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一百六十章 工业券和黄牛党
    一张薄薄的纸,通过铅活字排版之后,用油墨印刷,以每五天出版一期的频率,被送往各处州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就是南中商报。

    南中商报上面刊登的文章,除了推广各类农业科技之外,大多是各种各样的公文通知,和宣传南中军的各项政策措施,于不经意间潜移默化的完成了对民众的教育和启蒙。

    崇祯五年五月的第三期南中商报上,除了刊登了夏粮征收价格之外,还刊登了所谓的工业券的票样。

    这张不起眼的报纸,很快便在南中军各地引发了热潮。

    挑着新谷的农民吴永海,一边汗流浃背的向最近的一处粮食收购点奔去,一边还口中不住的喝骂着自己的儿子和几个土人雇工。

    &伊娘诶!还在那里磨磨蹭蹭的!早上没有吃饱饭吗?!”

    吴家的大儿子口中嘟囔了一句,只得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水,紧走了几步跟上父亲的步伐,还不忘督促几名土人雇工,“走快些!莫要吃饭的时候一个顶二个,干活的时候二个不敌一个!”

    七八个人挑着担子,赶着两部牛车急匆匆的来到了设在距离几座村寨都相对比较近的粮食收购点,这个收购点上高高挂起了揭帖,“本号受将军府特许,负责夏粮收购!以市价三倍收粮油!”

    几个粮行的伙计也是在门口跑前跑后的张罗着,为排队等候粜米的农户送上热茶。“您要是远路来的,我们里面备了些点心米线之类的,不嫌简慢的话,您可以进去用一点。”

    几个粮户从用竹木稻草搭成的棚子里背着鼓鼓囊囊的钱搭子同粮行的伙计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

    有同吴永海相识的便过来打招呼。

    &吴!也来粜米啊!”

    &是就是!你倒是来的早啊!”

    &里的事啊!这不是才卖了一半,家里人手少,运不了这许多的粮食,家里还有不少油菜籽,也打算一起买了,也好起新屋!”

    一边同吴永海打着招呼。一边有那好事的掀开盛满稻谷的箩筐。打量着箩筐里那金灿灿的稻谷。

    &吴,你这稻谷不错,按照官家的啥子质量标准,至少是二等的稻谷了!”

    &么质量标准?”吴永海有些奇怪。以往粜米。都是只要看是否饱满。是否干燥,别的似乎管得不那么多。

    &梁,说说什么新的章程了?”

    老梁倒也爽快。放下手里捻着的几颗稻谷,“老吴,你和我种的一样,都是籼米。都是出的米米粒腹白较大,角质粒较少。”

    口中说着,脚下步子不停,将吴永海拉到了草棚前的一处公示栏前,那里贴着一张布告,布告下面用一张长条桌子摆放着几个盘子,盘子里盛满了今年的新米。

    &这是今年的新米标准样本,还有,上面的条文是新米的质量标准明细规定。”

    同往年的稻米收购相比,今年的稻米倒也没有什么新的花样,只是在稻米的质量标准上,除了出糙米率之外,增加了整精米率指标。所谓的整精米,便是糙米再次加工碾磨成精米时,米粒产生破碎,其中长度仍达到完整精米粒平均长度的四分之三以上该指示不因等级而异,是对等级内稻谷的最低要求。统一规定为籼稻不得低于一半,粳稻不得低于六成。

    除此之外,便是统一了水分和质量要求。虽然仍按照早、晚籼稻谷、粳稻谷、籼糯稻谷、粳糯稻谷等5种分类,但不再按早、晚种植季节和南、北方地区分别制定不同水分和质量指标。占据种植比例最大的籼稻在南中军区域内执行统一的水分、质量指标,粳稻也是执行统一的水分、质量指标。总体来说是比原标准要求严格了。

    &类稻谷以出糙率为定等指标,3等为中等。一等稻谷出糙米率为七成,二等稻谷出糙米率为六成,三等为五成。籼米分为五级,照整精米率计算标准,其中,一级籼稻出精米率为五成,二级为四成七,三级为四成五,四级为四成。。。。。”

    吴永海的二儿子结结巴巴的把告示念了一遍,念完了,他将目光投向自己的老爹,希望老爹能够给出一点指示。

    &吴。我看你的这点稻谷不错,至少是二级籼米的标准!”老梁给了吴永海强有力的支持,鼓励了他的信心。

    &是!咱的粮食可是精心侍弄的!还能评差了?!”

    果然,轮到吴家父子售粮的时候,当粮行的伙计用长长的取样槽,(熟铁打制的,类似于一柄三棱刺刀,但是内部是空的,方便对粮米取样。)刺入麻布粮袋里,轻轻的将取样槽拔出,将内中的粮米样本交给负责定级评审的师傅。

    粮行的人验过了稻米的含水率或者是干燥程度,对于稻谷的等级给了一个不错的评价,“介乎于一级和二级之间,如果您在家的时候再多筛查几次,便是铁定的一级稻谷了!”

    听了粮行伙计带有些遗憾可惜的口吻,吴永海心中虽然悔得肠子都要青了,但是表面上却还是一脸平静,“没啥,这不是头一年吗,回头到了秋天的稻子下来就有经验了!”

    &叫您知晓,如今市面上的一般米商收购价格是三分一担的码头价,他们的价钱想必您老也知道,虽然不高,但是不看含水量等指标。您的这一百多石稻谷,大多是介乎于一级和二级之间。一级稻谷的收购价照将军府的告示,是三倍于市场价,也就是在一钱之内,二级稻谷的比一级的小小的低一些,八分银子一石。您的这个谷子。我们几个人会商了一下啊,觉得给您八分二厘,您意下如何?”

    八分二厘银子,一百零七石稻谷,那就是八两七钱多银子和工业券,算算怎么都是划算的。

    吴永海很是果决的一拍大腿,“好!卖了!”

    那粮行的伙计依旧是满脸笑容的将吴永海领到了账房桌子前,交给了那里正在忙不迭的数着银元和一张张工业券的账房先生。

    &生,结账。”

    吴永海和两个儿子将售粮的收据和等级鉴定结果等几张文书递了过去,那先生低头看了看。又抬起头向吴永海询问了一句。“卖了多少粮食?”

    &生,我家卖了一百零七石。”

    &照着上头的规定,一半给付现银,一半给付工业券。您家的粮食应该给付您八两七钱七分四厘银子和工业券。”

    那账房先生手脚麻利的在算盘上拨弄了一番。便报出了应该付给吴家的粮款。这个数字。在方才的路上吴永海已经和大儿子核对了两遍,丝毫不差。

    账房先生数出了四枚银元,正当要数铜钱的时候。吴永海一把按住了先生的手。

    &生,能不能商量一下?”

    账房先生警觉的看了吴永海一眼,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脸上略带着几分狡猾的农民,虽说看上去不是什么能够和憨厚朴实等词汇挂钩的样子,但也不算是歹人。

    &么事情?”

    账房先生不动声色的将被吴永海按住的双手抽了出来,悄悄的伸到桌子底下,那下面藏着一根报警用的绳子,与隔壁棚子里悬挂的那个大铜铃相连接,一旦有事情,拉动这根绳子,转眼之间就有几条大汉扑来,将企图肇事者按到在地。

    &元我们收了,这通宝就算了吧?能不能都给工业券,马上家里要有些事情,给老大讨亲需要这些东西。”

    账房先生心中悄悄的擦了一把冷汗,该死!好险!差点就把这爷三个当成企图打劫粮行的歹人了!

    心里骂着,手里的活计丝毫没有停下,将手中的木杆蘸水笔伸到墨水瓶中,沾了点墨水,开始在账本上抄录下吴永海一家的售粮收据上的号码,以备日后稽查,

    蘸水笔最初是采用木质的柄,铜质的活动笔头,可以更换,虽然说因为没有笔囊无法保存墨水,只能通过笔尖的凸凹小片内保存上一两滴墨水,写几个字就得蘸点墨水。常常出现写到某个笔画比较多的字时候半个字也要往瓶里蘸点墨水,接着再继续写。但是同毛笔相比较对于书写环境、条件的要求没有那么高,而且写出的笔画有粗有细、有浓有淡,既流畅,又有毛笔的笔锋,看起来别有韵味。

    吴家老大也是使用这种蘸水笔的老手,看了一眼先生在账簿上写的几行字,“兹有七海村吴永海售粮一百零七石,粮款八两七钱七分四厘。本人提出收取四元银元,余额完全以工业券支付。”不由得赞叹一声,“先生好字!”

    &说什么好字,这笔写的是快了,而且不论何时何地都可以用。但是就是写不多少便要换一次笔尖!”

    &是!但是,我学堂的先生也说,自来甘蔗没有两头甜的!”

    两个人互相客套了几句,那账房先生将面额一千文和五百文、一百文不等的一把工业券数给了吴家父子。

    手里攥着一把折算面值将近五两的工业券,父子三人兴冲冲的走出了粮行。

    没有走出三十余步,身后忽然听有人在呼唤。

    &兄,请留步!老兄请留步!”

    吴永海停住脚步循声回头望去,只见身后快步走来一人,头戴牛尾巾,身穿一件细布直裰,腰间系着袋子,肩膀上搭着一个钱搭子。青白色的面皮,一双细眉,两只狐眼。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与这个人打过交道。

    &咱们以前没有打过交道,但是现在不就开始打交道了?”

    来人笑嘻嘻的同吴永海攀谈起来。

    却原来目的只是为了吴永海手中的那一把工业券。

    &兄,我知道你刚刚卖了粮食,打算用这个去买些东西给孩子提亲用。这样。我恰好有朋友托我替他收兑一些工业券。官家的给价是一百文的工业券可以当做一百一十文抵价,这样,我也不能欺负你这老实人,我的朋友给我的价钱是一百文工业券可以出一百二十文的价钱,我给你一百一十五文的价钱收了如何?”

    来的人从事的行业,后世统一称为黄牛党,不过各地也有符合各地习惯的特有称谓,比如是上海的打桩模子。他们从事的无非是收购各种有价证券,之后便转手加价更加需要的人,从中获取利润。

    &百一十五文?不是一百二十文吗?”吴永海对于钱的问题一向敏感。更不要说一百文的工业券兑换时出现了五文钱的价差这么严重的问题。

    &老兄。你这就不够江湖了!这大热天的。我在这粮行这里,人马喧嚣的,上面大太阳晒着,脚底下热气蒸着。我一百文里赚五文钱也不算多啊!”

    &百四十蚊!少一文也不卖!”

    &老兄。你也看看。这是你讨价还价的地方吗?”那黄牛党见吴永海开口还价,而且出的价钱比他后面老板给他的价钱相差无几,不由得有点恼羞成怒。出口正要威胁几句,不料想身后两只大手猛的一用力,将他便按到在地上。

    来的是在粮行附近所在负责巡视,防备有人打粮款主意的巡检。不料想,几天下来,敢于打粮款主意的人没有出现,这一类的小毛贼和黄牛党倒是抓了几个。

    &藏短刀一把。南中通宝不足十贯,银元二十一枚。工业券五十千文。”

    两名巡检将那黄牛党用法绳绑缚的如同粽子一般,从身上、钱搭子里搜出了不少东西。

    看来此辈的手段除了花言巧语诱惑之外,便是在必要的时候使用武力威胁了。

    吴永海见状暗自叫了一声侥幸!

    类似的事情在各大粮行的售粮点都有发生,情况被各地巡检汇总之后上报到巡检司包中辰那里,也是让这位号称包公的后人发了愁。

    如何定罪?

    如果是持刀威胁事主的,倒也好办,可以按照持刀抢劫定罪;如果说事主发现兑换的银钱有短少的,可以按照诈骗定罪,但是,如果说既没有持刀威胁,又没有短少银钱的,又该如何处置?

    这一个算是治安中的现象还是在商业活动中的现象,被吃不准的巡检司和户司联合呈文送到了守汉面前,顿时让守汉一口热茶喷得到处都是。

    &玛的!黄牛,票贩子都出来啦!?”

    守汉一手抱着二丫,一手拿过桌上的笔,伸进墨水瓶中沾了沾,在那份汇报夏粮收购过程中,出现了高价收购工业券的禀帖上批示“此类人物,可以称之为黄牛,票贩子,利用价差进行倒买倒卖活动,同正常的商业往来不同,纯属扰乱市面行为。审讯后挖出幕后主使者,全部黄牛送往矿场、林场、种植园、各地码头等工地劳动。”

    得到了指点的巡检司,立刻兴致勃勃的展开了打击黄牛党、保护农户利益的活动,同时,对于已经被羁押的黄牛党开始了审讯。

    我们的祖先留下一句话,“三木之下,何求不得?”在严刑拷问之下,很快,这些由各村各州县闲人组成的黄牛们,便供出了幕后的指使和资金的来源。

    &一批广东商人,还有十几个商人是从福建那里来的,操着一口漳州泉州一带的口音,似乎和郑芝龙手下的人有关系。”

    这些人,特别是广东籍商人中,很有几个同郑家的余孽有往来,很多资金便是他们提供。打算在今年的粮食收购中大大的捞上一笔。见南中军提出的收购价格是自己无法接受的,便迅速转变经营目标,不再针对粮食,而是将目标锁定在了用于支付粮食价款的工业券上,

    &观其变,密切注视,打击走私。”

    守汉在关于两广商人和福建商人的不法行为上做了以上的批注。

    安南外海。昏燕岛。

    大小三四十条福船在此集结。

    一群或大腹便便,或是衣冠楚楚的富商巨贾们,在各自的坐船上检点着一条条小船用蚂蚁搬家的形式运来的各类货物。

    &用工业券买的东西就是便宜啊!”一位大腹便便的商人同他的合伙人高谈阔论。

    &锅、农具都是熟铁打就的。棉布、白糖,这些都是运到濠境澳就可以卖掉的啊!”

    透过福船的座舱窗口向海面上望去,仍旧有不少小船陆陆续续的向这边行驶过来,那大肚子商人转头问自己的合伙人和账房“我们还有多少货色没有上船?”

    &爷,还有一百捆布,每捆十匹。各色铁锅二千个,熟铁犁铧一百一十架。”

    &他们快一些!务必要在太阳偏西之前起锚,这里聚集的船太多了,容易出事情!”

    他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左近的船队,那里面有不少船只是从漳州一带过来的。似乎和刚刚接受招安不久的郑芝龙有点关系。这些海贼们!一贯的胆大妄为惯了!不知道天高地厚!

    还是尽快的完成自己货物的装船。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闷声大发财的好!船上的这些货物,运回广州,不算那些菜油豆油。单单那些棉布、铁器。卖给在濠境澳的葡萄牙人都可以大赚一笔。如果再远一点,卖到扶桑去,至少又是几倍的利润。

    &兄。我们此次南下,投入的本钱和船工水脚银子,一共多少?”

    &心,你的那一万四千银子,至少可以赚两倍回去!”

    大肚子的商人正待要让自己的账房详细的申报一下账目,忽然看远处的帆影一阵混乱,近处的几条正在往自家船上运送货物的小船上也是一阵阵的嘈杂,几名小船上的水手神情慌乱,四下里张望,似乎是在打量往哪里逃逸躲避。

    &么回事?”

    商人又惊又气,早知道如此,就不和那群福建商人搅合在一起了!估计是他们的那条船上出现了什么麻烦。

    转眼之间,便有了答案。

    四条火箭船和两条双桅横帆船,在一条大船的指挥下,远远地拉了一个大大的圈子,将昏燕岛和在岛的四周围装载货物的船只围在当中。

    &死的!又是那个家伙!”

    船老大站在桅杆上向远处眺望过去,为首的那条大船上,船首赫然一具黄金镶嵌白银铸成的虎头。

    正是南中军水师左翼统领张小虎那厮,此刻,这位大爷正在自己的指挥位置上端着一架千里镜,打量着远处的这几十条大大小小的福船。

    &那马!用工业券买东西本来没事,反正主公那么多的东西总是要向外卖的,但是,你们不交税就不对了!”

    &上去!命令他们,落帆,抛锚,胆敢违抗者,一律火箭和克龙炮招呼!”

    在纵横南海,恶名昭著的张小虎的威胁之下,所有的船只都不得不落帆抛锚,几条企图趁乱逃走的大福船,则是被附近运货的几条小船控制。

    &禀张统领,我们是调查室的,监视这群不法商人很久了!”

    &过张统领,我们是商情室的。此次是来配合水师行动的!”

    乖乖!区区的一个打击走私行为,居然两大密探机构都出动了,这不由得令张小虎暗暗咂舌不已。

    火箭船上的见习水手张大狗,随着几个老兵跳帮上了方才那条大福船。

    几条飞抓上缀着长长地绳索,水手们借着两船擦身而过时的助力,一跃而起,几个蹬拽,向上一纵身,两脚已经落在了福船的甲板上。

    一看这登船的架势,几个原本打算和上来的水师肉搏一番,俘虏之后杀开一条水路逃之夭夭的水手,立刻变得比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姑娘还要老实,“果然是积年的老水贼!”

    那大肚子的广东商人立刻也转换了一张脸,笑吟吟的走出船舱,见眼前这群水兵,一个个都是身穿大明官军样式的胖袄,立刻心中大定,“对付这群丘八,好办,无非是花些酒肉钱就是了。谅他们也不敢杀人越货。”

    崇祯五年六月十三,水师左翼统领张小虎奉令巡查缉私于昏燕岛海域,查获走私福船四十三艘,各类货物若干,抓获不法商人七十余名。(。。)

    &大家帮忙给猪脚的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起名字。儿子是黎慕华生的,女儿是暹罗公主生的。他们这一代的家谱排名是华字,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