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汇通九州
    南九州的阳光下,几名武士或者说是前武士,现在的浪人正在几处村落之间的道路上醉的东倒西歪,一路趔趄的向着自己都不知道在何方的目的地前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看着在田地里辛苦劳作的农民,武士们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间爆发出一阵阵的狂笑声,随后便又是一路向前。

    田里忙着插秧的农民见这群醉鬼走了远些了,这才敢抬起头,擦了擦竹制斗笠下满头满脸的汗水,很是鄙视的朝那群背影悄悄的往水田的泥水里吐了一口吐沫。

    &群野库崽!鬼才知道喝酒的钱是不是女儿从南中寄回来的!”

    自从岛津家开始从事婚姻介绍和劳务输出以来(人口贸易?),岛津藩内的武士们日子似乎比较以前好过了不少,不但藩主的俸禄能够按时足额下发了,有女儿在南中做妻妾的,每年还能够寄回些南中通宝和布匹来,接济贴补家里,让那些家里只有太郎、次郎、三郎的武士老爷们对于家里有女儿的羡慕不已。

    &可惜的是,南中的老爷们只要武士老爷的女儿,我们这些人的女儿就算是再漂亮,也挤不上去开往南中的大帆船!”

    一个农民恨恨的将手中的秧苗往泥水中丢去。

    在这个以农业为主的时代,日本是属于绝对贫瘠的那种。其实,就算到了二战时期,日本已经号称是列强之一了,他的粮食也是不能够完全自理的。而九州。则是更加的贫瘠。作为山多地少的地形环境,水田都在山间东一块西一块的分布著。在邻近赤道的太平洋夏季阳光的炙烤下,农民们在水田中当真做到了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按照公四民六的分配标准,农民们的种地收成有四成要交给武士老爷们,剩下的是自己交付地租的。除去这两样的开支之外,余下的才是自己的所得。没有耐寒稻种,没有双季稻的情况下,农民只能挣扎着求生。

    好在不久前,江户的将军对自己的领地和亲藩、谱带大名发出的仁政号令,准许农民以各种特产充抵公四成的上交收成。这样的号令。在各地的外样大名中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推广,农民似乎稍稍的喘了一口气,杂粮饭里的大米稍微多了几颗。虽然说同武士老爷们十天八天的可以打开一个南中来的猪肉肉瓷头招呼几个朋友来大醉一场不能相比,但是。这样的日子。令农民也是感到很满意了。

    &郎!不要再偷懒了!抓紧时间插秧!”

    那丢了秧苗在水田中的三郎。听到父亲在身后的叫骂,只得弯下腰去,继续努力插秧。弯下腰的那一刹那,他分明看到了自己的汗珠子在水面上溅起的几点涟漪。

    &麻烦了!请问,这里是中川村吗?”从河边的道路上传来一个人的问话声,听口音,应该是附近的哪个町里面的人,不像这几个村子的人说话声音。

    &错,这就是中川村。”

    三郎借着回答别人问话的机会,又一次的抬起头为自己争取到了伸直腰休息一会的机会。

    &问,村口的次郎家在村子的什么地方?”

    &川村的村口有好几个次郎,你说的是哪一个?”

    三郎很有兴趣的打量着来人,与别人不太相同的是,来人背后插着一杆旗帜,和武士老爷们出征时的样子有些相似,旗子上画着几个字,被风吹拂着时卷时舒,也看不太清楚,背上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裹,看上颇有些分量。

    &该是村口水井旁的次郎,家里只有一个母亲的。”

    &所得寺内!”

    &井口家的次郎,他是我的好朋友。你找他?”

    次郎去年和三郎偷偷的说,在中川村日子不好过,也养不了老娘,他打算去町里面找个活计干干,不久就在村子里消失了,他的老娘为此还大哭了好几次。如今有人来寻他,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的!我是顺风信局的五郎!请您多关照!”

    五郎一边鞠躬同三郎打招呼,一面将自己衣服上印制的顺风信局的字样给三郎看,意思请他验明正身。

    &局?找次郎什么事情?”

    &这样的,中川村井口家的次郎,在南中打工,将自己的工钱通过我们信局寄了回来,要面交他的母亲,完成这个手续。请您带我去见他的母亲。”

    &局分批现交银议,配资分毫无取,交大银无甲小银,若有被取或甲小银祈为注明批皮或函来示本局,愿加倍返还贵家,绝不食言,壬申年顺风信局再启。”

    在次郎家低矮的茅草屋前,村子里的人们唧唧喳喳的议论着,听那顺风信局的五郎将次郎的信封上印制的说明念了一遍,很多人还有些不解,只得听那信局的五郎解释。

    &们顺风信局,是由南中的李老爷开设的顺风车行演变发展而来,南九州的业务,由岛津家驻南中的古贺一雄老爷承揽。”

    &门负责从南中到九州的银钱物品的往来汇兑业务!请大家多多关照!”

    五郎又是向全村的人鞠了一躬!

    次郎的母亲听说失踪已久的儿子忽然有了消息,而且还派人(?)送来了东西,早就喜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倒是三郎还有些主意,他打量了一下五郎,“五郎君,你说次郎有东西,那么,都是什么?东西在那里?”

    &川村的次郎君在南中务工,将所得买了些布匹委托我们信局送到他的母亲大人面前。”五郎一面说,一面向人群外张望,人们从他的视线向外望去,一个挑着担子和他装束相仿的人出现在村口。

    通过村子里地头老爷家的少爷。人们得知了井口家的次郎去年偷偷跑出去,在码头上上了前往南中的大帆船(偷渡?),到了南中之后,被九龙江的田庄庄主雇佣,现在在九龙江的田庄里务工,手下已经有九个人了!

    &信奉上薪俸伍贯南中通宝钱,另有棉布两匹,肉瓷头两个。肉瓷头是庄主见儿子做事勤勉不惜力赏赐给儿子的。请母亲大人品尝。”

    那挑着担子的人从担子上将两头悬挂的两匹布解下来交给次郎的母亲,请她点验一下这布匹是否有缺损截留。

    次郎的母亲哪里有机会见过这样的细棉布?用手掂量一下,一匹布怕不是有几十斤重?抚摸一下。这用细棉线制成的棉布。比地头老爷家的女人们穿的还要好上不知多少倍。抱在怀里唯恐怕别人抢了去。

    五郎从背上的大包裹里,将次郎信中所说的五贯南中通宝和两个肉瓷头取出,顿时又一次的让全村人为之惊呼。

    饶是地头老爷自诩是见过世面的人物,也不曾同时见过这么多的铜钱摆在眼前!

    一枚南中通宝重一钱。也就是五克。一贯通宝一千枚。便是五公斤!伍贯钱摆在人们的面前,不亚于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座小小的钱山。

    看着这些钱在自己面前,次郎的母亲几乎幸福的昏厥过去。她拉住儿子的朋友三郎,“三郎,拜托你!拜托你掐我一下!”

    &人!是真的!是次郎给您捎回来的!”

    三郎的父亲悄悄的走到地头老爷面前,低声询问是不是应该留这二位信局的人用午饭,也好让次郎的母亲更多的了解一下儿子在外面的情况。

    于是,一袋子大米被地头老爷很大方的拿了出来,命人蒸上米饭,中川村今天要请信局的二位老爷吃饭!

    没有掺杂萝卜等物的纯粹白米饭摆上了桌,令顺风信局的五郎和他的同伴大为感动,不住的起身向次郎的母亲和地头老爷鞠躬表示感谢。

    地头老爷很是大方的又命女儿从家中取了一壶清酒过来,他要同二位信局的老爷一醉方休(三个人喝一壶清酒?)

    用拇指肚大小的酒杯推杯换盏的喝了几杯酒之后,地头老爷作为给信局的回执用印的人,乘着酒兴开始向信局的五郎询问起我们中川村的次郎在南中的情形。

    其实,次郎在南中的情形,在他写来的信里已经很清楚了,方才地头老爷的少爷已经念过一遍了,但是,好的事情人们总是百听不厌的,特别是听别人说起自己身边的人。

    &个!这个钱,您一定要收好!如果拿到町上找那些町人换银子的话,记得,一贯钱便换一两白银,莫要让那些黑心的町人哄骗了!或者,记得买东西的时候告诉他用这样的通宝支付是什么价钱,这个钱是从将军大人到各个大名、武士老爷都愿意要的!”

    &这个细布呢?”

    &布?!更是能够让町人们眼睛冒出血来的好东西!我们来的路上,就有两三拨货郎追上来问,如果要是卖的话,一枚小金判可不可以?!”

    &有那肉瓷头!”充当挑夫角色的家伙一口气干掉了三碗米饭,还不住的将饭碗递给一旁的人“请再辛苦一趟!”

    &士老爷们从南中买,可是要十二个卖一两银子,换成我们这里的价钱,大概得两贯钱。可是在町人的店里出售的话,一合怕是就要一二百文钱!”

    在暮色中,三郎送二位信差走出村口,沿路上不住的打听去南中打工的话,需要走什么途径,那五郎倒也是知无不言,将古贺一雄与顺风李家在九州地区设立店铺招募劳工的事情告诉了三郎。

    &件是每天三顿饭,管饱吃的大米饭,早饭有一个鸡蛋,午饭和晚饭有鱼有肉。每两个月发一贯钱的工钱,每一个季度有一身衣服、鞋子,每十天可以休息一天,如果不休息干活的话,还有所谓的加班费。”

    &要是打算去的话,就赶快去岛津老爷和桦山老爷的主城,我们信局在那里都有店铺,可以在那里报名测试。”

    这样的薪资待遇。还有次郎活生生的例子在前面,不由得不让三郎心动,要是去南中干几年活回来,是不是可以娶地头家的女儿当老婆呢?

    不过,此时地头老爷也正在打着类似的主意。

    &行老爷,我想请您帮忙,将我的女儿想办法在南中寻一个婆家。”

    在桦山家的主城外,一间居酒屋内,地头低声下气的同在桦山久高面前六百石奉行的一位武士说话。

    那奉行看了一眼地头摆在桌上的两匹棉布,那是他连蒙带骗从次郎的老娘手中买来的。花费了两枚小金判呢!

    &往南中的新娘事宜全部由古贺一雄那个卑贱的家伙一手经办。这几天他正好回来了,你可以去见见他。”

    几年下来,古贺一雄这厮胖的自己都不敢相信了。将家中以前的衣服拿出来,比较一下。似乎当时的腰还没有现在的腿粗。穿惯了缎鞋的脚再一次踩到木屐上。觉得是那么的不适应。

    不但他觉得不适应了。就连他在河静生下的儿子也是哭闹着要回家,不愿意在这里多呆。

    这个儿子是他当年因为一时没有管住小弟,监守自盗偷吃了一个旗本的女儿之后。不得已生下的。但是这个儿子出生之后,他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夫妻两个人都认为是这个孩子给他们带来的好运气!

    看着眼前清汤寡水的饭食,古贺一雄不由得越发想早日结束在九州的事情,早点回到顺化去,那里的日子,不要说桦山久高,就是岛津大名也难以望其项背啊!

    &贺君,你在南中的事情,做的很好!大家都表示非常满意!”

    赏赐古贺一雄酒食的正是当下岛津家的家主,岛津忠恒。

    作为最早与南中军展开贸易的大名,岛津家虽然放弃了琉球的利益,但是就如同下围棋一样,损失了一小块,得到了最大的一块。几代家主都不敢想象的情景在忠恒这一代家主手中实现了。

    武士旗本全部装备上了由南中引进的刀枪,铁炮众换成了进口的铁炮,比较起来所谓的种子岛铁炮简直就是垃圾。各级武士都有了铠甲,那些竹制镶着铁片的大铠被送到了神庙中专供祭祀之用。

    随着实力的一步一步扩张,那颗唤作野心的种子,在肥水的浇灌下也开始飞快的茁壮成长。但是,随着幕府开始对南中贸易强势进入以来,岛津家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很大损失。

    不过,在前往江户进行参觐交代的时候,当他发现同南中有贸易往来的诸家大名纷纷在那里炫耀实力的时候,不由得在家中顿足大骂,这群没有见识的乡巴佬!有了几个糟钱村钞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这个时候炫耀实力,不是找德川家这群家伙惦记你、算计你吗?!

    在交代的过程之中,他与在江户长期居住实际上充当人质角色的儿子,曾经和桦山久高前往河静的岛津光久密谋。父亲在封地联合锅岛家、桦山家大肆的扩充实力,一旦有事情,便是父亲亲赴江户,换回儿子,由光久继承家主之位,在九州行割据之事,招揽昔日德川家的敌人为后援,为建立岛津幕府而拼死一战!

    但是,做这样的大事情,实力是第一位的!

    为了要有充足的实力,至少库房里要有可以装备一万人的装备,从那些被征召来的农兵足轻,到铁炮众,到各级武士,如果要有几门国崩、大筒之类的火炮就更是锦上添花了!

    但是要做到这一步,最要紧的一个问题>

    如今各处大名都在开展与南中的贸易,那种独占贸易活动带来的好处是没有了,不过,这个当年最先建议同南中军展开人口贸易的古贺一雄又一次给岛津忠恒带来了金光闪闪的一条生财之道。

    如今古贺一雄与顺风车行合作开设的南中到九州的通信和邮寄汇兑业务,每个月差不多有上千份信件包裹通过往来的船只抵达九州,进入岛津家的领地。以每一个在南中务工、婚姻的九州人寄回家中伍贯钱计算,每一个月便有五千贯钱在古贺一雄店铺的钱柜里安安稳稳的睡着觉,之后由他的那些被乡下人称之为水客的信使们分别送往各地市镇村落。

    忠恒便是要在这个时间内打主意!

    &的信局。为南九州的百姓武士谋了不少的福利,也抚慰了诸多母亲的心灵,所以,我在日前晓谕各地,对你的信局店铺和你的那些水客信使,一律严加保护!任何人,包括我,不得对信使、信局的财物进行侵害!一旦有人胆敢对于信局、信使下手,便是与我岛津家为敌!我当誓死诛之!”

    听到家主的主公如此褒扬自己、支持自己,作为昔日桦山家的低级武士。古贺一雄只有感激涕零。倒身下拜的份。

    &过,你的信局,往来财物太多,难免会有各处的浪人和亡命之徒起了觊觎之心。为了防止出现你的损失和赔偿。我决定。以后你的信局。钱布等贵重物品,全部进入岛津藩的府库保存!”

    这个?古贺一雄觉得,这个事情似乎有些不妥当。但是又不能在家主的主公面前当面提出,况且,自己也想不出哪里不妥当。

    &信使们往来投送各地,很是繁琐啊!”古贺试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就怕给府库的诸位管事添麻烦!”

    忠恒很是大度的挥了挥手中的扇子,表示不会的。

    &一贯钱,换一两银子,你的那些信使们往来各地也轻松了许多!我听说一匹布便是数十斤重,再加上几贯铜钱在身上,怕不是有百十斤?遇到山贼浪人,跑也跑不掉啊!”

    岛津家的家主很是为古贺的雇员着想。

    原来是打得这个主意!

    古贺一雄恍然大悟!

    他从登陆回到九州时就发现,因为南中通宝铸造精美品质统一,在九州,在日本很是受到欢迎,。很多店铺里,汇兑价格都是一贯铜钱换一两银子。有的偏远地区甚至可以达到八百文便可以换一两银子。而在南中,官方汇兑价格则是一枚银元换两贯钱!

    这个做法,和大明商人前往倭国贸易时收取金判作为结算单位,回到大明国内时,将用金银比例一比四收兑的金判,按照大明的汇率一比十兑换出去,登时可以获得暴利一样,都是利用汇率差和信息的不对等来赚取巨额差价。

    谁都不是傻子。

    这样的招数,不仅大明商人会,扶桑大名也是懂得的。

    &公,”臣下斗胆想问一句,主公收取如此多的钱币,要做什么?

    &来发给各级官吏武士的俸禄,二来便是前往南中贸易所用!”

    忠恒面对一雄明显违反武士等级制度的问话,似乎置若罔闻,很是直白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么,臣下倒也有一个办法。可以免了很多麻烦。”

    古贺一雄的办法其实很简单,他在收取了在南中的九州人的汇款,收取汇费之后,只将信件发出,由岛津家的府库代替信局支付同等数量的银子。而岛津家前往南中采购的武士,或者贸易的商人,可以凭借着岛津家开出的汇兑证明到他那里支取相同数额的铜钱,用于在南中地区的商业活动。不过,他在这个过程之中,要收取百分之一的汇水。

    你个贪心不足的家伙!

    骂归骂,但是脸上的表情还是平静如水,岛津忠恒点头同意了古贺一雄的要求。

    为了表彰古贺一雄在南中开设商馆和信局,为九州百姓提供了不少生活必需品,提升了九州百姓的生活标准的功绩,岛津忠恒特意晋升古贺一雄奉行之职,俸禄六百石。继续作为岛津家在南中的商贸代表。

    除此之外,岛津忠恒还找来古贺一雄的那个便宜老丈人,要求他必须善待这个女婿,不得为难与他。

    那奉行面对着古贺一雄已经是同自己一样的六百石奉行身份,还有藩主的威严,大批的南中金银财货面子上,只得顺坡下驴,捏着鼻子认了这个便宜姑爷。

    一时间岛津忠恒同古贺一雄都是笑容满面,为自己又一次找到了一条生财之道而喜出望外。

    九州因为最早有人口对南中输出,往来的侨汇最多,却不想,这些汇款,成为了岛津家扩充实力的最大助力。

    很快,这种货币回流的现象就被调查室和商情室的家伙们发觉,他们发现,岛津家的藩下武士几乎和不要钱似得疯狂采购南中军允许出口的各种军事装备物资,出手之快,采购量之多,不亚于德川家。

    &不是很好吗?我们的商品变成了货币,而货币又购买了我们的商品。我们的东西赚到了钱,岛津家也扩充了自己的实力,这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啊!”

    金融战争,就此开始吧!

    守汉暗自阴笑着。(。。)

    &继续求月票,求点击,求订阅,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