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就要在鲁班门前弄大斧
    &求月票,求评价票,求推荐票,求一切票!

    就在徐弘祖准备买舟西上,去游历漓江山水的时候,巴斯滕先生和他的朋友抵达了顺化,很快便得到了李守汉的邀请,邀请这群来自欧洲的客人到府中饮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们当真要去见那个东方的君主?”

    一面整理着自己的绣花丝绸袍子,一面笛卡尔还在有些犹豫,或者说是有些端着架子。

    &巴斯滕先生说,他不但是一位伟大强悍的君主,也是一位学有所成的科学家和发明家、设计师。我们看到的很多东西,都是由他一手促成的。”

    弗兰克倒是很轻松,能够在刚刚抵达神秘的东方,就有一位当地的君主邀请去他的宫殿之**进晚宴,这个事情回到欧洲之后和别人吹牛的时候也是一个很大的资本。

    &呢?”

    笛卡尔先生将目光转向了伽利略先生,我们的老先生已经不是刚刚逃脱追捕的表现了,头发和胡须都得到了精心的打理,甚至还喷了一些香水,老先生看上去更像是比萨城中那些很没有节操和品行的商人兼花花公子。

    比萨人在意大利,一向以做生意狡猾、不守信用而著称,作为在比萨生活了很多年的伽利略,自然也是染上了些城市中的浮华气息。

    &个,当然是要去的,毕竟他是这里的统治者,也即将是我的庇护者。”

    一行人在范巴斯滕先生的带领下。跟随着将军府礼司的两名执事前往将军府。

    看了沿途街市上的风景,特别是进到了将军府之后,笛卡尔不由得有感而发,“看来,这些东方的君主,不管是阿拉伯人的酋长,土耳其的总督,还是算端,苏丹,明国的君主。都是一样的。追求奢华的生活。”

    &道欧洲的亲王、公爵、伯爵们,就不追求这样的生活吗?”范巴斯滕反唇相讥。

    &洲的贵族们当然也想要这样的生活,但是,他们的金币。都变成了这些东西。”

    作为数学家兼出版商人的弗兰克。很是促狭的用胳膊碰了碰巴斯滕先生。示意他去看府内的执勤巡哨的士兵。

    士兵们头上的八瓣帽儿铁尖盔,身上的胸甲,腰间的绝户刀。背上背着的火铳,都让人们有似曾相识之感。这些东西,他们在法国、在荷兰都曾经见过。

    &来,他们的金币如今都在您的宝库里安稳的休息。”

    &我的金币,都变成了货物,在他的货仓里。”巴斯滕先生半是苦笑,半是炫耀的同三个同伴诉苦。

    绕过了回廊,穿过了一个月亮门,眼前又是一丛修竹。修竹充当了月亮门的屏风,人们从竹林旁走过,小小的竹林中吹出来的一阵阵清风,让人们暂时忘记了这夏季的酷热。

    一泓清水池塘边,两名执事停住了脚步,“主公便在前面的池塘亭子里等你们,你们自己过去便是了。”

    守汉手执钓鱼竿,正在池塘边的亭子里学习姜太公的精神,不过,他自忖没有太公的本事,所以,还是用有鱼钩和饵料的钓竿来钓鱼。

    不过,就算是有这些,他今天怕是也钓不上鱼。

    身边一个小尾巴在,不住的摇晃着他,令手中的钓竿不停的乱动,哪条傻鱼会来吃鱼饵?

    &爹!阿爹!”原来是二丫,不住的摇动着守汉的右手手臂,“快告诉我,这个算术题应该怎么做?明天先生要收作业的!”

    二丫已经上了学堂,作为守汉的长女,他有意没有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在家里上学,而是把她送到了顺化城里的一所学堂里,“小孩子上学的阶段,也是孩子完成社会化的一个过程。让她在学堂里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交几个朋友也是好的。”这是守汉在完成了盐梅儿打算再要一个孩子的愿望时,满头大汗的同盐梅儿、二丫的母亲说的一番话。社会化是什么,盐梅儿不懂,但是知道外面是什么样,交几个朋友这话,她却是明白的。

    于是,二丫的功课便落到了守汉的面前。

    放下手里的鱼竿,守汉苦笑着拿起了二丫的作业本。还好,只是很简单的几道算术题。不过,很明显,二丫算得一塌糊涂。

    &丫,我问你,乘法口诀表你背的如何?”

    二丫嘟起小嘴,“我背的可好呢!全班就是我背的好!不信,阿爹,我背给你听、一一得一,一二得二。。。。。九九八十一!”

    &你看这个题目,怎么成了四九三十七了?”

    一边说,守汉接过女儿手中的铅笔,信手在草稿纸上列了一个竖式,“二丫,你看,如果你口算怕有错误的话,可以列竖式来计算,这样的话,乘数和被乘数便一目了然,只要你的基本口诀和相加没有错误,基本上不会有错误。”

    亭子里的父女二人的对话,通过巴斯滕身边的通译小声的翻译给了四个前来赴宴的人,巴斯滕先生是了解自己这位贵人的特长的,对此他没有表示异议,倒是那三位,听了通译的翻译,不禁有些诧异。

    &式计算?”

    对于这三位十七世纪几乎是站在数学最前列的巨匠而言,竖式计算自然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不足以令他们感到惊讶。但是,令他们感到惊奇的是,居然一个似乎只有七八岁的小女孩,在父亲的指导下,竟然也能够熟练的运用竖式进行计算,并且得出答案。

    &位东方的统治者,能够熟练的运用数学计算,来给自己的女儿讲述知识,这一点。很是让我惊奇。”

    伽利略揉了揉自己昏花的老眼,颇为感叹。

    &巴斯滕先生,我现在开始相信,你向我转述的这位统治者提出的对数和指数之间的关系了。”

    笛卡尔也悄悄的在范巴斯滕先生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了一下。

    接下来的事情,让李守汉有一种在鲁班门前弄大斧,而且斧子还是从鲁班那里偷来的感觉,这种感觉,很爽!

    先是送了一副眼镜给伽利略,让他昏花的老眼得以重新看清楚这个世界,当然。没有经过准确验光的眼镜也只能说是比眼前强一些而已。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让伽利略的眼镜几乎粉碎了!

    &利略先生,我听我的朋友巴斯滕先生说过您的理论,坦白的讲,我认为您的理论是否定了一个谬误。但是也是一个谬误。”

    &的理论是太阳是宇宙的中心。这一点打破了地心说的谬误。为很多的自然现象找到了可以提供合理解释的依据,但是,我得告诉您。根据我的研究和发现,日心说也是有很大的错误的额,太阳也不是宇宙的中心,事实上,宇宙就没有中心!”

    一句话,让以伽利略为首的几个人无不惊讶万分!

    日心说可是这个时代最为妖孽的理论了,这位不知深浅的君主居然还说日心说也存在不足,宇宙就没有中心?

    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守汉在二丫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二丫立刻蹦蹦跳跳的离开了,“我让我的女儿去把我磨制的镜片为您取来,您可以根据自己的习惯组装成望远镜,到了晚上可以自己观察一下。看看能否找到宇宙的中心。”

    等二丫连蹦带跳的领着两名仆人捧着一架望远镜和可以组装望远镜的几个零部件镜片、镜头、镜筒等来到水榭时,发现笛卡尔的眼镜也碎了一地。

    &一直反复思考一个问题几何图形是直观的,而代数方程是比较抽象的,能不能把几何图形与代数方程结合起来,也就是说能不能用几何图形来表示方程呢?要想达到此目的,关键是如何把组成几何图形的点和满足方程的每一组“数”挂上钩。因为我的船队一直在往返于各地进行海洋贸易,如果有了这样的方法,那么,对于海图的描绘和航程的测算、路途的远近,船期的安排都将由很大的影响。为此,我一直在想能够通过什么样的方法,能把船只这样的“点”和和航线这样的“数”联系起来。”

    笛卡尔顾不得满桌的精美点心,他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正在那里美滋滋的撕扯着一块蒸排骨的范巴斯滕,回过神来向李守汉询问,“请问您找到了这样的方法了吗?”

    &一天,我的营造师们为我修缮房屋,请我去看。在工地已经完成的一个角落里,屋顶角上的一只蜘蛛,拉着蛛丝垂了下来,落在了恰好是墙角的位置上,它打算在那里结网,虽然很快就被营造厂的木工给破坏了,但是很快它又一次的垂了下来。感谢这只蜘蛛,如果我们把蜘蛛看做一个点,它在屋子里可以上、下、左、右运动,能不能把蜘蛛的每个位置用一组数确定下来呢?而且,恰好它又落在了屋子里的墙角,这里有两堵墙与地面相交汇的三条线,如果把地面上的墙角作为起点,把交出来的三条线作为三根数轴,那么空间中任意一点的位置就可以用这三根数轴上找到有顺序的三个数。反过来,任意给一组三个有顺序的数也可以在空间中找出一点p与之对应,同样道理,用一组数(x、y)可以表示平面上的一个点,平面上的一个点也可以有用一组两个有顺序的数来表示。”

    一面说,守汉还用自己的右手拇指、中指、无名指来演示,三根手指分别代表着三个方向,那么,不同的数据便指向了同一个点。

    &爹。”

    二丫在有外人在场的时候,表现出来了充分的教养和礼貌,将父亲交代她拿来的高倍望远镜放到了父亲的面前,便很有规矩的同几位客人点头示意之后,站在了父亲的身后。

    &儿,我要和这几位先生讨论一下学问,你去你的书房吧!”

    &了要知道坐标轴的任何一点。离原点的距离。假设,我们可以刻画数值于坐标轴。那么,从原点开始,往坐标轴所指的方向,每隔一个单位长度,就刻画数值于坐标轴。这数值是刻画的次数,也是离原点的正值整数距离;同样地,背着坐标轴所指的方向,我们也可以刻画出离原点的负值整数距离。称x-轴刻画的数值为x-坐标,又称横坐标。称y-轴刻画的数值为y-坐标。又称纵坐标。虽然,在这里,这两个坐标都是整数,对应于坐标轴特定的点。按照比例。我们可以推广至实数坐标和其所对应的坐标轴的每一个点。这两个坐标就是直角坐标系的直角坐标。”

    在我们的时空之中。西元1637年。笛卡尔发表了巨作《方法论》。这本专门研究与讨论西方治学方法的书,提供了许多正确的见解与良好的建议,对于后来的西方学术发展。有很大的贡献。在《方法论》的附录中,他增添了另外一本书《几何》。史学界关于正式宣布笛卡儿坐标系的建立,就是出现于《几何》这本书内。笛卡儿在坐标系这方面的研究结合了代数与阿基米德几何,对于后来解析几何、微积分、与地图学的建树,具有关键的开导力。

    但是,很不幸,在这里,他遇到了李守汉。

    &么,先生,您的这套理论,是否找到了可以验证的依据呢?”

    笛卡尔收起来了自己的傲慢,他开始相信,无数先辈们说过的,东方是一个神秘的所在,他要比欧洲先进数百年,他的人民是有礼貌有教养的,街道是清洁的,军队是强悍的,商业往来是讲究信义的。

    这些在欧洲的传说,已经在笛卡尔这一路的行程中逐步得到了验证,但是,对于自己的学术研究,他还有很有信心的,想来,在这神秘的东方,没有人会比自己更加懂得代数和几何之间的关系。

    但是,这份自信却被无情的打碎了。

    &的天哪!”

    一边的伽利略脸色苍白的倒在了椅子上,好心的巴斯滕先生急忙上前扶住了他,“伽利略教授,请问您是不是不舒服?”

    &道我和布鲁诺都是错误的?真的如同殿下所说的,宇宙没有中心?”

    伽利略刚才用李守汉自己的天文望远镜向浩瀚的宇宙偷窥了一眼,试图找到可以推翻李守汉荒谬理论的依据。但是,用那副守汉自己“磨制”的望远镜向天空中望去,似乎今天出现在天空中的星星要比往日里多出来了不少。

    &的这支望远镜放大倍数比较低,给你的镜片比我的要高出不少,我相信,你会推翻你的理论的。另外,你在我这里尽管可以放心的居住下去,相信你们的所谓裁判所不会到我的地头上来找你的麻烦。你也可以在这里进行您的研究,顺便搞出几个新的光学仪器来支持你的研究和改善你的生活。”

    水榭里摆下了一桌晚宴,丰盛的令三个欧洲客人有些眼晕,不住的询问范巴斯滕先生,这个菜是什么,另一个菜是什么。

    满眼都是美食,却因为这三个土鳖的打扰而不能放开大嚼一通的巴斯滕先生自然没有好声气给他们,“只管吃就是了,难道一位东方的君主会给你吃些不好的东西吗?”

    一句话噎的三个土鳖眼睛发白,不过,想想也是,眼前的这桌子看上去就很好吃的美味佳肴,想来欧洲的那些亲王们都未曾见过,何必去管它是什么呢,只管吃到嘴里味道好就可以了!

    &下,不知道我在您的领地里,是否可以每天都吃到这样的美食?”

    虽然没有伽利略和笛卡尔那么大的名气,但是,作为身兼数学家和商人的弗兰克,却很敏锐的发觉,自己们对于守汉这个充满了神秘味道的东方统治者而言,也是极具价值的。

    &是一个君主,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时间用来研究学术问题呢?而我们,恰好可以用我们的研究来换取在这里的生活费用。”

    这是弗兰克和笛卡尔在借故去寻找五谷轮回之所时悄悄商量的结果。

    于是弗兰克,开始扮演类似于经纪人的角色。为自己和自己的朋友们能够卖一个好价钱而开始讨价还价了。

    &将军的领地里,物价是很低廉的,你们只要手中有金币,想吃什么样的美食都会比搓搓手还要简单。”

    该死的!听了范巴斯滕的话,笛卡尔和弗兰克几乎同时在心里骂了一句。三个人中,一个是刚刚从圣堂武士的铁爪中逃出来的罪犯,又在货舱躲藏了多日,想必身上没有多少钱,而另外两位,也是囊中不那么宽裕,这如何维持这样的生活?

    &们想要在这里进行自己的研究,并且,如果您能够慷慨大度的支持我们的学术研究的话,我们将不胜荣幸!”

    到底是伽利略年纪大了些,经验也是要比笛卡尔等人丰富得多,索性绕过那些环节,直接要求为李守汉工作。并且还要进行自己的学术研究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