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零二章 争夺(二)
    翌日,经过了短暂休整,士气提升到了前所未有高度的清军,开始大举反攻。?八一?中??文w≈w≥w≥.≠81.

    几位八旗蒙古旗主王爷从多铎面前抢到了作为主攻先锋的将令,也准备让手下的将士们在八旗大军面前好好的显露一下苍狼白鹿子孙的威风,顺便,让孩儿们能够从南蛮那里多点小财,也好让他们挣个前程出来。

    二千余名罗圈腿的蒙古骑兵在战壕外下马,拎着弯刀,举着长枪,带着狼皮装饰的苏鲁锭长枪,呼喝而出,三五成群的向远处的南粤军战壕奔去。怪异的口哨声,呼叫声在冲锋的队伍当中不断响起。

    “儿郎们体力充沛,士气旺盛,今日定然可以大伙好好的出上一口恶气!”

    “没错!待得英亲王大军到此,又有奇兵突袭,定然可以让李华宇大吃一次败仗!”

    几位蒙古王爷在阵前勒马而立,手中挥着玉石柄马鞭,得意洋洋的看着麾下健儿们向远处的长壕猛扑而去。在他们看来,曹振彦那个蛮子的包衣儿子领着几百人能够夺回两道战壕,抢回几门大炮和那许多的战利品,自己的这二千多精兵,还不直接冲到李华宇的大营跟前?!

    远处的战壕静悄悄,似乎里面没有人,或者是据守在里面的兵马已经被吓瘫了。不见开火,也不见有人逃窜。

    八旗蒙古兵和外藩蒙古兵们见对面鸦雀无声,不由得欢呼阵阵,脚下加快了步伐。看着一片盔甲服饰打扮各异,或戴碗帽皮袍,上面立领盘扣,一身满式装扮,或有柳叶甲、罗圈甲,头戴帽儿盔,或是传统的蒙古人皮帽皮袍,帽上有缨,或穿戴一些清军常见镶铁棉甲的蒙古人呼啸着渐渐冲进了火铳的射程,在阵前观战的清军将领们无不是将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他们清楚,南粤军的惯用战术,就是在火铳的最佳射程内,甚至是二十步之内开火,这样的距离上,不但射击精度有保证,杀伤力更是丧心病狂。当然,这也是极为考验部队战斗力和军纪的一个指标。

    “把本王的巴牙喇兵调上去,把我镶白旗的包衣兵调上去。有敢于后退者,就地正法!”多铎却不敢像这几个八旗蒙古王公那么乐观,对于这些八旗蒙古兵和外藩蒙古兵的战斗力,他算是很了解的。劫掠财物屠戮平民,他们个个如狼似虎,当真在战场上血肉搏杀,他们可是立刻的成了被煽了蛋子的儿马子。

    “岳乐,你带人上去督战!”

    稍稍的环视了一下左右,多铎立刻便选中了安郡王岳乐作为这个人选。

    “请叔王放心!”岳乐因为接应两红旗残部,并将他们带到了河南,很是在多尔衮兄弟面前立了一大功。如今也是心气正高,虽然他的阿玛阿巴泰还只是个饶余贝勒爵位,他却已经是一旗旗主、郡王身份了。只要眼前的仗打好了,还愁不能封个亲王?

    岳乐这边刚刚将包衣火铳兵带出大阵,远处的蒙古兵们已经是出了狼嚎般的欢呼声,有人将战壕前的鹿砦用刀斧砍倒,大批的蒙古兵们蜂拥而入,从缺口跳进壕沟之中,准备同在沟内据守的南粤军兵马展开短兵相接的肉搏。

    “好!好!冲进去了,这便好了!”几位八旗蒙古的王爷贝勒们弹冠相庆,互相都能看到对方的大圆饼子脸上那狂喜的神情。

    健儿们冲进了壕沟,那么,南蛮子们善于的火铳排击战术便用不上了。咱们手中的长刀短斧苏鲁锭可就有了用武之地!这一回,看那些汉蛮子还如何在咱们面前耀武扬威的!

    可是,长壕之中却没有大家原本想象当中那些随着人马涌入长壕而出的喊杀声,刀枪撞击声,刀斧砍在人身体上出的闷响和惨叫声。而是隐约传来了阵阵带着狐疑的惊叫声。

    战壕之中,原本以为的大队南粤军却是半点踪迹也无。

    原本以为,杀进战壕,会在沿途之上遭遇到南粤军以火铳火炮进行的疯狂拦截阻击,至少要死伤几百人的蒙古王爷们,也是为之一惊。

    原本以为,杀进战壕,会在这里同南蛮们大杀大砍一番,用他们的人头来换取军功赏赐,他们身上的甲胄刀枪各色装具这些价值不菲的物品都将成为自己的收获的蒙古兵们,也是大为失望。

    “冲!冲到下一道战壕去!”

    几个牛录章京脑子还是活络许多,见众人面带失望,却也不管别的,只管大声吆喝着,连踢带打的督促这些人冲出战壕,往下一道壕沟而去。

    混乱之中,人们找到了战壕与后方的通路。几个出口,都是挖掘而成的一道斜坡,想来是为了便于车辆火炮通行而有意识修筑成的。这些人们急于立功,却不管不顾的只是一个劲的从几个通道斜坡向外涌出。就如同草原上羊群从羊圈里出栏到草地上,到河边去撒欢一样,

    却忘记了一点,羊圈外也许就是一群狼在那里默默的等待着。

    拥挤不堪的人们互相咒骂着,推搡着,沿着通道斜坡从战壕冲上了坡顶,就在通道的不远处,几座孤零零突兀在平原上的土包,在初冬季节的寒风中显得分外的冷清凄皇。

    没有人去关注这些土包,大队人马只管蜂拥向前。

    可是,这些似乎是乱葬坟包的地形地物,却也是会在一瞬间从冷清凄皇转变为一个热烈喷的火山口,成为死神掠夺生命作为供奉献祭的工具!

    覆盖在土包表层的伪装被人用力从内部推开,露出了里面黑洞洞的炮口!

    这几座土包,都是南粤军修筑的炮垒,用麻袋装满了挖壕沟掘出的泥土,堆砌而成。外面再覆盖以泥土,顶部砍伐来树木搭建成架,上面再覆盖以苫布,苫布上用泥土薄薄的覆盖上一层。远远的望过去,便如同荒原上一个个孤零零的土包坟头一样。却不知道,每个土包里面至少放列着两门六磅炮或是大佛郎机!用来对夺取了壕沟的清军进行炮火射击,形成侧射火力网!

    在炮垒的后方,则是数以千计的南粤军士兵在壕沟内列阵等待,等着清军前来送死!

    “开炮!”

    还不等蒙古兵们从眼前的突情况当中清醒过来,如何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土包坟头便成了一个个夺命的炮垒,炮垒当中便响起了一声断喝。随着这个命令,更有红旗在炮垒上空不停摇动。

    人们脚下的大地在炮火急射的威力下剧烈颤抖着,近距离射的火炮齐射声惊天动地般响起。四座炮垒当中的四门六磅炮,四门大佛郎机机炮,近距离一齐开火。

    大股大股浓密的硝烟腾起,整个炮垒周边几乎被烟雾所笼罩,无数的霰弹向几十步以外的蒙古兵们狞笑而去,无论他们穿了什么甲,持了什么盾牌,都没有丝毫的作用。

    通道前密集聚集在一处的那些蒙古兵,如台风掠过稻田一般毫无悬念的倒下一大片。倒下的人们身上,无不是血肉模糊,布满密集的血洞。更有数十人被打得直飞出去。

    四门六磅炮,霰弹射程在二百多步,四门大佛郎机炮,霰弹射程也在一百多步。在双方距离不过数十步的距离内,这些霰弹可以轻松将蒙古兵的队形整个打穿!

    炮垒与战壕之间,不到一百步的距离。大部分火炮直射过去,可以将整个空间打透。这些蒙古兵争功心切,如放羊般密集涌出来,在这个距离上被南粤军以霰弹射击,还能有个好?当下,在蒙古兵的队形当中,无人可以躲避,直接从头到尾,被打通一条条血肉胡同!

    火炮声刚止,密集如爆豆般的火铳声又是响起。

    在炮垒后方待机的南粤军趁着蒙古兵们慌乱之际,从阵地之中一涌而出,依托炮垒迅列阵完毕,向着不远处的蒙古兵们扣动扳机,将又一批的弹丸射出。

    从通道口到战壕,到处是狂叫乱喊的蒙古兵们。冲在前头侥幸没有被炮子弹丸光顾到的人们迅潮水般的往后逃,特别那些跟在身后的八旗蒙古兵,更是个个跑得更快。也有一部分人被打蒙了,尖叫着不知该往哪里跑,又或找个什么东西遮掩一下。

    随着火铳声不断的在身后爆豆般响起,那些乱逃的蒙古兵胸前或后背冒出一股股血雾,踉跄着摔倒在地。余下的人磕磕绊绊,抛弃手中的兵器,抱头鼠窜只想快一点逃出这块恐怖之地。

    战壕内到处的泥袋土筐,地面上横七竖八倒卧的士兵尸体伤兵,还有不时踏上的残肢断骨,大滩大滩的鲜血碎肉,都让他们觉得这地面是如此难走。很多人被绊得摔倒在地,随后无数双大脚从他们身上踩过。

    被踩的人大声咒骂哀求着,希望佛祖和长生天保佑。他们挣扎着要爬起来,但劈头盖脸的无数大脚仍是不住踩来,直踩得他们说不出话来,头面身躯被踩烂,变成又一具死尸为止。

    战壕内的蒙古兵们试图一跃从战壕内逃出,逃回到清军大营当中去。可是,南粤军的战壕相对于这些蒙古兵来说,稍稍的深了一些。以蒙古兵矮壮的身材来看,几乎看不到战壕的沟沿。

    这也是南粤军在夺取战壕之后迅的进行了改造的缘故,将战壕向下挖深了二尺。为了便于士兵开铳,特意设立了若干个射击位置,设有土坎,火铳兵们可以站在上面向北面的敌人开铳。可是,慌乱之中,又有谁会去找这些土坎,进而攀爬而出?

    炮垒旁的南粤军缓缓的列阵压来,更是让战壕内的蒙古兵们慌乱异常。有聪明些的用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绳索,用抛出套马索的看家本事向鹿砦丢去,几十根绳索成了人们逃生的通路。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南粤军的一名营官冷笑了两声,也不多说话,只管摆了摆手,队列当中立刻又有数十名投弹手奔跑而出。手中的马尾手榴弹在空中划了个半圆后,准确的丢向了那一条条被蒙古兵视为逃生通路的套马索。

    装填了桐!钾炸药的马尾手榴弹很好的按照设计,在人群最密集的位置爆炸开来,在弹体上预留的深浅不一的沟槽,更是充当了预制破片的角色,将一枚枚形状大小不一的弹片送进了八旗蒙古士兵的身体之中。

    看着自家的兵马猬集一处,被那些南蛮像打兔子打獭子一样一堆一堆的用手榴弹炸死,几位八旗蒙古的王爷贝勒、外藩蒙古的王爷们不能保持一颗淡定的心了。

    他们跌跌撞撞的跑到多铎的马前,“大将军!大将军!请您派人救救奴才们的那些奴才吧!再这么下去,只怕八旗蒙古和外藩扎萨克,就要被南蛮们杀光了!”

    这些话就有些言过其实了。

    崇祯八年时,经过几次大规模的征讨察哈尔,漠南蒙古大部分归顺后,黄太吉编审喀喇沁、土默特壮丁,共得壮丁一万六千九百五十三名,以三百人为一牛录,一百五十箭丁为一佐,五十丁为一马甲,分编为十一旗。

    其中由原来八旗满洲下的蒙古牛录加上新归附的蒙古壮丁共计七千八百三十名,计有八旗,旗色官制都与八旗满洲同,以大臣额驸领之,成为与八旗满洲并列的八旗蒙古。

    除了这八旗蒙古外,余者三旗九千余壮丁便属于外藩蒙古,分别是喀喇沁部的古鲁思辖布为固山额真,领有一旗五千二百八十六丁。土默特右翼的俄木布楚虎尔为固山额真,领有一旗一千八百二十六丁。土默特左翼的善巴为固山额真,领有一旗二千一百一十丁。

    外藩蒙古的编制与八旗蒙古略有不同,他们以五十丁为一佐,十丁为一马甲,他们的旗号盔甲还保持着自己的特色,他们骑兵举着黑缨大坐旗一杆,俱戴红缨帽,内穿柳叶明甲瓣子盔。步兵则只戴红缨帽,无盔甲,明人称之为红缨鞑子。

    眼下,虽然在战壕之内,八旗蒙古和外藩蒙古伤亡惨重,却也不至于到了灯尽油枯的地步。

    不过,清军高层向来是推行满蒙一家的战略,就算是到了清末,也是所谓的“南不封王,北不断亲”。就算是曾国藩立下了平定太平天国的大功,也不能兑现咸丰皇帝许下的承诺,“平长毛者封王。”原因就是所谓的祖制里,汉人不得封王,也就是所谓的南不封王。

    而从黄太吉开始,与蒙古部族的联姻就一直没有停歇过。不要说什么大玉儿小玉儿了,就连黄太吉本人,他的十六个女儿里,有十四个嫁到了蒙古去。这就是所谓的北不断亲。

    便是多铎心里再看不起这些蒙古人,面子还是要给足了的。毕竟,他需要用蒙古铁骑的威名来压制那些汉军旗和新降顺的前明军。

    “传本大将军军令!令岳乐上前接应!令炮队开炮!对准南蛮兵马,给本王轰!”

    岳乐率领包衣兵和巴牙喇兵小步快跑保持着队形向战壕冲去,在他们身后,炮队的官兵们推出了火炮,按照长官的命令,装填药包,送入炮弹,点火,射。

    一枚枚炮弹向南粤军的队列飞了过去。

    清军以数十门火炮对南粤军进行轰击,瞬间打乱了南粤军的进攻步骤,将原本准备在战壕边缘对沟内的那些八旗蒙古兵丁进行一番畅快淋漓屠戮的想法彻底取消。几名营官当即下令退回战壕,以躲避炮火。

    趁着这个短暂的档口,那些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的蒙古兵们,当真和急红了的猎狗一样,三步两步的便攀爬上了沟沿,连滚带爬的冲向接应的队伍。

    岳乐刚刚将这数百残兵败将收容完毕,远处南粤军的阵地上,又是一阵阵烟雾升腾而起,隐约有阵阵火光闪动。“快!快趴下!南蛮又开炮了!”情急之下,岳乐也顾不得什么王爷的威严和风度了。他只知道,炮弹这东西是个混蛋,它可不管你是王爷还是包衣阿哈,当真是在他面前众生平等。

    双方的炮火交替往来,便在这中原大地上倾泻着火药和生铁。

    “范参谋,你说的不错,我们耗得起,这些鞑子未必耗得起!”在南粤军的大营中,李华宇手中擎着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清军那渐渐稀疏下来的炮火。在他身旁,参谋处长官范小增更是仔细的数着清军炮火的射数目。从最开始的几十门大炮齐射,到渐渐的只有几门火炮在那里应付差使的轰击,都无声的说明了清军的物资储备渐渐的匮乏了。

    “奴才们多谢大将军!”见岳乐领着自己的几百残部回来,顿时让八旗蒙古和外藩蒙古的王爷贝勒们喜极而泣。跪倒在多铎的马前,不住的向大将军叩头道谢。

    “叔王大将军,这个奴才叫巴音,他有件缴获之物要献给叔王大将军。”

    岳乐将一名八旗蒙古兵推到了多铎面前。从他手中取过一物。

    “启禀叔王,这是南粤军投掷在我军队伍当中的震天雷。此物不知里面装填了何物,威力大过往日的震天雷数倍。”

    这枚马尾手榴弹,也许是投弹手有些大意了,没有拉线便投掷了出来,恰好落在了巴音脚前。原本被吓得差点去见了西天佛祖的他,见此物片刻不响,当即便将它捡起来,献给了前来接应的岳乐。

    岳乐也早在望远镜的镜头里见过南粤军投出此物的威力,心中知晓它的重要。立刻便命巴音跟随自己前来面见多铎,献上此物。

    “好!你这奴才好得很!来人,按照在战场上夺获军旗马匹火炮惯例,给他记上一功。所有赏赐,照本王的军令颁。另外,赏他半个前程,提拔一级!”

    多铎命人将这枚马尾手榴弹收好,在众人面前赏赐了巴音。转过头唤过曹振彦。

    “老曹,你拿着本王的书信,还有这枚新得的宝贝,马上回京城向摄政王禀告此间战事,请他火调拨粮草火药前来。另外,这个玩意,也请摄政王令有司看看,陈板大那个奴才要是能够仿造出来,本王赏他十万银子!”

    多铎征战多年,自然是个识货的。知道这个小玩意要是自家能够制造出来,便不怕对手的堑壕。

    “你在这里同本王对耗,好得很。你等本王的大哥那支奇兵在你背后点起一把火来,你就知道袁绍是怎么败在官渡了!”

    交代完了曹振彦,多铎凝神远眺,望着南面的南粤军大营,心中喃喃自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