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回程见闻
    ()继续厚颜无耻的求推荐求收藏求评价求赞求打赏!

    &子!干得不错!”

    站在凤凰山新修筑的炮台上,用黄铜单筒望远镜向平巴港望去,李守汉感到一阵阵心旷神怡,“不愧是亚洲的天然良港啊!”

    这个巨大的海湾,被凤凰山和冲空山两个半岛分割为内外两个海湾,凤凰山外面的海湾被称为平巴港,凤凰山里面的就是守汉很熟悉的名字,金兰湾。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两个半岛将海湾分割成为内外两个,同时充当了天然的防波堤,为海湾内的船只提供了一个极为良好的港湾。

    许还山在凤凰、冲空山上各修筑了两组炮台,为水师提供保护,同时,也对港口进行封锁。

    &公,您请看!”

    许还山用手点指着山下的炮位,用球墨铸铁制成的十八磅岸防炮,如同一头头猛兽一般,蹲踞在炮位上,黑洞洞的炮口或是指向港外,或是封锁着进出港的航线。

    &湾略宽一些,大约有七八里宽,内湾狭窄,只有不足三里海面。主公,标下将枪炮所新铸造的十门九转钢炮分置在南北两座山头的炮台上,便足可以防御外敌袭扰!”

    &何况,炮台的子炮台上,还设置着火箭阵地和库房,一旦有事,标下手下的那些炮手们,可以在一泡尿的时间内,发shè上百枚火箭出去!将外洋海面炸成一片火海!”

    看着沿着航道,在引水员的带领下鱼贯入港的船队,守汉一语不发,只管看着那点点白帆,阵阵波光浪影。半空中,时不时的有一群群的水鸟飞过,可惜的是,守汉只认识海鸥,传说中的海燕什么的,一个也没有看到。

    船队在内港停泊靠岸,一队队的士兵从船上登陆,顿时,码头上立刻嘈杂纷乱起来。随同守汉回来的,是一万部族兵和两千新附军,以及他们的家属。这些人顿时将码头填塞的沟满壕平,放眼望去,到处是一片喧嚣吵闹。

    跟随守汉在凤凰山上巡视炮台的诸人,很是有几个回头横了一眼,表示对这些部族兵的不屑一顾。

    &子,继续说。你的阵地是怎么布置的。”

    守汉头也没有回,接着观察金兰湾的防御体系。

    主要利用两个半岛构成的地形优势,对外海洋面和水道形成打击,是金兰湾的防御体系主要设计思路。

    正斜面上,不但有火箭发shè阵地,利用天然的石窟洞穴改造而成的弹药库、藏兵洞比比皆是。在距离火箭发shè阵地大约数百步外,许还山将原来的八磅炮、十二磅炮摆放在了这里,充当补充火力。一旦敌舰进入到了十八磅炮的shè击死角,或者放下小艇进行登陆准备,便是这些火炮发威之时。

    随行的炮队军官们,悄悄地用拇指比量了一下shè界,“乖乖!这么缺德的火力部署?”的确,十几门八磅炮,六门十二磅炮,对近岸之敌和登陆的敌人构成了一个极为密集的杀伤火网,军官们在脑海中勾勒出这样的一幅景象

    几艘夹板船,一面向凤凰山、冲空山两处正斜面上的炮台发shè着炮弹,一面利用顺风的优势,升起满帆迅速向水道冲来,试图尽快通过狭窄的水道,进入内湾,以达到攻占平巴港的目标。

    在遭到炮台山大口径岸防炮的阻击之后,夹板船改变了策略,他们分散队形,拉开船与船之间的距离,试图分散山顶的炮兵火力。但是,在外湾通往水道口的海域附近,遭到了火箭的无情轰击。

    一枚枚装满了鱼油和从煤焦油里蒸馏出来的轻油、猛火油混合油脂的火箭,彼此招呼着,发出一阵阵的怪声,尖叫着向夹板船队扑来,伴随着一股股黑烟翻滚,被击中的船上冒起了大火,很快,大火引发了船甲板上炮位弹药的殉爆,眼见得一条夹板船便要沉了。

    船长急忙下令放下小艇,全体成员登上小艇。一面是为了逃命,一面则是要迅速的登陆,同炮台上的守军展开搏斗。但是,部署在子炮台上的八磅炮和十二磅炮,似乎不想给这些人机会,很不人道的使用了霰弹。

    大小如同花生一般的霰弹,如同雨点一样扫过海面,穿过船板、衣服、人体组织、骨骼,直到穿透之后,投入到大海的怀抱之中。海水很快的被鲜血染红了。

    &为什么是夹板船?几个军官不解了。)

    &子,”守汉依旧叫着许还山的小名,以表示亲近。而别人则是用羡慕加嫉妒的眼神看着许还山,没办法,谁让这家伙当年救过主公的命,后来又是主公的亲随加跟班?

    &箭的储藏室同炮位弹药库距离多远?”

    &一带海面上都时常出没什么船只?”

    一连串的问题,如同火箭加十八磅重炮一样,向许还山提了出来。

    &公,请您移动一下贵体,随我前往弹药室。”

    峰回路转,沿着山路左盘右绕的走了一会儿,在守汉面前出现了一道山沟,透过丛生的树木枝叶向内望去,隐约似乎有人在沟内活动。

    &公,我军所用之火箭、火药等物,极易燃烧,且爆炸威力巨大,一旦在其受热、摩擦、振动、碰撞、曝晒就会出事故。标下也想过,一旦敌军进攻,万一一发炮弹击中了标下手中的火箭和火药,那咱们辛辛苦苦造出来的这些利器,不都用在了咱们自家头上?所以,标下便探勘地形,最后选择了这里,作为凤凰山炮台的弹药库所在。”

    &条沟山高坡陡,叉沟较多,沟底平坦,易于车辆进出。且又有山丘的天然屏障的保护作用,标下在山头和沟口布置了兵力,足以守御这军机要地的安全。”一路走来,许还山一边走,一边介绍自己的这个得意之作。

    到了沟口,守汉赫然看到两个碉堡依托着山势而建,对进出的道路形成了交叉火力,一个巨大的shè孔里,似乎可以看到一门火炮正在被几个士兵擦拭保养。

    &者止步!”

    离沟口的碉堡还有三十余步,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声大吼,紧接着,便是扳动火枪的声响。

    &机要地,莫要再往前走了!否则,我等便要开火了!”

    另一个声音从另一侧传来过来。

    在守汉身边的莫金眉毛一挑,抢步上前,挡在了守汉的身前,同时斜眼向许还山,自己的前辈瞥了一眼。

    &天带班的是谁?我是许还山!我陪着主公来巡视一下!”

    &带班的是杨哨官,请大人稍等!”先说话的声音说完之后,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另一侧草木中,走出一个士兵。

    从他走出来的方位,人们才发现,在沟口的碉堡附近,还有暗堡,上面用草木泥土覆盖,ri子久了,草木滋生,便浑然一体了。

    &要是冒冒失失的冲进去,直奔两座明碉,那么暗堡里的火力便可以轻易的要了进攻一方的命。”几个近卫营的军官不由得后背冒出了冷汗。

    验看过腰牌之后,那名哨兵依旧是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主公,列位长官,请将兵器先行放下,另外,身上是否有火种?是否穿着铠甲?是否脚上穿着铁网靴之类的?如果有,麻烦一起放在标下这里,标下会妥善保管的。”

    你!

    几个近卫营的哨官正yu发作,却看见守汉已经在自己身上反复搜索,将与那士兵所说的符合之物一一取出。

    换上了用稻草编成的草鞋,一行人通过了那两座明碉,几个军官好奇的望去,发现碉堡的门口,沿着石阶,便是一条黑黝黝的暗道,不知道通往何处,暗道的上面,同样是草木覆盖着,几乎有半人高的野草,用浓郁的绿sè掩盖了地下的杀机。

    &应该是一条盖沟。是玄武营的兄弟们挖的,不是天然生成的。这条盖沟,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虎子,应该是通往外面的那些暗堡的吧?”守汉笑吟吟的看了看许还山。

    &公果然是明见万里!当年您偶然的时候给我和小鹏讲过的事情,将炮台、碉堡、藏兵洞、仓库等等用盖沟、暗道连接起来。便可以最大限度的发挥兵力和火力。标下便在这平巴港试行了一下,不仅凤凰山炮台如此,冲空山炮台亦是如此。”

    一行人谈笑着,来到了库区内。

    &里石质坚硬,土质均匀,山上都是同一类岩石,山体均匀完整。不会造成崩塌等灾害。”

    &是那些具有土崩、沼泽、流砂、湿陷xing大孔土、地下矿场等地质的地方都不宜作为弹药库的库址。洞库应选择在山体完整、岩体坚固、岩xing单一的位置,避开冲沟、低洼等地形。避开滑坡、断层、陷穴、暗河、溶洞、危石地段。进洞轴线尽可能垂直等高线并沿山脊走向,每条洞库应有两个以上的洞口,洞口应力求选择在有隐蔽条件处,座向主导风向。弹药洞库的洞口前方不应对向开阔平地,半径内最好有高山相挡,洞口中心左右夹角各的扇面上,不应布置任何地面与地下建筑物,如洞口前方比较开阔,则扇面的半径还应增大。同一洞库的各个洞口的标高应大体一致,避免造成洞内坡度过大而影响物资堆码的稳定xing和运输安全,洞口标高应高于附近地面和洪水最高水位,以利于洞库内渗水排出,防止洞外水入库。”

    ——摘自南中军军用仓库建设规范。

    殊不知,这些都是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经验之谈,最初的发端,就是守汉视察凤凰山炮台。

    在金兰湾右岸的巴龙,玄武营的士兵用砍伐来的竹子为新来的兄弟们搭建了一排排的营房,新附军和部族兵的士兵们按照各自的建制一队队的进去休息。

    码头上暂时安静了下来,两哨人马手执大扫帚打扫着沿途的垃圾和废弃物。几个士兵嘴里不住的骂着,“丢那马!这群萝萝,真是太没有纪律了!垃圾到处丢!随地大小便!”

    &着吧!等着挨军棍吧!咱们大人那棍子,可是要人的命的!”

    &是!陈(天华)扒皮,王(宝)抽筋。左天鹏的扁担细又长,许还山的军棍要你命。”

    &哈哈!等着看热闹吧!”

    士兵们一边打扫,一边幸灾乐祸的憧憬着新来的家伙们以后的美好时光、

    被称为“要你命”的许还山,此刻正在不远处的一座同样竹子搭建而成的房屋内,同一群军官进行防卫战斗推演。

    担任进攻的,是以楚天雷为首的随行船队的军官们,他们扮演着西班牙人的舰队,原因很简单,眼下,在这一带海面,没有什么力量是能够打平巴港的主意的,除了这些佛郎机人。

    &天守住了平巴港,明天我们就去拿下旧港!”这是守汉私底下的想法。

    但是,经过几番推演,不论是炮船对战,还是进攻方登陆战,进攻战,引蛇出洞调虎离山声东击西指桑骂槐等等战术,都被许还山依托完善的防御体系,缜密谨慎的态度一一化解。

    在一旁观战的李守汉,看着双方在花费了大把人力物力制成的沙盘上你来我往的移动着代表兵力兵器舰船火炮的小旗子,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看着许还山稳扎稳打的战术,点了点头,随后又轻轻的摇了摇头。

    &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守汉放下手里的茶杯,站起身抖落了一下身上的衣袍,将一些点心残渣抖落在地。

    &兴趣,回头可以继续想办法,找时间来和许大人切磋。记住一条,没有攻不破的堡垒要塞。”

    转过头,“虎子,不错!你把平巴港打造的如同铜墙铁壁金城汤池相仿,很好!我把这几万人放在你这里,没有白费。这几年,前后拨给你的银钱粮米也有几十万了吧?可是你的官署却还是用竹子搭成的,可见,你把钱粮都花在了要塞上了。辛苦你了!”

    说完,守汉撩起衣服下摆,便要给许还山行礼,“守汉谨代南中百姓叩谢许将军!”

    &公!这如何使得?!”还是许还山动作快些,抢在守汉之前跪在一样用竹子铺成的地上,两人都是跪在地上,彼此对视一眼,守汉心中不由得一阵欣慰。自从来了之后,就是这几个人是最亲近的人。如今,都已经是独当一面的人物,老天对我也是很厚道的。

    用罢了丰富的一顿晚饭,整个港口从白天的喧嚣嘈杂慢慢的安静了下来,营房里点起了星星点点的灯火,各处房子里不时传出一阵阵的说笑声。

    很明显,是那些部族兵和他们的家人在一起畅想以后的生活,中午和晚上的两顿饭,让他们见识到了这里的富足,并且让他们明白,只要听招呼,肯出力,这样的生活,就在他们眼前。

    谁都希望自己的ri子过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