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八十二章 夜宴图天魔舞
    ()似乎更加毁三观的情节和土科技出来了,欢迎拍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轮红ri已是渐渐地落到山的那一面,只是将山渲染的通红,仿佛着了火一般,那山峰、山体,边缘上仿佛都是有些微微的透明。

    将军府辕门前的校场上,没有了白天的cāo演和人来人往,稍稍的恢复了一些平静,只有旗杆顶上,那面绣着“南中讨逆诸路军马总统官、兼督理钱粮民政”等字样的纛旗仍然在夜风中迎风飘摆,随着风的摆动,旗帜中间那一个斗大的李字清晰的展现在人们的视线里。提示着人们,这里是谁家之天下!

    从辕门到将军府的正门,分左右两路,各有四甲士兵在甲长的带领下如同铜浇铁铸一般,站立不动。在他们的侧后方,四座新筑成的炮垒,八门大佛郎机火炮,四门十二磅钢炮,黑洞洞的炮口将辕门外的一切来路封死。

    围绕着将军府,不时地有近卫营的士兵一甲一甲的荷刀执枪巡逻走过。

    无他,将军近ri已经回府,挟南方已平之威风,宴请北方来的郑王使者,郑梉的族弟郑杖。

    郑杖来的目的已经很明确。

    一,你李家已经打败了我南方的叛贼,是不是应该将该叛贼窃据的土地、裹挟的人民还给我们?要知道我们可是安南的唯一合法统治者。

    二,如果你不想把你血战得来的土地人民还给我,那么,我作为你的盟友,在你作战期间保障你的北部不受到威胁,我能够得到什么酬谢?

    三,打败了阮家,你的实力,不论是兵力、土地、人口,已经和我并肩而立,你的军队,不管是装备、训练、待遇都要比我的强一些,那么,你打算如何对待你的盟友我?

    几天了,双方就在彼此之间的讨价还价、摸清底数和尔虞我诈之间度过。

    &贵使回报郑王,我家主公意yu同郑王合力,取了这南中地面!”最后一天,长史李沛霖的出面,顿时让局面出现了石破天惊的转变。

    &军在南,我王在北,如何并力取了这南中偌大的地盘?”郑杖很是怀疑这个方案的可cā>

    &地图来!”

    指点着地图,双方的意图开始明显起来。

    &南中军在贵军南方,这不假;但是贵军如果要接受南方逆贼的土地人民,怕也是很难。且不说有横山之险要,辎重难行,还有诸多江河阻挡,大军更是难行。”

    &不如,转而向西,我两家一起灭了那南掌国,到那时,我军愿意与郑王平分南掌,然后,或是南下真腊,或者西征缅甸,此辈在我家主公眼中,皆为土鸡瓦狗尔!”

    用手中的炭笔,在地图上比划了半天,郑杖不得不承认,这个提法,似乎对于郑家来说,是一个投资小见效快的项目。

    大军南征,势必要同李家死拼一战,孰赢孰输,尚在两可之间,但是,大批的军马钱粮武器资财却要填进去。同李家拼财力,似乎不是上策。

    但是反过头来看看南掌国,这似乎是个软柿子,而且,也是一块比较有肉的骨头。

    郑家早就和李守汉一样,开始了对于寮国(南掌)的蚕食,对于南掌国兵将的战斗力,也是心知肚明,吞并了南掌,将所谓的上中下三部分分一半到手,也是可以大大的增强实力的手段。

    于是,郑杖将自己的对于此事的看法写成奏折,命人快船送回升龙,面呈郑王陛下。

    很快,郑梉的旨意到了,“打南掌自然是可以的,也是朕多年的夙愿,但是,南中军务必先行出动,从中寮地区突击,牵制南掌军。同时,为我军提供不少于三十个奇的武器刀枪。而且必须是与南中军眼下在用的刀枪无二,我军在战事期间的粮饷供应,亦要劳动李将军多多费心。”

    &乖隆地洞,韭菜炒大葱!”看了看郑家提出了的条件,守汉在手里掂了掂,“没想到安南的狮子大开口,不要脸不要皮是祖传的!”

    &诉他!要我先出动,打下了南掌一寸地都没有他的!还有,要刀枪器械,可以,拿钱来换!没有钱,那就拿我想要的东西来换!白给?当老子是什么?!”

    几番信使往返之后,双方的意见终于开始靠拢。

    &郑王陛下旨意,每月至少提供三十到五十船煤炭给贵方,(煤船煤炭多少数目?)放心,煤船至少在一千石左右。贵方必须用刀枪成本价折抵货款。同时,允许我方商人在贵军辖区内购买盐、布、力田粉等物品。”

    &军会知会贵军,同时出兵,先到者先得。那一块土地,哪一方哪怕是一个火头军插上一面旗帜,便归属于哪方!”

    &于说我军在战事期间所需粮饷物资,便是要先行赊欠一二,待到平定南掌,或是以南掌王府库资财偿还,或是以土地抵债皆可。”

    &家将军的意思,煤炭,至少每十ri供应五十船。每船不少于一千石。为此,我们会向郑王提供一批九转钢所制工具,以提高煤炭产量。”

    &购物资之事,恕难从命,我军大战刚刚结束,也是疲惫不堪,需要大笔资财抚恤将士、安顿难民。不过,我们可以先从府库中挤出一部分武器铠甲等物,支援友军。到时,便以南掌王国库或土地充抵便是。”

    双方便是这么你来我往的谈判。

    今天,是尔虞我诈的双方签订条款的r>

    正午时分,正是阳光灿烂的时刻。

    迎宾馆的院落里,郑杖坐在竹椅上,细细的品着茶,“你此番回去的事情,都清楚了?”

    跪在眼前的一名亲随,低声答道,“回老爷的话,都清楚了。”

    &老爷我重复一遍。”

    &的一会便坐船赶回升龙,持老爷给我的令牌面见郑王陛下,将此间的事物一一禀明。”

    &要说些甚么?”

    &一,请陛下下旨,多发囚犯到广宁,去挖取煤炭,至少要保证每天有十船的煤炭装船起运。”

    &二,务必请陛下派人,将李家与我军的结盟之事通报南掌国王,让他早作准备,同时,将库里的器械赠予南掌。”

    &三,多多准备金宝,派遣亲信,来河静收购一切我军有用之物。”

    &的很清楚,知道为什么这么做吗?”郑杖很是满意这名亲信的才干,他眼里满是笑意。

    &大人,属下只知道做事,不敢问为什么。这不是我们这种身份的人该打听的事情。”那亲随越发的将头贴在地面上。

    &好。我在给陛下的奏折里抬举你做宿卫的一名队率,回去之后,你也是有了官身的人了。”郑杖轻轻的用茶盏撇了撇浮沫,喝了一口,然后放在一旁的扶手几上。“记得,一定要把我的话记清楚,免得陛下和文武问你时说不清,误了军国大事!”

    &是杀了小的,小的也不敢耽搁!”

    &那我便听你问问我,你对这几件事的不解之处。”郑杖示意让那亲随起身,又让人搬来一个小凳子,命他坐着说话。

    &人,如果朝中列位大人问,为什么要增加给李家的煤炭数量?小的该如何回复?”

    &就告诉你们,不要每ri里只是醇酒妇人的!也要在闲暇之余读读书!这样的招数,在明国的古籍中就有记载!”郑杖训斥着眼前的亲随,那亲随心知肚明,他说的其实是远在升龙的同僚们。

    &你们读读《管子》,就是明国古代齐国的宰相管仲,他的著作!”卖弄了一下胸中的学识,郑杖有些得意,“如今我们同李家相比,兵马、器械、钱粮,都不具备优势,唯一有优势的地方,便是,那李守汉年轻!大凡年轻的国君,无不是好大喜功之辈!如今李某灭了阮家,又要同我郑家结盟,司马昭之心,谁人不知?结盟是假,怕是假途灭虢是真!”

    &大人为啥还要请主公多卖煤炭与他?直接断了他的煤炭来路不是省事?!”

    &材!这就是不读书的弊病!如今我们增加他的煤炭供应,一来可以获取兵器铠甲,用这些不值钱的煤炭,换来我们需要的铠甲兵杖,还可以用这些甲杖转手卖给南掌,从中大赚一笔。二来,如今河静各处工场、作坊、民间炊事,都是少用柴草,多用煤炭,如果让他们越发依赖此物,如有一天我军与李家战端一开,断了他的煤炭来路,他的工场造不成甲杖,我看他用何物与我军对抗?!”郑杖脸上浮现出一丝狰狞。

    &大人您所说的赠予一部兵器给南掌,是不是也是为了抵御李家?”

    &你能够举一反三,孺子可教也!”

    &中兵甲,河静为最。试想那南掌何尝见过如此的刀枪甲胄?一来可以示好与他,二来,我们的贸易,也可以就此开端。”

    &人,那我们还打不打南掌?”

    &货!刚刚夸奖尔几句,尔这奴才,便越发的回去了!南掌我们自然要的。只不过是要让李家同南掌拼的筋疲力尽,我们大举出兵,一鼓而平这两家。”

    &守汉以为我不知道,他的大将王宝,正在南掌的南方大举进兵,下寮已经归了李家了!他在阮家那里抢了来的地盘,已然同下寮连成一线,开始移民屯垦了!”

    亲随听到这里,急忙起身离座,“事情如此紧急,大人为何不亲自向郑王陛下面呈?反而要抬举小人?”

    郑杖的脸上露出一抹落寞,“我又何尝不想回升龙去与家人一起共享天伦,但是,这半月,想来你也看到了,这河静自李守汉掌权以来,可谓一ri千里,我郑氏,如果不出奇谋,不在谋略上想法子,被李守汉消灭,只是旦夕之间的事情!”

    &以,我在奏折中已然向陛下说明,此番留在河静,但有死之志,绝无生之心。某家,便要学那毁秦的赵高,想法设法,要让李守汉耗尽财力、民力!”

    &人!”听到郑杖这样的话,那亲随不由得两行眼泪流了下来,“大人,小的回去禀明陛下,立刻回来守在大人身边便是!”

    &货!我要向李守汉进献宫室之图,蛊惑他修建宫室,建造驰道,大兴刀兵,压榨民财。ri后青史之上少不得一个jiān佞小人的罪名,你又何必随我趟这浑水!”

    &番说的那枪炮师丁十五,已经暗中向我出售了一份草图,虽然粗糙些,但也可以试行铸造,一定要让陛下用九转钢试行铸造火炮。”

    &有,我在奏折里向陛下建议,效仿河静的财税制度,这守汉之所以有钱粮挥霍,便是这税收二字的功劳!在河静,自他以下何人不纳税,何人不交粮?可是我郑氏可曾有这样的赋税?我向大王建议行此制度,试问,朝中的衮衮诸公还能够容得下我?”

    一席话,说的那亲随不由得痛哭失声。

    &些,是这段ri子河静各处送与我的财物,你一并带回,交给我家夫人,请她缴入内库之中,以充军饷!”郑杖指着台阶下几个硕大的木箱,箱子没有上锁,也没有贴封条,只是虚掩着箱盖。在阳光下,箱子里的财物闪耀着光芒。

    &人,您怎么把这七彩琉璃盏都。。。。。?”

    &孤身在此,留着这些财货也是无用,我作为郑王使者,自然不受亏待。这七彩琉璃盏,也是李家贿赂我的,倒不如交给陛下,让他充作军饷。”

    说完这话,郑杖痛苦的紧闭双目,一行热泪流了下来。

    &吧!”

    将军府的规模这几年也是不断的在扩大,随着河静的地盘扩大和府库的不断充实,而越发的显得规模宏大,气势不凡。

    不过,在诸如胡永闻和郑杖等人眼中,将军府的建筑群颇有些暴发户的气味在里面。

    在衙署后进院子里,一座新建造的船型大厅就很是说明问题。通体使用花梨木、紫檀等贵重木料搭建不说,这些木料在南中地区倒也平常。极为奢侈的是,这间船厅所有的窗户都使用了玻璃!透过门窗上的花格,人们可以借助着厅内的灯光将室内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同样,在室内的人们也可以将院内看得纤毫毕现。

    &底是年少之人,乍掌大权,且又顺风顺水的过了这几年,自然是有些得意忘形了。”看了这间船厅,几位宾客不由得在心中给李守汉下了这样的结论。

    &玻璃比郑王宫中的,不论是尺寸还是,那啥,都要强胜百倍。”打死郑杖,他也说不上来透明度之类的词汇来,他只是觉得,这玻璃窗,要比宫中安装的佛郎机人的那带有浅绿sè的玻璃强得多。

    所有人都用艳羡的目光狠狠的看了一眼,然后心中暗自告诫自己,“如此奢华,断然非圣人之道,切记!民脂民膏,断不可随意挥霍,要爱惜民力。”

    &民生之艰难,我独怆然而涕下!”

    宾客的亲随和侍卫们被安置在船厅的外屋,那里有预备好的肥鸡嫩鹅大鸭子,各式各样的酒水肉食,让他们随意取用。

    &君!请满饮此杯!”

    担任着晚宴司仪的长史李沛霖,满面风的端起手中的酒杯,玻璃酒杯中,微微发黄的液体透过镂刻jing细的花纹,显得煞是可爱。

    &然是贵州来的酒!想不到贵州正在打仗,酒的来路已经断了。这厮居然还能用茅酒招待我等,起居之豪奢,可见一斑。”作为一名合格的老饕,胡永闻闻闻酒香立刻就判断出了酒的产地和大概年份。

    今晚的宴会,目的有二,一是为胡永闻和关宝琼这二位饯行,作为名义上的上差,这场酒席是少不得的。二是庆祝李家同郑家的军事同盟条文和商业契约签订,当然,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

    而可怜的另一位大明安南都统使莫家的使者,则是早早的掩面痛哭而去,只是带走了汉元商号购买g&几座山头的契约。那位南掌或者说是寮国的帕武吧玉瓦拉王特使干脆就被客客气气的打发走了。

    开玩笑,王宝的凤凰营在攻克穆嘉关之后,李守汉立刻指示派遣后续部队跟进,偏师西进,如今已经快占据了整个的下寮地区,开始向北,也就是中寮地区扫荡,对于中寮地区的移民和商业、农业的调查,地图的测绘工作已经展开。这个时候,谁和你谈判?

    &大将军寿!”在李沛霖的带领下,在场的一干人端起酒杯,向端坐在主位上的李守汉祝酒致意。

    守汉很是喜欢这种感觉。

    检点战果,平定了南方,让他有了一个巨大的战略空间和回旋余地,而不是局促于南北之间,随时都在提心吊胆,唯恐遭到夹击。户籍簿子上多了近百万的人口,地理图册上增加了几万里的土地,这些人口、土地对于守汉和他的势力集团而言意味着什么,只有守汉心底最清楚。

    &诸君寿!”

    所有的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将军,外臣郑杖,祝将军武运长久,所向披靡。”

    郑杖起身离座,很是恭敬的行礼,祝酒。

    &特批,你才武运长久!”守汉心中大骂,不由得在心里将眼前这个长得极为端正的郑杖打入了另册。

    饶是如此,他已经修炼的遇事不惊了。心中大骂,脸sè却仍旧满是得意之谢郑大人美意,也祝福你家主公武运长久。”

    &军,外臣在河静还想多多停留些ri子,还望大人恩准。”

    &军治下,民生富庶,兵甲jing利,通衢大道贯通南北,烧灰所筑之坦途,四通八达,自河静府至任何一个江北乡镇屯堡,皆有道路相同。此一项,便值得外臣好生学习一二。”

    妈的,你想在老子的地盘上做啥,以为老子不知道?守汉在品尝着茅酒味道的同时,心中大骂不绝。

    他已经收到牛千刀的密报,近ri来,河静外表气氛平静,一片祝捷之声,私下里,却是暗cháo汹涌,各方势力的探子、细作、眼线层出不穷。最为疯狂的,便是北方郑家派来的坐探,手已经伸进了枪炮所和冶金坊等处。

    对此,守汉的批示是,“严密监控,摸清网络,一举全歼!”

    但是,对于郑杖这样的人,还是要好生敷衍一番的。

    &大人是我的贵客,愿意在河静盘桓多久,便待多久。只要郑王不找本将讨人就是。”

    打过几个哈哈,郑杖开始他的计划。

    &人,外臣发现,似乎灵江依旧是隔断南北的天堑啊?大人的大计,难道就因此一衣带水而受到影响?”

    &在场的南中诸人都打起了十二分jing神,看看这厮下面要唱什么戏。

    &公!臣要开始疲秦之计了!”郑杖心中默念,“祖宗保佑!”

    &军!胡先生,关公子,诸位大人,在下久居安南,对于山川地貌也是颇有兴趣,历代典籍都说,灵江河面宽阔,且江底泥沙较多,不得架桥。两岸之民往来只得靠舟船,费时费力不说,且又有风波之险。在下听闻,此番南征,缴获舟船甚多,外臣以为,大人大可将这些舟船链接起来。”

    &大人的意思,莫非是要李某行那连环计?”守汉开了郑杖一个玩笑。

    &人非魏武帝可以比拟,外臣亦无凤雏先生之才,诸位大人又强胜程昱荀彧等人数倍,此地又非赤壁,便是连环计,也无用之极。”不着痕迹的,狠狠的拍了一通马屁,郑杖轻松的将守汉的诘问化解。

    &臣的意思,便是在灵江之上架设浮桥,以大船一艘为母船,小船五艘或六艘为子船链接一起,用铁链链接。大船之上,钉设铁锚、钢锭,已作压仓之用,便是修桥时候的桥桩,诸多船队如此连接起来,便是一条坦途,贯通南北。只不过,可能花费稍大一些。单单这连接的铁索、母船上的铁锚、钢锭,便是一笔不小的花销。”

    &何况,在南北两岸,还要铸造铁牛,以做固定舟船之用。”

    守汉听来这个法子倒也有它的可行,而且,灵江的阻隔,也确实是将南北交通线贯通的一大障碍。在此之前,他已经命雷明生等人主持对南方的道路情况进行摸底和论证,并且拿出一个条文出来。

    不想,今天这个场合,这个家伙却提出来了这样的建议。

    &臣心中惶恐,此事耗费过大,唯恐府库开支过于浩繁。”以退为进的激将法,被郑杖运用的不错。

    一边的李沛霖和雷明生等人用眼神快速的同守汉做了一番交流,守汉心中有数。

    &就是钱粮吗?!老子正想为南部这几十万人找点事情做呢!正好!郑先生你提出来的这个连环计不错!雷主事,你明ri便着手进行!需要多少钱粮,拟定一个数字上来!”

    一旁的老狐狸胡永闻举杯偷笑,“这蠢材!这样的简单计谋都不能识破,他就不是李守汉了!吾老人家倒要看看ri后你怎么收场!”

    按照三国演义的桥段,连环计之后,便是横槊赋诗。

    守汉也不例外。

    几个仆人熄灭了几盏灯火,将大厅zhong&铺上一张硕大的波斯地毯,又在屋顶上取下几盏宫灯,将一个巨大的琉璃球小心翼翼的套了上去,然后,点燃里面的大蜡烛,顿时,室内一片惊呼之声,从那琉璃球上的孔洞之中,向外发散着五颜六sè的光线,原来却是孔洞上用不同颜sè的轻纱蒙好,才有此效果。

    几个仆人小心翼翼的试验了一下,那灯在站的远远地一名仆人手中长绳的拉动之下,缓缓的转动起来!霎时间,大厅内一片光怪陆离。

    几名仆人向一旁的执事点头示意,那胖胖的执事双手一挥,顿时一阵银铃声大作。

    &魔舞进!”

    一阵激昂欢快的乐声从大厅两侧的附间传出,原来,早有乐师在那里候命。随着一阵阵乐声,一群舞姬鱼贯而入。

    来到厅中的地毯上列队完毕,登时,让在场诸位宾客以及守汉手下众人大惊失>

    饶是郑杖平ri里自诩jing研程朱理学,所谓的不动心,把持的心神甚定,见到这群女子,却也是心中一荡,胯下之物昂首怒目,蛙跳不止。

    &静偏僻,无有娱乐,便以蛮荒之地之天魔舞以娱嘉宾。”

    但是,没有人注意听李守汉的话,他们的眼神都死死地盯着眼前这群女子。

    挑选的明显都是摆夷、苗家、瑶家等各族女子,一个个皆是腰细腿长,丰胸削肩,随便把那一个拽出来都是人间尤物。

    最令人瞠目结舌的便是此辈女子的衣着,如若说不着片缕也未必能够令在场诸人大为失态。

    每个女子上身皆都是一袭裹胸,此外触目所及,便是大片裸露肌肤。那裹胸不知何物所制,以蕾丝做边,在灯光下隐隐中似乎两点樱红依稀可见。

    下身倒是似乎有衣物,但是一眼望去将一双双长腿包裹的曲线毕露,那衣物似绸非绸,仿佛长裤一般,将脚趾一直到大腿包裹的严严实实。腰胯之间似乎是同样质地的亵裤,但是,尺寸小的万分不像话,仅仅能够遮掩住羞处而已,有那眼尖的,似乎看到了桃源洞。那亵裤与腿上的衣物用一根根同样材质的细带连接,灯火摇动中,显得愈发的诡异妖魅,充满了魅惑之气。

    随着音乐的响起,这群舞姬开始缓缓的摇动着身躯,摆动着四肢要腰身,将一阵阵媚态向四外放shè出去。

    看得在场的人们一个个不知所以,停杯不饮。胡永闻心中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滋味,“原以为李某是个枭雄,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个偏安一隅,小富即安之辈,我广西从此无忧矣!”

    随着音乐节奏的加快,舞池内的舞姬开始做踢腿,下腰、扬手等诸多动作,越发的看得人们血脉贲张,如果不是在这样的场合,想来会有人冲进舞池中,掠出一名女子就地正法也未可知。

    &一声娇叱,池中女子,已然排成一个十字阵型,在场的宾客,每一个人面前都有一组女子正面相对,还可以大饱眼福,窥视其他女子的背后风光。

    随着音乐的舞点,舞姬们开始手臂相连,**纷飞,不住的在地毯铺就的舞池中旋转,几个节奏中,便有一组女子向上高踢**,更是让人无法忍受。

    那关宝琼也是此间行家,多年的走马章台,留恋梨园,让他对于砌末、行头之类颇有心得。他很有水准的发现,女子们脚上的鞋子,颇有文章,似乎是皮革所制,鞋底后部要比脚尖处高出不少,女子们脚上穿着此物,必然是要抬头挺胸,这样一来身材毕现。

    &东西哦!不知此物是什么材质制成,如果想要一套,不知如何开口,这物件要是拿回去与我那书童穿着,不知道要迷煞多少人。”

    他那里胡思乱想的如何开口,此时一曲终了,舞姬们迅速在舞池中列队跪好,这一举动,又是让很多人鼻血狂喷。

    &好!舞的不错,每人赏绸缎一匹!金二两!银十两!”作为主人的李守汉,照例要放赏。

    一名舞姬头目出班跪倒谢赏,燕语莺声中让在座诸人如同浑身泡在温水中暖洋洋的。

    主人发赏,宾客们自然也不能空手,一时间,胡永闻、关宝琼等人纷纷慷慨解囊,衣料首饰不一而足。郑杖心中狂笑,“如此奢侈,如此荒yin,为了这样的生活,势必要大肆搜刮,再加上某家的献计,让你大修道路,耗尽物力财力,治下民怨沸腾,李家安得不败!”

    他那里筹划着军国大计,关宝琼举杯而起,“在下有幸,蒙将军赐予如此眼福,但是,在下鲁钝,不知诸位美女,身上所着何物?为何如此美丽妖娆?”

    &哈哈!”守汉想来也是吃酒吃的有些多了,脚底下伴着蒜,跌跌撞撞的便来在舞池中,点手招呼关宝琼过来。

    &台,你来摸摸,”他伸手招呼关宝琼,胡永闻也借机前来一探就里。他指着那舞女头目的一双长腿,示意关宝琼去摸。

    &这个?”一半是做态,一半是不敢,关宝琼略略迟疑了些,还是壮着胆子伸手去摸。触手所在,极是光滑,虽然隔着一层,但是一样可以体会到软玉温香的感觉,更何况是在大庭广众之间,灯火通明之处,不由得关宝琼心中一荡!

    &佛是丝,但是,不知道是何等丝,能够制成此物?”

    身为绍兴人的胡永闻,也借机大肆的上下其手一番,说完之后,还将手指放到鼻尖用力的去嗅。

    &先生,果然好见识!”守汉一屁股跌在地毯上,顿时身边莺莺燕燕娇呼成片,他索xing顺势倒下,伸手拽过一名舞姬,将头枕在那女子丰腴的大腿上,伸出双手,高挑拇指称赞胡永闻。

    胡永闻努力的将目光从那一片雪白出拉开,面上一副求知yu要得到满足的神情,“愿闻其中奥秘!”

    守汉用手指用力拉起那女子腿上之物,“这叫丝袜!乃是用这南中极荒僻处、亘古未有人烟的所在中,有一上古遗存的亚种,名曰冰蚕。此物所到之处,便是一道冰痕,且此物有剧毒,触之草木,草木枯死不说,且草木亦是剧毒无比。每隔三年吐丝一次,吐丝之后,便是交尾产卵,此时人可以将蚕茧取走,用热油缫丝,这丝袜便是用此物吐出蚕丝所制的。端的是闺房秘戏的情趣爱物啊!”

    &来是上古神物!怪不得!怪不得!”胡永闻拱手施礼表示受教了。守汉那里肯依,拉过他来,又是一番狂饮。

    几轮酒过后,关宝琼少不得开口赞叹此物的jing美绝伦,守汉倒也大方,点手唤过数名舞姬,吩咐一声,汝等今夜便为吾之贵客侍寝便是。

    三方的客人少不得客套一番,各自搂着两名舞姬回房安歇。

    八千字奉上,大家是不是把票什么的也拿出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