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天竺之行
    ()&掌柜的,主桅上扯起来七面帆了,眼下咱们的航速大概是十二节,您看要不要再把别的帆也扯上去?”

    广州号的船长是林姓人,不过却是同姓各宗,林文丙是福建人,而这位林石林船长却是广东移民的后裔。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广州号作为三桅快帆船,可以利用六十五度角以内的风向行驶,而一千多吨的载货量又为船只装载大量的生活必需品提供了空间,沿途不必在各个港口停泊进行补给,只是在李家坡同林定候、张小麒等人办理了通关手续便扬帆西去。

    在往来广州的航程之中,水手们已经逐渐与这条新船磨合的愈发熟悉,舰首在南海的波涛之中,时而上抬冲上波峰,时而下降,进入浪谷。水手们便在这一阵阵的起伏中兴奋的大呼小叫着,迎接着南海对自己的洗礼。

    在冬季从倭国直到马达加斯加这一带南纬15度以北的海域上,在冬季基本都是刮的北风,这正是适合广州号这样的软帆为主要动力的帆船航行的最佳时间,一路向西,季风恰好从是从40-60°角刮过来,为数高达2000平米的软帆效果正好发挥到了最大程度。

    船舱中,此行试航的负责人林文丙放下手中的海图,向舱外望去,黑夜之中,只有大海的波涛在月光下粼粼闪动着光辉。

    &必了,夜深了,海上又起来了风,让兄弟们掌稳舵,值更的人不要懈怠,其余的人都早点就寝,明早估计就会出了这海峡,到凌家卫岛洋面与那三艘福船汇合了。”

    从广州赶回来之后,林文丙便面见守汉,要求将远航的目的地定为印度,也就是海对面的泰卢固地区,如今的库特卜?沙希王朝苏丹国。

    如果从德里苏丹国那里追溯上去,这库特卜?沙希王朝苏丹国倒真是德里苏丹的正朔,远非那由阿富汗入侵的瘸子帖木儿后裔可以比拟的。

    奈何,这个世界是要讲究实力的,眼下莫卧儿帝国大势正盛,始终保持着对各地势力的强大压力,这也就给守汉带来了机会。

    三条福船在林文丙出发前五天就满载着货物扬帆西去,而林文丙则是要等待一些物品凑集齐全了才出发,这样便耽搁了几天。

    &掌柜的,你我同姓,虽然籍贯不同,但是一笔写不出两个林字,这趟出来,兄弟们托我问你,咱们去泰卢固,是做什么?”

    &易啊!做生意啊!”

    听了这话,林石脸上十分不解,贸易?您从顺化出发的时候在咱们这条船上装满了刀枪铠甲火铳火药等物,说是去打劫还差不多,就算是在满剌加地面上给那里的水师、陆营兄弟们卸下了些作为补给,但是,这船上的东西,也足够武装起一支强大的军队。

    &错,就要把这些卖给泰卢固的苏丹。”

    这个时期的印度次大陆,帖木儿帝国的后裔们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正值在莫卧儿帝国历史上的所谓六大皇帝之一的沙贾汗在位,对外不断用兵,对内不停的征收各种税赋,哦,对了,著名的泰姬陵就是在他手上从西元1631年(崇祯四年)开始修建的,一直修了2>

    面对着这样的对手,泰卢固苏丹怎么能够睡得着呢?齐利?库特卜?沙希的子孙们面临着亡国灭种的危险。

    这个时候,作为隔海相望的邻居,守汉怎么能够不伸出援助之手呢?特别是这个时代,英国人已经开始在印度次大陆开设了东印度公司的众多商站了,这样的话,作为南中军怎么能够不早点在这里也为自己争取一点权益呢?

    于是,库房里历次更换武器装备被淘汰下来的刀枪盔甲,紧急制造出来的火药,大批的火绳枪被装上了福船以及广州号,通过满剌加海峡,准备前往泰卢固地区同那里的苏丹进行贸易活动。

    大明崇祯三年十二月初八,相传是释迦摩尼在佛陀耶菩提下成道并创立佛教的ri子,广州号穿过满剌加海峡,与在凌家卫海面等候的三条福船汇合,编队前往佛祖的家乡印度次大陆。

    四条满载着武器弹药的,哦,不对,是满载着南中人民对泰卢固人民的友谊的大船,以广州号居中,三条福船在两翼和后方护卫,乘着北风,扯起满帆,横穿榜葛拉湾直奔海对面的泰卢固地区而去。

    被强劲的海风送到了可以看得到远远的一条黑黑的海岸线,船长和水手们紧张的计算了一番,发现自己应该已经到了泰卢固。

    这里应该就是槟城和满剌加商人所说的泰卢固了。

    其实,林文丙们到达地区属于泰卢固南部,如今归属泰米尔纳德邦的金奈。玩过大航海的应该都知道,这里还有一个名字,叫马德拉斯。

    这里会是印度后来的著名港口。不过,此时的马德拉斯地区仅是一个名叫“马德拉斯帕塔姆”的乡镇,刚刚从一个海边渔村发展而来。

    从崇祯二年开始,这里开始有英国人在此出现,经商,开设商栈,之后东印度公司将触角伸到了这里,将这里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港口,一面获取印度的资源和财富,另一方面,将从印度内地种植的鸦片集中起来,向中国销售,以获取几倍的利润。

    作为较早在印度成为东印度公司属地的马德拉斯,也为英国人成为ri不落帝国在全世界打生打死,别的不说,单单马德拉斯联队、马德拉斯炮兵,就在两次鸦片战争和英法联军对太平天国、八国联军等等侵华战争的军事行动中有很出sè的表现。。

    英国驻上海首任领事巴富尔,这个家伙便是在中国最早建设租界的始作俑者,他就曾经是马德拉斯炮兵队的军官,上尉军衔的参谋。

    但是,如今汉元商号的人来了,马德拉斯还会飘扬起米字旗吗?

    当四艘庞大的船只出现在金奈(又名马德拉斯)附近海面时,顿时令海面上一片sāo动。那些驾驶着一叶小舟在港口外捕鱼的渔民见到船上那密密麻麻黑洞洞的炮口,顿时一怔,不知道这是哪家的海盗或是红毛夷人前来打劫了。想要逃走,却发现自己的船远没有来者行走的快。

    在船头大炮和水手们手里的金币银元的联合威力下,几条渔船愿意为船队引水,前往内陆地区。

    从渔民口中,通事得知这里被当地人唤作科罗曼德尔,都归苏丹管辖,属于德干半岛榜葛拉湾海岸的一部分。

    北面是克里希纳河口,南面是保克海峡北端的卡利米尔角,千余里的海岸线平直开阔,沿海二十里内,分布着无数在cháo水与风力作用下形成的沙滩与沙坝,低者六七丈,高的甚至二十丈以上,是当地人防御海上入侵者的天然屏障。

    这里土地肥沃,地方万里,且土地平坦,又有几条发源于西面山中的季节河穿过。森林少,多沼泽、灌丛和荆棘丛。出产稻米、豆类、甘蔗、棉花、花生、香蕉、木麻黄和椰子。东面是榜葛拉湾,西面是东高止山,北面是乌特卡尔平原,南面是高韦里河三角,确实是一块好地方啊!

    听完了通译黄先生的介绍,林文丙一边在自己的ri记上认真的记下了这些情况,一面暗自庆幸,自己这趟出行的正确>

    在这些渔船的带领下,船队沿着古沃姆河逆流而上,在河的北岸寻了一个港湾将四条船停泊下来,又派人上岸前去联络。

    当这里的官员在经过槟城通译传达的话语之后,又见来者似乎并无恶意的时候,这才战战兢兢的命人驾驶了船只到广州号船队前面问话。

    但是,很不和谐的是,一条悬挂着所谓的圣帕特里克十字旗的小船在广州号附近鬼鬼祟祟的探头探脑。

    &英吉利人!”

    水手中有人认识这面旗帜。

    这个时候的英国旗是由英格兰的圣乔治十字旗和苏格兰的圣安德鲁旗交叉合并而成,和现在我们熟悉的米字旗有点不一样,没有红sè的斜杠。那斜杠还是在吞并了爱尔兰之后才加上去的。

    所以,英国应该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北爱分家另过的,一旦走了,所有的国旗啥的都得换,这笔开销实在是拿不起了。

    哦,扯远了,继续言归正传。

    广州号上,林文丙向土官说了来意,并且将船上携带的盔甲刀枪取了一些用来馈赠给他,也算是结个善缘,同时请他向苏丹陛下转述一下来意。

    那土官也是见过些好东西的,眼见面前摆放的盔甲刀剑矛头都是上等货sè,岂能不知道好歹?当下便吩咐手下人,务必要照顾好天朝商人,粮食清水蔬菜水果等物不得欠缺。吩咐完了,便急忙忙的抱着林文丙的赠品转身离开。

    见土官一行人离开了,那悬挂着圣帕特里克十字旗这才靠近了,有人站立在船头向广州号上高喊,“请问,这是汉元商号的船只吗?”

    &们是英吉利国东印度公司的船!”

    &们同贵公司是有生意往来的!”

    一连串的声音从那条小船上发出。

    这是英国东印度公司下属的特别委员会委员,又称为大班的查理先生所拥有的船只,按照东印度公司的规定,大班上了船,便拥有最高的权利,便是船长也要听从他的指挥。

    查理大班被林文丙请到了临时的营帐之中,几句客套之后,查理倒也爽快,便单刀直入的说明了来意。

    &的船遇到了风浪,该死的印度洋上的大风,卷起来比山还要高的海浪,船上的火药全部被打湿了。本来在这里晾晒火药,不想见到了贵公司的船,便想从你们这里购买一些火药,让我能够在向西的航线上拥有自卫能力。”

    &的红毛夷!你骗鬼呢!”

    林文丙和林石两个几乎同时在心中大骂了一句,只不过一个是用广东话,一个用的是福建话。

    &上的火药又不会在甲板上摆放,都在底舱之中,除非你的船被礁石击穿了,海水灌满了船舱,才会出现你说的火药被海水打湿了的情形!”

    &家都是海上讨生活,风波浪涛里遇到些事情也是正常的。好在我们这一路西来,倒也太平无事,原本为船队大小百余门火炮预备的火药一点也没有消耗,便卖给查理先生一些便是!”

    不动声sè间,林文丙已经将自己的实力炫耀了一番,我四条船上拥有大小火炮百余门,沿途都没有海盗敢于上来捋虎须,你要不要试试看?

    &美上帝!”

    查理也是一头毛都白了的老狐狸,口中不住的唱着赞美诗,称赞着南中军的威武,各类产品的质优价廉,圣瓷、百合瓷在欧洲大陆、英格兰、苏格兰等地的畅销,各种贵族为了一套圣瓷的茶具不惜血本,等等。总之一句话,“家里没有一套圣瓷茶具,您都不好意思请人到家里喝咖啡!”

    &百桶火药!”

    这是查理的要求。

    &以!每桶一枚金币!”

    这是林文丙的报价。

    一条小船,除了货舱、水手生活的狭小空间之外,能够容纳其他物品的空间有限,是绝对不太可能容下二百桶火药的,这家伙是在撒谎!他绝对是要转手倒卖。

    自林石以下,几乎所有的人都这样的认为。

    &贵了!太贵了!”查理晃动着他巨大的头颅,上面已经半秃的发际线在阳光下越发的显得汗涔涔的。

    &们在顺化、在会安、在河静出售的时候,批发价每桶才三两银子,到了这里就变成了一枚金币?你们比威尼斯商人还要贪婪!”

    威尼斯商人是谁,林文丙不知道,他只是和颜悦sè的同查理讨价还价。

    &理先生,您说的在我南中军几处港口的售价自然不假,但是,那是您自己去买,货sè多得是。这里可是在泰卢固,是我们从自己的弹药中挤出来一些转让给您。这几千里水路过来,兄弟们风波浪涛的,就不该赚点小钱?您要是觉得贵的话,可以自己开船去顺化和金兰湾购买,那里的火药便宜。”

    林文丙的意思很简单,爱买买,不买滚。

    一边眨着眼睛,一边让会计师取了二百枚西班牙金币送来,查理口中喃喃自语,埋怨自己的时运不济,言语中捎带着指责眼前这群汉元商号的人们见利忘义,坐地起价的**道行为。

    &生如果打算购买武器火药的话,以后可以去槟城和满剌加,我南中军在那里设立了对外销售武器的商栈,只要是真金白银,不管您是荷兰人还是英吉利人、法兰西人。”林文丙听了通译悄悄的翻译,口中不但不加反驳,反倒指点查理有一条可以便宜购买军事物资的途径。

    &我可以买到什么?”

    &磅以下的火炮,火药,火绳枪,盔甲,刀剑,炮弹等等,你可以用这些出售的武器弹药来装备一支军队。似乎荷兰人不久前就买了几船走。”

    &些该死的低地佬!”查理听了这话,不住的在胸前划着十字,“他们一定是将这些武器用于欧洲的战争了!用来制造杀戮和流血了!该死的低地佬!”

    口中不住的咒骂荷兰人的没节cāo行为,眼睛作为心灵的窗户,却闪现出了内心最实际的想法,透过窗户边的折shè,人们可以看得到室内对于金钱的期盼和贪婪。似乎还可以听到从窗户里传出来的吼声“这些该死的荷兰佬!竟然将这么有利润的一条商业秘密隐藏的如此之好!亏得我们同他们还是联盟!”

    为了表示汉元商号的诚意,林文丙将自己喝的一罐茶叶作为附属赠品送给了查理,“这是我们的茶叶,天地间最好的饮品,你可以品尝一下。”

    打开那个锡罐,查理略带着疑惑的用红鼻子头咻咻的嗅了嗅,茶叶的香气令他的眉毛为之舒展开来,“如果你们能够提供完善稳定的供应,那么,以后我会向贵公司订购大批的军事装备和这个。”他拍了拍紧紧抱在胸前的那个茶叶罐。

    同查理做了这笔意外的小生意,让整个船队上下士气大振,人们都觉得这是一件开门红的好兆头。船队的头目们集中到在岸上临时搭建的商栈之中,手中欣赏、把玩着从查理手中换来的金币。

    &班牙人的金币,似乎要比咱们的金币成sè好一些。”

    二百枚西班牙金币,回到顺化等处到官银号换成南中的金币或者直接换成银元,登时可以翻上数倍的利润!火药,每桶卖给郑芝龙才二两银子,一枚南中军发行的金币可以换三十枚银元!这其中的利润,让傻子来算都知道该是多少!

    将船只从马德拉斯北上停泊在海德拉巴,一行人在苏丹派来的向导带领下漫步在前往戈尔康达的路上,经过了几代苏丹的修建,从海德拉巴到戈尔康达都呈现出一派繁荣的景象。

    如果从四塔楼(查尔米纳尔,海得拉巴的标志xing建筑。)楼顶向远处望去,天气好的时候便会看到十几里路以外的戈尔康达城,那里便是库特卜?沙希苏丹的所在地。

    林文丙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座四塔楼,这是一座宏伟的四方形花岗岩建筑,每一个角都有一座高高的尖塔,使得这座建筑越发的显得高大,塔下方建有四座高大的拱门,分别朝向东西南北四方,这些拱门支撑着两层楼房和拱廊。每座塔的底座均为莲叶形,正是库特卜?沙希苏丹家族所钟爱的图案花纹。

    &方来的客人!我的执政官告诉我,你们从遥远的中国而来,不知道你们带来了什么?”

    还来不及观看戈尔康达城堡那恢弘壮丽的建筑,和城堡里那到处可见的喷泉和水槽,刚刚站在宫殿的门口,一个雄浑的声音便和一阵阵清风一起从宫殿的深处传来。

    戈尔康达城堡和它的主人便用这样的方式给林文丙上了一课。

    用它特有的传声系统,给远来的汉元商号商队结结实实的来了一个下马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