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九十四章 大城条约的签署
    ()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问世!求点击、推荐、收藏、评价、打赏!

    看着南中军浩浩荡荡渡河北上的队伍,在城头上观察动向的颂昙王君臣一行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那位为颂昙王分析利弊得失的中立派华人大臣郑召,跪地叩头不已,“恭喜我王,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方才臣下前往南中军大营缴纳印信,那位近卫营的营官郑安华将军言道,此次前来,便是接应北边部队南下回师。不久还要途径大城府,希望我王不要惊慌,军兵不入城,只是路过而已。还希望我大暹罗尽快签订和约。以免夜长梦多。”

    颂昙王一时没有答复郑召的奏请,只是望着远远北去的大队人马,有些出神。

    &们可有谁清点了天朝大军的炮火数字?”

    猛不丁的,颂昙王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顿时让城头上的大小文武官员如坠五里云雾中。倒是有一个城头上的武官低声回奏,“明军大小火炮,共计有二百三十一门。较之荷兰人、葡萄牙人的六磅炮,八磅炮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城上的人们不由得集体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此多的火炮数字,如果在城下放列,ri夜轰击,不消数ri,大城的城墙就不存在了。

    城墙不存在了,在城内的人们还有一个好吗?自家的身家xing命,子女玉帛,可就全都成了明军的战利品了!想到了这里,主和派和中立派的大臣们无不庆幸,暗中佩服自己的眼光。只有哪些主战派的大臣,在暗自侥幸之余,心中还在惴惴不已。

    &王英明!为我大暹罗化解一场刀兵之劫!正是我佛座下菩萨转世!”有那心眼灵便的,跪地叩首山呼万岁不止。

    &岁!”

    &岁!”

    待得众人的马屁拍过一个高氵朝,颂昙王这才有些得意的开口,“汝等这时候知道,为什么要答应那南中军的议和条款了?郑爱卿,你火速修书一封,命乍仑蓬速速与明人签订议和条款。然后,命他在河静寻找门路,试探一下,那些大炮,是否可以出售与我国。”

    &下臣马上就去办。只是,我国似乎可以自行铸造火炮,却又为何要采购那南中军的火炮?”

    说到这里,颂昙王的脸sè立刻一黑,“还不是窝罗翁那厮!在军报中说,明人炮火犀利猛烈,所以一战而败。今ri一见,果然如此。”

    &请诛杀窝罗翁以谢天下!”有人见国王提起这场战事的肇事者窝罗翁时脸sè不豫,自然会揣摩上意,提出惩办罪魁祸首。

    &附议!”

    &附议!”

    &亦附议!”

    。。。。。。

    一个月后,在河静,经过陈伦,哦,乍仑蓬,坚持不懈的苦苦哀求加撒泼打滚加耍懒放刁,终于以暹罗颂昙王特命全权大臣的身份,在议和文本上签字画押。

    主要内容如下

    兹因暹罗国王、大明南中讨逆诸路军马总统官兼督理钱粮民政,yu以近来之不和之端解释,止肇衅,为此议定设立永久和约。是以暹罗国王特派钧令便宜行事大臣乍仑蓬;大明南中讨逆诸路军马总统官监督理钱粮民政特派全权使者南中礼房主事安天虹;公同各将所奉之命便宜行事及敕赐全权之命互相较阅,俱属善当,即便议拟各条,陈列于左

    一、嗣后暹罗国王、大明南中讨逆诸路军马总统官兼督理钱粮民政永存和平,所属之人民彼此友睦,各住他国者必受该国保佑身家全安。

    二、自今以后,暹罗国王恩准大明南中人民带同所属家眷,寄居暹罗沿海之林查班、拉塔克拉班、拉差、普吉、宋卡等五处港口,贸易通商无碍;大明南中商人在林查班等五处港口内雇佣暹罗民人,暹罗官府不得干涉;且大明南中讨逆诸路军马总统官兼督理钱粮派设领事、管事等官住该五处城邑,专理商贾事宜,与各该地方官公文往来;令大明南中人按照下条开叙之列,清楚交纳货税、钞饷等费。

    三、因大明南中商船远路涉洋,往往有损坏须修补者,自应给予沿海之地,以便修船及存守所用物料。今暹罗国王恩准将湄南河下游地域给予大明南中讨逆诸路军马总统官兼督理钱粮暨嗣后世袭主位者常远据守主掌,任便立法治理。

    四、因暹罗国窝罗翁等于天启五年正月无故攻击大明南中军王宝部,所造成之人员伤亡及物资损失,暹罗国国王恩准以白银三十万两予以赔偿。

    五、凡大明南中商民在暹罗贸易,向例全归额设行商,亦称公行者承办,今暹罗国王恩准以嗣后不必仍照向例,乃凡有大明南中商人等赴各该口贸易者,勿论与何商交易,均听其便;且向例额设行商等内有累欠大明南中商人甚多无措清还者,今酌定白银三十万两,作为商欠之数,准明由暹罗官为偿还。

    六、因暹罗国官员向素林府之大明南中侨民人等不公强办,致须拨发军士讨求伸理,今酌定水陆军费白银四十万两,暹罗国王恩准为偿补。

    七、以上三条酌定银数共计100万两应如何分期交清开列如左

    此时交银30万两;

    天启六年丙寅三月间交银15万两,六月间交银15万两,共银30万两;

    天启七年丁卯三月间交银10万两,六月间交银10万两,共银20万两;

    天启八年戊辰三月间交银10万两,六月间交银10万两,共银20万两。

    自天启五年乙丑自天启八年戊辰止,四年共交银100万两。倘有按期未能交足之数,则酌定每年每百两加息五两。

    八、凡系大明国人,无论南中、他地军民等,今在暹罗所管辖各地方被禁者,暹罗国王恩准即释放。

    九、凡系暹罗国人,前在大明南中人所据之邑居住者,或与大明南中人有来往者,或有跟随及俟候大明南中官人者,均由暹罗国王俯降钧旨,誊录全国,恩准全然免罪;且凡系暹罗国人,为大明南中事被拿监禁受难者,亦加恩释放。

    十、前第二条内言明开关俾大明南中商民居住通商之林查班等五处,应纳进口、出口货税、饷费,均宜秉公议定则例,由部颁发晓示,以便大明南中商人按例交纳;今又议定,大明南中货物自在某港按例纳税后,即准由暹罗商人遍运暹罗全国,而路所经过税关不得加重税例,只可按估价则例若干,每两加税不过分。

    十一、俟奉暹罗国王允准和约各条施行,并以此时准交之三十万两白银交清,大明南中水陆军士当即退出大城、巴蜀(泰国的巴蜀)等处海面,并不再行拦阻暹罗各地商贾贸易。至叻丕府、芭达亚等处亦将退让。惟有乌文叻、察他尼、四sè菊府、黎逸府仍归大明南中军士暂为代守;迨及所议款项全数交清,而前议各海口均已开辟俾大明南中人通商后,即将驻守二处军士退出,不复占据。

    十二、条约画押之ri,大明南中讨逆诸路军马总统官兼督理钱粮民政即与暹罗国结盟,共讨真腊。所得真腊之土以扁担山脉为界,扁担山以东归大明南中讨逆诸路军马总统官衙门所有,扁担山以西归暹罗国所有,考帕威寒山神庙为暹罗之固有土地,满剌加半岛、金洲岛、婆罗洲等地为大明旧港宣慰使司属地,为大明之固有领土神圣不可侵犯之一部分。

    十三、以上各条均关议和要约,应候双方使者等分别禀明暹罗国王、大明南中讨逆诸路军马总统官兼督理钱粮民政各用亲笔批准后,即速行相交,俾双方分执一册,以昭信守;惟双方相离甚远,不得一旦而到,是以另缮二册,先由暹罗国便宜行事大臣、大明南中讨逆诸路军马总统官监督理钱粮民政特派全权使者各为其主定事,盖用关防印信,各执一册为据,俾即ri按照和约开载之条,施行妥办无碍矣。要至和约者。

    大明天启五年乙丑三月既望ri由大城行大明南中讨逆诸路军马总统官兼督理钱粮民政胜利号船上关防。

    双方签字

    暹罗国王特派钧令便宜行事大臣乍仑蓬。

    大明南中讨逆诸路军马总统官监督理钱粮民政特派全权使者南中礼房主事安天虹。

    &是据几百年后的人们揭秘,湄南河下游,这块水稻的天堂,竟然被暹罗当局用每百里百两黄金的价格充抵了战争赔款。这群吃祖先饭,断子孙路的家伙!)

    &还不是最要命的,同样是几百年后,有人提出满剌加、金洲岛、婆罗洲这一地区的历史归属问题,中国zhèng&很是坦然的拿出来了当年的历史文件。“瞧瞧,这是当时的暹罗地方zhèng&承认的!你们也可以拿出别的证据来!”)

    在条约之外,人们还发现了一些黑幕比如南中军出售各类武器与暹罗王国,用来抵御北方缅甸人的入侵。第一批采购的十门大号佛郎机,在签约后随即交货。价格吗,也不贵,五百斤重的大号佛郎机,才作价8000两白银。而且包售后服务、维修保养、人员培训等等。

    。。。。。。

    同ri,窝罗翁在大城被斩首,家产入官。共得银七十万两,金二万两。珠宝象牙等物若干。

    这是后话,暂且不表。我们把镜头拉回到当>

    &公,我们真的不打大城了?”

    一面策马扬鞭督促着部队行军,近卫营前营营官郑安华一面按着腰间的刀柄,满腹疑问的探头向篷车内的李守汉请示。

    守汉摆摆手,示意在车旁边的莫金把车停下,跳下车来,在路边活动活动腰腿,这个时代的路况简直令人无语了。虽然是在平原地区行军,但也是一路颠簸,搞得守汉腰酸背疼。

    看着眼前的这几千士兵,一个个虽然被早的阳光热情和长途行军路上的尘土搞得脸上一道道的泥土,但是,jing神状态却依然饱满,脚下的步伐仍然是虎虎生风。

    南中军虽然军纪森严,但是只禁止行军途中大声喧哗,不禁止低声交谈,时不时的,从队列里发出一阵阵欢快的笑声。

    &兄们,唱个歌吧!”

    守汉挥动着手中的长刀。

    &伐要jing稳,炮兵标尺准为高,骑兵冲敌勇壮,卫兵辎重要坚牢。步jing、马速、炮兵猛,兵力强,国威壮,真荣耀!一劝众军人,学在身,枪法皆练准,军威震外人;二劝急发忠烈心。走凯旋归ri,箪食壶浆慰军……。”

    &军,行军,山路最崎岖。。。。。”

    一阵阵的歌声在队伍里此起彼伏。驱除了人们的疲劳感。

    将军中一干事务编成歌谣传唱,这个不是守汉的发明,他也不晓得这是谁的专利,但是,他只管拿来主义。这对于那些慢说是汉字,就连汉话都说的不大好的少数民族士兵而言就容易多了。

    新兵入伍有《新兵歌》,吃饭有《吃饭歌》,起床有《起床歌》,晚上睡觉有《睡觉歌》,训练时,有《体cāo歌》、《打靶歌》、《节省子弹歌》,战术要求有《利用地形歌》、《筑城歌》、《夜战歌》、《夜袭歌》等等。

    看着部队在豪迈整齐的歌声中大步流星的向北开去,守汉这才回过头来,问郑安华“你说什么?为什么不打大城?我为什么要打大城?”他故意做出一副不解的表情。

    &数一数,我们这此到暹罗,带了多少辎重车?车上都装载了什么?还有,为什么这么急着行军赶路?每天行军六十里?”

    &动脑子!”守汉很不客气的用手里的鞭子敲了郑安华的头盔一下。

    &动脑子?”郑安华索xing摘下头盔,让发髻被风吹一吹,将发丝中的热汗得到蒸发。他一面让风吹拂着有些湿润的头发,一面有些无聊的打量着浩浩荡荡的行军队伍。

    近卫前营的队列后面,是辎重营的车辆。近卫前营是战斗部队中的jing锐,讲究的部伍整齐严肃,而辎重营多的是车辆马匹民夫。如果说战斗部队是一条吞吐天地的蛟龙,那辎重营便是簇拥着这条五爪金龙的无边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