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偷得浮生半日闲(下)
    ()听得安天虹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犹如染料铺子搬家一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守汉说完半晌,他才如梦方醒,顾不得地上还有些碎瓷渣子,急忙忙跪倒在地,“主公深谋远虑,为南中读书之人谋划谋生之道,正所谓身修方能家齐,家齐才可以国治,学生枉读了多年的圣贤之书,却不知道圣人之道就在眼前!”

    李沛霖和福伯对视一眼,都发现对方眼睛里的惊愕之sè。一老一小两个成了jing的狐狸,都知道安天虹这个方正君子被守汉给绕了进去,但是,守汉说的,却是堂堂正正之词,冠冕堂皇的话语,你说我说的不对,那好,以后读书人在家里被挣钱的老婆欺负,夫纲不振,你来负责?

    &公,方才只顾得说话,有一件事情未来得及向主公禀报。”李沛霖从随身携带的皮护书中取出两份信函,“广西巡抚衙门、总兵衙门转来的总督衙门公文,要求我们河静守御千户所,派遣得力人员,以一部兵力船只,驻守琼州府;协防琼州,免受海匪李旦的sāo扰,保靖地方。”

    派遣兵力协防琼州府,是守汉早在天启四年就同时任广西巡抚的何士晋达成的交易,经过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这位何总督终于实现了自己的诺言。

    &是何士晋总督的亲信胡永闻先生写给主公的信,”放下了盖着硕大关防的公文,沛霖从一旁拿起了另外一封信。“他恭喜主公为我大明平息叛乱,安靖西南疆域。那些客气话,我就不说了,这信里,还是要主公想法子往广东调集些米粮,何总督要保证广东的军需民食,也是很艰难,务必以后每月保证输入广州等处四十万石粮米。他会知会市舶司,免税入口。还有,希望我们尽快提供五百套甲胄头盔,刀枪等物,以供何公装备督标营之用。”

    &守汉一声冷笑,这位何大人,果然是概不赊账!答应的事情办了,马上就要好处了。

    &个月四十万石粮米,运到广州,他们能够赚多少?”

    &有,五百套盔甲刀枪,压根儿就没有提出货款几何的事,这就是要我们报效嘛!”

    五百套球墨铸铁的盔铠甲胄刀枪,这算不了什么,但是,南中的这群家伙们,历来都是只能占便宜,绝对不吃亏的角sè,如此被何某人勒索,很是不爽啊!

    &实,我们也不算吃亏。”狠狠的抽了一口烟,福伯满脸坏笑的提出了自己的见解。“那何某人装备了自己的督标营家丁,总督大人装备了,巡抚大人呢?广东的总兵呢?市舶司太监呢?这就是主公以前说过的广告投入了。照我说给他!”

    &胡永闻回信,感谢他在何大人面前的鼎力相助,告诉他,四十万石粮米中,有一万石是给他的份额,请他寻找好妥当的商号来办理此事。另外,五百套盔甲器械有些少,不足以体现总督大人的威严,我给他八百套!另有二十只jing细火铳奉送。”守汉一锤定音,相比较而言,同每月四十万的稻米输出,区区几百套盔甲刀枪,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是我们在两广地区招募垦民出海,他们必须支持,就算是不能明着支持,至少也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言语中,几个人就议定了如何进行官商勾结,如何引诱人口出海等为以东林为首的广大jing英知识分子深恶痛绝的祸国殃民行为。

    一阵香味从假山脚下顺风飘了上来,盐梅儿在七八个丫鬟婆子的扈从之下,施施然的走了上来,一旁的几个婆子不住的说,“太太,慢些,脚下千万慢些。”“太太,这里有些青苔,莫要落脚。”

    如同众星捧月一般,盐梅儿在四个贴身丫鬟婆子的护卫下进了亭子,李沛霖等人急忙起身离座见礼,“见过太太。”

    盐梅儿有些腼腆的笑了笑,“方才见诸位先生与相公在此议事,妾身不懂得军国事务,只好到厨下让人为列位先生制作了些点心。”

    身后的几名在小厨房伺候的丫鬟婆子流水价相仿,抬过一个圆桌面,从食盒之中取出不少碗碟,顿时,枫晚亭中弥漫着一阵阵的清香。

    &太客气了。”安天虹依旧是一副恭谨严正的礼数。不亲热,但也绝对不失了礼数。

    &公,方才我听前面的弟兄们在一起闲谈的时候,说起去九龙江、去湄南河等处屯垦的事情,似乎大家都兴趣缺缺啊?”给守汉盛了一碗汤,盐梅儿在蔡婆子的扶持下,轻轻的坐在守汉身边。

    &咽下口中的红枣百合汤,守汉苦笑了一下,“老人们不愿意丢下这里的田地,又去那么远的地方开荒,烟瘴疫病的,而且又不多给田土,新人又只能靠着府里的帮扶,这样一来,自然就开垦起来慢些了。”

    &身妇人,原本不该干预政事,但是,相公,我们是不是可以带个头呢?”盐梅儿很是不好意思的看着守汉和眼前的这几个人。

    &梅儿,你的意思?”

    &请太太示下。”

    &闻高见。”

    &们府里,好像从你当ri宣布分田之后,就没有了土地了哦!是不是应该去你说的这些地方圈一些地,给我们建几个庄子?给各位大人、各级官佐将士起个头?”

    嗯?田庄?

    守汉混沌的脑海里仿佛看到了一丝光亮。

    田庄,那不就是和庄园、农场一样吗?!

    &是,主公已经有了法条在先,每人只能占据土地五十亩,不得多占。其可以出尔反尔,食言而肥乎?”安天虹又在扮演反对者的角s>

    三个男人都在那里紧锁双眉,仔细的考虑着盐梅儿和安天虹的话,既要为圈占田庄找到理由,又不能让李守汉食言而肥,还要在南中现行的法条中找的到依据,至少是不反对的依据。

    &个人五十亩,每个人,每个人,。。。。个人,个人?!嗯?”守汉似乎抓住了一个漏洞,他不由得站起身来,因为起的过于猛了一些,袍服的前襟将桌上的杯盘碗碟之类的带落了不少,顿时汤汁和瓷器碎片到处飞扬四溅。

    &快去取袍服来给主公和列位先生更换!”看着一块块的油污在守汉那崭新的月白sè道袍上迅速扩大,盐梅儿疾言的吩咐丫鬟为守汉等人处理善后。

    &慌!我这里想到了点事情,等我想通畅了,再更衣不迟。”守汉有些愠怒的挥手制止了几个仆人的慌乱。

    亭子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随着他在亭子里走来走去的踱步。视线被他牵引着,如同磁铁吸引铁屑一样。

    半晌过去了,守汉终于开了口。

    &伯,宗兄,安先生,你们查一查我当ri颁布的条文,是不是规定每个人可以占有田土多少?其中男的十五亩,女的十亩,后来又有了几次调整,变成了如今可以在九龙江地域占据五十亩土地进行开垦?”

    &错,另有军功可以占据田地奖励的说法。”

    &些说法,都是指的是个人,不包括买卖铺户吧?”守汉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狡猾的笑意,如同刚刚偷到了一只肥母鸡的小狐狸。三个人听得如同天书一般,什么个人占据土地多少,买卖铺子和这个有什么关系吗?

    唉!你们的脑子里,还是没有自然人和法人的概念啊!守汉在心里摇了摇头,“梅儿,我们府内的度支账目是有你经管的,你说说,如今府里有多少银钱存着?”

    &处商号的股份分红未算,如今府里的金银存现有一百三十一万二千零七十五两三钱四分银子。”

    &的长史大人,回头算一下,九龙江、湄南河、还有下寮等处的生荒大概多少钱一亩合适,我打算给梅儿肚子里的孩子买些田土,作为产业。”

    &外,颁布一条法令,凡是在九龙江等处屯垦的,每雇佣劳工一人者,可以获得二十亩土地的垦荒指标,多者不限。”

    手执一杆细细的毛笔在那里运笔如飞的记录着守汉的话语,准备回去加以整理的李沛霖,抬起头,很是疑惑的问了一句,“劳工?大人,指的是什么人?”

    &是没有我将军府颁发的华夏户籍的,皆为劳工人选。莫要忘了,有户籍的,都有五十亩的土地权利呀!”

    李沛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继续在那里记录。

    &些人,只要依照合同契约之约定,在农场内工作满五年,便可以申请获得华夏户籍。”

    。。。。。。

    一月之后,将军府以礼房的名义发文给各处,要求凡是接受了基本教育的孩童,年龄在十四岁以上者,必须经过考试,进入各类职业培训学校,来学习谋生之道。

    同ri,守汉宣布,成立南中军讲武堂,凡南中军建制内不论水陆各营,担任甲长职务以上者,必须经过讲武堂的培训。讲武堂按照水陆分班,水师炮长以上的,同样要经过培训。

    为了保证自己以后有充足的军官团,守汉还下达了一道命令,在讲武堂内下设养成学校,收录十四岁以上的孩童以及一些遗孤,来接受军事训练,称之为养成生,而那些从各个部队中被推选上来接受军官教育的,则被称为士官生。

    而就在议定了教育制度改革这一天,守汉一鼓作气的又同李沛霖、福伯二人研究了另外一件对他而言意义深远的事情。

    &们的地域越来越大,现在的体系远不敷用,我打算改变一下,依照原来阮家的体系、建制,和大明律的规条,在各地成立府州县建制,然后再选择几处要点,成了行政公署,负责一个较大区域内的行政事宜,几个行署之上,成立一个行营,负责这一区域内的军政事务。”

    送走了满脑子都是守汉灌输的新招法的李沛霖等人,守汉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旁边的盐梅儿面带戏谑的看着他,“原本打算偷得浮生半ri闲的,结果,这一天,比我在前头批一天公事还累!”

    &那个要你偷懒的?”盐梅儿口中说的凶巴巴的,脸上却是一脸的温柔。

    &怎么想起给这个小家伙置下一份产业的?”盐梅儿握住守汉的手,轻轻的用面颊摩挲着。

    &头你看看府里头哪个人合适,就让他去做这个田庄的庄头吧!”

    &那个被你从会安押回来的陈庆华,我看就可以。我看了户房里关于他那个镇子的账目,几年下来,田产翻了好几番,这家伙,经营是把好手的。”

    &啊!我早就说过,这府里的事情,你做主便是!对了,我今天给你的宝贝儿置下了如此大的一份产业,你该当如何犒劳我?”守汉故意做出一脸sèsè的表情。

    虽然说知道是夫妻间的调笑,在亭子口上当值的丫鬟婆子们也着实吓了一大跳,“太太已经是八个月的身子了,难道老爷还要太太和他?。。。。。。”几个婆子面sè青灰,这要是太太出了点什么事,主公定要拿太太身边的人撒气泄愤啊!

    不过,事情不像他们想象的那种轨迹发展,盐梅儿轻轻的在守汉嘴上吻了一下,“喏,给你的奖励!”

    &是这么简单啊?我用一百多万两银子,给你得孩子添置家当,就这样只是香一下啊?”守汉故意的一脸委屈,仿佛受了天大的冤屈一样。

    &好像我给了你多大的冤枉似的,这样吧!暹罗的美珊和诗灵姐妹两个,自从进府以来,你好像还没有在她们房里歇宿过,这样吧!晚饭时,我跟她们说一下,安顿你今晚在他们姐妹房里歇宿,你可满意?”

    提到了那两个暹罗大城的公主,守汉不由得顿时胯下蛙跳不已,那柔软的腰肢,玲珑的曲线。楚楚可怜的神情,都会让男人满是征服>

    &谢梅儿姐姐了!”

    守汉突然在盐梅儿脸上亲了一下,一阵大笑着,奔下假山去了。

    。。。。。。

    就在行营、行署、府州县等各衙门紧锣密鼓的筹建的时候,守汉迎来了他人生的一个新阶段。

    盐梅儿生了一个六斤八两的女婴,ru名二丫儿。

    四千字送上,大家是不是也给个票和赞什么的?如有打赏和推荐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