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家光和信纲
    没节操的章节继续奉上,感谢大家的支持!

    从庆长十一年开始大规模建造起,至今天宽永五年,江户城已经逐步完善了城防体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东西约有十余里,南北约八里的城墙,城墙四周围有内壕和外壕,外壕长约三十余里与内壕相同均是以巨大的石垣垒成。在这样冷兵器为主的时代,两道壕沟成为了守军的得力工事,何况,城头上还有被命名为"樱田橹"和"富士橹"等望楼20座,城墙上的"田安门"、"清水门"和"樱田门"等三十六座城门为城内的旗本武士出城反击敌军提供了良好的出击通道。

    城内分布着称为“山之手”的上流社会区,包括大名的住宅区和幕府将军亲信旗本的住宅区,除此之外,便是被称为下町的平民区和商业区,除了这二者之外,便是本丸、二之丸、三之丸、西之丸等宫殿。

    通过了"百人番所",这个德川幕府时代谒见将军的最后一个守卫检查,松平信纲来到了将军德川家光这位日本的实际统治者面前。

    五层城楼的天守阁中。

    一支用白色棉线紧紧绑扎的铁炮,一个小小的棉布袋子,一束紫根。横放在德川幕府第三代将军德川家光的面前。

    &十郎,这是你此番前往南中洽商贸易的成果?”虽然不是天皇,但是家光的声音也如同天皇一般的空洞生涩,一样的如同天照大神在世间的投影。

    昔日家光的小姓、此番出访南中的带队大员松平信纲,双手交叉放在地上,额头紧紧的抵在手指上,听着声音从半空里飘下来。

    &的!主公,属下取来这几样物品,便是要详细同主公讲解一番。”

    &那你便与我抬起头来,一一的讲述!”家光的声音依旧空洞生涩,但是声音里不那么冷峻了,这个,从八岁起便陪在刚刚出生的家光身边的信纲自然很清楚。

    抬起头来的信纲,初入眼帘的,便是家光手中高高举起的那柄铁炮。樟木制成的枪身,黑黝黝的枪管用上等精铁制成,用白色棉线绑扎的紧紧的,清油刷漆的木本色、枪管的金属质感、白色的棉线给人,带给人一种更难以言表的美感。

    家光摆弄着盘绕在一旁的火绳、子药等附件,“这一只铁炮要多少银子?”

    &禀主公,这样的铁炮,外销的统一定价为四十元南中银币,折合永乐通宝大概四十贯!”

    &十贯?四十贯?!”家光口中不停的喃喃自语。

    &的,四十贯,另外送二十发子药,包括火药和弹丸。南中商人表示,如果按照操作流程进行,在射击次数五十发内炸膛,他们愿意十倍赔付。”、

    一边回复自己的主子的问话,信纲心里的最深处却也在低声的盘算着,“每一只铁炮有我两贯钱。”

    放下手里的铁炮,家光拿起来那个缝制的十分精致的白色棉布袋子。用手轻轻的掂了掂,里面装的东西发出一阵细微的沙沙声。他解开袋子口上的细绳,将袋子里的东西倒出来,“哗!”白色的大米在灯芯草编成的榻榻米草席上撒的到处都是。

    &是臣下带回来的南中大米的样本!这一袋子为南中度量衡的一斤,另外,这枚布袋,也是南中所出的棉布制成!”

    &米?!合多少钱一石?”

    大米在日本,属于绝对的战略物资。倭国的物价、薪俸都是以大米作为基本单位,甚至诸侯们之间比较实力、门第都用彼此地盘上的年出产多少石高来衡量,由此可见,大米在倭国社会中的不可动摇地位。

    &中外销的话,统一的定价,不含运费,所谓的出口价格,不是到岸价,为五钱银子一石。一石一百五十斤,也是南中的计量标准,大约折合我们的重量为?”

    就算是信纲是从小一手把家光带大的小姓,从到家光身边开始起,就享受每年一百石的武士薪俸待遇,可谓是嫡系心腹,但是,根据人之常情,他在大米贸易上,也是留有后手。“报价是五钱银子含税的出口价,但是实际价格可以压缩到每石三钱银子,另有每石十斤的损耗。”按照每年七月份稻米下市,粜米的价格为每千石四百贯的价钱来折算,这样的价钱也与日本国内相差无几。但是,每年到了青黄不接的时候,鬼子的米价就不是粜米时的价格了。

    &为有银价与铜钱之间的比例兑换等问题,这个价格我们似乎不太能够接受,但是,如果换算成南中银元的话,这个价格就很有优势了!”

    信纲从腰间取出一枚南中银元,双手呈给家光。

    &样的银元,在南中便是一两银子,可以兑换两贯钱,用来买米的话,。。。。。”

    家光此时已经顾不得听信纲的汇报了,他手里摆弄着那枚南中银元,从图案,到手中的质感,这南中的银元要比那些南蛮的银币要来的精美的多。二者如果并列在一处的话,便是当年的太阁大人同那传说中一米八几的加藤清正并立在一起,孰高孰低,一目了然。

    这南中的棉布、大米、铁炮都是好东西,有了这些,便不怕那些旧日西军的残渣余孽们扩充实力,须知,他们的石高和自然条件都远不如幕府所辖地域,彼此都扩充实力的的话,幕府的速度还是要比各家大名快的多。

    但是,这些好东西,需要用一样东西去换的!这件东西就是家光手中的银元!

    &公,其实这就是臣下取来这样东西的用意了!”

    信纲指着放在桌上,被家光赶到一旁的那捆紫根。

    &东西?”家光很是厌恶的看了一眼那捆紫根,虽然被信纲精心打理过,但是依旧是野草的本色不改,丝毫不具备观赏性。

    &我有何用?”家光抓起那捆紫根作势便要将它从天守阁的窗口丢下去。

    &公!不可以!它可以换来这些东西!”

    急促的惊呼声,从松平信纲的口中发出,令家光收回了手。

    &尼?”

    &的!不光是这个,还有蓝草。以及我们平日里根本不会注意到的很多东西,不只是铜和硫磺等物品,连这些草都是南中的天朝将军指名点姓列入可以用来贸易的物品的!而且,给价颇高!如果我们收集一船蓝草或者紫根草去南中的话,相信可以换回一船大米!”

    紫根草,多年生草本,高30-80厘米;茎直立,通常不分枝,有4角棱,通常无毛,在节上有短柔毛。叶较薄,纸质或薄纸质,4片轮生,略耐阴,喜温暖湿润气候。春、秋二季采挖,除去泥土,切段,晒干。全草则在春末、夏初拔起全草晒干。

    这种草在日本,不说是漫山遍野都是,也是俯拾皆是。虽然说家光从小便是含着金汤匙出生,但是对于这种草类也是不陌生的,听说这样的草居然能够换回大米,不由得他开始用奇特的眼光打量起信纲了。

    信纲虽然年老(比家光大八岁,此时已经三十多岁了。),但是毕竟是小姓出身,对于将军大人家族的这种眼神,是再熟悉不过的,当年一般秀忠将军,(便是现在的大御所大人,家光的爹,)一旦用这样的眼神打量尚未元服的自己时,便是少不得要唱一段**花或者菊花台了。今天看到家光用这样的眼神打量自己,不由得他一阵阵起了异样的感觉,毕竟不弹此调久矣!

    家光正要开口说话,天守阁下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主公,大御所大人驾临!”

    &亲大人!(大御所大人)”德川家光和松平信纲见到德川秀忠之后赶紧起来见礼。

    &千代、三十郎,不必多礼”德川秀忠一面止住了二人见礼的行为,一面叫着二人的小名说道,“听说三十郎这次去南中收获颇丰?”

    &要向父亲大人禀告,”家光命人取过一旁的几样物品,“三十郎从南中带回的几样物品,请父亲过目。”

    与家光这个继承了父祖两代人的基业的富三代不同,秀忠也是同父亲一道进行了关原之战,大坂冬之阵和大阪夏之阵几次大战役,至于别的小战更是不计其数。对于武器的鉴别,自然要比家光强得多。

    仔细的端详着手中的这支铁炮,乌黑厚实的枪管,略带有些油脂在上面,沉甸甸的枪身令人觉得坚实可靠,“这样的铁炮,南中人要卖多少钱一支?”

    当听到松平信纲回报这样的铁炮要卖四十贯一支,奉送二十发子药,并且南中人承诺如果在五十发之内发生炸膛等事故,愿意十倍赔付的承诺后,久经风浪的大御所大人不由得泪流满面,骇得自家光以下天守阁上所有的人无不跪地请罪。

    &尔等无干!当年先父东照大权现家康公在三河时,从织田家买的二手劣质铁炮都要六十贯一挺,到关东后一挺铁炮怎么也得180贯,想不到今日如此精良的铁炮竟然只要4>

    &亲大人请放宽心,儿子就是什么事情都不做,也要先买回一千支铁炮来,将父亲大人的母衣众全部变成铁炮众!”

    大御所大人眼睛只管看着松平信纲,“三十郎,还有什么收获?”

    &了铁炮、大米、棉布之外,便是盔甲刀枪与金银肉食等物,那些狼亢之物,臣下不敢搬到这天守阁上来。”

    &中兵甲之利,我在居所亦有所耳闻。三十郎,不知那南中可否出售大筒与国崩给我们?”

    &亲大人,那大筒与国崩,耗费巨大,据三十郎回奏,出售与暹罗等处的大筒、国崩,都是按照重量计算价格的,一两自重一两银子啊!”

    &大御所大人德川秀忠狠狠的将手中的折扇摔在小几上,刚刚直起身子的诸多武士、家臣们,又急忙俯下身子请罪。

    &们先到三楼去!”秀忠低沉着声音,将所有的人轰走,只留下了儿子家光。

    &嗒!”秀忠从宽大的袍袖中取出一叠纸张,“你自己看!”

    这是秀忠安排忍者和专人对各处,特别是九州等诸大名突然之间一夜暴富的原因做的调查结果,

    不查不知道,一查端的吓了大御所大人一跳,不光是九州的那群土鳖们一夜变成土豪了,就连偏远的土崎居然也开始变成暴发户了!哦,说土崎是暴发户有点冤枉人家,人家本来就是百万石石高的大土豪,只不过在关原之战中站错了队,才被德川家康将他在太阁检地时获得的常陆,(也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的日本版本,常陆就在江户东侧,换了是谁,也不会让他一个西军余孽在我的老窝旁边呆着。)给赶到了鸟不拉屎的出羽国,而且石高只有18万石,跟之前的上百万石比绝对是身价暴跌。

    本来佐竹家已经被打压到了谷底,老而不死的佐竹义宣每日里唉声叹气的,但是,没想到的是,这群咸鱼居然通过大坂十人众们与南中展开了贸易,将根本不值钱的紫根等物从南中军手中换来了真金白银大米棉布铁炮!

    虽然说与南中军的贸易活动,严格的说并不是一种平等的、等价的交易活动,但是,在幕府和各地的外样大名眼里,这简直就是一种救济活动啊!

    根据这份忍者带回的报告,佐竹义宣已经准备看到在自己的有生之年佐竹家的崩溃,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大阪商人将领内漫山遍野不值钱的紫根草大量高价收购,那些野草竟然能够换回粮食跟铁炮!佐竹家的实力居然在暗中有所恢复。

    &亲大人>

    &妨不妨,若是30年前能有此事,别说那个该死的

    田舍人,纵然是太阁大人也能奈我何!”

    。。。。。。。

    这是一位忍者冒死在佐竹义宣寝室下潜藏数日偷听到的父子二人的对话记录。

    &买国崩,不买大筒,那些该死的西军余孽就会势力越来越强!他们扩充起实力来,可是丝毫不惜工本的!”

    &年的秀赖,最后是一个什么下场,难道你想步他的后尘吗?!”

    父亲大人的话,如同醍醐灌顶一般,惊得家光出了一身的冷汗,对啊!那群家伙为了对付我德川家,可绝对不会省钱的,特别是如今的这个局面,他们领内的野草都能换来大米和铁炮棉布,他们还会有什么顾忌?!

    &吧!把三十郎他们叫上来,我有话对他们说。”

    当日,大御所大人召集会议。

    会上,伊豆守松平信纲因做事勤勉,精心尽力,被提拔为征夷大将军幕府老中,石高加至三万石。

    与其他几位老中不同,松平信纲不参加所谓的月番制,轮流管理不同事务,而是专职管理一件事情。

    那就是与南中军的贸易!

    &德川家直领四百万石石高之地。各亲藩大名、谱带大名,凡有与南中军进行贸易者,皆由松平老中负责办理,以防止彼此之间冲突,伤及感情。此事由松平君向我和大御所大人负责,他人不得干预。信纲君,以后与南中军贸易诸事,便交给你了。为了我德川家,拜托了!”

    在酒井忠胜、阿部忠次等人充满羡慕嫉妒恨等诸多情感的眼神里,伊豆守松平信纲大人接受了这个肥的不止流油的差使,同时接受了三万石石高的封地。

    同时发布的,是幕府针对农民进行的另一项仁政。在以往“公四民六”的地租征收标准基础上,德川幕府对直领地农民宣布,四成的地租是必须按时足额缴纳的!但是,可以根据各地的物产情况、动植物分布等情况,上缴幕府制定的折抵物品目录中的任何品种来充抵地租。

    此项仁政,各亲藩大名、谱带大名根据自家领地内的实际情形参照执行,但是,必须执行特产折抵地租政策,为各地民众提供一个休养生息的机会。

    同时,一道密令,以大御所、征夷大将军二人联合签署的名义发往各个亲藩大名、谱代大名处,“对于各地所出产之物,由幕府进行统一调配,集中与南中军进行贸易。各大名不得擅自与南中军、与大坂十人众等进行贸易。”

    在各地大名的强力反弹之下,这项政策不得不做出一些让步和调整,在同等价格的情况下,幕府有权优先收购,各大名有义务将该项特产出售与幕府。

    也是没有办法啊!谁让大御所大人和将军大人本人,私下里都欠了不少大坂十人众的金判呢?

    &公。南中方面有信使到。”

    新任老中松平大人向在自己居室内的德川家光将军禀告最新情况。

    正在为自己的府库迅速充盈而兴奋的德川家光不由得“哦”了一声,便是表示自己对此事的重视了。

    &人表示,对于我们的货色,只要是符合标准的他们愿意敞开收购,对于我们要求的稻米,他们请将军大人放心,便是一年运来四百万石,只要我们的运力能够保障,他们也是有这些稻米的。只是提出了一件事情,属下拿不定主意,还要请主公示下。”

    &

    &们讲,我们拿去购买各类货物的金判、宽永钱品质不一,规格混杂,对于结算起来着实麻烦,已经发生了几次纠纷了。为了保证双方的利益不受损失,他们建议,我们与南中以后的贸易活动,统一使用南中的金币银元铜钱就是了。我们可以出口金银和赤铜,到南中官银号去兑换这些钱币。”

    &是好事!你看那宽永钱铸造的额,同南中的银元相比就是茶茶同烧火丫头站在一处嘛!传令下去,除了幕府保留两座铸钱炉之外,其余各地不再铸造宽永钱!将省下来的赤铜,统一送到南中军那里去换钱!”

    &命!”

    &过,我们却也不可以就此在南中军面前示弱,令他们觉得此事我等办的如此简单。你去琢磨一下,和来人要点什么好处才是!”

    &禀主公,南中军方面说了,知道此事牵涉甚广,中间利益纠葛甚多,幕府会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损失也不在小数。所以,他们提出一个方案,算是对幕府的一点补偿。”

    松平信纲送腰间取出一份文牒模样的东西,双手递到了家光面前。

    家光有些好奇的拿过此物,见上面大致分为姓名、籍贯、年龄、斗箕、相貌特征等项,“这空白的地方是什么?”

    &公,这是南中军方面送来的样本,此物在他们那里,唤作务工证明,持此证者,可以在南中军辖区内从事农耕、工场、伐木等诸多劳作,每月均有工钱结算,按月发给。每季另有衣服鞋子等物发给。我派人在下面打听了一番,此物在九州地面已经被人在私下里卖到了十两金子一份。”

    &家光的回答虽然依旧,但是声音却提高了不少,手中握着那份务工证,仿佛握着一枚金判一般。

    &臣下打听,这几年来,岛津家便是依靠着向南中军各地输送劳工、女人,赚取了无量无尽的好处!才有力量和钱财向主公炫耀!南中军来使说,他们愿意每年给主公一万人的劳工份额,供主公打赏各处大名之用。另有一千人的扶桑新娘配额,送给主公。”

    一个劳工,可以卖十两金子,一年下来便是一万两!那岂不是马上就可以将我父子欠那些该死的町人的钱财还清了?!

    一个新娘换来的,不只是钱财,还有各处落魄武士的忠心。这几年,家光耳中也曾多多少少的听到了一些关于武士们将女儿送到南中嫁给当地人,换来了大批的粮米绸缎布匹的事情,很多武士为此眼热不已。

    &万劳工,一万劳工,一千新娘,一千新娘。”家光将军在口中不住的喃喃自语,他在飞速的盘算着,如何用这一万一千个名额,去安抚下面的亲藩和谱带大名们,同时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一万一千人,不过,一万劳工里面,另有五百人是给我的,一千女人里面,另有二百人给我。”松平信纲执掌贸易以来,虽然时日不久,但已经体会到了这项权力给他带来的无比的好处。各处的大名要仰他的鼻息,连那些平日里倚财仗势趾高气扬的大阪商人们都对他毕恭毕敬的。钱财、女人、小姓,他在私下里也收了不少,在他的内心,就算是不要那三万石石高的封地,也要保住这个老中的位置!

    这次关于双方贸易中采取南中货币作为统一结算单位的谈判中,对方的使者向他开出了如此不菲的价码,这令他十分的心动,但是,最终这份大礼能不能落实到自己的口袋里,还是要看将军大人的!

    元和偃武之后,各处的武士们无所事事,到处流窜,形成浪人,这对于德川家一心要把日本从武家纷争变成德川家一家独大的局面不相符合,因此,松平信纲觉得南中军提出的这个条件是将军大人、大御所大人无法拒绝的。大批的失业武士都被南中军弄去干活了,日本自然就安静了!

    &个数字,有点少!”盘算了半晌,家光终于开口了。“你去同南中军使者商谈,最少不能低于两万劳工和三千新娘!只要答应这个数目,别的都好谈!”

    &公!如何运输这些人啊?!我们的海船、南中军的海船都无法在一年之内运走这许多人!”

    &我便不管了!我只要这些配额!”

    打发走了松平信纲,家光将军将腿枕在那名年轻貌美的小姓腿上,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睡梦中,他仿佛见到了当年的天下人织田信长。信长公在安土城天主台上,高坐在靠背椅上,桌上摆放着玻璃器皿和进口葡萄酒,身穿南蛮铠甲,头戴插有羽毛的宽檐帽,一手拿着一支铁炮,一手拿着一本经书,口中念念有词。

    &一天,雅各熬汤,以扫从田野回来累昏了。以扫对雅各说“我累昏了,求你把这红汤给我喝。”因此以扫又叫以东(就是“红”的意思)。雅各说“你今日把长子的名分卖给我吧。”以扫说“我将要死,这长子的名分于我有什么益处呢?”雅各说“你今日对我起誓吧!”以扫就对他起了誓,把长子的名分卖给雅各。”

    忽的,家光便惊醒了!

    这该死的南蛮邪神!

    家光擦拭着额头的冷汗,心中不住的咒骂着。总见院大人兵败**的时候,家光作为液体也没有成型,是在他**之后十四年德川家光才出世,这位总见院大人如何潜入到德川家光将军的梦境之中?

    在那娇媚可人的小姓身上唱了一番**花和菊花台之后,家光的心情开始得到了平复。

    &南蛮邪神,竟然敢来滋扰我!真真的可恶!”

    一面让小姓为自己做着清理工作,体味这那根柔软的舌头在敏感部位掠过时的如同羽毛一般的感觉,家光心中狠狠的咒骂着那该死的南蛮邪神!

    七千多字,大家不打算表示一下?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