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顺化城的试验
    ()今天晚了,没节cāo的章节继续奉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哭喊着求支持,求票。

    郑杖的一封密报,将这里的动作一五一十的报告了郑王,并提出了自己的判断。

    &王如yu自立为皇帝,便请早下决断,务必将黎氏一门清理干净,免为后患!为确保此事万一失,臣恳请陛下撤回西征之师,镇守升龙等处。”

    密报的最后,郑杖建议郑王,ri后一旦攻克了河静,“愿我主如宋太祖碎七宝器,毁了李守汉所建之水晶宫!”

    杀气腾腾的密报,顿时在郑王麾下武高层中引发轩然大波。

    &兵回升龙,杀了黎家,大王早ri正位为皇帝,名正言顺,讨伐寮国与李贼,一统天下!”

    &家已是笼中之鸟,砧上之肉,何须大动干戈?只需一狱吏便可以决其生死。西征之师不必撤回,一撤则前功尽弃,数万将士血战得来的山河土地,便又要得而复失!”

    &臣之愚见,大王早ri正位为皇帝,而后一道诏纸给李贼,好言抚慰,许给他寮国的土地山川,多给金银财物。到那时,木已成舟,他又能奈何?”

    以上种种,都是大臣们的争论,各抒己见,争吵不休。但是,不管是哪一种意见,在他们心目中,那位此刻还在宫中的黎皇帝,已经是死人了。

    郑王爷如何乾纲独断,我们姑且不管它,把目光南下,投放到昔ri阮家的政权中心,顺化。

    这座城市已经从战争的摧残和创伤中走了出来。ri丽十条的充分贯彻,大批村镇长的到任履职,让这座古老的城市重获得了生命,焕发了勃勃生机。

    由于一时没有确定顺化的定位,也有要将顺化作为南中军的首府来建设,所以,这里还没有开始那么多的工场,只是城外的水田中,耕种的农夫们倍加卖力了。

    城中原来的宫殿府邸,被临时派上了别的用场,成为了凤凰营伤病号的将养所在。

    王宝和他的一干部下们,便在此处养病。

    王宝站在当ri的旧战场上,眼前是枪炮声大作!

    王宝的脸sè稍显有些憔悴,疟疾对这条大汉的打击也是很严重的,几乎毁了他的健康。原来的一张四方脸,变得有些消瘦,不过,脸sè中开始透出红润的光泽。

    一件红sè战袄穿在他的身上稍显有些肥大,他中捏着一具望远镜仔细的向对面望。

    &大人,都已经准备好了。”

    &始吧!”

    高处的红sè号旗摇动,在不远处列队的几百名士兵在带队长官的口令下开始缓缓的向前移动。

    对面的目的地,排列成了一排,整整齐齐的栽着数百根木杆,木杆上,拼命挣扎扭动的身躯,分明明了这些生命对于即将到来的事情心知肚明。

    这样的试验,已经进行了两次了。

    为了这样的试验,王宝几乎将周围的猪羊搜购一空。

    被绑在木杆上,身披着阮家、暹罗等处军队铠甲的猪羊很不幸的成为了王宝的试验品,之后会被下锅,成为伤病兵和驻军的美食。

    部队在行进了数十步之后,一旁有人提醒王宝,“统领大人,到了距离目标六十步的地段了!”

    &令部队!止步!”

    一声嘹亮的铜号在半空中响起,带队的军官听到之后,立刻下达口令“停止前进!”

    方才还在犹如一堵城墙一样向前缓缓移动的队伍发出一声巨响,那是士兵们立正时发出的响声。

    &查火铳!”

    哗啦!士兵们将自己的火铳从肩上取下,立在地上。

    &子药!”

    &枪!”

    &准!”

    &

    一阵白sè的烟雾在人群上空迅速升起,随着烟雾,是一阵阵爆豆般的枪声,烟雾凝结在队列上空,久久不能散

    对面的猪羊,虽然被牢牢的绑缚在木杆上,但也在这一阵阵的枪声中被吓得狂叫不已,疯狂的挣扎的身躯,试图逃脱这样的噩运。

    但是,很有人冲过来,给这些猪羊身上又一次的紧了紧绳索,顺便检查了一下是否有不幸的家伙在这一轮shè击中被击毙、击伤,甚至是命中。

    &的!二百头猪羊,只有不到二十头被击中!有四头身上的甲胄被击穿!”带队进行测试的军官阿明垂头丧气的跑到王宝所在的高坡上,向他禀告这让人yu哭泪的数据。

    &头还不到一成?!”

    &的!统领大人!”

    王宝指在腰间的宝剑剑柄上敲打着,远处脚下的烟雾逐渐散,隐约可以看到部队在席地休息,火铳们枪靠右肩坐在草地上低声些甚么。

    &号!传令,继续前进!到四十步时开火!”

    &十步?大人!四十步可就进入敌人弓箭的shè程了?!”

    王宝也不话,只管举着望远镜向下望,远处一阵阵猪羊的惨叫声从山坡下传来。那军官也不敢再问,只得示意身边的司号员吹号传令。

    人们继续向前行进。

    五十步,四十五步,四十步。

    &止前进!”

    士兵们用整齐的脚步声回复了长官的口令,面对着四十步以外的猪羊,士兵们眯缝起眼睛,打量着不远处那些人的一举一动。

    二十几个刀盾兵,临时充当了油漆工的角sè,里提着一个小号的木桶,里面是用酱油、糖调制的汁水,黑红的颜sè,可以作为统计数据时的依据。

    用中的小刷子,沾上酱油和糖水,将猪羊身上的孔一一标注上,而后又有专人中平端着簿子,在各个木杆间穿行,一面统计着数据,一面检查着刀盾兵们的工作。

    一个刀盾兵一面小心的涂抹着猪身上被铅击中的孔,一面嘴里不住的小声嘟囔着,“一会可得好好的把这肉处置一下,要不然,吃到嘴里不是味不,还得提防着铅子!”

    人们嘴里着,上的动作却是一毫也不敢停下,很,将那些可怜的猪羊收拾干净,有那被击中次数过多的倒霉蛋,便被从木杆上解下来,换成一些在一旁备份的。

    &子药!”

    随着长官的口令,火枪们检查了一遍燧石,然后从子药盒中取出纸壳子,用嘴咬开纸壳,将火药倒入枪管之内,随后将通条取出,猛力的在枪管里夯筑几下,然后将丸放入枪管,随着通条上传来的感觉,人们知道,丸已经和火药密切的结合在了一起。

    &枪!”

    随着长官的口令,人们纷纷的举起了中的火铳,在阳光下,密密麻麻的九转钢制成的铳光,闪烁着蓝幽幽的光芒。

    &火!”

    又一声口令,火铳们下意识的扣动了扳机,扳机在簧的帮助下,带动了龙头,龙头将力量和意识传递到了燧石上,一点火星溅起,引发了药池中的引火药,紧接着,是枪管内的发shè药被引燃,火药们的激情,将小小的铅制丸推出枪管,沿着预定的轨迹前进。

    转瞬之间,又是一阵白sè烟雾在队列上空迅速形成、凝结在一处,接着,是几百声如同闷雷一般的枪声响起。

    烟雾、枪声给人们给人们带来的震撼已经是习以为常,但是,接下来的事情,便令人有些瞠目结舌了。

    &龙,效果如何?”

    傣家小伙子炎龙的汉话几个月下来,得不错了,虽然腔调还有些奇怪,但是已经很是流利了。

    &禀统领大人!四十步的火铳shè击效果,比起其他距离都要好!已经是三分之一的目标被击中,破甲效果也是超过我们想象,几乎是甲不破!”

    看着从山坡下传来的一阵阵sāo动,和士兵们彼此间惊喜的议论,王宝有些不知所措。

    &往都是在七十步的时候开火,效果不甚理想,靠的便是火力密集丸如雨,才能克敌制胜。如今推进到了四十步,却一下子便到了三成的命中率,这个,。。。。”

    &人!兄弟们都兴致正浓,托我来问问大人,一会是不是还继续练习一番?还有,要是再来一次的话,那些猪羊怕是都不能再用了。有几十头猪身上被击中了十几发铅。”

    &然要练了!不但要练!而且还有继续向前推进!”一个声音从王宝身后的山坡坡道上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王宝不由得身体为之一凛,转身循着声音望,上山的坡道上,拾级而上走来一人,锦袍金冠,不是李守汉还是别人?

    在山坡上的几个军官顿时大惊,旋即满面喜sè,急忙扑到守汉面前见礼。

    守汉身后,莫家兄弟两个,以及近卫营的几名军官同王宝等人也是熟人,一个个含笑见礼自不必。

    山坡下,两哨亲兵,一营近卫营的部队,成方阵在山脚下列队,虽然燕雀声,只有风声偶尔吹动旗角的声响,然而,那股气势却令山上的军官们很是熟悉。

    百战强兵的气势!

    虽然头顶上冒着热汗,还有汗水沿着头盔和发髻之间流下来,但却没有人试图擦拭汗水。

    &宝!怎么我一来,你却停了下来?”

    守汉和一干人见礼以毕之后,转过身来含笑面对着王宝。

    &不是我一来,把你的安排给打乱了?”

    &下不敢!”王宝悄悄的擦了擦汗,这几个月,在他的人生经历中,怕是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么多的事情。为什么自己要被主公用刘邦入韩信大营的方式解除了指挥权?为什么凤凰营和附军、部族兵要被分散运回南中军地区?为什么那些部族兵要发动叛乱?

    越想,心里便是越怕!

    越想,心里便是越怕!

    好在这位主公还不像汉高祖和明太祖,对于一起打天下的旧部,王宝这样的从龙之士,还是心存宽仁,在王宝在顺化养病期间,一切供给药物都是上上之选。

    想到这里,王宝决定,与其语焉不详的有所隐瞒,还不如实话实。这位主公的耳目可是一点不比太祖爷少。

    &公,当ri属下同叶少宁并肩作战,对于火器shè击军纪颇有感慨,后来少宁虽然北上,然而属下在素林府、真腊等处作战也是有点心得。近ri事,便领着这些兄弟们cāo演一番,一来活动一下筋骨,二来,也是摸索一下,看看火铳在什么位置开火最佳。”

    一边,王宝示意炎龙将旁边的一具图囊取过来,从里面取出几张信笺,上面有工整又不乏灵动的楷体写得密密麻麻。

    &下和叶琪当年都是在七十步的时候下令部属开火,但是,杀伤效果不佳。属下当ri在素林府,数千火枪,一个齐shè过,才杀伤数百人。少宁在渡江战役时也对此很是奈。这还只是同暹罗、真腊、安南等小邦弱敌作战,如果ri后同佛郎机人作战,此辈是以火器见长,我铳不能及彼,彼铳却可及我,这边如何是好!?”

    翻看了一番这份《渡江战役得失检讨》,还有下面的一份风格迥异的作品,用核桃大的字,歪七扭八的写的《素林府战役得失》。

    &宝,上面这份是叶琪写的,下面这份是你的吧?”

    听到守汉叫自己阿宝,王宝的心中大定,有些不好意思的搔着头,“叶少宁是读书人,我不过是刚刚学了些字,就冒失的写了这个。倒叫主公耻笑了!”

    部下将领间有些往来,这些事情守汉倒是不在乎,毕竟都是人,又是在一起打仗的兄弟,不可能下了战场就老死不相往来,那绝对不现实。而且,从王宝拿出的信件上看,二人讨论的也是火器的运用问题,属于技术、理论上的讨论。

    &以你就在这里试验一下,看看在何处距离上,火器效果最佳?”

    &错!主公当ri言到,为兵者,剑不如人,剑术要胜于人!还有一句,令属下茅塞顿开,如果剑不够长,便上前一步。”

    &下便想,既然都在传,佛郎机人火铳shè程长,那,属下便拼着伤亡,上前与其近战,在我火铳shè击效果最佳阶段开火shè击便是!”

    守汉听了顿时语。

    什么时候出现这样的谣言了?

    什么时候佛郎机的火铳比我的shè程远了?

    但是,谣言也有好处,它催生了一件好事。

    士兵的敢战和探索jin>

    &续试验!”

    &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