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不可以法外杀人
    ()&公所言极是!为了我南中的千秋大业,此风断不可张。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李沛霖首先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转过身去又问陈庆华。

    &镇长,我来问你,你来南中之前,可曾如同在这里这样,每ri饱暖,每年有粮食吃不完发愁的事情?”福伯作为长辈,自然也不好明着反对李守汉的决定,他只能从侧面来进行“触龙说赵太后”式的劝谏。

    &大人,这一点,小的自然是感念主公恩德,不光是小人感念,便是小的治下数百户垦民,千余户土人,家家都立了主公的长生牌位,不敢说晨昏三叩首早晚一炉香,但是,早晚间的祭拜也是不可少的。所以,小的在接到滚单之后,大为兴奋,全镇上下,就和过年相仿。乡老们纷纷商议要如何接待主公,方能显示出我们的感恩戴德之心。于是,有人便说了这道菜。说这道菜是扬州盐商宴请时的大菜,标下以为,那盐商乃是一介商人,他们能够吃得东西菜品,为啥我主公不能吃?于是,便下令将池塘中鲤鱼捞起,给主公准备了这道菜。这便是以往的经过,小的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忘语。”

    &公,情况很明了。这陈庆华,是表达治下全镇民众对于主公的爱戴之心,才一时做了糊涂之事,惹主公生了这么大的气。”李沛霖恰到好处的跟上了一句。

    &大人,平ri里您总是说,不可无证据杀人,人头不是韭菜,割了便长不出来了!”冯清烨敲钉转脚的跟上了一句。

    几个人的一唱一和,为眼前的这个陈庆华求情,守汉岂能看不出来?但是,他要通过这件事,达到自己的目的。

    &才冯先生说的对,不可不教而诛,不可法外杀人。那么,陈庆华,现在你没事了。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的镇长职务,便交给你镇子里的教谕担任,你暂时在府中听候差遣!”

    得知自己从鬼门关溜达了一圈,又回来了,陈庆华不由得喜出望外,跪在地上磕头不已。“多谢主公不杀之恩,多谢各位大人求情!”

    &位大人,”眼见陈庆华被亲兵们带下去,守汉在座位上扫视了诸多官员,“虽然今ri赦免了陈庆华,但是,这个苗头必须要遏制住,歪风邪气,断不可成为主流!”

    他将视线盯着冯清烨看了许久,看得冯清烨心中饶是没有亏心事也不由得有些忐忑,“冯先生,方才你说得对,不可不教而诛,不可法外杀人。那么,我如果提前教育了,你再犯,是不是可以杀了?我明文规定不可以触犯的事情,你触犯了,是不是可以杀了?”

    &然可以。”冯清烨在座位上拱手行礼,“当年孔子诛少正卯,也是没有证据,主公此言,强胜过圣人百倍。”

    &好!宗兄,烦劳你行文下去!各处军营、村寨、屯堡,都要进行诉苦活动,便是方才福伯所言,在来南中之前,过的是什么ri子,如今过的是什么ri子。对照一下,愿不愿意失去眼下的这种生活。此其一。其二,在各处进行反奢侈,反贪污浪费,反官僚主义的活动。各级官吏要对照检查,有没有尸位素餐的事情!此其二。”

    &先生,你说的不错,不可法外杀人,那,便烦劳您和刑房的诸位同仁,依照大诰和大明律,结合我南中的实际情形,起草一部民约合集,作为ri常行政司法的依据,同时,也要写一部**出来,作为母法。”

    冯清烨起身向守汉恭恭敬敬的深施一礼,“这是学生的毕生所愿,敢不从命!定当竭尽全力,不负主公所托。”

    同样让无数东林的正人君子唾弃不已的《南中基本法》、《南中民约合集》便在这样的环境下应运而生。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五天后,冯清烨判处了吴千秋的案子,证据确凿,吴千秋属于盗割他人玉米草,被发现之后,挥刀砍伤了何家大儿子,判处赔偿各项损失,并劳役三年。

    半月后。一道公文从将军府发出,反奢侈、反贪污浪费、反官僚主义的运动,就此展开。

    &将军分田之前,俺家每天煮饭,都要加点野菜,才勉强能够让全家人填报肚皮,如今呢?昨天俺家煮了一锅饭,结果没吃完,剩下了不少,老婆子舍不得糟蹋粮食,早上起来就加了几个鸡蛋,给做成了蛋炒饭,换上以前,哪里敢想这样的r>

    &来河静之前,压根就不记得哪一顿吃饱过,不怕各位笑话,来的第一天,在码头上吃饭,差点没给我撑死。如今想想,那顿饭还那么香,可是仔细回忆一下,也没有别的什么好吃的,就是咸鱼用油煎了之后炖好。如今你看,吃的是肉,住的是楼,穿的是细布;缸里有米,瓮里有油,梁上有肉。这样的ri子,上哪里去找?”

    诉苦和三反运动在各地轰轰烈烈的展开,人们都结合自己的经历和家史说出了对于反对浪费和奢侈、贪污等事情的看法,无形之中,对于李守汉的威信又是一次促进。

    &样的好ri月,是谁给我们的额?只有在将军治下,我们才能过上这样的好r>

    &嘛!我算了一笔账,要是每天每顿不浪费粮食,每天节省一斤米,我全家八口人,一个月就是二百四十斤,一年下来,就是二千八百八十斤大米,这些米可以和山里的土人买一头牛犊子的了!”

    人们在热火朝天的讨论,作为始作俑者的李守汉却一头躲进了后宅。

    枫晚亭上,守汉满脸笑容的看着眼前的盐梅儿。几个月下来,盐梅儿的肚子已经是高高隆起,“还有多久?”

    两世为人,守汉都是第一次面临着做父亲的感觉,这感觉里,夹杂着惶恐,喜悦,期盼等等。

    &中和接生婆都说胎位很正,大概还要一个多月。”盐梅儿也是一脸将要做母亲的幸福,脸上洋溢着母xing的光辉。

    &今你身边几个人跟着?”守汉将椅子挪到了盐梅儿的对面,几个亲兵、丫鬟急忙过来将小茶几移动到两个人之间的空地上。

    &了蔡婆子之外,还有四个丫鬟。”

    &呢?都叫过来?”

    一声令下,五个人诚惶诚恐的站到了自家老爷面前,尽管这个老爷只有二十出头。但是一股威压之气还是很明显。一个岁数较小的丫鬟已经开始有些浑身发抖,不知道是幸福、兴奋还是害怕。

    &们几个服侍太太,已经很尽心很辛苦了,但是,还要继续辛苦些!直到少主子出世,”守汉有些虎着脸,“太太身边只有你们五个人近身服侍不够,蔡婆子,你在这府里上下去挑选,挑不出来就到外面去雇,再给我挑八个人过来,每天十二个时辰,都要给我瞪大了眼睛注意着!等少主子降生,太太平安,我必有一番心意。还有,从这个月起,太太身边的人,一律双份月钱。”

    守汉一遍说,蔡婆子一边如同鸡啄碎米一般点头,点着点着,饶是蔡婆子见多识广,也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大为惊讶。

    守汉很自然的捞起盐梅儿的左腿,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伸手脱下了盐梅儿的鞋子,看了看盐梅儿的脚,“梅儿,你的脚有些浮肿呢!”的确,盐梅儿的脚腕和脚掌因为怀孕的缘故,有些肿胀。

    &没关系的,大白天的,。。。”饶是盐梅儿胆子、见识比一般的女xing大一些,但是,大白天众目睽睽之下,自家相公握着自己的脚,这个,似乎有些超出别人的想象了!她的声音比起蚊虫来也大不了多少。

    &会是我不在家这段时间,有谁给你气受了吧?”守汉一边戏谑的问了一句,一边开始给盐梅儿按摩那浮肿的部位。

    这句话虽然语带戏谑,却吓得蔡婆子等人魂飞魄散,老爷不在家,回来之后发现怀孕的妻子身上有浮肿的地方,这样的疑问自然是难免的,可是,谁敢给她气受?一旦追查起来,怕是倒霉的先是这些身边服侍的人。

    &爷明鉴,老身们可不敢有半点对太太的不敬!”

    &爷明鉴,婢子们侍奉太太和侍奉自己母亲一样,丝毫不敢怠慢!还望老爷明察!”

    五个人跪在地上,头磕在地上一阵阵砰砰的响。

    &起来吧!哪个也没有说你们服侍的不尽心,我只是顺口一说而已。”守汉如今越来越喜欢这种上位者的感觉了,一言出口,可以决人生死穷通富贵。

    几个人战战兢兢站立在一旁伺候着,那个年纪小的丫鬟,刚刚从恐惧中摆脱出来,看着守汉给盐梅儿揉捏着脚上的浮肿,不由得满眼都是小星星。

    &太的脚肿了,你们到库房里挑一下,看看有什么软和的料子,给太太做几双拖鞋出来,一定要软和,舒服的。”

    守汉一边嘱咐,蔡婆子一边点头,没口子的称赞,“主公对太太的情意,那真是天高地厚。”守汉自然是很坦然的全盘接受,倒是盐梅儿,虽然和守汉做夫妻已久,房中各种各样的花样招数都试过,但是在众人面前,做出如此亲昵的举动,却令她羞红了脸颊。

    倒是那个年纪轻的丫鬟见机的快,从一旁搬过一张矮凳,将盐梅儿的腿放在上面,又寻了一条冈萨雷斯等人献来的薄呢子毯子,给盐梅儿搭在腿上,这才稍稍缓解了盐梅儿的尴尬和羞涩。

    &面忙活的四脚朝天的,你怎么有空回来和我聊天了?”一边享受着丈夫的按摩,一面关切的问着他,盐梅儿可不想因为自己让丈夫丢掉了好不容易才打下的江山,那可是用了多少的心血、jing力和人头才换来的啊!

    冯清烨等人组织编写民约合集的事情,盐梅儿在内宅也是听说了,而且,丈夫远赴暹罗处理凤凰营的事情,再加上暹罗的赔款割地等事情,往返下来,也是几个月的功夫,当ri,那两个暹罗公主(一对双胞胎姐妹哦!)和三个号称是贵族的女孩到府中拜见她的时候,她竟然出乎意料的没有一般女人会有的吃醋等反应,“唉!他在外面打仗,我又是这样的身子,身边没有女人服侍又如何得了?何况,府里不是还有一个马上就要娶进门的?”

    &些公务?我的天呐!”守汉很是夸张的叫了起来,“堆得和山一样,我就和愚公一样,不停的处理,可是,他是挖山不止,我的这座山,却怎么挖也挖不完。真不知道,这段时间这些家伙们是怎么撑过来的。”在盐梅儿面前,守汉有时候表现的就如同是一个大男孩在宠溺自己的姐姐面前一样,他和盐梅儿两个人都很喜欢这种感觉。在外面威风八面,言出法随,回到属于自己的一个小空间,卸掉外壳和甲胄,都是需要别人呵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