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四轮马车和运输外包
    ()同胡礼成、扈仲康等人不同,李家的当家人李寒亭如今的身家在当ri归附守汉的人中间算是吊车尾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原因嘛,也是很简单,就是他做事比较求稳,比别人慢上半拍。导致很多的机会都眼睁睁的从自己身边溜走,只能够跟着别人吃点剩饭,捡别人的骨头啃啃。

    不过,今时不同往>

    李寒亭站在廊柱下,高声大气的吆喝着家人拿着帖子去请自己的姻亲,表妹夫扈仲康来家里喝酒议事。

    &天是什么ri子?至于这么兴师动众的?”

    他的妻子安氏很是不解,但是不解归不解,自家男人的权威是不能挑战的,只得是怀揣着疑问,指挥着家人摆设桌案,安排果品点心菜肴酒水。

    &哥,这太客气了吧?咱们兄弟还用得着这么客气啊?”

    扈仲康被迎候在门口的李寒亭携手请进花厅,便看到正中的圆桌上一具硕大的铜锅在冒着热气,一旁罗列着大小几十个碗碟。旁边的小桌上,一坛子很明显的内地来的绍兴黄酒巍然屹立着。

    看到这个场景,自诩为饕餮酒sè之徒的扈仲康,越发的坐定了自己的结论,“这个李寒亭,无事献殷勤,定然有事上门。”

    有什么事且不管他,就算是有天大的事情,也得等老子吃的差不多再说!

    打定了主意,扈仲康便高踞上座,同李寒亭二人推杯换盏的喝将起来。

    堪堪将一坛子绍兴黄酒喝光,眼前的海鲜牛肚鸭肠百叶也都祭了二人的五脏庙,李寒亭觉得火候差不多了。

    &哥,最近您的生意如何?”扈仲康主动出击了。

    &福!托福!不过那里比得上兄弟你,财源广进ri进斗金的?”李寒亭半真半假的捧了扈仲康一句,“不过,”他话锋一转,语气里带着几分炫耀。“今天上午主公倒是召见了我。”

    &扈仲康的语气里不由得带着几分醋味,谁都知道,对于他们这些最早归附守汉的旧ri官员,守汉都是优礼有加,时不时的会给指点一条发财大计出来。这李寒亭不知道今天得了什么好彩头,竟然让这个平ri里居家十分谨慎(抠门?)的人能够如此的大请客?

    李寒亭也不答话,只是朝在一旁伺候的家人微微点了一下头,那家人颔首示意。不一会就听得院子里一阵噜噜作响。

    &物,便是今ri上午主公交给我的!”

    停在院子里的,是一辆由两匹果下马拉着的四轮马车。

    不过,车子的外形很是简单,只是一个车厢,外加四个轱辘,比较吸引人眼球的就是这辆马车通体是用九转钢制成,特别是车轴显得越发的结实坚固。

    &兄弟你来看。”从一旁家人手中取过一盏玻璃油灯,李寒亭指给扈仲康看。

    车轴和四个车轮上面,安装着几个巨大的弹簧,弹簧和长短不一的钢板构成了马车的减震系统。

    除此之外,还有一处所在是李寒亭没有告诉扈仲康的,那就是这一辆车安装了滚动轴承。由四大件滚珠(钢珠)、内环、外环跟保持器构成的滚动轴承,虽然很是耗油,但是却起到了减少磨损和阻力的作用,可以让车辆运行起来更加的轻松。

    &是枫树岭的那群家伙最近新做出来的,唤作什么载重马车,主公说至少可以载重一千五百斤,我让人试验了一下,拉两千斤,也就是主公说的一吨,这两匹马依旧行走正常。”

    这一次,轮到扈仲康惊讶了,他的脑子在飞快的旋转,分析着守汉将这样一辆马车给李寒亭做什么用。

    回到花厅之中,有家人献上香茶,李寒亭命人从书房取来一物。

    &是主公给我的。唤作什么特许状。”

    &也晓得,主公要求今年必须生产出九万吨钢铁,这九万吨钢铁,便是一亿八千万斤!别的不说,单单相应的矿石、煤、焦炭、石灰石的运输,便是海一样的量。”

    &公召见我,便是将南中军的物资运输这件事,交给了我来办。按照各处的要求,将矿石、焦炭、煤炭等物运到,眼下先做这个,ri后的粮食运输货物运输等等各类大宗物资运输也都是交由我来办理。”

    &里百斤一吊一,恭喜二哥了!”

    扈仲康带着羡慕的口气恭维了一句。他的心算极快,炼九万吨钢,需要的便是至少翻三倍的物资,而且还要有大量的残渣外运,这笔费用绝对不在少数。按照在内地的运费标准,这几十万吨的货物运输,绝对是可以让李寒亭吃的脑满肠肥的。更何况,以后每年都要有这许多的业务?

    &今天请兄弟你来,一是咱们兄弟两个许久未曾一起饮酒,二是想问问兄弟你,有没有兴趣参上一脚?”

    李寒亭同胡礼成、扈仲康相比,简直就是老狐狸同天使之间的差距,这二人都是久经商场摸爬滚打的人物,但也是如此,李寒亭的话更加容易让扈仲康觉得可以相信。

    &是哥哥你搭帮兄弟发财啊!这等好事,我自然不能放过的。哥哥单讲无妨,需要兄弟我出多少银子?”

    &天底下的钱是要大家一起赚的,饭也是要大家一起吃。老实说,银子不用兄弟你出多少,不过,麻烦的是。”

    麻烦的是,李寒亭手中的运力也是不足。

    他计算了一下,要满足各处的要求,至少手头要有一百五十辆一吨以上的载重马车才可以勉强支应的开。按照果下马的运力,便是至少要按照一车四马或者六马的标准配备。如果要是换成骡子或者普通的滇马,数字就要更加的多了。

    &手里没有那么多的骡马。所以,得兄弟你把手里的骡马拿出来一部分。然后,还得想办法把不足的部分解决掉。”

    &说老实人不会给人挖坑?”

    这就是如今扈仲康心里的真实写照。

    李寒亭将一部分收益拱手相让,但也将最大的一个难题交给了他。

    &手里各处商号买卖有大约二百余匹骡马,除了必要的之外,全部交给二哥你,明天便让管事的过来办理交割。”

    虽然说二百匹骡马相对而言只是杯水车薪,但是对于李寒亭而言已经是雪中送炭,加上他自己拥有的二百余匹骡马,已经可以将八十辆左右的四轮马车投入运转。

    &兄弟,有你这句话,哥哥我便放心了!我明ri便命人去工厂订这车子!先定他一百辆再说!”

    扈仲康摆了摆手,“二哥您先听我说完。明天您写一个说帖,把这边的情形给主公在说帖上说明,请求他帮助解决一批骡马,哪怕是从各处营伍中退役的骡马都可以!”

    &是为何?”李寒亭有些摸不着头脑。

    &哥,要不说你是老实人呢!你不大清楚,在削平郑家之战中,据我所知,大大小小的骡马缴获了不下几千匹,除了分配到各营之外的,至少还要一两千匹在主公手中掌握着,除此之外,各营退役下来的骡马,虽然不能继续上阵,但是用来拉车问题还是不大的。我和你打赌,这个说帖上去,至少主公会让你价购几百匹骡马。这样一来,便有了近千匹骡马。”

    &此一来,便可以勉强敷用了!”

    李寒亭有些兴奋了。

    扈仲康撇撇嘴,这位爷的格局未免有些太小了。“二哥,且听我说完。”

    扈仲康给李寒亭出了个主意。

    &的意思去找那个老狐狸?”李寒亭有些不太情愿。“他可是说过了,放出风声来,这几年的马匹都是给主公的额,一匹也不敢往外面卖啊!”

    扈仲康的主意就是去找眼下在富琅山区为整个南中军养殖繁育马匹的胡礼成家族。看看从他们手里能不能搞出一些骡马出来。

    &知道,老狐狸对外说的话我也听过。但是,他说的是卖,我们又不打算买。”

    &就更不可能了!老狐狸怎么会白白的送给我们骡马呢?”

    &们租!”

    扈仲康的主意是这样,从胡礼成手中花钱租借骡马,来把这个运输货物的买卖搭建起来,开张之后,再慢慢的想办法去内地采购马匹来补充这部分缺口。

    &法子,时间就是银子啊!早一天开张,便早一天有银子入账啊!”

    扈仲康一连串的做法令李寒亭有些眼花缭乱,他不由得出口要求扈仲康逐一的向他解释一下。

    &狐狸那里养殖繁育的,除了从内地广西云南引进的果下马、滇马之外,便是毛驴,另外还有从那些红毛夷人手中买来的什么大食马,将这些马匹混在一起,或是繁育骡子,或是培育新的马种。”

    &是,虽说马匹每年都可以生育,但是从生下来到可以使用,也是有时间的。骡子和驴好一些,大概是三年,而马匹则是要至少四年才可以。但是,这几年下来,拜玉米草所赐,我知道的,老狐狸手里的骡马不少了。这些骡子又不能繁育,只是白白的消耗他的草料人工,你以为这头老狐狸不想把这些骡子换成银子?但是他又不敢卖,只能是硬挺着。”

    &们花钱租!在合约上注明,只要他需要,提前几个月告诉我们,我们还他相同数量、品种的骡马便是!这样一来,我们的买卖便可以提前开展起来。一边做货畅其流的买卖,一面派人去广西、去云南去缅甸、去暹罗买马!”

    两个人越说越兴奋,索xing让人将各自的烟斗取来,便在花厅廊下支上两座躺椅,一面吞云吐雾抽着旱烟,一面斟酌着给守汉的说帖应该如何写,顺带着提出点什么新的要求?

    扯到后来,两个人惊讶的发现,原来自己还有这么多的事情可以做?!

    &两个家伙!倒是一对人物啊!”

    守汉将李寒亭执笔、扈仲康口述的关于货物运输中存在的各种问题和困难看了几页,不由得脸上露出了笑意,真是资本的趋利避害xing啊!这两个家伙哭着喊着要求自己将平定郑家以及从暹罗人手里缴获的骡马等,哪怕是退出现役的也可以卖给他们一批。

    看到后几页,守汉不由得一拍大腿,“嘿!人才!”

    在这一部分中,李寒亭和扈仲康二人提出了要求开放南中军辖区内客运的要求,同时提出来的便是将现有的用来运输货物的四轮马车进行改装,使其适应客运业务。

    &兵房、户房于不适合军用之骡马中价拨四百匹骡马与李寒亭扈仲康二人。另责成李扈二人进行从河静经顺化至柴棍等地沿线客运业务之调查,调查完成后,另行禀明。”

    禀帖连同批复回到李寒亭手中的时候,扈仲康同人称老狐狸的胡礼成艰难的谈判也算是告一段落。

    老狐狸的胡氏养马场,以每天一吊钱的价格租赁给李寒亭扈仲康二人的运输公司一千匹骡子,二百匹果下马,三百头毛驴,为期一年,如果因南中军有军需要求,则运输公司必须无条件交付同等数额的骡马给胡氏养马场。但是要提前两到三个月通知运输公司。

    虽然条件很是苛刻,但是对于顺风车行的二位老板而言,就算是再苛刻的条件,也只能捏着鼻子认账。忘记说了,二位将自己的运输公司起名为顺风车行。希望自己的生意能够顺风顺水。

    &哥!车行的事情你就多费心思来打理!”

    在从户房取回顺风车行的一应文书之后,扈仲康有些按捺不住。

    &明早便搭船去广西,我就不信买不回骡马来!这个老家伙!掐死了咱们的脉,知道咱们要着急开张,咱们等于是替他养着这些牲口不说,还得给他钱!我算了一下,照咱们的运费标准,百里百斤五百文钱,就算是从河静府到石溪铁矿、到商埠煤码头,从焦化厂到钢铁厂这些道路都是烧灰路面,路况良好,顶多一天跑一个来回,这一千多头牲口,从租金连带着饲料人工,差不多是赚多少钱便赔进去多少钱!咱们顶多落下一个名声!”

    天启七年三月初七。宜开张。

    鞭炮声中,由李守汉题写匾额的顺风车行正式开张营业。百余辆四轮马车运载着铁矿石、煤炭、焦炭往来穿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