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与那国岛
    船员们用过了晚饭,经过短暂的娱乐时间后,除去值更之人外,便各自回到自己简陋的铺位上去休息,这些在海上颠簸了一天的汉子们几乎是头一沾到枕头便睡着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船上很快响起一片此起彼伏的鼾声,足以压到海上的波涛之声。

    船队的桅杆上升起了用铜丝编织、玻璃做就的夜航灯(其实就是大号的马灯),进入了夜航的状态。

    几个水手在各自的岗位上小声打着哈哈来排遣这夜航的无聊与寂寞。远处的甲板上,舱门开启,两名值更的亲兵陪着守汉进行夜查。

    &公,这常胜号座舰上的小伙子,都是从各处招募来的船家后代,自小便是在甲板上奔跑,与风浪为伴,又经过水师学堂的培训,练习舰队的磨砺,从中间选拔精锐,这才能够到常胜号上来!”

    正是前任舰长楚天雷的声音!

    听得老长官的话语,几名水手立刻挺直了腰板,手上的动作越发精炼起来。

    作为新近下水的座舰,常胜号上拥有三层炮甲板,安装了大小七十余门火炮,如果守汉愿意,完全可以在空余的炮位上再行安装二十门火炮,使其彻底达到一艘二级战列舰的标准,但是,想了想,还是忍痛割爱。“要将好的炮手分配到尽可能多的船上去!”守汉在听了一个从日本回来的家伙讲述了一位大名的名言“如果你有一百两银子,不要给自己买一把一百两的宝刀。还是买一百柄一两的普遍刀吧!”。决定不要在自己的座舰上装备那么多的大炮,而是选择安装了四座火箭发射架。

    这个东西论起射程来要比一般的大炮远不少,给敌人带来的威吓和破坏丝毫不比大炮差,而且,造价低廉,操作起来简单容易,完全可以由水手来兼职。

    拍打着船的栏杆,望着黑黝黝的海面,守汉不由得想起了那首著名的七子之歌,拜当年收回东方的蒙特卡洛的机会。守汉也曾经仔细的读了这组长诗。从澳门、香港、台湾、威海卫、广州湾、九龙、旅大(旅顺-大连)由南向北的九个被割走的土地,无一不是天然良港和海防前哨。

    而此行的目的地琉球,虽然不在这七子之歌中,却也是对中国的历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从万历三十四年间开始。岛津家便开始了对琉球的侵略和统治。在此之前由于丰臣秀吉那个猴子对朝鲜的侵略。导致了大明对日本的贸易封锁。日本国内的公家、武家等贵族需要的奢侈品变得有价无市,需求远远大于供给。见到有暴利可图,萨摩藩便利用自己的地理位置优势展开与琉球的贸易。从东南亚运回海产品和一些奢侈用品,又从琉球与明朝的贸易当中获得所需要的紧缺物资,但是,贸易毕竟是将本求利,哪有直接开抢来的简单?

    于是,萨摩藩岛津家的十字旗便在琉球上空开始飘扬。琉球不但要向自己的宗主国大明和后来的满清进贡,通过进贡得来的利益,还要向近处的恶邻居兼实际控制者萨摩藩进贡。

    在整个的德川幕府锁国时期中,只有地处九州的萨摩藩岛津家,利用这种形式的贸易,为自己积累了几百年的财富。这才有了后来所谓的“尊皇攘夷”、“明治维新”,才有了所谓的长州的陆军萨摩的海军。这群野兽才会制造了牡丹社、琉球等众多的外交事件,一步步的养肥了自己,将琉球国变成了所谓的冲绳县!

    但是,这种事情,还会发生吗?

    &雷子,”他叫着楚天雷的昵称,“你想不想要更大的船,船上装载更多的炮?可以航行更远?从顺化可以直接到北京、到辽东?”

    &能够有比常胜号和广州号更大的船?”

    楚天雷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侧耳仔细听,除了海上的风声,撕扯着旗帜发出的扑拉扑拉声,便是主公同自己的说话。

    &然有!而且,我南中军素来便是以农求稳。以工求富,以商求财,这海洋对于我们来说,便是我们的命脉。没有海,我们的人便无法往来各处,我们制造东西的原材料便无处可寻,我们的成品便运不出去,这,该如何是好?!”

    &以主公便是要大建水师,四处占据海岛,勘测航线,建设港口。”

    楚天雷很能够了解守汉的战略思想,事实上,这些年一直便是如此。每走出去一步,南中军的发展便迈上一个台阶,之后便是更好的发展。

    &要你能够培训出足够的水师,我会让船厂造出更多更大的船给你们。那种有三根桅杆的大船,主桅从吃水线算起有六十多米高,可以安装一百门火炮,三层炮甲板。”

    不知不觉间,守汉便描述出了他心目中最为经典的一条战列舰,胜利号的轮廓。

    &单这一条舰,怕是就要用近千人充当水手和炮手,储存数十吨火药来保证大炮的发射。”

    &我们把琉球的事情办好,回家之后,便请人来做设计,另外,你之前说的那个事情,炮手们在海浪颠簸起伏状态下不好进行瞄准射击”估计也会有了解决的法子。

    根据摆的等时性原理,水师的士兵完全可以在波涛起伏间完成装填,在波谷时进行瞄准,在浪尖时进行准备,在下一个波谷时进行射击。按照摆的等时性原理,不论摆动幅度(摆角小于5°时)大些还是小些,完成一次摆动的时间是相同的,水师便可以明确的掌握两次起伏的时间间隔。而提出这个理论的伽利略,此刻正在顺化为守汉、为南中军进行工作。

    相信这位伟大的科学家,会为南中军的海军找到最合理、最科学的速成训练方法。

    &雷子。你记住,为了我们的生活能够更好,我们就必须把我们的东西用尽可能的高价都卖出去,然后用尽可能低的价格把我们需要的东西都买进来。这样,我们的生活才能越来越好。但是为了这个目标,我们就必须有一个强大的水师,可以游弋于各地海域,保护我们的商船和利益。”

    眼下,在东亚海面上,算得上强者的。不过是三家。郑芝龙的前海商集团。南中军水师掌握了满剌加的地利之便,大发收取往来船只高额关税的不义之财,在巴达维亚建立有据点,同刘香集团有着良好合作关系的荷兰东印度公司。

    但是。从性质上看。郑芝龙集团和东印度公司。都是属于物流商和贸易商,只有南中军一家身兼生产商、物流商、贸易商三个角色为一体。

    三家人虽然说现在各走各的路,各发各的财。而且彼此之间还有着不错的往来贸易活动,但是,一片海只能有一个龙王,三个龙王算什么?

    用那部被视为经典史诗黑帮片《教父》的话说,“自由竞争是浪费的,垄断是有效的。”为了达到垄断东亚这片流淌着黄金和白银的海域,三家迟早会有一战。

    &雷子,所以,我们对内地的贸易航线,不能仅仅依靠郑家给我们的,我们也要开辟属于我们的新航线。”

    &下懂得了!琉球,就是这条航线上最关键的一点!”

    沿着常胜号将近二百米周长的甲板走了一圈,同在各个战位上值更的水手、炮手打过了一圈招呼,看着在深夜的夜风中有些瑟瑟发抖的水手们,守汉叮嘱楚天雷,“回去之后写一个呈文上来,给所有水师的士兵,只要是在船上的,都去佛郎机人那里买羊毛呢子做一件大氅,天气冷得时候可以披上御寒。”

    这一举动,顿时让值更的水手们大为感动,很多人下了哨位之后,便在舱房里借着昏暗且摇摆不定的灯火给家人或者情人写信,将自己出海的见闻告诉她们。

    &公夜间到我们的岗位上来,见我们在海上被夜风吹得有些寒冷,便叮嘱楚统带,不惜重金为我等水师士兵到佛郎机商人处订购羊毛尼大氅。此等深恩,何以为报?唯有拼死作战而已!”

    当一轮红日从远方的天际线上跳出来的时候,刹那间将这支由七条大船组成的船队染上一层朝霞的颜色,洁白的船帆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甲板上的大炮在阳光下闪着可爱的光芒,让人忘记了这是开山裂石杀人毁船的利器。

    悬挂在船舱和甲板上的大钟被值更的水手长用力的敲打起来,人们纷纷的从各自的铺位上翻身而起,到船舱的角落里取来自己的脸盆,走出舱室到外面去洗漱。

    &们现在到了哪里了?”

    一个水手嘴里叼着牙马子嘴角满是泡沫,含糊不清的向身边的同伴询问眼下船队所在的位置。

    &是特别清楚,问问在上面值更的兄弟。”

    &用问了!我上来的时候,刚刚过了大员!”

    从人们头顶的桅杆上,一个声音飘了下来。

    &快!快看>

    随着这声惊喜的呼喊,人们的眼前撞进了十几只在半空中咿呀叫着的海鸟。

    人们都知道,在海上,有鸟就有岛。所以,在漫漫的航行中,遇到海鸟在头顶飞舞是一件令人身心都感到愉悦的事情。

    &鸥是一种吉祥鸟,它来到那只船队,就会保佑船只平安。和海豚一样,都是吉祥的海上生命。”老资格的水手在给年轻水手普及海上的各种知识。

    &是不是不能打?”

    &找死啊!?你看岛字怎么写?上面一个鸟,下面一个山,有鸟,有山就是岛了!”老水手白了一眼,从衣服兜里掏出一个昨晚吃剩的馒头哦,将干干的馒头掰碎向空中抛洒,引逗的海鸥在船队的上下左右飞舞盘旋不止。

    船舱内,几名年轻的水师军官在海图上忙的一塌糊涂,标注岛屿的位置,计算航线的距离。在以往的资料上寻找这个岛屿的名字。

    &到了!”

    一名军官兴奋的举着海图向周围的同袍们炫耀。

    &那国岛!”

    &公,我们已经进入了琉球国的海域了!”

    在常胜号军官的早餐桌上,作为此行舰船队的指挥员,楚天雷代表所有的水师官兵向守汉报告这一消息。

    &那国岛距离大员最近。据老人们说,天气好的时候,在与那国岛上可看到大员岛上的山岭,也是琉球距离大员最近的岛。它是琉球诸岛中八重山群岛中的一个。”

    与那国岛?!久仰了!

    守汉在心中默念了一句。

    &有多大?”

    &大,东西长约二十四五里,南北约八里,海岸线长不足六十里。方圆不过二三十里。岛上多山,多小河,有充足的淡水水源,只有三个村落。人口不足数百。三个村落分别为位于北部的祖纳、西部的久部良、南部的比川。三个村子便是依托岛上的山脉而修建。在这三个村落中。位于北部的祖纳算是这三个村子中的领头人。我看可以考虑在这里设立一个为往来船队淡水的补充点。”

    &一条船过去,下去一队人,告诉岛上的人。此岛屿日后便是归属我大明南中军管辖!有敢于抵抗者>

    围在餐桌旁的军官们有些惊讶了,他们并不是那种没有见过血杀过人的菜鸟,相反,每个人身上都算得上“血债累累”,在征战过程中屠村灭寨的事情不是没有做过,但是,那大都是和南中军有敌对行为的村寨才会遭此厄运,一个孤零零悬在东洋大海中的岛屿,有何德何能让南中军的统帅,麾下十余万儿郎的李守汉对他如此?

    不接受管辖便要全部灭绝?

    众人怀揣着疑惑和不解,也不敢多问,只得低下头去消灭自己的那份早饭。楚天雷点手唤过值星官,命他将守汉的这道命令传达下去。

    桅杆上的水手挥动着手中的红黄色小旗,同附近的一条船取得了联系,很快,那条船上打来了旗语,“遵令办理!如有不从,格杀勿论。”

    看着那条船从大队中驶出,向与那国岛方向驶去,在靠近岛屿时,将小船放下,一队士兵向与那国岛奋力划去。

    &要怪我心狠。你们是不会理解我的这番苦心的。”

    从单筒望远镜里,守汉看着带队的队官在登上岸边之后,奋力将大明日月旗和李字凤凰旗插在海边的沙滩上,同前来的土人比比划划的说着什么。

    &里就交给他们,等我们从琉球回来时再接他们。”

    &果你们知道有人在这座岛上设立了军事基地,设立了雷达基地,派出了部队,并且在这里画了所谓的防空识别区,用在这里起飞的战斗机来威胁、霸占你的领海和领土,我相信你们也会将这个岛屿控制在自己的手里!况且,这个岛距离大员又是如此的近,如同一块跳板,西面是大员,东面是琉球,这座岛的地位自然便是不言而喻了。”

    岛上隐约传来一阵阵的火铳轰鸣之声,接着在人们的视野里士兵们开始用手中的刀枪追杀四散奔逃的岛民。显然,是上岛的士兵与岛上的居民言语上起了冲突,士兵们很好的执行了守汉的命令。

    船队上的人们都看到了岛上冒起的滚滚黑烟,但是,谁也不敢去问为什么,为什么这座岛屿上的人们令主公如此震怒。

    &开眼的东西!主公要收容你们,自然会给你们户籍,之后便是无数的好处,多少人卖命好几年才能换来的东西,你们只要点一下头就可以了,这是你们上辈子敲穿了多少木鱼修来的福气啊!居然还不识好歹!真真该死!”

    那个用干馒头喂海鸟的老水手朝海里吐了一口吐沫,悻悻的骂着岛上的居民不识时务。

    沿着与那国、八重山群岛,横穿过宫古水道,眼前透过一片湛蓝的海水,此行的目的地,琉球已经出现在眼前。

    &公,我们是先行前往久米岛停泊还是直奔那霸港?”

    此行的通译兼联络人毛四海站在守汉的身边向他低声请示。

    守汉将手中的望远镜交给在一旁侍立的亲兵,“四海,我问你,你们以前前来贸易的时候,是先奔久米岛,还是直接奔那霸港?”

    &公,我们运米运布和铁器前来同他们交易甘蔗,便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却又为何前去久米岛?久米岛都是贸易结束后,前往各自家中联络情谊时候才去的。”

    &我们这次为什么要先去久米岛?”

    听着守汉话语中似乎丝毫没有感**彩的话音,毛四海突然发现,自己似乎犯了一个拙劣的错误。

    &下们来时,是商人,主公的威风赫赫,如果不派人事先联络,我怕会引起误会。”他擦着额头上细细的汗珠为自己解释着。

    &哈!琉球有多少兵马?”

    &禀主公,据属下等所知,其国内偃武修文,在数代君王之前便下了所谓刀狩令,收缴全国兵器。如今,国内全部兵马不过数千人,且分散于各地。岛津家昔日攻克首里城,俘虏琉球王时其武库中只有五百张弓、三百挺枪、三百领甲胄以及若干刀在一旁的楚天雷大声的吆喝着,拆穿了琉球的老底子。

    &区的岛津家都能灭其国,掳其王,我为什么要先去久米岛而不去其王城?传令!各舰直奔那霸港!”(。。)

    &继续求月票。求收藏和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