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误会还是巧合?
    ()作者节cāo有些苏醒,大家借着假ri的大喜,努把力,加把火,咱今天可以考虑双更!

    升龙,郑王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百度搜索随梦小说网,看小说)

    世子殿下得到内侍传唤,说是郑王陛下有紧急军国大事请世子殿下前往商议时,已然是上床准备就寝,听到说父王有要事传召,急忙推开那刚刚入港的美妾,吩咐人打水来稍事清洗一下,更衣前往郑王寝宫。

    郑梉王爷的寝宫内外,加了不止一倍的岗哨,那些郑家的同乡士兵组成的宿卫jing兵,横眉立目的手执刀枪在各处通道、宫门口上设立了哨卡,阻断内外交通,升龙城内,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断绝行人,一时间,以郑王宫为风暴眼,一个巨大的风暴仿佛在升龙上空快速形成。

    &底出了什么事?”世子殿下一边在轿子里仔细打量自己的衣着,看是否会有失仪之处,另一面心中不由得一阵阵忐忑,“难道是我在私下里说的那些话,同大臣议论的那几桩事情走漏了风声,被父皇知道了?”

    一路在心里胡思乱想,世子的轿子来到了郑梉的寝宫外,这里的戒备越发森严,七八个宿卫将军带着自己的部下在寝宫外布下了天罗地网。看到这样一幅情景,世子殿下越发的觉得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借着落轿、下轿混乱的功夫,世子悄悄的同上来搀扶自己的心腹内侍,悄声嘀咕了一句,“告诉那几个家伙,听到风声,立刻起兵攻打王宫!”然后,大声的说道“打发个奴才回府去,给我取件厚实些的袍子来,父皇召集议事,一时来的匆忙,衣服穿的少了些。”

    那内侍答应一声,转身便要离去,却不料被一名宿卫拦住了去路。“陛下吩咐,今ri这寝宫,许进不许出,少不得要请世子殿下先顾及国事,再保重身体了!”

    世子暗自交了一声,“苦也!”在几名内侍的引领之下,来到了郑王爷的寝宫内。

    &臣见过父皇!”虽然还顶着一个王的称号,但是平ri里的起居形制,礼仪等诸多事务,郑梉的派头已经和皇帝一般无二。“父皇深夜传召,不知有何军国大事,要教导儿臣?”世子努力的平心静气,让自己的语调尽可能的显得正常一些。

    &儿,你来看。”郑梉的语气也是很平缓,但是,世子的耳朵还是很敏感的感觉到了故作镇静中,隐藏的焦虑和杀机。

    寝宫的地面上,一个大臣正以头触地跪在那里。从背影望去,世子觉得很是熟悉,但是又一时想不起了。

    &了,郑大人,这里只有我父子二人,你把你在河静的见闻再说一遍,让我儿为朕参详一番!”

    跪在地上的大臣从郑梉的语气听到了一丝缓和,知道这位陛下的盛怒,已经稍稍的缓解了。他慢慢的抬起头来,有机灵的内侍急忙上前搀扶起他,好让他给世子殿下行礼。

    &郑杖见过世子殿下。”

    原来是他!世子顿时觉得一天的乌云散去了。这家伙一直在河静充当使者,用煤炭等物同李家交换刀枪器械等物,对于自己在私下里搞得那些小动作,想来就是想告密,也是无法得知内幕的。

    &下,臣夤夜赶回升龙,便是要向陛下禀告一件可能会让我郑氏一族死无葬尸之地的秘密!”

    &李守汉为他的大女儿办满月酒,那一>

    那一ri,河静史无前例的热闹。

    虽然刚刚经历过三反,但是,大家的热情是守汉也不好驳斥的,没办法,大家的理由很是充分,“主公得了大小姐,大喜事嘛!”

    拗不过自己的女人和部下的意见,守汉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他还是给自己留了后手,“我从自己的私库里拿出钱粮来cāo办此事。也好给孩子积些福德。”

    负责治疗伤兵病号的惠民药局,负责敬老惜贫的济民总局,都收到了将军府拨付的钱粮,“给伤病兵加菜,庆祝主公得了千金!”“给老人添置些衣服用具,告诉他们主公得了千金。”

    河静城中的寺庙道观庵堂,都得到了一笔香火钱,请他们为主公的女儿念经祈福,连阿方索的天主堂也不例外。一时间,各个庙宇诵经声、钟鼓声、木鱼声响彻云霄。

    在呈上了一份丰厚的礼单,外加五十船的额外煤炭交付之后,郑杖在为来宾摆设的酒宴中得到了一个很不错的位置,同荷兰东印度公司、西班牙吕宋总督府、暹罗王室等处的代表、使者相邻。

    与别处宴饮不同,河静府的这场欢宴,颇有些古风,每一个宾客都是独自一人一张长方形的桌子,桌上罗列杯盘,肥鸡嫩鹅,花糕也似的水牛肉,海中打来的各类鱼虾,如山相仿的堆积在桌上。

    好巧不巧的,负责这一区域的知客,正是汉元商号的大掌柜之一,李沛霖的弟弟李沛霆。

    &一ri,李二气焰嚣张,言语中对臣下颇不以为然,又有暹罗、佛郎机等处诸使者趋炎附势,令他越发的得意,饮酒时话语中便有舍我其谁之意。臣有些气不忿儿,便出言讽刺。”

    听到这里,世子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如果此时同李守汉发生冲突,以他自忖军事能力,不敢说会比暹罗大城的颂昙王打得更好。

    &是如何讽刺他了?”

    &下说,‘二公子昆仲是大将军手下数一数二的股肱之臣,又谊属至亲,定然会建立一番轰轰烈烈的功业,想来ri后不是长孙无忌,亦是杨国忠。’。。。。。”

    &个混账东西!”听到这话,饶是世子平ri里养气修身,脾气掩饰的极好,此刻也止不住的怒火。李家兄弟将自己幼妹许配给李守汉,这本不是什么秘密,但是,你在诸多使者面前,同李家老二,有名纨绔的李沛霆指明此事,这不是当面打脸是什么?

    还有,你说什么长孙无忌、杨国忠之类的话?长孙无忌倒也罢了,凌烟阁上第一功臣,那杨国忠又是什么?害得李隆基仓皇入川避祸的元凶罪魁之一,让李三郎一世英名尽数毁去。这话如果被人传到李守汉耳中,若再有人煽风点火,添油加醋,少不得李守汉会对郑家另眼先看!

    &个该死的奴才!”世子殿下将这一路的惊吓、恐惧一股脑的都发泄在了郑杖身上,一脚踢了过去,正中郑杖的面门,登时脸上如同开了颜料铺子,青了眼框,红了口鼻,满脸都是乌黑。

    郑梉一旁冷眼看着儿子对郑杖拳打脚踢,口中不住的破口大骂,他很清楚,儿子对待郑杖的态度是为什么。郑杖常驻河静,掌握着同南中军的贸易大权,在别人眼中,那是一个肥的不能再肥的差使。

    世子殿下也是要用钱的,身边的一群人,也是少不了要些好处。偏偏这个郑杖,忠心倒是忠心,在这人事上,却有些过于执拗了,几次世子殿下和他身边的近臣想要从他这里获取些好处,都碰了软硬不一的钉子。世子殿下焉能不恨?!

    看自己儿子打了一会,郑杖口中只是认错不已,丝毫没有求饶的意思,郑梉便淡淡的喝了一声,“够了!住手!”

    &杖,你可知世子为何如此暴怒?”

    一边训斥着郑杖,一边示意身旁的内侍太监给郑杖送过去面巾,也好擦擦脸上的污渍和血迹。

    儿子打了人,爹总是要给儿子找些理由来遮掩一下,顺便安抚一下人心。

    &臣愚钝,虽深知过错深重,但,详情却是不知。”用一旁内侍递过来的面巾擦了擦脸上的血迹,郑杖兀自跪在地上。

    &在河静常驻,虽有些功劳,然而,过错也不少。比如那个丁十三,化了许多的银钱,耗费了无数的九转钢,可曾造成一门可以同李家匹敌的火炮?!”

    丁十三,是郑杖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从枪炮所,半是引诱半是绑架的弄到升龙来的一位技术人员,原本以为,有了铸炮技工,又有了大批购买来的九转钢,自己也可以造成和李家一样的火炮来。但是,熔炼了无数的铁矿石,浪费了无数的木炭,最后,连高价买来的丧门枪和绝户刀都被狠心熔炼之后,人们很是恼火的发现,依旧无法造出李家那样的九转钢和火炮。

    原因无他,丁十三只是在枪炮所里的一个环节上,其余的环节并不熟悉知晓。

    为此,郑王爷也是对郑杖颇为不满!

    &又在此我军西征的紧要时分,与南中军的要人起了龌龊,你须怪不得世子对你略加薄惩!”郑王在一旁为儿子的粗暴行为、为郑杖寻找一个下台阶。

    &不快谢谢世子殿下?!”

    郑杖忙不迭的磕头向世子请罪,感谢世子的这一顿触及灵魂的教育。

    &一出口,小臣便知道失语了,李二立刻颜sè更变,拂袖而去,再不到小臣这边来劝酒。小臣略坐了片刻,觉得也是无趣,便让贴身从人到外面招呼护卫,看看他们是否用完酒饭,准备回馆驿便是。”

    &臣新用的一个护卫头目黎锦标,同小臣的长随一同进来向小臣回话,说小的们已经用罢了酒饭,随时可以回馆驿。”

    &在此时,李二跌跌撞撞的闯了过来,口中满是酒气,他理也不理小臣,只是拉住了黎锦标说话,口中念念有词,‘老黎,老黎’的叫个不停。“

    &这李二酒吃多了?故意给你难堪不成?”世子隐约觉得,似乎要有大事发生。

    &黎锦标也是哭笑不得,又不好推开李二,只得好言安抚李二,二人纠缠了半晌。不料,就在这片刻之中,臣,发现了一个yi>

    说到这里,郑杖挺直了腰板,眼睛之中炯炯放光。

    &你发现了什么?!”世子殿下有些不耐烦了。

    &听到了一个名字!”

    &么名字?!”

    &景淳!”

    提到了这个名字,世子猛地一下,他明白了为什么来的路上,大批的宿卫如临大敌了。

    那黎景淳,倒也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人物,只是黎皇宫中一个文学游戏之臣,每ri里陪同黎皇父子,吟诗作赋,搞些对联,回文诗之类的文章,或是做些投壶shè虎之类的游戏,除此之外,再无别的勾当。可是,这个名字如今却被表面的盟友、潜在的敌手中的重要人物随口叫出,这说明什么问题?

    &臣回到馆驿后,仔细问过黎锦标,此人倒也老实,他说,黎景淳同他乃是未出五服的兄弟。二人的父亲乃是一爷之孙!故而五官眉宇相貌间有些相似,想来那李二便是因此而酒后认错了人。”

    但是,李沛霆又如何认识黎景淳的?

    郑王父子二人有些不解了。

    &奏陛下。”

    一名太监在殿外回事。

    &

    &去办差使的人回来了,他们说,那人今年一共出升龙四五次之多,每次大约十天上下。都说是回家照顾老母。”

    这就对了!

    想来,定是那黎皇黎维祺,要报当年平安王郑松的杀父之仇,故而派遣身边的近侍心腹,往河静去,与李家取得联络,预备里应外合,将清都王郑梉一脉诛杀干净,以夺回大权!

    &外,据小臣在河静收买的李家臣属所言,似乎三公主黎慕华亦曾经到过河静府。”

    &父皇早作决断!”

    世子翻身跪倒,以头抢地。

    &黎维祺退位,立其子黎维祐为帝,以正朝纲!”

    &郑杖附议!”

    废了黎维祺的永祚年号,甚至废了黎维祺本人,都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现在郑王爷想的是,如何的实至名归?

    凭什么那把椅子上坐的人一定要姓黎的?

    殿内,一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