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身价、出海
    &以!你们可以在我的土地上进行学术研究,你们的学术专著也会得到出版,并且,我会支付给你们版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不过,我也有要求。”

    &们要为我到学校去教书,把你们的学术成果变成数学、物理学、光学,甚至是炮兵战术,海军的航海仪器和技术。”

    这还能说什么呢?没有哪个搞研究的人不希望自己的理论能够为更多的人所知晓,所掌握和接受。面对着守汉开出来的条件,笛卡尔等人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诱惑是他们无法拒绝的。

    &们还有几个同船来的朋友,他们虽然是上帝的仆人,但也是在各个领域里掌握了高深学问的人,如果您能够展开您宽广的胸怀,相信他们也是会为您工作的。”

    嗯?传教士?守汉不得不承认,这个时候的传教士,都是有点本事在身上的,否则也没有那个胆量跑到万里之外来传播上帝的福音。

    &吧!你们可以回去同他们讲愿意到我这里工作,我自然是欢迎的。但是,”守汉有意识的加重了一下语气,并且停顿了一小会,以便让通译能够意识到这个词汇的严重性。

    &欢迎他们进行学术研究,不要在我这里进行传播教义活动。如果被我发现,那么,”守汉起身走到在水榭的庭柱旁执勤的一名亲兵跟前,从他的腰间将绝户刀抽了出来,挥刀向一旁的一丛矮小的灌木斩去!很可惜,只是斩下了几片树叶。

    &就是下场。”

    &生。我想问一句,在您的领地内是否有研究的禁区?”笛卡尔两眼放光,关于守汉对于宗教的看法,他觉得无足轻重,关键是要知道这位统治者对于研究的禁忌。

    &们这里研究的禁区?当然是有的,比如说关于亚当和夏娃吃的到底是什么果实才被从伊甸园里赶了出来。”

    对于笛卡尔这样一个支持哥白尼日心说的人,能够进行被人认为是离经叛道的研究,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令他兴奋的呢?而且,还可以在衣食无忧的情况下进行研究,另外。似乎这位君主也是内行。和一个有钱有实力的内行在一起工作,研究自己喜欢的领域,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令人向往的呢?

    他站起身来,走到守汉面前。单膝跪倒在地。双手拉过守汉的右手。轻轻的在上面吻了一下。

    &曾在一个晚上做了三个奇特的梦。第一个梦是,我被风暴吹到一个风力吹不到的地方;第二个梦是我得到了打开自然宝库的钥匙;第三个梦是我开辟了通向真正知识的道路。现在看来,这三个梦都在您的身上应验了。我能够在您的领地内不受到任何干扰的进行学术研究。这是我的幸运,相信我,我会为您打开通往真正的知识宝库的大门。”

    跟着,伽利略、弗兰克两个人也起身离座,来到了守汉的面前,同笛卡尔一样,向李守汉表示效忠。

    看到了这一幕的范巴斯滕,耳边只听得金币敲击时那清脆悦耳的声音。

    &三个家伙,还有那十个神父,能够换多少钱回来呢?”

    第二天,当范巴斯滕先生毫无脸红羞愧之意的向守汉讨要拐骗这三个被守汉点名要了来的家伙的辛苦钱时,轮到他吃惊了。

    &三个人,我可以给你支付一千副盔甲,一千柄长刀,二百只火枪,二百桶火药。那十个神父,可以支付八门六磅炮的价钱。”

    这个价钱让巴斯滕先生为之绝倒了,还有比这样的声音更加令人感到悦耳的吗?

    望着他急匆匆拿着守汉的批件,飞也似的身影,守汉不由得露出了鄙夷的笑容,“马车夫就是马车夫,不会懂得什么叫知识就是力量!”

    兴冲冲的到各处仓库取得了这些笛卡尔等人的身价,巴斯滕先生处于一个天主教徒的良心,请这些被他拐骗来的可怜人们吃了一顿极其丰盛的晚宴,晚宴上,有一名神父很是好奇的向巴斯滕先生打听这如此丰盛的酒宴是为什么?

    &会告诉你们,这是用出卖你们换来的利润请你们吃饭吗?”

    巴斯滕先生很是含糊的企图蒙混过去,“我帮助李将军买到了一批他亟需的货物,为了表示感谢,他便送给了我一大批运到欧洲可以换取丰厚利润的商品,而且,是出境免税的那种哦!”

    听了他的话,那名神父有些惊诧,“既然是一下子就送了您如此多的货物,想必那些您为李将军搞来的货物对于李将军而言,更加的有价值啊!”

    这句话,让巴斯滕先生一晚上都没有睡好觉!

    天一亮,他就来到了将军府,要求求见李将军。

    &公昨天便有事出海了。”

    将军府的门房秦大爷收了一枚金币之后透露给巴斯滕先生这样一个消息。

    &了哪里?是河静,还是柴棍?或者是金兰湾?还是湄南河?”

    &不是,告诉你主公出海了。”

    &道是去了吕宋?该死的西拔牙佬!”

    &个说是去了吕宋,主公是去了,算了,说了我会掉脑袋的!”

    秦大爷的话,将巴斯滕先生的企图丢进了太平洋。

    守汉乘坐着新制的战舰常胜号,在几条炮舰的护卫下,乘着西风正好,去了琉球。

    被称为万国津梁的琉球诸岛,恰好在台湾和日本九州之间,琉球群岛西侧是中国东海,东侧是太平洋。以东北亚和东南亚贸易的中转站著称,这样的地方,怎么会逃过守汉的眼睛。

    &们同琉球的贸易也算进行了很久了,如今。也该是我们登门拜访一下琉球的尚王爷的时候了!”

    船舱里,许还山和楚天雷等水师将领听了这话,无不是脸带笑容,他们都清楚,守汉的话语是什么意思。拜访吗,就是要进行实际上的控制!

    如果只是单纯的拜访,带着六七艘炮船做什么?船上还有一营近卫,另外,船上的七八百水师也可以登陆一战,这样的实力。足以灭掉了琉球国!

    &公。那我们便直驶那霸港,横扫首里城,将那琉球王擒到主公面前就是了!”

    &是!想那琉球国,兵弱国小。据往来商人说。全国兵力不过千余人。我们这船队之中便足以与之全国匹敌!”

    看了一眼意气风发求战心切的部下们,守汉没有说什么,只是摊开了一张海图。“都过来,看看这琉球的位置!”

    海图上,清晰的标注着那霸港的潮汐、洋流、暗礁、沙滩、水深等等各类信息。在那霸港的南岸和北岸分别建造有屋良座森城和三重城两座炮台,琉球人依托这两座炮台和那霸港的天险保卫着自己的家园和财富。

    从琉球出发的船只,大多是从这里起锚,往来那霸与福州之间,或是北上日本、朝鲜,或是南下安南、吕宋、暹罗、亚齐、爪哇、满剌加地等,除了航运之利,便是琉球的甘蔗,如今南中军的榨糖作坊已经到了年产量百万石的层面上,如此多的原料需求,又怎么能够不让守汉不亲力亲为的到琉球一游呢?

    但是,眼下的这群骄兵悍将们,已经有了一个习惯,各个部队的主官们,有机会凑在一起喝酒吹牛的时候,就会炫耀自己部队的战功,比如,“占城是我们灭的!”“暹罗王印是我们送到主公面前的!”“升龙是我的部队最先突破的!”

    这种情绪、情形,引导好了,是对荣誉的追求,对过去光荣的传承,让部队成为一支有着光荣传统战斗力强悍的部队。引导不好,就会让部队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变得暮气沉沉。

    &们是不是又想拿一枚琉球王印回去向别人炫耀一二?”

    一句话,直接说穿了军官们的想法,很多人不太好意思的咧着大嘴用笑容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要是打算把那枚琉球王印拿回去,又何必在后面的几条福船上运那么多的东西?!”

    &果我想灭掉琉球,又何必派人去和岛津家贸易,直接与岛津家开战便是,又何必给岛津家那么多的武器铠甲火药?让他装备上我们的刀枪,穿着我们的盔甲,来和我们作战?”

    守汉的话,如同一桶冷水浇灭了军官们的熊熊战意。船队的后面,另有四艘大号福船,装载了南中出产的各式各色商品,大多数是金属制品和油类产品、纺织品。金属制品中单单一个刀的品种就有菜刀、剔骨刀、裁纸刀、剪刀,还有诸如熨斗、菜油、灯油、蜡烛等等日常必需品。

    很明显,主公决定不是要在这里开疆拓土,灭掉琉球国。

    &们看,这是琉球,这里的地理位置如何?”

    &离浙江海岸只有数百里,如果风向掌握好的话,一夜可以从琉球抵达浙江海面,沿着杭州湾溯钱塘江而上,只需一日便可以抵达杭州城下!”

    毛四海,曾经因为大米换甘蔗的原因,多次往返于琉球至河静的航线,对于琉球的情形熟悉的如同自己的家一样(事实上,这厮确实在琉球有一个家,而且还是一个所谓的有系的士族,担任海事总管的贵族女儿。)

    眼下的琉球是由尚丰在位,不过因为岛津家在多年前派桦山久高率兵入侵,此人也只能算是一个傀儡王。

    对于琉球和日本的关系,在后来的清史稿中曾经有这样的描写,“琉球国小而贫,逼近日本,惟恃清朝为声援。又贡舟许鬻贩各货,免征关税,举国恃以为生,其赀本多贷诸日本。国中行使皆日本宽永钱;所贩各货,运日本者十常**。其数数贡清朝,非惟恭顺,亦其国势然也。”

    因为身为群岛,受地形的限制,国内可耕地面积小,琉球无法建立以农业为基础的经济,只能通过海外贸易来获得财富。海外贸易的大宗货物是向中国出售日本的白银、漆器、刀剑、屏风和扇子。将中国出产的药材、瓷器、丝绸、铜钱转售到日本和朝鲜,并将东南亚、印度和阿拉伯半岛出产的犀牛角、苏木、香料、锡、糖、象牙、**、龙涎香销售到中国、日本、朝鲜三国。

    琉球国通过对中国的朝贡贸易,带到中国的货物有金银罐、金银粉匣、金缸酒海、泥金彩画围屏、泥金扇、泥银扇、画扇、蕉布、苎布、红花、胡椒、苏木、腰刀、火刀、枪、盔甲、马、鞍、丝、绵、螺盘,但是,这些货物中,大多数并非琉球本地出产,而是通过转口贸易交换而来,这一点,在清麻子十九年,小麻子给琉球的诏书中下令免去部分奢侈品只贡土特产之后。就可以看得出来。在以后的朝贡中,琉球的贡品便只有马及熟硫磺、海螺壳、红铜等物。

    &了往内地、往南方,往日本贸易之外,琉球还有一条和朝鲜的航线。在琉球国都城首里城有往朝鲜的商船。将从南方贸易得来的药物、香料和珍珠、玳瑁、珊瑚等物。最近这几年还有白糖、棉布等物,北上到朝鲜贸易,据闻也是获利不少。但是因为同为大明藩属。彼此之间还是以联络宗藩情谊为主。”

    &国王以下,分为王族、国相、寨社三个层次。国相如汉制,执掌全国行政大权,由国王任命。管理全国各处岛屿的‘寨社’的长官和酋长外,还管辖国家机构中的官职,包括出使大明的‘朝贡使’、‘大夫官’、‘长史官’和充当翻译的‘译官’、负责海事的‘通事’、‘总管’,对内的‘紫巾官’、‘法司’、‘司贡’之类的官员。他的长史官和我们南中李大人担任的长史并不一样,李大人的长史和琉球的国相类似,都是执掌全面之人,而琉球的长史官是具体负责某一件事情的官员。”

    听着毛四海将琉球的政治架构如数家珍一般娓娓道来,不由得楚天雷端起一碗茶递到他的面前,“老毛,请茶!”

    毛四海不由得大为感动,没想到这个主公座舰的前舰长,现在执掌六条舰船的练习舰队统带,竟然对自己如此客气。

    没有等到他一杯茶喝下去,楚天雷的下一句话差点让他将口中的茶水喷了李守汉一身。

    &的琉球老丈人是个什么级别的官员?”

    毛四海的老丈人乃是当年太祖皇帝赐给琉球的福建三十六姓中曾姓的后裔,在琉球担任的主管海事的总管一职,虽然品级不高,但是却是极好的一个肥差。

    毛四海几次往返于琉球和河静之间,同曾总管都是相交甚好,后来干脆就住到了曾家,一来二去,便将曾大人的女儿变成了自己的枕边人。

    &为这个,曾先生和我大发光火,给了我两条路,一个是娶了他女儿,另一个是依照琉球的法度,按照通奸罪将我和他女儿一同报官处死。因为琉球王妃必须要从三十六姓的女孩中选出,那一年恰好是选妃的时候,如果不结婚,他家便不好交代。”

    在饭桌上军官们挤在一张长条桌上,各自端着一副金属盘子,就着盘子里的菜肴,喝着热汤,吃着蒸的喧腾无比的大馒头,满脸坏笑的听着毛四海讲他当年的私情事。

    &说!后来呢!?”

    许还山很是没有节操的催促着毛四海讲述后面的情节。

    &怎么办?我得留下这条性命来给主公出力办事啊!”毛四海很无耻的当面向李守汉拍马屁、表忠心,“没办法,结婚就结婚吧!”

    &他们曾姓祠堂里祭祖,告诉祖先,自家的女孩嫁给了中华人。然后将三十六姓中梁、郑、金、蔡、毛、陈、林、高、吴、李、阮、沈、魏、田、王、马、钱、翁、穆、韩、宗、昆、尹、查、伍、向、武、吉、英、陶等家中头面人物请来,大喝了三天酒。玛德!那几天喝的我都不知道哪个女人是我媳妇了!”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