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郑芝龙的计议
    ()七千字章节奉上,继续求大家的各种支持!

    有道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们按下李守汉这里制造可以纺三十支纱的果下马不表,也不去说他要用土豆红薯玉米制造医用酒jing,我们把眼光追随郑芝豹的船队。

    乘着秋冬季刮起的西风,郑芝豹的十五条船不数ri便回到了厦门,此时的厦门,已然更换了旗帜,城头上飘扬的,已经是大明ri月旗号。街头的士兵也都换上了红sè的胖袄。

    昔ri纵横海上的船主、人称“玉蛟龙”的郑芝龙,如今已经是大明的五虎游击将军。郑芝豹见到他的时候,郑芝龙,这位新鲜出炉的游击将军,正在大厅之中摆弄着官印和告身文书。

    &哥,四哥,我回来了!”身为五弟的郑芝豹,向自己的大哥,侍立在一旁的四哥郑芝虎一一行礼问安。

    &五,回来了?!”见自己的五弟归来,芝龙将手里的铜印丢到一旁,上前一把抱住五弟,上下左右的打量起来。

    &五好像胖了些啊!”一旁的四弟郑芝虎也是满眼的爱护之>

    &老五是胖了一些,看上去气sè不错!老五,这次受招安,主要的官职都给了各级头目,你是我弟弟,就得受点委屈了,暂时没有你的官职。”

    &他的官!”郑芝豹撇撇嘴,“那南中的李守汉,不过是一个守备衔的千户而已,可是人家怎么办?自己占据一方,开府建牙,好不威风!大明朝廷的官儿,又算得上个鸟?!”

    兄弟三人畅笑了一阵,芝龙便问起五弟此番前去的经历。

    郑芝豹倒也畅快,命亲兵将守汉所赠的呲铁钢宝刀取出来,交给大哥、四哥品评一番。

    见到那被亲随们珍而重之的呲铁钢刀,郑芝虎二话不说,伸手抢过一柄,入手感觉便是沉甸甸的,比一般同样尺寸的刀似乎要重一些。从刀鞘中拔出,一道青光闪烁。

    &他将腰间佩戴的倭刀摘下,递给那名亲随,“我们来试一试!”

    &老爷,这个。。。。。”那亲随有些迟疑。

    &废话,看刀!”

    郑芝虎是郑芝龙团伙中最能打的一位,当下举刀便向那亲随手中的倭刀顺势斩去!

    那亲随也不敢怠慢,急急地挥动手中的倭刀正宗猛力向郑芝虎手中的呲铁钢刀斩去。

    耳中只听得一声清脆的金铁相击之声,跟着,便是“当啷”一声轻响,那亲随手中的那柄郑芝虎花费重金从倭国求高手匠人打造的倭刀正宗,刀身断为两截,刀头掉在了地上。

    &哈哈!”一旁的郑芝豹鼓掌大笑,“四哥,我在回来的船上已经上过一回当了,我那柄村雨,便也是如此,被一刀斩断!想不到你的这柄当年宫本武藏yu求而不得的宝刀,竟然也是如此下场!”

    &老爷,得罪了!”那亲随将掉在地上的刀头捡起,用手帕裹好。“我回头和五老爷的村雨一头送去请高手修补好。”

    &哥,这也不算什么特别的,你试试这样。”芝豹从一旁取过一本书,伸手递到了芝虎的面前。“用刀切一下!”

    &疯了!忠义水浒传!嘉靖年间的版本!大哥平ri里最喜欢读的!”

    &系,大不了下次再去南中贸易的时候,让人捎一套回来便是!如今那里的书籍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法子,便宜的一塌糊涂,而且纸张洁白,卖相极好!”芝豹很是有点满不在乎。

    &四,没关系,既然老五这样的说,不妨试试!”

    郑芝龙看到五弟那一副胸有成竹的劲头,心里明白,这大概是五弟要在兄弟们面前有意卖弄一番。

    缓缓的一刀切下去,巴掌厚的一本忠义水浒传被齐齐的切成两半。切金断玉不算什么稀罕,能够切断厚厚的一叠纸,证明这个刀的钢口确实是非同小可。

    &哥!果然是好刀啊!”

    丢给那亲随一锭银子作为赏钱,郑芝虎便再也不肯将手中的宝刀放下,“这刀多少钱一柄?”

    &刀是李守汉送我上船的时候,作为程仪送给我的,没有说作价多少。”

    &芝虎大声的抱怨芝豹,“你应该问问他,这样的好兵刃,无论如何我要给我哪一队人配齐,哪怕是把我的老婆们卖给李守汉,也要买回来至少五百柄!”

    &样,老子单船闯阵的时候,就再也不怕了!”

    芝虎是郑芝龙团伙中的急先锋,多次与敌对的武装火拼时,都是率先打先锋,最危险的时候,是被对手用挠钩、铁索缚住了四肢,幸好得部下拼死相救,这才突出重围。

    刚刚说到老婆的问题,郑芝龙的妻子,田川氏,便在一群丫鬟婆子的簇拥下,从后堂出来与外出归来的叔叔见礼。

    &过嫂嫂!”

    郑芝豹见自己的这个扶桑大嫂出来,自然不能怠慢,急忙令亲随取出送给大嫂和四嫂们的礼物,恭恭敬敬的摆在了大嫂面前。

    &是南中出产的染sè细布,最是柔软细致不过,丝绸,比之苏杭所出不差,此物名曰香皂,用来清洗肌肤、沐浴,最是舒爽洁净,且用后还有淡淡的清香,比用皂角好不知多少!最是奇特的便是此物,当地人称之为香水,涂抹在肌肤之上,幽香阵阵。”

    看到丈夫的弟弟眉飞sè舞的介绍着琳琅满目的礼物,比大坂的那些町人还要来的热烈,田川氏不由得低下头抿着嘴偷偷的笑了起来。

    &嫂,这些衣料您便拿去做几套十二单就是了!”郑芝虎很是豪爽的将衣料等物一股脑的都送给了大嫂。

    &此便多谢叔叔了,只是,四弟的妻子们,却又该如何?”

    &嫂不必担心,我那里还有一些小玩意,断然不会让四哥失了面子的!”

    说到这里,郑芝豹很是促狭的向芝虎眨了眨眼。

    福建人的习惯,妻子在的时候,一般不太谈正经事,等田川氏回到后堂之后,兄弟几个才开始正经的议事。

    &上来!”

    芝豹的十几个亲随各自捧着一个托盘,里面是从南中带回的商品样本。

    &布,jing盐、白糖、铠甲、九转钢刀、矛头、火枪、火药,都在这里了!”郑芝豹逐一的向两位兄长介绍此番带回的货>

    &有一些腌腊食物、罐头之类的,都在码头卸货,我便没有带来。另外,还有菜油、熟铁等物,因为太狼亢,都在码头上,没法带来。”

    码头上,三百斤的巨大油篓,被码头上的人们欢喜的往仓库中搬运,一锭一锭的熟铁锭子,被整齐的码放在青石垒成的码头上,旁边有人用算盘在那里计数。

    &油,一共五十篓一万五千斤,另外,还有两篓是作为损耗赠送的,一共是一万五千六百斤。jing盐,这次运回来了一千引,运到内地山区,都是可以获得厚利。熟铁,答应我们每个季度至少五万斤,这次我带回来了两万斤。”

    &炮!我要的大炮!”郑芝虎在码头上四下里扫视着,却怎么也没有看到想象中的那些大炮。

    只有一些士卒在紧张的从船舱里向外搬运着一个个火药桶,偶尔会有几门大小佛郎机被小心翼翼的从船舱里搭出来,那些原来打算购买的十二磅大炮,却始终不见影子。

    &哥,我将咱们的要求向李守汉说明了的。但是,咱们的购炮种类和想法被我自己给否了。大炮我们就不要买那么多了,主要还是以佛郎机、六磅炮为主。有几门十二磅炮作为炮台守御之用就可以了!”

    那一ri,郑芝豹向李守汉提出了购买十二磅大炮的事情,守汉自然对此没有异议,但是,当郑芝豹到了炮场,见到了十二磅大炮的发shè,却改变了主意。

    &二磅炮后坐力太大,我们的福船、沧船怕是禁不起这样大的冲撞。”

    当然,芝豹看到的十二磅炮shè击场景,是比较传统意义的,炮架和炮位都是眼下比较通行的,而南中军自己搞的那些东西,四轮炮车、弹簧炮架、绳网拦阻等等,这些东西怎么可以给贵客看呢?!于是乎,芝豹还是觉得,发shè炮子效果同八磅炮相差无几的大佛郎机,可谓是质优价廉,物超所值。自身重五百斤的大佛郎机,可以达到的效果,差不多同十磅炮类似,这样一来,八磅炮就显得没有意义了。

    &此之外,大佛郎机还有一个好处,是八磅炮所不能比拟的!便是shè速快!用子铳用的好的话,熟手在西洋时辰一分钟内可以开五炮出去,大哥,四哥,五炮,啥情形?用上群子的话,甲板上就看不到什么活物了!”

    &远远的一声枪响传来,紧接着便是一阵惨叫之声,兄弟三人寻着枪声望去,在一股白烟下,一名火枪手正捂着脸蹲在地上痛苦的呻吟,旁边的人们急切的呼喊着郎中。

    &死的东西!”郑芝虎跳脚大骂,那火枪手是他的手下士卒,平ri最是悍勇不过,方才押运火药入库,见从南中购买的火药jing细可爱,便不由得有些手痒,顺手拿了一些,装在自己的火铳之中试shè,也算是过过枪瘾。不料想,扣动扳机,火绳点燃引火药之后,便是一声巨响,炸膛了!

    &四哥,这个事我就没有来得及说,结果便出了这样的事情!当初买火药的时候,我用咱们的枪炮试验了一下,也是容易出现炸膛这种事情,南中的黑火药加工jing细,颗粒均匀,且燃放之时都是白烟,不像我们的火药,一炮过去一阵黑烟腾起。但是,药力过于强劲,我们的枪炮怕是承受不起。”

    &干伊娘诶!”郑芝虎不由得在码头上大声咆哮起来,惊得一旁的人们都远远的离这位爷远些、再远些,唯恐一不留神成为一阵叫做出气筒的物品。

    &们的船用不了他们的大炮,我们的炮又用不了他们的火药!这样的话,我们买这些劳什子的东西作甚?!”

    郑芝虎的咆哮之事压过了海上的波涛,惊吓的海鸟都远远的飞到金门岛的方向去,身边只留着几个亲兵远远的在一旁侍候。

    等郑芝虎咆哮吼叫的有些累了,半晌没有说话的郑芝龙这才开了口“老四,这样好,老五这次买回来的枪炮,火药,我打算集中用到几条船上。以后这几条船便是我们jing锐之中的jing锐,你回去把你的船和手下调配一下,看看能够匀出几条船来换炮。”

    &个法子好啊!”听大哥说,打算将这些枪炮火药集中、成建制的装备起来,而不是到处撒胡椒面,这样的做法,自然对自己实力的扩充有很多好处,芝虎自然同意。

    &五,这些火药确实是不错,作价如何?”在看过新近购买的五百斤大佛郎机使用南中军火药发shè之后,从郑芝龙、郑芝虎、船主到一般小头目,都是喜出望外。

    &桶火药便是二十斤,零售作价每桶三两白银。我们要的多,便是每桶二两白银。”

    这个价钱登时令在场的人们惊了!我没有听差?二十斤火药,便是成本,购买硝石、硫磺、柳木炭,还有加工过程中用于提纯的鸡蛋清、牛油、萝卜芝麻等物,杂七杂八的加起来,二两银子也是不止的!

    &守汉此人可交啊!”

    人们普遍认为这是守汉给大家的友情价和良心价的同时,不由得对于未曾谋面的李守汉大起好感。

    &中富庶,想来是不在乎这千把两银子的事情,我在南中数ri,见到的农夫都是肩扛jing铁制成的农具下田,身上穿的多是细棉布。便是那些做苦役的官奴,亦都是一ri三餐,油水充足。”

    &娘贼!如此富庶!我们去抢他一票!”

    &去干他一家伙!我们就什么都有了!”

    郑芝虎脱口而出的一句话,顿时令在场的人们反应强烈,颇有一点一呼百应的味道。

    人们开始在那里议论如何趁南中军不备,一举攻进南中的某个沿海城池,如何的大肆掘掠一番,然后放一把手将城池烧了,带着劫掠来的枪炮火药jing铁财物人口,扬帆而去。

    只有郑芝龙和郑芝豹二人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眼前这群正在展开热烈讨论的人们,仿佛在看着一群疯子或是傻子。

    &抢南中军,你们有命进去,有命出来吗?”

    扛把子的话,让方才热火朝天的议论顿时冷了场。

    &说人家的炮、人家的船,你们别忘了,这些火药枪炮都是人家造的,人家能够卖给你一千桶,至少人家有一万桶十万桶,你们用这点可怜的本钱去和人家拼?有什么可以拼的?我们除了船和水手比人家多之外,还有什么可以自恃比人家有优势的?”

    &有,你们觉得当年张老大的儿子,如今跟着刘香老贼混的那几个是不是好手?”

    在得到一众头目的赞许之后,郑芝豹继续为大家介绍南中军的情形。“几个儿子里,最能打的虎鲨张小六子,如今就是南中军水师的左翼统领,驻防在琼州府,为南中军守着东大门!你们想去打劫南中,能够过得了他这道门槛吗?!”

    作为团伙中的老大,郑芝龙的威望是无可置疑和不容挑衅的,他的话顿时让热烈的现场气氛冷却了下来。坐在他下垂手的郑芝豹,悄悄的用靴子尖点了他的脚面一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了。

    &位船主,芝豹此次奉大哥之命前往南中洽谈贸易情形,顺便也给各位带来了些小玩意儿,大家不要嫌弃,微薄之物,还望笑纳。”

    他的手一摆,外面的几十名亲兵各自手捧一个朱漆木盘,鱼贯而入。

    人们摆弄着眼前的三寸手镜,欣喜而又好奇的打量着镜子里的那个自己,这镜子比铜镜和佛郎机人的玻璃镜都要来的清楚多了,连自家的汗毛孔和sāo疙瘩都看得一清二楚。

    &爷!这是那里来的好宝贝?!我买几个行不行?家里的婆娘多,要是只有这一面镜子拿回去,怕是家里会打出人命来!”

    一名船主大为兴奋的吼叫着,他的话语引发了一阵哄笑之声,算是大家的共鸣。

    &人,给各位船主茶!”

    几名丫鬟在人群中摆下了茶台,用红泥小炉开始烧水功夫茶。在座的人们大多以福建籍贯为主,自小便是饮茶饮惯了的,喝茶再是平常不过的事情。不过,丫鬟们手中的茶具却是很吸引人们的目光。

    &是南中自己烧制的瓷器,各位,觉得比江西瓷如何?”端起了拇指大小的茶杯,郑芝豹细细的品味了一口,慢条斯理的解开了谜底。

    &乖!那咱们就更得去抢一次了!别的不说,单单这些瓷器,卖给那些佛郎机人,就是一笔好买卖啊!”

    方才被冷却的话题再度的被热炒起来。

    &抢?大家都是福建同乡,大家可以回漳州、海澄等地去问问那些在吕宋生活的同乡,如今的吕宋是谁家之天下?当ri吕宋总督打算黑吃黑,吞了李守汉的货,结果被他的水师一举攻破了马尼拉城,要不是李家不想和吕宋撕破脸皮,此刻的吕宋,怕是已经全都姓李了!”

    &家能够攻破马尼拉城,自己的地盘怎么会没有防备?还是不要痴心妄想了,有那功夫,不如琢磨一下,怎么把李家的这些好东西寻一个好买主,卖一个价钱出去!”

    &爷,您说说看,李家还有什么好东西?”人们的yu望被郑芝龙、郑芝豹很好的引导到一条正确的道路上,人们开始不再想如何的去打劫南中军的地盘了,而是开始把主要的思路转移到如何的做好这种转口贸易上来。

    &些年芝豹和大家一样,都在出没于风浪波涛之间,往返于吕宋、长崎、平户、厦门等处,大家可还记得,在长崎、平户,有一样东西,可以当做银钱用于结算账目?”

    &然记得!白糖嘛!”

    &白糖,如今也是南中对外销售的大宗货物之一。此次芝豹也给列位带来了,同南中的染sè棉布一起,都在外面,一会大家可以自己运回家去细细的品尝、比较。”

    &了这些,还有胡椒、肉桂、辣椒、藏红花等等,一干香料。”

    &娘贼!咱们怎么早没有发现身边还有这么大的一个聚宝盆摇钱树?!”

    &伊娘诶!现在也不晚啊!”

    &才方船主说的对,现在也不晚,我们如今是大明水师,便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在海上出没,打击海盗,试想一下,如果大员以东,整个福建水面都是我们说了算,去扶桑的道路航线在我们的控制之中,那钱还不和海水一样流将进来?!”

    &爷,说了这许久了,您光是用这些好东西、值钱的东西来挑逗小的们,跟弟兄们说说,您这趟南中之行,感觉如何?”

    听得人群之中有人这样发问,芝豹端起手中的茶杯,小口的啜饮了一下,他在仔细的回想着这一趟南中之行的所见所闻。

    &家当真想听?”

    &还有假的不成?”

    人们杂乱的回应着。

    &方才说了,我和大家一样,都是走了很多地方的。当ri双足踏上南中的地面,便感觉与其他地方不同。街道宽阔,房舍整洁,街市之上人们俱都是衣着整洁,街道上看不到垃圾污水粪便,往来之人俱都是忙忙碌碌,几乎看不到闲散之人。入夜之后,街道上灯火通明,人们可以在各式各样的酒馆饭铺之中买的一醉回到厦门之后,虽说这里是自己的地方,但是看到街道上到处的污水横流,垃圾遍地,不知道是哪位船主手下的人,居然当众小便,看得这些,登时令芝豹一阵阵的恶心。别的那些枪炮如林,甲坚兵利之类的便不说了,单单这一项,各位便可以看到差距所在。”

    一下子便戳中了大家的要害之处,这些海上讨生活的汉子,台风巨浪视若等闲,炮子如雨,谈笑自若,但是说起这些政务管理来,便是大家的短处了。甚至,芝豹所说的那些当街小便的行为,他们自己便做的不少。

    &此说来,这南中军,当真很是邪门啊!”

    郑芝虎咂着舌,不由得啧啧称奇。

    见再也聊不出什么新鲜的东西,郑芝龙便只得宣布,“今ri便到处,大伙散了!”众多头目、船主到院子里很是兴奋欣喜的领取了自己的那份棉布、白糖、九转钢制铠甲之后,便欢天喜地的散去了。

    &五!你答应我的那些小玩意呢?!”郑芝虎一把薅住了郑芝豹,口中故意发出一阵阵怪声,以示威吓。“不给可不行,拿这些东西糊弄你四哥可不行!”

    &哪能忘呢!不过,四哥,您最近身体如何?”芝豹贼忒兮兮的朝芝虎笑了笑。眼里满是不怀好意的神>

    &子如今龙jing虎猛,连老虎都打的死几只!怎么?”

    &就好!来人!”

    芝豹的一名亲兵闻声跑了过来,芝豹在他耳边低声吩咐了几句,那亲兵疾奔而去。

    少顷,那亲兵手中拿着一个包裹的十分严密的锦盒飞奔而来。

    &哥,咱们兄弟的东西自然不能与其他人相同,这是我给您带来的,供您和嫂子们闺房嬉戏之时助兴用,不过,四哥,到时候您jing力大损,可别怪我!”

    &废话,你四哥还用得着这些虎狼药?”郑芝虎大为不满,作势要将锦盒抛出。

    &个说是虎狼药?!这是南中出产的好东西!唤作冰蚕丝袜、情趣内衣的便是!您回去,让嫂子们穿戴上,您就知道其中的妙处了!”

    芝虎听了,立刻将锦盒揣进怀里,用力掖了掖衣襟和袍带,唯恐锦盒掉了出来。

    眼见自己的四哥兴冲冲的走了,芝豹转身要迈步进院子,却发现大哥在院门口已经伫立了很久,眼睛的视线不知道在望向何处。

    &哥,大哥?”

    &五,你说以你的见闻,我们该当如何与南中军相处?”郑芝龙将视线从无限远方收回,口中喃喃的问着五弟。

    &哥,如今我们与南中军签了商贸约定,应该趁着刚刚接受招抚的时机,将沿海各处大大小小的各方人马,打扫一下,让我郑家,在这一带海面上成为独家!这样,我们同南中军的生意才会越发的好做些!”

    &后呢?”

    &后?便是将我们控制着航线水路的优势发挥到极致,将与扶桑诸大名、德川幕府之间的生意,与南中军平分秋sè!他将自己出产的物品卖给扶桑诸家大名,我们便将内地出产的各种物资卖给扶桑,顺带将扶桑之物卖给内地!”

    &有别的吗?”

    &有便是与荷兰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佛郎机人之间的贸易了!”

    一月之后,郑芝豹的船队再次出现在顺化,这次随船带来的,除了金银之物外,更有一千户从漳州、泉州等处招募的垦民。

    &家兄长为了造福桑梓,用一人出海给银二元,二人出海给银四元,三人出海,除给银之外,另给牛一头的价格在家乡招募了这三千余人,请大帅予以收留,牛价芝豹已经随船带来。另外,家兄打算效仿颜思齐船主,也是他的结义兄长,继续往大员招募垦民前往垦殖,请大帅不吝,售卖些熟铁农具给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