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这个钱我们不收!
    ()缅甸红木妆点的厅堂,玻璃镜里映照着身披暹罗红纱的侍女的舞蹈,博古架上,很不合时宜的摆着一尊新近出窑的圣瓷花瓶,花瓶里错落有致的插着几根暹罗孔雀羽毛,宣德年间出产的铜制香炉缓慢的向空气中喷吐着安息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房梁上,一对巨大的鹦鹉在那里叽叽嘎嘎的着什么。身穿着用新近纺出来的细纱棉布制成袍子的客人,中摇动着倭扇,看着眼前的午饭发呆。

    午饭应该是从任何人的角度而言都是颇为丰富的当年的新米蒸出来的米饭,来自大员的鹿肉,成桶的甘蔗酒、米酒摆放在桌上,供客人随意取用。如果觉得那玻璃瓶子里装着的琥珀颜sè的葡萄酒更为适合自己的话,可以同餐厅的侍者打声招呼,请他用同样晶莹透亮的玻璃杯为自己倒上一杯。或者倒一杯热饮十分香甜的可可。

    望着眼前餐桌上琳琅满目的食物,虽然知道这些食物用国内的物价相比十分的低廉,但是,腰间佩着倭刀的客人依旧食不甘味。

    &嘎雅路!我们来了有十天了吧?!为什么将军大人还不肯接见我们!一定是你们办事不利!”

    客人很是不满的训斥着随行的武士。头上留着冲突炮发髻的武士们,急忙立刻各自的座位,跪倒在地面上双合十额头紧贴在掌上,向自己的主公请罪。

    一门众松平信纲、老中酒井忠胜跟德川家谱带阿部家的新任家督阿部忠次。三个人作为德川幕府的代表,带着各自家的一群武士,到了顺化已经有十天,每天呆在陈设华丽饮食丰富jing美的会同馆里,虽然是可以夜夜笙歌,但是作为武士,无法完成德川将军的交代,却是莫大的耻辱!

    事情起源于一年一度的参觐交代。

    由岛津家久为首的众大名发起的旨在讨好德川幕府将军的参觐交代活动,经过多年的演变,已经从一种自发行为变成了一个制度。幕府用来消耗各个大名,特别是那些外样大名的财政实力,同时,要求各个大名的妻子要在江户居住,每个大名每两年有一年的时间要居住在江户城,协助将军处理政务,这样一来,不但消耗了各个大名的财政实力,控制了他们的妻子作为人质,同时也缩短了他们在各自领地的时间,逐步离间、冷却、疏远他们与家臣之间的关系和感情。有点类似于宋太祖制造的“兵不识将将不识兵”的效果。

    但是,从今年的参觐交代开始,幕府发现了一丝危险的苗头。

    九州的岛津家、锅岛家等西南诸藩自不必,以往因为国远力弱特许可以三年一朝的对马宗家,此番居然也是很主动的前来觐见。

    要知道,参觐交代对于各个大名而言,往往是一次极为痛苦的自费旅行,而且还要打肿脸充胖子。大量的随行人员,在前进时必需进行大规模的“大名行列”,都是各个大名彼此攀比、讲求排场的平台,各家在这样的时刻都要进行炫富式的行进。这对于大名经济实力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消耗行为。

    但是,今年,松平信纲等一门众率先发现,无论是西南诸藩,还是五岛家、宗家这些比稍微富裕些的旗本都强不到哪里的小大名,居然也摆出了近千人的大名行列。

    行列里,旗帜鲜明,不仅是大名本人身穿锦袍,武士旗本每人都是jing钢所制的南蛮甲,就连那些明显的足轻,也都是身着铁甲。长枪兵们肩上扛着的,不再是简陋的竹枪,而是比三间枪还要jing制的长枪,枪尖的寒光在江户的阳光下,刺进了松平的眼睛里,刺得他眼睛生疼。

    而那些铁炮肩上的铁炮,更是让松平们为之胆寒。

    那绝对不是织田信长时代最好的萨摩铁炮所能比拟的!就算是萨摩铁炮,也要卖四十贯一支,还不算子药铅弹等项,单是五岛家的铁炮队,粗粗的数数便有至少二百只铁炮,这个该死的海贼!他们是从哪里搞来的这许多的钱米?!

    参勤交代使大量人员来往江户“旅游”——其中很大部分都是消费水平相对较高的武士(当时江户城总人口中武士占了一半多),这很大的刺激了江户地区的商业水平,可以拉动了幕府的内需,对于幕府提高gdp有很大的帮助。原本是消耗诸家大名财力,为幕府制造财政增长点的参觐交代活动,如今却成了诸侯炫富的舞台,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早早遏制住,会使得那些心怀叵测之徒看到希望,重新串联起来。

    对于外样大名的实力增长,德川将军都是一向很仁厚的,绝对不会因为部下实力的增加,领内gdp的大幅度增加而睡不着觉。

    他只会连夜召集一门众和四大天王们商议对策!

    虽然德川家不像北条家拥有六波罗探题那样可怕的情报机构,也不像丰臣秀吉那样,派遣一些年少童子私下里窥视**,但是一般的情报工作做得还是很到位的。

    天还没有亮,一份详尽的情报摆在了德川家光的面前。

    &尼!这群家伙竟然背着幕府同南蛮贸易!哪个给他们的权力?!”

    &公,属下认为,眼下不是追究西南诸藩和对马宗家、五岛家的擅自贸易罪责的时机,而是要尽快进入到这场贸易当中,否则,这些家伙的实力越来越强,那些西军的残渣余孽也会随之蠢蠢yu动的!到那个时候,他们的实力不断地在增强,我们的实力在原地不动,这样很危险!”

    身为伊豆守的松平信纲很是严肃的指出了这个问题的严重>

    &嘎!”从灯芯草编织的草席上,家光捡起那份情报,“这些人和大坂的那些町人,出售给南蛮的,不过是些属地内的特产,再就是用金银和女人、人口向南蛮输出,换取一切可以用来同幕府抗衡的物资,但!我幕府控制的地区,要比他们广大十倍!人口和金银也要比他们多上数十倍!这场战争,我们必胜!”

    &将军!满赛!”

    &平君,这次前往南蛮,便由你带队,如果有人敢于阻拦。”家光从身旁的侍大将中取过一柄长刀。

    &是此番参觐交代岛津家送来的给大御所殿下的贡品,大御所殿下赐给了我。据是南蛮所出之jing钢制成的宝刀。殿下曾经试了一次,可断三胴,便赐给你,如有不尊命令,擅自拦阻之人,不论是大名还是别的差遣,一律斩首!”

    大御所是德川幕府二代将军德川秀忠隐退后的称呼,德川秀忠天启三年让位给德川家光,然后自己也和他的父亲德川家康一样称大御所,但是,与家康不同的是,他依旧住在江户,而不是骏府城。

    但是,到了顺化,整整十天,每天都是到将军府门前投帖求见,但是投进的门帖,却如同风吹过博多湾海面一样,转眼就消失了。

    看着满桌的美食,想想那些心怀不轨的大名们,正在用从南中购买的各类物资武器不断的壮大自己的实力,自己作为将军大人的心腹,如何能够吃得下?!

    &井君!阿部君!”沉着脸将中的碗筷猛地顿在桌上的松平信纲用自己低沉的声音同随行的阿部忠次、酒井忠胜出自己的想法。

    &尽快用午饭,我打算午饭后再行前往天朝大将军的幕府,如果大将军不肯接见,我便在辕门外切腹!请二位做我的介错人!”

    在午后的阳光下,将军府门前已经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人们摩肩接踵的挤在一起,等着看那个令人叹为观止的场面。

    &位老丈,请问一下,这许多的人聚集在将军府门前,所为何事?”松平信纲一行人在门前两列的队伍中挤到靠近门口的位置,发现再也挤不动了,只得向身旁的一位老者低声下气的打听消息。

    &地来的吧?!”那老者一副很瞧不起的神情。

    &下是从扶桑来的!”松平等人有意的腆胸迭肚,做出一副雄壮的样子。

    &盘!”那老者很是轻蔑的了一句,“等着开眼吧!今天是将军府搬迁到顺化以来,第一次向税务司缴税的ri子,上午税务司的税官已经进了,这回差不多该有结果了,那边街巷的赌坊里,已经开出来了盘口,赌将军不交税的,一赔一,赌税官被砍了头的,二赔一,赌将军全额缴纳税款的,一赔三十!”

    &了!来了!”

    将军府封闭的辕门缓缓打开,一名税务司的税官昂首挺胸的站在台阶前中捧着文书簿子,脖子上好好的生长着一颗六阳魁首。

    &哦!”方才在赌坊里买了这个税官的人头被盛怒的将军砍下来的一群人不由得发出一阵哀叹,自己的银子打了水漂了!

    &据将军府颁布之税收管理办法,将军府将军李守汉,照统一累进税制度,各项收入应纳税款一百二十万两,折合银元一百二十万元。现已缴纳完毕,税票在此!各方各界如有疑问,可到我司查询!”

    &看热闹的人群中立刻一片大哗,以往只是听将军自己也要纳税,却不想当真如此,看来这所谓的官绅一体纳粮缴税是真格的了!最为兴奋的是那名老者,“发财了!发财了!刚才和老吕头赌气,买了十两银子的将军全额缴税,一赔三十,那就是三百两啊!我可以回老家招募些人到九龙江垦荒了!”

    也有人不以为然,“官家的,可能当真?你看到银子了吗?”

    那税官指挥下杂役提着浆糊桶将一张税票贴在将军府辕门前的告示栏上,听到这话,不由得冷哼一声,“想看钱?小子,小心些!你可没有护目墨镜,别让银子晃花了你的那双好眼睛!”

    隆隆的车轮碾压过路面的声音从将军府内传来,一长列马车源源不断的从将军府的深处被车夫赶了出来,每一辆马车上面都是一个个巨大结实的木箱,木箱的四角用铜皮包裹。沉重的木箱几乎将马车上的弹簧压垮,巨大的重量令拉车的马匹一个个汗流浃背。

    &辆,二辆,三辆。。。。。四十一辆,四十二辆!”看热闹的人们,包括松平和阿部、酒井等人,也都在心中默默的数着从府里出来的银车。

    &各方父老验看一下!”那名税官想来也是很得意自己今天的行为,这样的风头不是谁都有机会出的。把守在各辆银车周围的税丁们,脚麻利的爬上车顶,随意搬开一口箱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将箱子上的将军府封条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站在台阶上的松平居高临下看得很是清楚,那箱子里整整齐齐的码放着一卷一卷用桑皮纸包裹的圆形物体,不知道是什么。

    一名税丁用力将中的圆柱掰断,一枚枚银元从他的中滑落到箱子里,发出一阵阵清脆悦耳的声响。

    其余的四十一辆马车俱都是如此作为。

    很显然,毫无疑问的,车上装载的全都是银元!

    当看热闹的人群啧啧称赞的散之后,松平信纲整理一下衣服,看看有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特别用臂碰了一下那可能和自己成为血肉相连的伙伴的肋差,迈步走到将军府的门房前。

    这里他来了也不止一次了,知道求见将军或者到将军府下属的各个司房办事,必须要在这里登记才可以。

    &门簿!”门房秦大爷(嘿嘿嘿!)看到这群倭人的样子,懒洋洋的招呼一旁的那名年轻人。

    松平信纲身边的武士急忙将松平的名帖双毕恭毕敬的呈上,交给那名年轻人。

    &川家的人?”

    那年轻人打开名帖反复的翻看了一番,才懒洋洋的将厚厚的一本登门簿打开,用毛笔在上面登记。

    &问差官,不知道我们何时能够见到大将军本人?”

    那年轻人和秦大爷互相对视一眼,很是没有好气的回了松平信纲一句,“我家主公每ri里有多少大事要办?岂是你这样的人想见就能够见到的?”

    被训斥的哑口无言的松平强压住怒火,低眉顺眼的继续又问,“那,长史官李大人我们何时能够有幸拜见?”

    &着吧!一个月以后差不多!”

    &个!?”

    松平信纲仿佛被人用国崩轰击了天灵盖一下,感觉整个世界都要坍塌了,一旁的酒井忠胜和阿部忠次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他,看他下一步应该如何处置。

    &位,请帮助我!”

    松平信纲从牙缝里迸出了这几个字,示意身旁的武士为自己的切腹做准备。

    &先生!您今天当值吗?”

    一乘小轿从一行人身旁挤了进来,轿帘掀开一个中号胖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熟门熟路的来到门房,将自己的名帖递了上,顺带着同秦大爷和那名年轻人打着哈哈。

    &先生啊!今天是有什么事情?”

    秦大爷也是和那中号胖子打着哈哈,看得出,双方的关系不错。

    &有一批货物打算运回九州!到税务司报税!还望二位大人多多的行个方便!”

    &好!”面对着古贺一雄的鞠躬,以及中递过来的圆圆的黄黄的东西,秦大爷自然不好拒绝,示意自己的学徒在来客登记簿上为古贺一雄登记,发放了临时出入用的竹牌,古贺一雄便施施然的走了进。

    &人!那厮是岛津家的人!分明是给上国老爷使了银钱的!我们要想进见到大人,怕是也要如此!”

    原来如此!松平信纲这才恍然大悟!想不到这十天的工夫,竟然是因为自己没有给两个门房行贿而耽搁了!他顾不得懊恼,从腰间取出数枚金判,交代给自己的亲随,示意他再投递名帖。

    看到金判,秦大爷的脸sè比起刚才要好看了许多,但是,却依旧不肯通融,连金判都被从门房里掷了出来。

    &钱我们不收!”

    &尼?金判都不收?!”松平信纲、酒井忠胜、阿部忠次顿时觉得不可思议,方才明明看到岛津家的古贺一雄递上了金子,便被放了进的啊!却又为何不收我们的金判?

    &个,在南中不是合法货币,不能流通!”

    &豆守大人!伊豆守大人!”看到松平信纲的脸sè变得同猪肝相仿,酒井忠胜和阿部忠次,急忙出言相劝,“我们还是先回吧!今天的收获也是很多的!”

    在北上攻打郑家之前,因为同各处往来贸易的不断扩大,守汉和他的部属们发现了一个颇为棘的问题。币制混乱!

    墨西哥的银元,ri本的金判,大明的库平银,台州锭。荷兰人的里亚尔,英国人他们的镑,这些货币令商务司、税务司的人们叫苦不迭。

    而以前自己发行的钱票,在河静时期,因为地盘、人口都较少,所以还可以顺利流通,如今地盘如此之庞大,往来贸易范围之广,令人叹为观止。

    于是,守汉开始“铸币”!

    首先,将铸币的所在安置在邻近河流的地方,有了河流,便可以为冲压机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

    接着,命人用锰钢制作了模具,这套模具,可是费了不少的心血,因为锰钢的硬度问题,很是令人头疼,但是,守汉要用的,也是因为它的硬度。

    有了水力冲压机,有了锰钢制作的模具,铸币局便悄悄的开始工作了。用来“铸币”的金银板放到冲压机的冲口上,上下钢模一压就从金银板子上冲下一块圆币。钢模上带着的花纹,在冲压机的巨大压力作用下也就留在了钱币上。

    这样“铸造”的货币,不但花纹极其jing美,同二十一世纪的硬币相比也是差别不大,钱币的边缘则呈微小的齿轮形。防止居心不良的人在上面刮金银。

    金币用18k黄金铸成,成分比例为金75%、铜175%、银75%,一枚18k金的金币重量标定是50克,大约和我们习惯的袁大头,两枚的重量相仿,而且可以用来做砝码称重。一枚金币按照规定可以兑换银币三十枚。

    银币含银量百分之九十九。重七钱,折银一两使用。

    不论是金币还是银币,都暗自在某个角落里留下了一个中字,代表是南中发行的货币,守汉可还没有觉得自己的实力到了可以明目张胆的发行du&货币的地步。

    制造标准统一,外观jing美,且又在贸易过程中得到强有力的推荐,这样的货币很快在贸易中被推而广之,收到了各方的好评,当天郑芝豹曾经兑换了大批的银元回到厦门,交给大哥和各位船主观赏。

    各个船主看了之后一致认为这是有生以来见到的最好的银币,比户部的库平十足纹银成sè要好得多,弗朗机人的洋钱无论是成sè还是jing细跟这个都没法比,就是内帑细纹银的成sè比起这个银元也颇有不如。(西班牙银元成sè不过903%而已,比起户部库平十足纹银来都差一些。)

    这银元一块虽然只有七钱,但是成sè远胜户部库平十足纹银,别当一两库平银用,就是当一两五钱都可以!

    这些事情,又怎么是冒冒失失、兴冲冲赶来的伊豆守大人松平信纲能够知道的?

    于是只得悻悻的回到会同馆中,回到馆舍之中的第一件事,便是打发人官银号和铸币局将携带来的大小四千余枚金判统统的换成了金银币。

    将换回来的金币在中把玩,jing美的花纹,统一的重量,都令三位大人称赞不已,那官银号换金银币的知行向三位大人禀报,据很快就要有铜币问世,预计铜币作为金银币的辅币和小额流通使用,据银币同铜币的兑换有可能是一枚银币换取二千枚铜币。

    &豆守大人,我们是不是回请将军大人贩运些赤铜到南中来?可以用卖掉赤铜的收益来南中采购各类物品!”阿部忠次很是兴奋。

    &管做什么,都是要先见到大将军本人才是啊!”

    伊豆守大人将中的金币放在试金石上,轻轻划过,sè作青黄之间。按照七青、八黄、九紫、十赤的黄金含量标准,这枚金币的黄金含量应该和官家声称的七成五左右一致。

    终于,几经辗转,松平信纲等人跪在了守汉面前,“外臣源朝臣松平伊豆守信纲,拜见天朝大将军!大将军威武无敌,军威广布四方!”

    &人请起,贵国大御所殿下可安康欢乐?贵国家光将军身体康健否?”

    崇祯元年十月二十二ri,南中兵马诸路总统官兼理钱粮民政李守汉,接见了倭国德川幕府贸易代表团松平信纲、酒井忠胜、阿部忠次一行。双方就开展全面的、合法的南倭贸易进行了会谈,均对此项贸易的美好前景充满信心,会谈期间,李守汉请松平信纲一行代他转达对德川幕府两代领导人的问候,并欢迎家光将军在适当的时候对南中进行访问,他期待在江户与德川家光将军见面。

    又是六千多字,大家不打算打赏点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