发问,“却是很好听哦!不如叫上来,给我等唱上几曲,也是一桩风雅之事。”

    李沛霆含笑示意,点手命侍女下去唤那唱歌之人上来。

    &公子,能否令尊兄费心向李将军禀明,这五万石粮米,不敷使用啊!一次能够多些才好啊!”

    借着这个空,胡永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说与将军分说一二,自是我的事情,但是,眼下却是不得行。”李沛霆一副事情都在手中掌控的表情。

    胡永闻也是顾不得那许多,为了东家和自己的荷包考虑,他必须刨根问底了。“前方不是大捷吗?阮家叛逆,已然被大军荡平。李将军还有何事困扰?”

    &家兄言道,将军所虑者二,一是以守备官身,灭了阮家,怕是各处土官不服,起来滋扰地方。二者,当ri水战之时,有海上巨寇李旦在左近窥视,见大军威武,便转而东进,袭扰了琼州府,ri前,琼州府发来咨文,想要让我家将军赔上些钱粮,也好赈济一下被贼匪sāo扰的百姓。”

    &又有何难!”终于看到对方也有为难之事,这一点,让胡永闻和关宝琼二人抚掌大笑,“二公子,您也是久经宦海的人物,怎么不晓得一字入公门九牛拉不回的道理?”

    &样,前ri关公子的尊长贾大人已经上了折子,那么,某家此次回去,便请鄙东家依照贾大人的前番奏折,行文兵部,称,‘为震慑交夷,平定逆匪,特责令守备李某,便宜行事,相机剿办’便是。”

    &于琼州府所提钱粮要求,更是无稽之谈,他们不能抵御海匪,却要李将军出钱粮为他们去赈济灾民,更是从何说起?”

    &先生说的极是!不要管他!”

    &是我家将军,宅心仁厚,常说,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每每念及此事,长吁短叹,茶饭不思。”

    &去你的宅心仁厚!”胡永闻是一个多年的老油条,岂能不知李沛霆的意思?只不过,这话要从自家口中说出便是。“那琼州府也是孤悬海外,苗夷杂处,便是交给你,你又能够如何?”

    &要扩充地盘,也不要找这样的借口!”

    心中腹诽了一番,胡永闻依然是面带正气,“想哪琼州府,不能抵御海寇,却又向李将军讨要钱粮,某家定当禀明鄙东家,ri后将琼州府的海防诸事,便交予李将军了!”

    胡永闻的球踢得也不错,我说是ri后将这个琼州府的海防事务交给你,这ri后二字意义可是深远得很。

    第一,要等何大人由抚台大人变成部堂大人,总督两广之后,第二,便是要看你等在粮米一事上的表现。

    李沛霆笑了笑,正待开口,方才那个下去寻歌女的侍女悄悄走了过来,“回二爷的话,方才楼下唱歌的,是一群佤人官奴,因为庆祝将军大人赦免了他们,又加发了一月钱粮;故而诸多家人在此庆祝。”

    &人彪悍蛮野,我们还是不要去招惹的好。”沛霆举起手中的玻璃酒盏,“二位兄台>

    有侍女将那苗家汉子仔细分解的一片片牛肉用银质小钳子夹起,轻轻地放入早已翻滚着油花的铜鼎之中,那鼎中早已放好了诸多香料,鼎盖一掀起,顿时室内满是异香。

    &就是我家将军平ri爱吃的一物,五鼎全牛!用这铜鼎,将一头肥水牛放翻之后,取牛身上各个部位最为jing致之处,放入这鼎中,稍加烹煮,便是人间至上美味,二位,不妨品鉴一下。”

    &不能五鼎食,死亦当五鼎烹!李将军好生豪气!不想决胜千里、带甲数万的李将军,对于饮食之道也是颇有一番造诣啊!”胡永闻尝了一口,不由得赞不绝口。(废话,明末的人哪里吃过什么糖拌西红柿、什么油酥花生,还有宫保鸡丁?)

    &才说什么赦免,什么官奴?”关宝琼很是好奇,放下酒杯之后,开口向沛霆询问。

    &河静,自将军掌权主事后,对附近的土人不从王化者,大加征讨,俘虏之人,悉数充为官奴,从事诸多劳役。ri前,为了庆贺南方大捷,将军发下军令,将从事劳役五年,或者虽从事劳役三年以上,有一技之长者,其勤勉肯干,归附王化者,赏还民户身份,编制户籍。愿意留下生活就业者,按照民户人等加发钱粮作为安家费。想来,这些佤人,便是拿了安家费,来庆祝自家从此是将军治下的zi&人了。”

    想起那些在河静街头背负着沉重的货物依然健步如飞的佤人官奴,一张张黧黑却又面相凶恶的嘴脸,胡永闻和关宝琼自是掩口无语,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该死该死!”沛霆用象牙骨折扇用力敲敲自己的额头,“将军的这一做法,固然收拢民心,但是却要耽误我等的大事啊!”

    天下大事,发财第一。这是眼前这二位,和他们背后的人的看法。听到李沛霆言道,可能会耽误将粮米输入内地的发财大计,二人不由得有些恼怒。

    丢那马!如果东家在广西巡抚任上,能够拉低米价,保障民食军需,那么,对于东家升任两广总督也是颇有助力。

    而且,五钱一石的糙米,运到广西,也是大有利益的!

    不行!绝对不能让任何事情破坏了这件大事!

    &公子,不知何事如此惊呼?”定了定神,胡永闻故作平静。

    &里,码头上搬运货物的都是官奴,不必给工钱,管饭便可以,但是如今,官奴为百姓了,便是要给付工钱,这样一来,咱们这五钱一石的粳米,便是不好成交了!”

    &关宝琼一口酒便喷了出来,被呛的咳嗽不止。

    五钱一石的粳米?!!

    胡先生脑子里迅速的计算着,就算是在河静交了税,运到钦州,在广西各地发卖,至少可以卖到一两五钱银子以上!这样的好事,便是走遍了两京十三省,又到那里去寻?

    &公子,便要看着广西全省百姓的面子上,务必想法成就此事!”胡永闻打定主意,起身离座,撩衣服作势便要在李沛霆面前行大礼。

    &先生!这万万不可!折煞在下了!我在想,咱们如何变通一下。”

    &如这样如何,先生不妨写封信回去,将此间事务禀明贵东家,请他出面,为我在广西收购果下马一批,儿马和骒马各三五百匹即可,我在这里用来在码头货运使用。”

    原来如此!几百匹果下马算得来什么?同几十万石的上号粳米比较起来,便一钱不值!

    &公子,如此重情重义,我们自然不敢不领情,当着关公子的面,我也不说什么见外的话!如今何大人正是要升迁的关节之上,如今得了这样的助力,这粤督之职,更是掌握之中。二公子如果在两广境内ri后有何事吩咐,只管寻我胡某便是!”

    &有关某!”

    就等你说这个话呢!李沛霆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脸上一脸认真听讲的样子。“如今倒是想不起什么大事件要烦劳二位,倒是在下的商号,ri前同高平的莫家定了契约,买了他境内的几座山,或是开矿,或是收购些土产,二位晓得,高平到此,要么走陆路,要么便是北上广西,经海路到河静。如果ri后商队货物在广西境内行走,还望二位多加关照便是。”

    &些无耻的官吏、买办,在自己的蝇头小利面前,便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和职责。”阮福晪奋笔疾书,“李沛霆为南中当局掠夺了大批的果下马资源,造成了这一原产广西的珍稀马种在原产地的迅速流失。”

    &批在我的家乡,高平附近的g&没错,就是这个地名!)蕴藏的锰矿,被李守汉和他的帮凶采用欺骗的手段获得,并开采出来,经过广西官府的庇护,被一船一船的运到了河静。成为李守汉赖以耀武扬威的资本之一!”

    &为恶劣的事,居然用一套玻璃酒具,便收买了替当时的广西巡抚担任文案的幕僚,起草了由李守汉协防琼州府的文书,这为李的黑手伸向海南岛,提供了合法的名义和借口。当年,西方有人为了一碗肉汤,丧失了继承权,而在东方,有人为了一套酒具,将一个偌大的岛屿,拱手相让,我不禁要问,这个朝廷怎么了?!”

    当晚,李沛霆、胡永闻、关宝琼还就钦州港如何停靠河静的船只等技术细节进行了磋商,最后,依照李沛霆提出的,先行支付一部分钱粮,不少于一万石的稻米,由巡抚、巡按两衙门出面,招募流民,进行以工代赈的活动,修造、疏浚钦州港周边的码头、道路。

    数ri之后,二人在拜会了从会安赶回河静的李守汉之后不久,兴冲冲地带着守汉赠给两位大人用于装备家丁的千余套铠甲刀枪回了广西。

    泗城、南丹、思州、宾州八寨等处往ri听宣不听调的土官,一改往ri的作风,在巡抚大人手下那盔明甲亮刀枪犀利的家丁面前俯首帖耳,驱赶着各自的部民、奴隶,上山种植药材、采集锡矿。这些药材、锡,将会被抚台大人和巡按大人推荐的商号收购,换来白米、银子和其他的物品。一时间,广西一片安宁景象。

    这一系列行为,使得巡抚大人、巡按大人在年度考核中又得一分。

    几个月后,大批的稻米北上钦州,广西的米价数ri之内下跌二成,升斗小民无不感恩戴德,口中不住的称赞抚台大人和巡按大人青天大老爷。

    半年后,新任两广总督就属下的防务做出调整,琼州府防务,守备李某,有协防之责,琼州府各官吏务必服从云云。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不过,当晚酒席散后,倒是有一个小插曲。

    据坊间传言,关宝琼关相公,被一苗家汉子暴打一顿,躲在房中,数ri不敢见人,关于此事的起源,有着很多说法。

    其一,“那关宝琼嗜好男风,想必是求欢不成,被人痛殴也是有的。”这是普罗大众的看法。

    其二,“那关宝琼口无遮拦,拆穿了辽东李家余孽同李守汉之间的**之事,自然李沛霆要报复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