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零四章 争夺(四)
    “捷轩,你打了这么多年的仗,却是一时举棋不定,白白的丧失了一个绝佳战机。?八一中文?w≥w≥w=.≤81.还无形之中把我大顺与李家的关系推向了更加微妙尴尬的境地!”

    从山西撤退到河南与刘宗敏部会师后,李自成顾不得休息,当即便命众将随他出行,在刘宗敏的陪同下,往当日南粤军与清军大战时的战场附近观战。

    作为一个称职的统帅,李自成多年来保持着亲自看地形的习惯,当在场的将领们为他介绍了当时南粤军、清军、大顺军的三家军队情形态势时,不由得让他在马背上不住的顿足叹息。

    “你当时若是抓住了多铎与李大公子鏖战,无暇西顾的机会,以大军猛扑。按照清军当时的态势,他们的大多数精锐和火炮都在正面与李华宇所部对抗,或是准备投入战场。侧翼蜂腰部薄弱得紧。你铁骑突然杀出,不说是有可能将多铎所部与李大公子合力全歼,至少,也能将他拦腰斩断,击溃这股清军!然后,我们便有力量回过头来对付阿济格这股辽贼了!”

    李自成的一番话,说得刘宗敏棱角分明的一张脸上血也似的红。其实,那一日他只是出动的有些晚了,等大军调动完毕,多铎已经撤回,让他平白的丧失了一个战机不说,更是让李华宇和他手下的将领们对他这位大顺的提营总制将军心生疑虑。不动声色间,对大顺军方向派出的游骑哨探比往日多出了三成以上。炮位也增加至少数十门。更在西面修筑了不少的壕沟、碉堡等工事。

    从黄河往河南方向运输救助协议所采购的物资,也比往日少了不少。对此,南粤军方面给出的答复则是战事紧张,缺少船只运力。

    其实,谁都清楚。这就是李大公子对大顺军所采取的预防措施和手段。战场上的应急措施,战场之外的反制手段。

    我不能把那些粮食火器等重要战略物资交给一个让我不放心的盟友,让他吃得饱饱的突然在我侧翼对我下手。这是正常人的思维方式。

    “陛下,臣处置失当,乃有今日之被动局面,请陛下降旨责罚,臣绝无半点怨言!”

    刘宗敏从马上跳下,插手施礼后,将头上铁盔摘下,托在手中,请求李自成治罪以赎前过。

    跟随李自成御驾前来的牛金星,见河南诸将纷纷下马请求李自成治自己的罪,隐约有几分群情汹汹之意。不由得心中一动。他很清楚刘宗敏在大顺朝中的地位,如果当真要对刘宗敏不利,就凭现在这点罪名远远不能治他的罪,难以服众。何况,到时候刘宗敏把他牛金星亲笔书信公诸于众,只怕到了那个时候,死的就不是刘宗敏,而是他牛金星了!

    “陛下,捷轩将军一时失察,无心之过,此事尚有转圜余地。还请陛下宽宏大量才是。”这个时候如果不出来给李自成和刘宗敏各自搭个下台阶,顺便卖给河南众将一个人情,那他就不是牛金星了。

    “捷轩,朕与你多年的布衣兄弟,又何必如此?!回营!回去之后你派使者往李公子大营之中走一趟。就说朕有礼物送给他。顺便跟他说一下,他那日出兵,朕定当指挥大顺天兵自西面起攻势!”

    李自成命人送给李华宇的所谓礼物,却也不是别的。乃是大顺游骑边马在沿途所攻破斩杀的数十颗归降了大清兵马的地方官员、围寨头目、杆子领的人头。每一个人头上用细细的线绳拴着纸条,写明了此人的身份,官职、地理位置、罪名等等。

    使者将李自成的这番心意送到南粤军大营时,正值李华宇心情不错。

    “老范,得亏是你有先见之明。在河道上选了那些河道变窄,水流变缓慢,容易为贼所乘的地段提前修筑了长墙。花费不多,但是却起了大用处!”

    称沟湾一战,负责把守的汛兵和运输船队的警卫部队、船队漕帮众人、内河水师联合作战,依托长墙打退了阿济格的数次进攻。斩杀了数百人。就连漕帮帮众也拎着短刀利斧用竹蒿铁钩杀了几十个冲上长墙的辽贼。看着一颗颗军功级,想着日后能够从大公子和国公爷那里获得的巨大好处,漕帮帮众们无不喜笑颜开。

    “原来,被官府吹的神乎其神的鞑子兵,也不过如此,一刀一枪过去,照样是个凡胎!”几个漕帮管事心里开始有了些小想法。

    数百人的伤亡,在阿济格看来根本算不上什么。他本来打算集中余下的三千余人再次起对长墙的猛扑,但是,形势却急转直下。附近的几个州县乡镇,因为得到了长墙有警的急报,地方工作队点集了民壮、马快等武装,声势浩大的向称沟湾方向围攻而来。

    这也不是大明的地方州县官员突然间良心现改头换面了。也是出于无奈。一者,各地州县都有李华宇派驻的工作队和至少一哨的武装护卫在。二者,李华宇早已下了死命令,若是河道运输出了一点问题,在哪里出现了问题,就拿哪个州县的地方官员全家试问!如果是交界地方出了问题,毫不客气的,附近的几个州县一律同罪!

    (“出来混,一定要讲信誉。说杀你全家就一定不留一个活口!”)

    前面有一时难以得手的长墙,背后和侧翼又是大队人马呼啸而来,四面八方都是铜锣报警声和喊杀声。阿济格没来由的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主子!先撤吧!尼堪蛮子们的援兵就要到了!主子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几个心腹的劝导,给阿济格找了一个极为体面的借口。他也只能是故作恨恨的捶胸顿足一番后,命手下人朝河中船队射去火箭。至于说能不能射的中,能不能引燃大火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阿济格仓皇退走,去和十五弟豫亲王多铎汇合自然不提。不过,他所留下的战果却是巨大的。

    大到了几乎让州县地方官员和漕帮、汛兵、内河水师几家大打出手的地步。

    马!他的四千精锐骑兵都是按照一人至少三匹马的标准配备,许多人还是一人四马。一万多匹战马,仓促之中,他也只带走了几千匹。余下的大批马匹则是在卫河的河套之中为主人所遗弃。

    这可是最大的战功和战利品了!

    几家立刻争吵起来。

    也难怪,战马在这个战乱的年月里,无疑是实力和战功的最好体现。何况,眼下放眼望去数千匹精挑细选的蒙古战马在河套里四处游荡。背上鞍韂俱全,不少马匹上还有兵器、褥套在。搜罗一番也是一笔小财。

    但是,兹事体大,几家虽然都想从中捞一笔,却又害怕被别人告了,大公子执法的刀可是快得很!于是,几家最后达成了协议,联名写好呈文上报。各自阐述自己的战功劳绩。至于说军马,还是如数上缴,请大公子定夺。

    不过,马背上的兵器,死尸上的盔甲,腰包褥套里的财货,还是大家一起分配了。

    天上掉下来的数千匹战马,还有让人想起来都有些后怕的称沟湾之战,让李华宇深刻的体会到了的味道,体会到了什么叫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如今在彰德府的山东兵马,连带着随军工匠民夫,战马、挽马骡子毛驴等牲口,全部算下来每天有将近二十万张嘴要吃。每天消耗的粮米豆料至少也是在二三千石上下。

    有的时候,挖掘壕沟,修筑工事炮垒,临时招募民夫,支给的粮米工钱,更是要远远的过这个数目。

    “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这是孙子在春秋时期所做的战争经济学论述。归根结底就是一个词,钱粮!没有钱粮做物质基础,你就不要想打大仗!

    “这些鞑子,却也不是一群莽夫。出手毒辣得很!若是被他们切断了漕运道路,只怕咱们这十几万人,也是要陷入粮草缺少,弹药不足的境地了!”想起了前几年的辽东大战,黄太吉那个鞑子头目不就是间道偷袭,切断了洪督师的粮道,才让他兵败被俘。

    “鞑子善于出奇兵,加之部下又多骑兵,所以,这断绝他人后路的手段,他们是玩的精熟的。”

    李华宇很是大方的颁了军功赏赐。所有与此事有关人员,都有赏赐。亲自持刀上阵,斩杀了鞑子的自然是更加丰厚。至于说那些前来驰援的州县官员,尽职尽责,除了赏给钱粮之外,更是记功一次。令有司记录,年底考评加分,遇有职位出缺,优先补位。

    那些战马,李华宇命图哈、鄂奎、鄂扎尼堪等人挑选一番,将那些因伤有病不适合上阵的马儿一分为二,一半赠给漕帮,用来在码头上拉车搬运,一半奖给有关州县,“可以拉车,耕田。”

    至于始作俑者范晓增,虽然没有在称沟湾一战中向鞑子射出一支箭矢,挥动一下刀枪。但是却因为创长墙之事,为此战获胜,奠定了牢固的基础。为了这份功绩,李华宇令军政司给范晓增记下了一次大功。

    “如果没有范参谋,大家都得饿饭了!咱们饿饭还能忍一会,咱们的大炮要是也饿饭了,对面的鞑子们可就有机会了!”

    李华宇的几句玩笑话,让山东兵马众将对参谋处这些不带兵打仗,却指挥大家该如何排兵布阵的家伙们刮目相看。你没有现的问题,人家现了。你没有想到的解决措施,人家不但想到了,而且落实了。之前对于范晓增以参谋处的名义强令各处州县召集民夫沿河地带择要地修建长墙,并且派出汛兵把守颇有微词的人,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心中已经隐约的将参谋处与戏文里未卜先知,经常有锦囊妙计的诸葛亮、刘伯温相提并论了。

    “大人谬赞了。我们不过是尽了自己的一点职责,将隐患杜绝于没有出现之前罢了!大人若是有什么奖赏,下官倒是斗胆请大人将给范某一人的功劳,改成给参谋处全体同僚的。因为此事和平日里范某所提出的各项章程,也并非范某一人之功劳,乃是全体同僚辛勤努力的结果。”

    罢了!李华宇也是带兵多年,将官之间争夺功劳,抢取荣誉这些事见得多了,但是将授予自己的功劳改为授予全体属下的人,倒是头一回见。

    “你们给俺记住了!”李华宇在山东待得时间久了,周围齐鲁汉子不少,说话口音里自然不自觉的带有些山东味道。

    “以后但凡是行军打仗扎营布阵之事,俺的命令可以不听,参谋处的命令必须要听!这是咱们南粤军的军法!”

    将三千多匹精挑细选过的战马分配给骠骑兵扩军,眼看着麾下马队至少会扩军一千多骑兵出来,李华宇正是心情大好之际,有门外值更的军官禀告,大顺使者求见。

    李华宇自然不会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来。按照他所接受的教育和生存环境,就算是要表现出自己对大顺军的一万条不满,和眼下正值顺风顺水之际的威风,也不会做出那种让对方使者报门而入,两侧列出刀门,让对方钻刀山,从刀锋下面过来的事情。那是土包子山大王做的事,不是他李大公子的风格。而且,以大顺军这些在血水里摸爬滚打了十多年的老人看来,所谓的刀山,不过是吓唬小孩子的玩意。

    很是大度的收下了李自成那几十个已经剃了金钱鼠尾式的人头,对南顺两家的合作大业做了一番展望之后,李华宇命人准备给永昌天子的回礼。

    “战场之上也一时难以筹备拿得出手的礼物。儿郎们前日打了一个小仗,缴获了些许战利品。倒是可以奉献给皇帝陛下。来人!到后面马群之中挑选三百匹上好战马,送给皇帝陛下代步!”

    表面上诚惶诚恐的奉上了战利品,实际上却是不动声色的向大顺军显耀了一下南粤军的战斗力和战绩。“我们只是打了一个小仗,就有如此巨大的缴获!可以轻松出手三百匹战马给你!”

    “贵部之战力强悍,陛下和大顺全体将士都是有口皆碑的。在下在此仅代表各营将士叩谢李帅厚赠!”使者这话,说得三分假七分真。假的是对南粤军战斗力的称赞,没有那个军队会因为一支名义上还是自家对立面阵营的军队战斗力强悍而高兴的。真的则是对眼下的大顺军不无裨益的。

    虽然只有三百匹战马,但是对于千里长途行军,一路不断的被清军追击,沿途又有无数的士绅官员反水,组织兵马乡勇拦路截击的御营兵马来说,无疑是一剂疗伤良药,虽然只是药引子。

    使者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这疗伤的良药而来。

    所谓的良药,其实,也是钱粮物资。

    大顺军的物资缺口究竟有多大,咱们不妨以李华宇来做个比较。

    前面说过,李华宇部下十几万人,算上骡马民夫一共要二十几万张嘴要吃要喝。每天正常粮米豆料草料消耗便是要数千担之多。这是南粤军的消耗情况,那么,千里之外,被阿济格、吴三桂、鳌拜一路追击从山西撤退到河南的李自成御营和大顺军主力,粮草缺口更大!物资需求甲胄兵器需求量更是大得惊人!

    虽然这两年大顺军在河南、在关中、在德安四府大兴屯田,推行钱粮新政。可是,没有牢靠有效的基层组织政权,没有便捷的道路运输,再多的粮米运输起来,那损耗率也是惊人的,否则,也不会有“百里百斤一吊一”的这个描述运费的顺口溜出现了。

    更加要命的是,一支军队,手里缺少刀枪火铳,身上的甲胄破损严重,火炮没有火药炮弹,该如何对付身后气势汹汹的敌人?所以,使者的目的,除了和李华宇表示友好,约定两家联合行动,对付多铎之外,更是要求要及时履行救助协议所规定的各项贸易活动,为大顺军补充物资。

    这一点,李自成在他的亲笔书信(当然,也可以看成是特旨。要是书信的话不会用大顺永昌天子的玉玺。只不过还是以私人书信的口气行文。)之中表现的明白无误。

    为此,李自成在书信里拍着胸脯的表示,只要得到了物资补给,大顺军便与南粤军协同动作。你打鞑子咱们也打鞑子,你同鞑子对耗,咱们也同鞑子对耗。

    得到了李自成与南粤军合力夹击清军的承诺,李华宇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二十万大顺军与吾协同动作,何愁对面的辽贼不灭!”

    客客气气的将心满意足的使者送走,李华宇与范晓增不无得意的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