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八十九章 素林府之战(上)
    ()大家昨晚赏月赏得如何?

    素林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暹罗东南的交通要地,越过大山,南面便是真腊。山间星罗棋布的散布着很多高棉人和孟人的寨子,在寨子里,时不时的传出一阵阵大象的嘶鸣之声,偶尔会有孩童骑在象背上,在大人的陪伴下去河滨饮水。

    王宝的大营,便在山前的平原上扎下。

    和以往的大营一样,在营区前面挖掘两道堑壕和散兵坑,一来可以充当防御工事,二来便是排水沟。挖出来的红土,被那些充当苦力的战俘们夯实,筑成五尺高、三尺厚的矮墙。然后在墙上预留出通道,充当出入口。在通道的两侧,筑起了炮垒,六门十二磅炮和八门大佛郎机封锁了冲击大营的可能。

    土墙的后面,凤凰营的士兵们监督战俘砍伐来树木立起木栅,在土墙与木栅之间,一道宽八尺,深五尺的壕沟里面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竹签。挖掘壕沟的土在木栅后面又夯筑了一道土墙,一门门小佛郎机被安置在墙上的炮位上,在小佛郎机的旁边,整整齐齐的排布着一个个sh>

    大营的正中,凤凰营的营旗、王宝的南路军指挥的大旗在高高的旗杆上飘扬。

    此刻,大旗的主人在营前的平原上观察着暹罗军的阵势。

    凤凰营的诸位营官和王宝一起,手执黄铜做镜筒的单筒望远镜向对面望去,在望远镜清晰的镜头里,暹罗军的情形一览无余

    暹罗军的阵型排列在平原上,在上午初升的阳光下,如同被染上了一层金红sè一般。在步兵方阵前,近百头战象在象奴的照应下一个个进入自己的位置,象背上的竹楼里,隐约可以看到几个火枪手的身影。

    为了防御正面和侧面的敌人武器,每一头战象身上都披着巨大的铠甲,长长的象牙上也绑扎着锋利的长刀。几个象奴正在低头为战象解开锁在象腿上的粗大铁链,好让这些庞然大物在即将到来的战斗中能够尽情奔跑肆意杀戮。

    战象队列前面,赫然排列着二十二门大炮,炮手们正在紧张的搬运着炮弹和火药,苦力们在军官们的指挥下,费力的调整着火炮的炮口和位置,以便于火炮能够发挥出最大的杀伤效果。巨大的体力消耗,让苦力们**着的上半身,在这正月的天气里依旧汗水涔涔。

    步兵方阵前,军官们骑在矮小的战马上,举着同样的千里眼向这边望来。身后是一眼望不到边的人群。

    士兵们手持长矛,腰佩细长的缅刀,黧黑sè的脸上充满了杀戮yu望,“杀掉这些明人,他们的辎重、钱财,还有曾经是暹罗属国的真腊,便都是我们的了!”

    &罗军主要装备有三类武器,长矛,缅刀,火枪,另外便是火炮和战象作为杀手锏。”被汉元商号策反的暹罗驻扎素林府的军官,华人洪差,用手点指着远处的暹罗军队形,一一介绍着情况。

    &面的将领是谁?”营官彭坤数着暹罗军的旗帜,询问着洪差。

    &大人,暹罗军的主将,如果我没有看错旗帜的话,应该是窝罗翁,此人是暹罗颂昙王驾前的宠臣加权臣,为人最是jiān狡贪婪,此番他统率这五万暹罗兵、战象百余头,四五千匹战马前来,无疑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

    &窝罗翁旗阵的左侧,那一个小阵型,是在大城的倭人义勇队,此辈皆为倭人在暹罗谋生之人,善用火器、长刀,据闻都是国内战败的武士,为了避祸远来暹罗谋生经商。按照他们的编制,从旗帜上看应该是一备,六百人上下。为首的,便是倭人在大城的头面人物,津田又左卫门、山田长政两个。津田是倭人中在暹罗颂昙王面前的通事,也是倭人在暹罗朝廷中官做的最大的。山田,则是倭人义勇的首领,最是能战。”

    &炮是在大城的荷兰人、葡萄牙人帮助铸造的,火枪兵也是葡萄牙人一手cāo练出来的,前些年,黑王子便是依靠着战象、火器将缅军打败,这些年,暹罗也是偃武修文,武力废弛。荷兰人又同葡萄牙人明争暗斗,故而,此番窝罗翁引兵前来,荷兰人百般推辞,而葡萄牙人,因与将军在广南国有旧仇,故而倾巢而来。指挥大人请看,窝罗翁旗阵右侧,便是葡萄牙兵的方阵,此辈善于用长矛、用火器。”

    &罗军每战,必先以火炮轰击敌阵,而后战象突击,待敌阵混乱、奔溃之时,火枪兵上前以火枪攒shè,而刀枪兵随后杀上前。如果敌军也有战象的话,便是战象互相厮杀,火枪手上前。”

    听完了暹罗军惯用的战术,王宝笑了起来,“咱们这大半年,除了对付那些野人寨子,还有真腊的豆腐兵,真正的硬仗几乎没有打过,只顾的行军了,大家今ri便放开手脚,大杀一场,也省的近卫营、水师的那些家伙笑话咱们凤凰营只会行军发财,不能打硬仗!”

    自从在顺化城下王宝领受了任务,挥师征讨真腊以来,几乎所到之处,真腊地方守军一触即溃,抓到了俘虏和献城投降的官员了解才得知,这些年,真腊一直是处于被暹罗、被阮家轮番虐待的地步,官员、士卒早就习惯了秦来降秦楚来降楚的ri子,拼死抵抗?对不起,凭什么?!

    这样的攻势一直延续到了金边城下。

    金边是一座古都,全国最大的城市。它位于四臂湾西岸,四臂湾是上湄公河、下湄公河、洞里萨河和巴沙河汇合处,这四条河流在这里汇聚成一片宽广的水面,又像四支巨大的手臂伸向远方。柬埔寨人称这片水面为“四面河”,当地华侨给它起了一个形象的名字叫“四臂湾”。当时华侨称之为“金奔”,在广东话里,“奔”和“边”发音十分接近,久而久之,金奔在华语中演变成“金边”,一直沿用至今。

    原本以为在金边城下,可以大干一场,不料想,远远地就看到了在海湾上停泊着南中水师的舰队,为首的一条船头上赫然一个黄金白银铸成的虎头,正是张小虎的水师玄武营前营。

    张小虎给王宝带来了补给的弹药和一千新兵,两个不知道害怕为何物的家伙,便水陆并进,一举攻克金边,可怜真腊王室,连金银细软都来不及收拾,便被凤凰营的士兵俘获,被张小虎以礼相待的送到河静去叩见李守汉去了。

    真腊人称富贵真腊,王城中的殿堂庙宇,往往都是饰以金璧,铺银为砖。最是奢华不过。且又有“妇女易得,屋室易办,器用易足,买卖易为”的说法,入城不到两天,军营中便是妇女出入,士兵酗酒,军纪隐然有废弛迹象。

    这样可不行!看着那些不久前还是悍勇无匹的小伙子,转眼间成了脂粉堆里打滚的英雄,王宝和张小虎当机立断,引兵退出金边,派人北上请守汉派人前来接管此地,王宝引兵西去,扫荡真腊各地。

    几场小规模战斗下来,大大小小的寨子被拔掉了十几个,凤凰营的战士也恢复到了攻克金边之前的状态。但是,在继续作战过程中,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

    很多苗人村寨,得知眼前的这支明国大军的主将是苗家人,军官、士卒中也有很多的苗家人,立刻前来投军,要求在军前出力报效,只要能够将我们一起纳入凤凰营即可。

    提出同样要求的,还有诸如景颇人等等。理由也是竟然一样,“你们营中,有我景颇人(佤人等等)如何我等不能从军?如何我们便要两样对待?”

    这该如何是好?

    留下,最简单不过,而且,对于征讨地方也有大用场。但是,军饷、武器从何而来?不留,一来兵力不足,二来伤了同族的心。

    &征路上,有愿意归附者,可编为外营,所需武器军饷,暂行在缴获中开支。待经过检验,确有战功后,再行正式编练为军。”得到了守汉的允准,王宝便大胆的收容使用这些部族兵以壮声势。

    &军约有凤凰营之兵万余人,zhong&数千人,应为敌将王宝所部,左右两翼之兵,阵型混乱,旗号繁杂,刀枪器械不一,应为王宝沿途收容的降兵。”窝罗翁从望远镜里细细的端详着王宝的军阵。

    比较暹罗军的阵容,南中军的阵型规模就没有那么大的气势,原因很简单,没有那么多的大象。在军阵的前沿,是大大小小的四十多门火炮,大佛郎机二十四门,十二磅炮六门,八磅炮十四门。这些火炮,连同营地里的火炮,是将士们连拖带拽的从顺化城下一路拖曳到此,路上不知道累死了多少水牛。

    炮队后面,是一辆辆的车,车上只有木架,木架旁似乎隐约可以看到几个绞盘模样的东西,车后面,是一个个的木箱,不晓得里面装着什么。

    王宝本人和一群军官乘马在自己的军阵前,身后的阵容很是令山田长政惊讶,并不是他印象里明军习惯的三叠阵,也不是在暹罗,在广南国见过的所谓西班牙方阵,而是另外一种阵型。

    军阵的正面,是几排铁炮手,肩并肩的站立在那里,从南到北约有千余人,如果是三列的话,便是有四千上下的铁炮手。在铁炮手队列的尽头,便是一列列的刀盾兵,由西向东纵向排列,战士们手中的长刀,在阳光下闪动着锐利的光芒。

    刀盾兵的身旁,也就是阵型的最外层,是四列长枪兵,每个长枪手,俱都是身着铠甲,头顶八瓣帽儿铁尖盔,手执被人称为丧门枪,被倭人称为最强三间枪的长矛。看看对面的铠甲,再看看自己身上的包铁铠甲,外面的阵羽织,山田长政突然觉得,似乎这一仗,不那么轻松。“但愿这些明人,和祖先们说的一样,外面好看,内心懦弱。”

    &过如此!”窝罗翁信心百倍,“只需打垮王宝本部数千人,其余的部族兵,便是一哄而散。”在镜头中,左右两翼的凤凰营外营兵,虽然也是以百人为一队,但是无论从军容、纪律都无法同凤凰营相比。

    旗号摆动,一名通事跃马而出,“请明国将军出来搭话!”

    彭坤看了一眼王宝,王宝点头示意,他双腿一夹,胯下的那匹小滇马不紧不慢的向前跑去。

    几句场面话,无非是为何犯我疆界,我天朝大军,以正讨逆,汝等不知死活,妄图螳臂当车,抗拒天兵。

    说完之后,各自回归本队,准备作战。

    &军,凤凰营各部向前九步。彭坤,洪差,你二人各带一哨火枪兵,分别前往左右两翼弹压。命令他们,原地不得妄动,闻令出击,有敢妄动者>

    随着王宝的一声声命令,司号官吹响了铜号,挥动旗帜,军阵中间的凤凰营整齐的向前迈动步伐,形成了略略突出的格局。从凤凰营中分出的两哨火枪兵,则是在彭坤、洪差的带领下,分别往左右两翼传令。

    &炮!”窝罗翁令旗摆动,炮手们在葡萄牙军官、军士的指挥下,紧张的装填、瞄准。

    &一发炮弹发shè出来。直直的冲向凤凰营的军阵。

    一声闷响,炮弹击中了一名士兵,那士兵随声而倒地,头颅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炮弹去势稍缓掠过了两列火枪手,飞到了军阵后面在空地上弹跳了几下滚到一旁去了。

    轰轰轰!方才那一发炮弹显然是试shè,重头戏开唱了。二十二门炮在葡萄牙军官的指挥下,分为两组,一组开炮,一组装填,炮火连绵不绝。

    每一波次十几枚炮弹落到阵型之中,连续的两个波次,造成了十几个凤凰营士兵阵亡,三十多个士兵受伤,其中约有半数以上会残疾。

    &然是强军!”对面倭人义勇队的智慧山田长政死死地盯着炮弹的去处,“居然挨了四十多炮,阵型不乱,不喊不燥。”他回头看看自己的部下,虽然倭人俗称强悍,在暹罗也曾经创下不到三百人便企图发动宫廷政变的记录,但是,自忖不敢面对如此的炮火打击。

    两轮炮火过后,对面的炮声开始稀疏下来,炮手们命令苦力从后方提来清水为炙热的炮筒降温。一桶桶的清水泼洒在青铜炮上,发出一阵阵刺刺的响声,清水转瞬间变成了热气飞到空中。

    &令象兵冲上去!”

    随着窝罗翁的命令被一级级传递,战象们开始在象奴的驱使下一点一点向前移动,越过炮队阵地后,大象们开始加速,竹楼里的战兵也开始为火枪装填火药、弹丸,将长矛放在最为顺手的位置上,准备在马上就要到来的战斗中大肆屠戮一番。

    大地的地面在几百条粗壮的象腿密集的频率敲击下,仿佛开始震颤起来,战象们又不时的发出令人恐怖的嘶鸣之声,仿佛修罗地狱就在眼前。

    &是这一套!”王宝放下单筒望远镜,轻蔑的哼了一声。“阮家是如此,暹罗军也是如此,便没有点新鲜的吗?”

    &人,我们是不是开炮拦截?!”

    &旗号!开炮!”

    司号官挥动着手中的令旗,炮队的阵地上立刻发出一阵阵轰鸣,十二磅的大炮率先开口发言,用最为热烈的语言去欢迎这些庞然大物。

    &头可以还给叶少宁象牙了。”王宝看着空气中炮弹划过时留下的轨迹,口中不由得有些得意。“我还得加上利息!”

    在距离不到二里的shè程内,正是十二磅炮最为强悍的杀伤范围,几头正面被击中的战象顷刻间倒地,身上披着的铠甲被炮弹击穿,甲叶子成为了谋杀的共犯。

    两枚炮弹击中了两头大象的象腿,战象顿时发出悲鸣,侧倒在地,竹楼里的战士也是狼狈万分的倒在地上,正要从地上爬起,迎面又一头战象低头冲上,两名火枪手登时被战象踩得血肉模糊。

    如此血肉横飞人命如草芥的场景,早就看得左右两翼的外营部族兵一个个心惊胆战,原来,打仗同打冤家是完全不同的!

    十二磅炮的轰击令战象的冲击势头稍稍一滞,也只是一滞而已,在带队军官的喝令之下,战象们稍稍调整了队形,拉开间距,排成两列向前继续冲去。

    &人!”看到炮队拼命的发shè炮弹,但是,起到的功效却是不甚理想,眼见得战象的前锋距离炮队不过百余步,一名军官脸sè都变了,“不如我带人上去冲杀一番吧!把炮队的兄弟们接应下来!”

    &王宝一声虎吼,“火箭!上油箭!给老子瞄准战象>

    在窝罗翁眼中,那些车上类似绞盘的东西,充当着高低机和方向机的作用,在cāo作手猛力的摇动下,火箭的发shè架准备完毕,一枚枚火箭被从木箱子里取出来,迅速的装填到位。

    这几年,随着稻田养鱼等技术的不断推广,在守汉的地盘上,鱼越来越不值钱,鱼油便大量的出现了。起初,太平洞兵工厂的人们想利用鱼油制成油坛,用来纵火焚烧。但是,当设计想法被守汉得知后,他奇怪的问,为什么不将鱼油熬煮,将里面的苯提炼出来?再加到猛火油或者轻油中,让这些油成为半固态的。这样,以前大家一直叫苦的油火箭在运输过程中发生渗漏的情况也就不存在了。

    苯是什么,大家不得而知,但是,听将军的总是不错的。何况,用鱼油制造油坛等燃烧物,则是在五代时期就很成熟的技术了。

    于是,有点象人类排泄物的半固态猛火油火箭,便应运而生了。装油量和威力都大大增加了。

    &火>

    一枚枚火箭发出一阵阵的怪叫声,划过天际,从炮队阵地上飞过,吓得炮队的兄弟们比面对战象的冲击还要恐惧。“娘的!是哪个家伙在老子们背后用这个?想要害死老子们啊!”

    火箭发shè的密集程度,显然远非火炮所能比拟,第一轮火箭发shè后,在战象冲击的道路前,便形成了一道火墙,若干堆的小火连接成了一道火墙,在地上熊熊燃烧。战象们猛地收住了脚步,它们试图要搞清楚这些跳动的火焰是从哪里来的。

    &嗖嗖!”第二轮的发shè接踵而至,这一轮发shè,目标便是战象的队形。几枚火箭更是落到了战象背负的竹楼上,顿时燃起了大火,竹楼里的战士们来不及逃跑,便被油火箭击中,发出一阵阵如同厉鬼一般的惨叫。背上发生的变故自然影响了战象的心情和战斗的勇气,几头背上燃起大火的战象开始左冲右突,试图摔掉背上的危险,不停地与周围的大象战友们发生碰撞,冲击,战象上的战士们开始慌了,他们试图驾驭住战象,让它们先暂时离开这烈火炼狱。

    &佛郎机!换霰弹!”趁你病要你命,指挥炮队的军官显然不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动物保护主义者,做不到到高速路上拦阻运输犬类动物的事情来。

    炮手们迅速将装填着八枚比核桃略小一些的霰弹子铳装填,“开火!”

    一百九十二枚霰弹,在火药的帮助下,迅速的扑向百步之外,正在烈火中挣扎的战象,噗噗声不绝,一阵阵的闷响,大约不到二成的霰弹穿透了披甲,钻进了战象的身体。

    几头战象吃疼不过,竟然一声狂暴的嘶鸣之后,人立起来,两条粗大的前腿落下后,将几名从象背上逃下来,正在庆幸的士兵当即拍成肉饼。

    当炮手们还没有来得及将子铳取出,更换新的子铳,第三轮的油火箭成为拍死战象最后一丝意志的凶手。

    火箭还在空中沿着自己认定的轨迹向前飞行,战象们已经从复杂的战场诸多的声音中敏捷的分辨出这最要命的声音。

    在头象的带领下,所有的战象一个狂吼,转身逃向出发的地方,他们认为那里是最安全的。

    &候够了!”

    王宝的令旗摆动,三列火枪兵,肩背火枪齐步向前。

    &人通知左右两翼,待命出击!”

    战象们继续疯狂的向本阵逃去,转眼间,已经逃过了炮队阵地,大象们还是很清楚,这些巨大的筒子是会喷shè出火焰和可以致人死地,哦,不,致象死地的大铁球,还是不要去招惹的好。

    擦着炮队阵地的边缘,战象们向本阵奔来。

    &队形散开!给这些家伙让路!”看着迎面奔来的庞然大物,听着竹楼里的士兵发出的不像人声的惨叫,窝罗翁也是心惊胆战。几头战象背上的竹楼已经倾斜在一旁,士兵们在高速狂奔的战象身上哭喊着,几个士兵甚至被甩出了竹楼,用尽全身的力气抓住象背上的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不住的发出凄厉的求救声。他们的同伴,被甩到地上的后果,他们都看到了,刚才还在谈笑风生的人,转眼就变成了一堆血水,一摊烂肉。

    六千字奉上,继续求点击推荐收藏评价,然后拼命码字,看看晚上能够不能再搞出一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