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零三章 争夺(三)
    对于三国演义里的情节,通过笔帖式的诵读讲解,多铎等八旗满洲贵族们都十分的清楚。八一中文网w?w1w.81.

    在他们看来,曹操与袁绍的官渡之战,便是和当前与李华宇的战事相仿。曹操兵少粮缺而且后方不稳定,无数官员和袁绍私下往来,袁绍兵多将广粮草丰足可谓占尽了优势。但是,曹操出奇兵,一把火烧了乌巢存粮,便是立刻扭转了乾坤。

    如今,阿济格亲自率领的四千骑兵,便是身负着八旗贵族们的深切期望,从山西一路狂奔而来,越了李自成的大队,也不对李自成进行拦截,只管一路向东!骇得大顺军兵将心中惴惴,不知道这些鞑子会在什么地方突然冒出来!

    阿济格挑选的这四千精骑,当真是从麾下十几万人当中选拔出的精锐之师。八旗满洲的巴牙喇兵,八旗蒙古的射雕儿,吴三桂手下的乌鸦兵,原大顺军的老营将士。

    一人三马、四马的配备,几乎让他把军中所有的备用马匹抽调一空!

    如云的战马,似洪水一般漫过山西与河南之间的土地。

    沿途的州县,见到这支规模庞大的清军骑兵无不望风而降。阿济格却也无暇受降,只管命人进城征些粮草,更换向导,告诉州县官员好生守卫城池,我大清大军随后便到。之后继续向东疾驰。

    早已有细作将他所需要的情报探听清楚,南粤军李华宇部,每日消耗粮米军需物资数额巨大,完全依靠河道从山东水运至彰德前线以供消耗!只要他保证能够切断河道数日,在彰德府的弟弟多铎就有把握击溃这位李大公子!然后兄弟二人可以利用李华宇溃退的宝贵时间窗口,掉过头来对付李自成这大顺军!

    “快!加快度,向东!”阿济格不停的出催促部队加快行军度的命令,那些善于长途奔袭,生长于马背的蒙古射雕手和辽东渔猎为生的巴牙喇兵们都累得抬不起手臂,不得不用布帛将手臂紧紧缠住,免得酸痛无力,握不住马鞭。

    千里而来,沿途之中,阿济格也不知道累死的战马到底是一千匹还是一千五百匹。但是,只要是能够切断李华宇的粮道,让多铎有机会击败他,便是再死伤几千匹马,又算得了什么?!

    他的目标就是卫河!

    卫河,汉称白沟,隋称永济渠,宋曰御河,明称卫漕,清代因该河源于春秋卫地,终止于天津卫,取其末两端“卫”字而名之曰“卫河”,一直沿用至今。通常所说的卫河是指新乡合河镇至河北馆陶县称沟弯一段,河南省志?地理志谓:长347公里,其中在河南省长24o公里;河南省志?水利志谓:河道全长3445公里,流域面积1497o平方公里。在河南省境内河长2865公里,流域面积1458o平方公里。合河镇至皂角树一段1oo公里,当地称运粮河。

    卫河属海河水系,源于山西省晋城县,流经山西、河南、河北、山东4省,由山东省临清市入南运河后,经天津注入海河,全长966公里,在河南境内贯穿博爱县、焦作市、修武县、获嘉县、新乡县、新乡市、汲县、淇县、浚县、滑县、汤阴县、内黄县、清丰县和南乐县14个县市。

    卫河的前身基本上是隋代大运河的永济渠,在曹操开凿白沟的基础上,利用一些天然河流和早期黄河故道加以联缀而成。古代,漕运、商运甚繁,帆樯往来,络绎不绝。近代,仍是豫北地区与天津之间物资交流的重要航线。

    漕运船只可以经卫河支流安阳河直接运到安阳城下!

    李华宇部消耗的军需粮草,绝大多数,是从黄河入海口接驳转运,沿着黄河、运河一路向西,经冠县、临清一带,进入卫河水系,直接抵达李华宇的大营之中。为李华宇的战事提供源源不断的物质保障。

    顺便说一句,根据李华宇同李自成签订的救助协议,大顺军采购的各种大宗物资,也是大抵经由这条路线向西,沿着黄河河道,在河南境内完成交割。

    阿济格的选攻击目标,就是卫河河道的馆陶境内这一段。

    这里恰好是以卫河为界,东面是东昌府的冠县、临清,西面便是馆陶。向西南不远,则是河南省境内的彰德府。一旦得手,立刻会对战事产生影响。

    “主子,再向前行走半日,便是馆陶县的称沟湾河段,那里河道变窄,流变慢,水流也少了不少,船只在这一段就要行走的缓慢了许多。正是咱们下手的好地方!”

    向导说的这些话,让出身辽东,生长于马背的阿济格听得似懂非懂。向导和笔帖式不得不又是比比划划的向他解释了好半天。

    原来,漳河和卫河于馆陶县的秤钩湾合为一体后称为漳卫河。漳卫河由称沟湾浩浩荡荡向北流淌,在一个名叫尖冢的集镇拐了个弯,向东偏北方向的临清州迤逦而去,最终汇入京杭大运河,或直抵京都,或东入海洋。

    而自东向西而来的南粤军补给船队,自然受到这里的地理环境影响,河道变窄,水量、流都受影响而不得不重新编队,降低行驶度。

    在一片大林子里,稍稍的休整了一个时辰,让那些连日奔驰的骑兵们下马舒展一下身体,准备武器和纵火之物。顺便给战马填上一把炒过的料豆和盐末,让这些可怜的生命获得少许的补充。

    一声“全体上马!”让那些躺在地上正美美的享受着筋骨舒展开来的舒畅感觉的骑兵们,不得不结束了这份享受,不情不愿的站起身来,整顿自己的马匹,翻身上马。

    阿济格也不多说话,只管命人将自己的织金龙纛打起,引领着数百名巴牙喇兵策马冲出了这片树林。身后,数千骑兵卷起一片狂飙巨雷,向十余里外的称沟湾疾驰而去。

    所有的人都抱着这样的一个念头,冲到称沟湾,截断卫河漕运,不但可以立下大功,还可以一笔大财。

    但是,冲到了称沟湾河道附近的骑兵们却是无比惊愕。眼前铜墙铁壁般的情形,撞得他们头晕眼花。

    说铜墙铁壁却也有些夸大其实了。可是,一道骑兵难以逾越的土墙却是矗立在河道的两侧。

    看到了突然出现在河边的数千骑兵,数倍于人数的马匹,土墙上响起了阵阵急促嘹亮的铜锣声,瞬间,警报声传出了数十里。

    “该死的蛮子!什么时候修建了这道墙!”

    土墙虽然不算高,却也有一人多高。墙内设有低墙,供守御巡视之人站立、行走之用。隔不多远还预留了炮位、箭孔,虽然很是简陋,但是对于骑兵轻兵突进的阿济格来说,却是难以逾越的一道金城汤池。

    这是范晓增的杰作。

    他带领参谋处人员北上往李华宇麾下报到途中,便现了南粤军的这条运输大动脉的致命所在。虽然想不到别的解决办法,但是,熟读历代战例的他却知道当年的秦兵是如何保卫自己的粮道的。

    项梁至定陶,再破秦军,项羽等又斩李由,益轻秦,有骄色。宋义谏项梁日:“战胜而将骄卒惰者败。今卒少惰矣,秦兵日益,臣为君畏之。”项梁弗听。宋义使于齐。道遇齐使者高陵君显,曰:“公将见武信君乎?臣论武信君军必败。公徐行即免死,疾行则及祸。”秦果悉起兵益章邯,击楚军,大破之定陶,项梁死。章邯令王离、涉间围巨鹿,章邯军其南,筑甬道而输之粟。

    这是二十四史书上对于秦兵如何保卫自己的运输线的记载,两千年前的秦兵能够做到的,范晓增自然也能做到。

    当下,他便以参谋处的关防,行文当地驻军和官府,调拨钱粮,征集民夫在称沟湾这些要害地段修筑长墙,派出汛兵把守。

    眼前唾手可得的战果被这道长达数十里的土墙所阻碍,阿济格看着河道内那点点白帆,还有那船只上紧张奔跑的水手、护送的士兵,船舷上用苫布所覆盖的大批物资,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

    “这群愚蠢的尼堪!以为一道矮墙就能挡住本王!长城如何,本王都进关无数次了!”

    想到了这点,阿济格顿时笃定了许多,他已经将那些吃水线压得极低的大航船列入了自己的战果之中。

    “下马,冲过去!毁了这土墙!再放火烧船!”

    数千清军精锐骑兵一起下马,各自列队,拎着长枪短刀大斧恶狠狠怪叫着往河套冲了下来。

    河道内,把守的河道的汛兵和船队的护卫押运兵马也胆颤心惊的在土墙后列队,手中的长枪大刀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几条内河水师上的水兵,将船上的三磅炮拖曳上岸,手忙脚乱的在炮位上安放完毕。

    “别怕!这股鞑子是轻骑,没有携带火炮。咱们这墙他们轰不开!只要咱们守住了,他们不敢在腹地耽误时间太久!”

    押运物资的内河水师营官喜笑颜开的,望着从河套地区蔓延过来的清军。在他身边,几个漕船上的头目,漕帮的管事们也是摩拳擦掌。

    南粤军军功奖励之丰厚,让他们早就垂涎三尺了。如今,终于有这样机会了。

    几声铳响,伴随着三磅炮的吼叫,双方的刀枪开始往来交织,向对方的要害招呼。

    第一个回合,以阿济格部下不得不狼狈退下而告终。也难怪,千里奔袭而来,早已是人困马乏,又要立刻进行野战攻坚,对于体力的需求消耗是巨大的。

    何况,对方占据了地形上的优势,依托工事,居高临下。不求杀伤你多少兵马,只要能够拖延时间就可以。如此一来,阿济格的前锋狼狈败下阵来。

    知道自己部下情形,阿济格倒也没有难为这些累得呼呼喘着粗气的兵士们,只是命令他们在原地休息,命人准备饭食热水,烧些茶来。

    “大家稍事休息一会。用过饭后,便由你们几个带人攻长墙!”阿济格指着几个在山西归附清军的原大顺军军官。他知道,李自成的部下大多是在规模不等的攻坚战中成长起来,从围寨到县城,一直到南阳、洛阳、西安这样的城池。所以,让这些人去攻取眼前这道长墙,正是让他们有了用武之地。

    那些大顺军出身的降兵精锐们也是面带骄横的各自去准备。

    阿济格却坐在一棵柳树下,自己的马鞍上,看着远处的这道长墙愣。

    “这群蛮子什么时候修了这道墙呢?!居然这般难对付!”

    他却不知道,这道长墙,在始作俑者范晓增看来,还远远不曾达到设计要求。

    在范晓增的起初设计里,他要把河道两侧修建起重力式挡土墙。所谓的重力式挡土墙在北方平原地区比较少见,但是在山区和南方却是运用范围极广。

    在1998年长江大水之后,长江流域的很多地方河道、堤坝都是采取的这个技术。用于山地的话,则是可以用来防止山体滑坡及塌方。用于河道堤坝的话,就是充当加固的角色。

    另外的一个功能,则是用于做院墙(城墙)和要塞。这玩意只需要毛石、水泥、沙子和水就行了

    在山东的部分山地,李华宇已经采取了这种技术,用来防止山体滑坡和修建道路。当然,也在不少地方修建了炮垒和要塞。

    在李华宇和范晓增看来这东西修建起来比城池要简单得多,而且也省钱得很。先是在预定地域开挖基槽,挖到持力层就可以了,然后把在山里到处可以获得的毛石丢进去堆上一层,然后在毛石上再倒入砂浆(水泥、细沙跟水的搅拌物),最后人工上去抚平。之后再如此这般的进行一次。标准的施工流程是铺一层毛石就要上一层砂浆,除了预留排水口算是有点技术难度外,基本上算得上是级简单的施工项目了。第一不用烧城砖、第二不用把石头凿成方形,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保持最外侧立面的平整。除此之外,就是要监督施工队是不是进行偷工减料,有没有严格按照技术要求,每铺设一层毛石就打一层砂浆。否则,时间久了,就会因为内部压力问题而变得松松垮垮的。

    当然,这是建立在南粤军的工业基础上,被称为烧灰的水泥可以作为海船的压舱物运到山东来供大公子这般建设。换成在这一望千里的山东与河南直隶交界的大平原上,石头却是极为难找的。

    不过,却也不算是什么难事。

    没有石头,这里有的是荆条、柳条。把这些荆条、柳条柳条编成片,再用木条或是竹子立起来。在预先挖好的沟槽两边充当屏障,之后在中间填土。填一层土便夯筑一次。在夯筑层上面再掺杂上石灰,然后继续填土。

    这就是所谓的版筑之法。

    汉朝以前,修筑城池宫殿,用的大多是这种方法。区别就在于汉朝以前夯土外面包的是木头,汉朝以后则是包的石头。当然,汉朝以前,部分重要地方也是石包夯土。也有用毛石混着石灰、粘土做成的城墙,比如秦汉长城就是这么做的。

    同用毛石烧灰砌筑而成的土墙,虽然没有那么结实,但是胜在胜在成本低度快。除了召集民夫修筑长墙支付了些口粮外,基本上没有别的开销。

    民夫每人每天按照规定的工程量干够了活,除了保证一天三顿正经粮食做成的饭食外,更可以获得每天二十文的工钱。如果本人愿意加班干活的话,更可以获得一个班次十文钱的加班费。这些工钱,民夫们可以到每个工段食堂附设的粮米店按照成本内部价购得粮米油盐,带回家去供全家过冬使用。

    如此一来,附近数个州县的劳动力立刻闻风而动。本来就是冬天农闲时节,附近又在打仗,还不想法子找个能吃个安稳饭食的地方?

    不到十天,范晓增下令修建的这道长达数十里的长墙便告竣工。横亘在了阿济格的眼前。

    虽然以范晓增的评判标准来看,这道土墙不算太结实,但是对付轻兵突进没有携带火炮和攻城器械的阿济格还是绰绰有余的。

    也不要说阿济格这四千要完成奇袭任务的轻骑兵,就算是清末的捻军,同样是骑兵著称,面对淮军依托河流而建成的长墙,也是束手无策,只能是另选别的道路。

    可是,阿济格不是捻军。捻军可以流动作战,此处不通另选别路。可他阿济格的目的就是这条河,他要烧毁河里的船只!

    一声令下,那些从大顺军变为清军的骄兵悍将们冲下河套,手中高举着短斧大刀,另一只手往往是圆盾、皮盾等物。有的人一边跑,一边不自觉的高喊:“灌啊!灌啊!灌进去!”大概是想起了当年在曹营或是别的大帅麾下时的日子。

    一阵铳响,冲在前面的士兵倒下了十几个。

    双方再一次刀枪相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