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海防之战
    ()海防城,距离升龙二百余里,如果路况好的话,开车也就是一两个小时的事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北面不远就是让李守汉垂涎三尺念念不忘的广安海宁两地。海面有岛屿名曰白龙尾。

    左天鹏的水师锚地就设在这座岛上。

    不久前,当守汉下令开始对北方之敌展开攻势后,早就被别人时不时在自己眼前炫耀战功憋得忿忿的左天鹏,便率领水师攻下了白龙尾岛,作为水师的锚地和物资的储备转运站。

    当玄武右营和玄武中营两营兵马被福船运到这里之后,左天鹏便更是按捺不住了。稍事让两营兵马整顿休息一番之后,便浩浩荡荡的在ri后被称作海防的地方登陆,并且迅速的占领了海安郡和阳兢两处。跟着便是在这方圆百里的地面上,半是招募半是强迫的召集民夫,一来是将占领区内的青壮年集中控制,防止有人捣乱,二来,则是要将原来只能够供渔船停泊的码头扩建,使其能够成为停靠疾风舰、福船的泊位,使兵员、火炮、物资能够源源不绝的从这里直接抵达升龙城下。

    &弟们,这几天陆陆续续的有从河静来的队伍接防,咱们也歇得差不多了,有没有想去升龙城溜达一下?”

    海安郡中,水师右翼统领左天鹏笑嘻嘻的面对着玄武营的两个营官梁满囤和阿金。

    几年的时光下来,左天鹏也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在守汉身边的小跟班,随着多次往返内地贩运私盐,眼界大大的开阔了,见识自然不同。用一句从学堂里学来的话,非昔ri吴下阿蒙。

    旧ri的同伴许还山,陈天华、叶琪,部下王宝,还有半道上加入的张孝,一个个俱都是斩将夺旗,攻城夺地,灭国掳王,只有他很是委屈的充当着给汉元商号充当护卫的角sè,虽然钱财不少,算得上是在将领中的大富之人,但是战果就比较差了。

    此番北上讨逆,他的立功之心,比任何人都热切。

    两个营官也都是胆大包天的家伙,一听这话,立刻鼓掌叫好,三个人留了三哨人马在海安郡守卫,同后续部队做了防务交接,便急匆匆的率领部队沿着京泰河西进。

    一场大战就此拉开了帷幕。

    两支队伍都是急匆匆的沿着京泰河相向而行,自东向西前进的,自然是高举赤红旗帜,头顶八瓣帽儿钢盔,身着钢制胸甲的左天鹏部。自西向东的,则是手执绝户刀,肩背丧门枪,旗号上两个巨大的汉字,“宿卫”。这正是郑家的嫡系jing锐,全部来自郑家的老家清化地区。

    这支军队,在郑家的地盘上,待遇高,装备好,都是用从河静进口的刀枪武装起来的,再加上本身的傲气,被人称为骄兵。

    为数三千七八百人的这部宿卫军,是从太原附近,击溃了一股莫家残兵,很是发了一笔洋财之后,带队的将领郑明悟接到了郑王爷,不,是郑皇帝的圣旨,命令他前往海安郡一带设立防线,阻击在那里登陆的南中军水师西进sā>

    接到这道圣旨,刚刚大获全胜的郑明悟在队列前对着自己的部下兼老乡们高声大喝:“儿郎们,又有发财的机会了!愿不愿意去?!”

    刚刚打过一次大战,狠狠的发了一次财的郑家宿卫军,眼里满都是对财货的**,红着眼睛高声喊喝道:“愿意!”

    &子来当兵吃粮就是为了发财!”

    &人!发谁的财去!?”

    &远处的海安郡,有一小股南中军的水贼,他们在那里建了一个粮台,大批的粮草、刀枪、财物都在那里堆积着,有卵子的就和老子走一趟,没有胆子的就拿着这些东西回去抱着婆娘偷着乐去!老子不嫌分的东西多!”

    队伍里一声哄笑,宿卫军的士气空前高涨,是啊!要去打劫南中军水师建立的粮台,那可是很轻松就能够大发一笔的事情。很多士卒摸着腰间从莫家士兵身上缴获的九转钢刀,缠在腰上那漂亮的花布,嘴角露出了贪婪嗜血的笑容。

    虽然抱着的大发横财目的,但是宿卫军的行军队伍还是很规矩的,远远的放出前哨,行军路线的左翼是京泰河,自然不用担心,右翼的游骑也是前出数里,防止遭遇到敌军的突袭。

    无独有偶,同他们基本上相向而行的玄武营,也是采取了这样的行军队列,梁满囤的玄武右营在前,行军队伍的前面,是一个五十人的火枪队,这五十人之前,又有一甲兵在最前面充当尖兵。右营之后,便是左天鹏的中军,两哨近卫和一哨水兵,另有大小二十余门火炮,在重炮队伍之后,是全军的辎重,之后是阿金的玄武中营殿后。

    同样的游骑哨马放出去数里远,稍有不同的是,玄武营这边装备了玻璃工坊出品的千里眼,而宿卫军郑明悟这边,只能依靠肉眼来观察敌情。

    两支都是鬼鬼祟祟意图达到战役的突然xing的军队,就这样不期而遇了。

    &情!”

    装备了千里眼的玄武营尖兵,依靠自身的装备优势率先发现了数里之外的郑家军旗帜。

    &止前进!”接到了前面的敌情通报,梁满囤下了部队进入备战状态,左天鹏和他一道策马来到阵前,透过望远镜的镜头观察这支军队。

    &乖人马不少,拿的家伙也都是咱们卖给他们的!得亏当年没有卖火枪给他们!”

    一面观察着郑军的行军队伍,左天鹏和梁满囤两个人啧啧不已。

    &位,怎么打?”朴素的苗家汉子阿金,只是闷声闷气的冒出了这样一句。

    &么打,”用木匠吊线的方式打量着对面这支队伍的左天鹏,眇一目、咧着嘴,含糊不清的回答着阿金,“我们的兵力没有他们多,他们除了自己的将近四千人马还要有将近两千的民夫,单这些人就是我们的两倍兵力!另外,似乎还有不少俘虏,这些人都是潜在的敌人。所以,我们必须先声夺人!”

    &人的意思是,抵近shè击?集火齐shè?”梁满囤口中略微沉吟了一下。

    &错!主公当ri传谕各营各部,对于shè击军纪进行了改动,今ri便用他们来试试!看看打猪和打人有什么不同!”说到此处,左天鹏脸上露出一丝狞笑,这些年在海上,纵横驰骋,大肆炮击杀戮的事情他也没少干,但是在陆地上如此规模的阵仗他还是第一次。

    很快,在军号尖锐的号音中,玄武营部队开始变化阵型。

    八门八磅炮被推到阵前,准备充当压制火力。

    十四门大佛郎机被摆在了队伍的左侧,缓缓的画了一个巨大的圆弧,从队列的侧翼一直延续到了河岸,佛郎机的shè程、霰弹、实心弹的shè界很好的构筑了一道防线。防止敌军冲击自家军队的侧翼。负责运送携行粮食、火药、铅丸、炮弹、医药、帐篷、被服的辎重车辆同大佛郎机一道集中阵列在左翼,充当着火炮的掩体。按照每哨一辆标准配置的十多辆炊事车,则是集中在一起,沿着河岸展开,火兵们开始到河中打水,送到车上烧开,为大军准备伙食和开水。

    中军中,左天鹏四下里望望,对于这样的布置颇有微词,“唉p炮还是少了些,显得有点单薄了!这要是老子的炮船能够进京泰河,船上的火炮可以提供侧翼的火力掩护,”队伍的最后,是梁满囤心不甘情不愿的率领两哨人马充当着大军的护卫。

    当队伍列开之后,所有的士卒都得到一个命令,“全体都有,坐下!”在大战之前,要为士兵适当的保存体力,没有必要过早的站立在那里。

    但是,很奇怪的事,在一阵忙乱之后,对面的郑家军一样的在二里之外列队不动。

    似乎也在等着玄武营的进攻。

    &吧!”

    左天鹏啪的一声合上千里眼,“他们不敢来,我们便迎上去!”

    很快,在尖利嘹亮的军号声中,部队开始缓缓的向前移动,三列火枪手,两列刀盾兵和长枪兵,拉开了一个长长的排面从京泰河的河岸一直向南延伸下去,缓慢而又坚定的向前移动着。

    &史上第一次的火枪密集使用战术,就这样的投入实战当中,并且得到了残酷的成果。我们不得不说,年轻而冷酷的李,所提倡的这一战术,虽然对士兵的要求、平时训练的强度,物资的消耗都提高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是,这样的战术却是卓有成效的。”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鸿篇巨著中这样描述这次规模不大的战斗。

    举着绝无仅有的一具千里眼,镜头里漫长的阵线缓缓却又整齐的向着自己的阵型前移动过来,郑明悟有些奇怪,“这些南中贼军想要做什么?”

    宿卫军的士兵向东望去,秋ri上午的阳光还有些刺眼,阳光下,对面那支逶迤而来的队伍,如同一堵钢浇铁铸的墙壁,百余面大小旗帜在队伍中飘扬,队伍之后,是数十匹骡马奋力牵引拖曳着火炮,努力追赶着部队前进的速度。士兵和军官的步伐,整齐而坚定,越过土坎,越过树丛,越过水洼,一往无前!

    那种蔑视一切对手的气势,虽然遥远,但已经让郑明悟清晰的感觉到了!

    &人,我们该当如何?”一名管奇向郑明悟请示。

    &敌人未曾靠近,先行以炮轰,待敌军阵型散乱,我军再行突击!”

    &一枚六磅炮弹出膛,shè向南中军行军队列!

    转眼之间,五六枚炮弹接二连三的发shè了出去,虽然有一两枚shè偏,但还是有四枚炮弹闯进了南中军的队伍之中。

    第一枚炮弹从一名士兵的头顶掠过,将他的天灵盖和头盔一起带走,白sè的红sè的汁液溅到了旁边同袍的衣甲之上,炮弹随即向后,砸到了后列一名甲长的肩头,那甲长闷哼一声倒在地上,身躯在泥土上痛苦的扭动着,炮弹巨大的动能将他的肩胛骨和锁骨整个震碎,右臂已经废了。而炮弹的去势稍稍减弱,直直的奔向了一名士兵的小腿,那士兵眼看炮弹向自己砸来,正yu闪避,这才发现,自己的一条小腿不知何时已经不在了,断口处露出了白sè的骨茬和红sè的肌肉组织。

    &续前进!”

    左天鹏命人高高举起自己的认旗,并且抓过一名亲兵,“你去告诉阿金大人!如果老子完蛋了,这支部队交给他指挥,他完蛋了,这支部队交给梁大人指挥!”

    他这一带头,顿时将炮弹轰击带来的颓势一扫而空,哨官吩咐从哨官,队官嘱咐甲长,各级军官纷纷指定了自己的代理人。

    &弟们!六磅炮小意思!我们距离这样远他们就开炮了!这群夯货、怂包!不知道等我们距离近些再打?!”一边嘲讽对手的无知胆怯,一面夺过一旁护卫高举的旗帜,左天鹏一手擎起大旗,一手拔出腰间的呲铁钢宝剑,“随我上!”

    &我上!”

    &我上!”

    各个哨官、队官,纷纷高高擎起各自的认旗,队伍明显的加快了行进速度!

    &意保持队形!保持住排面!”

    因为各级军官的率先垂范带头突击,让整齐的排面在因为地形影响变得弯曲变形之上越发的显得凹凸不平,那些在各自单位后面压阵的从甲长、从队官们不得不高声的吆喝着,压住自己部队的队形。

    向前快步行进了百余步,左天鹏也发现队伍的排面如同一条巨蟒一般蜿蜒曲折,他不得不放慢了脚步,命令司号长吹号整理队形。

    便在此时,宿卫军的弓箭手开始放箭了。

    放箭也是不得不采取的下下策,原因就在于因为过早的逝火炮,在几轮火炮shè击之后,郑明悟很是无奈的发现,自己的六门六磅炮,在使用了从南中购买的火药后,虽然shè程增加了,但是,火炮身管过热的问题却愈发的明显了。

    不得不派遣弓箭手上前阻击,为火炮争取散热时间。

    &那贼厮鸟!也就这几个招数了!距离老子还要有至少一百五十余步,就开始放箭了?!”看着对面歪歪斜斜发shè过来的箭矢,士兵们都脸上带着嘲讽。

    当ri守汉进行试验的弓箭,除了没有箭簇之外,都要比这些弓箭强许多,眼前宿卫军使用的弓,大约弓力不足一石,而守汉当ri使用的可都是一石以上的。

    &好!各部整顿队形,检查军器!”左天鹏左右望望,第一列的火枪手们在号令下已经迅速的调整着排面,大约四百多名火枪手从疏散的队形变得集中起来,再过一会,他们的队形将变得越发的密集。

    而左天鹏身后的第二列、第三列也在采取同样的动作,急促的脚步声和短促的口令声,头盔同枪管发生碰撞时发出的清脆响声,在队伍中此起彼伏。

    歪歪斜斜shè过来的箭矢在人们的头盔上、铠甲上敲击出叮叮当当的声响,间或有一个两个低沉而痛苦的声音传来,那是被流矢shè中的士兵发出的。

    距离不到一百二十步!

    对面的箭也shè的越发的急促了,由于距离缩短,弓箭的杀伤力也变得大了不少,左天鹏看到第一排面的几个士兵和两个甲长或是面门,或是脖颈,还有人被shè中了大腿,倒在地上扭动着身躯。在后面压阵的几名从甲长迅速的奔跑过来,将中箭士兵拖到一旁接受随军军医的治疗。

    猪脚的军队比英夷陆军如何?欢迎拍砖讨论!

    看看晚上还能不能凑出一章来!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