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野蛮而有效的方法
    那两名商人一面出言挤兑讽刺尚贤,一面放肆的朝着张二狗这个方向走了过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身上穿的铠甲,似乎和守护大人、美浓守大人麾下那些旗本武士的样式差不多哦!”

    &是。也许是当年大人在朝鲜从明**队那里缴获的战利品吧?!”

    两个人大概在经商之余在酒馆里说过漫才,也就是日本的相声,互相之间言语的配合十分默契,一个扮演上手,一个扮演下手,一搭一档的,拿着眼前的张二狗寻着开心。

    本来以为眼前这个身穿明**官铠甲服色的人不会懂得日语,但是,自小在海盗家族中长大的张二狗,虽然不能说是语言天才,但是举凡东海南海各处的语言,只要不是太过于生僻的,他都听得懂,虽然说不好。见两个家伙越说越是放肆,张二狗的手边按到了刀柄上。

    &看哪!他把手按到刀柄上了,不知道他的刀会不会像我们武士的刀那样受到精心的养护,我可是听前辈说过,明**人的刀枪都是样子货,和我们的武士刀根本不是一个档次,要不然也不会每年有那么多的武士刀被豪商们卖到明国去。”

    &和你打赌,这个家伙,人和刀一样,都是样子货!不信,一会我到他跟前去逗逗他,看看他是不是敢把刀拔出来。”

    两个身份低微的商人,只是因为在琉球狐假虎威久了,被琉球这群人惯得毛病多了。这才如此的忘乎所以,如果他们知道他们的主子都不敢在南中军面前放肆的话,便是借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在张二狗面前如此胡说八道。

    &子殿下,我们怎么办?要不要劝阻一下?”

    尚贤悄悄的敲了敲肩舆的杠子,示意周围的人静观其变。

    三方的距离不过几步远,两个商人说话间便来到了张二狗面前,乜着眼睛,看着张二狗身上军服和背后的认旗上的汉字,“南中军讲武堂张。。。。什么狗屁南中军?”

    &尼?!南中军?”

    一个家伙也是死到临头了,口无遮拦的话语触碰到了张二狗的底线。就在另一个人为同伴的口误而惊呼的时候。晚了!也完了!

    张二狗的绝户刀从刀鞘之中拔了出来,在半空中画了一道漂亮而坚定有力的弧线,将口出不逊的家伙天灵盖整个削掉,之后更是落到了另一个商人的右肩膀上。齐着脖颈将头颅斩下。

    人们惊恐的看着那一刀的挥舞。真正的一刀两断。一刀挥过去,两个人的生命就此结束!

    被从脖颈中喷出来的鲜血洒了一脸一身的张二狗,握着叔叔给他的呲铁钢刀。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尼玛的!这刀果然是好刀!当真能够做到一刀两断啊!”

    转过头,看着身后的近卫营士兵,“这两个倭人口中不干不净,辱我南中军,被我斩了。”

    从那两个家伙的语言表情动作上,周围的士兵已经看得出这两个人口中说的绝非好话,两个倭国矮子,斩了也就斩了。咱们杀的人还在少数吗?

    &么?两名岛津家的町人,被一名南中军小校一刀而斩首了?”

    &王,当时码头上的人都亲眼得见,儿臣在肩舆上也是看得清楚,那两具尸体稍稍挺立了一瞬间才倒地。”

    王府内,尚丰以下的所有人都被张二狗的这一刀给惊住了,原来在琉球耀武扬威的萨摩藩商人,在南中军区区的一个的小校眼里如同蝼蚁猪狗一般,想杀也就杀了?

    &叫殿下得知,属下那个女婿在南中军中做事,为李大将军手下往来琉球要员之一。”曾霖不失时机的为自己的女婿吹嘘了一下,“据他言道,便是萨摩藩岛津家主,也要仰仗李大将军鼻息,其所部武士足轻,装备使用之盔甲器械火药军服等物,皆出自南中军。”

    枪杆子里出政权,换句话说就是谁的拳头大听谁的。原来以为岛津家是拳头大的,而且这个拳头离琉球近,自然要另眼相看;不想今天来了一个更大更硬的拳头,琉球却不经意间将人家得罪了!

    &大将军带了多少人马来到琉球?”尚丰王爷不知不觉的又将那顶冠冕抓在手中。

    &禀殿下,据属下女婿说,大将军此番随行亲兵近卫一营人马约有千余人,另有大小船只六条,船工水手亦不在此数之下。携带大小火炮至少二百余门。不敢隐瞒,请主公定夺!”

    曾霖的话说的很是谦卑,但是话里话外的威胁味道却是连一旁伺候尚丰王爷更衣的仆人都听得出来。因为女婿的关系,再加上在码头上看到了南中军的赫赫军容,曾霖已经琉球的铁杆亲南中军派。

    面对着眼下似乎占据了上风的亲南中派,表十五人众开始互相争吵、谩骂,互相指责、推卸责任。

    &良座森城和三重城!”

    一名本身是势头亲云上的库理卫队队长,连滚带爬的从院子里跑到了尚丰王爷面前,口中气喘不已,跪倒在尚王爷面前,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又因为跑路跑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只是用手指着外面。

    &什么!”

    强作镇定的尚丰王爷,只管口中申斥着那名队长,但是身不由己的站立起来,走到院子里向那霸港和琉球城的两座门户,屋良座森城和三重城这两座炮台的方向望去。

    这个时代是没有什么工业污染、雾霾天气的,空气质量和可见度大气透明度等观测指数极佳,虽然没有南中军的望远镜,尚丰也能清清楚楚的看得清远处的两座炮台的情形。

    炮台上隐约飘扬的不再是琉球的王旗,而是一面巨大的李字大旗和一面日月旗。

    南中军已经占据了这两座炮台。

    尚丰顿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眼前一黑,便要向后倒去。

    几名仆人、侍卫急忙上前扶起尚王爷,将他搀扶回卧室之内,又是命人端来茶水,又是唤人去请郎中,好是一阵忙乱。

    看着眼前围着的众人,尚丰觉得一阵烦恶,挥挥手让这群碍眼的人都退出去,只留下了国相、世子等人在眼前。他想要同这几个亲信重臣商议一下如何处理这咄咄逼人的南中军李将军。

    &总管,还不速速退下!没看到殿下要同我等议事了?!”国相摆出了执掌一国大权的派头。要将这个不知道死活进退的碍眼家伙赶出去。

    &禀殿下。方才属下家人入府来寻属下,受属下爱婿指派,转述南中军李大将军的意思。如果我琉球国不愿意的话,他们也绝对不勉强。”

    这话听了来有些没头没脑的。不由得尚丰王爷示意世子给曾霖搬了一个椅子过来。示意他坐下说。

    &何对寡人说这样的话?”

    &下。是这样。属下女婿说。日前,岛津家与南中军上了表章,两家开通商贸。互通有无。为表诚意,岛津家将当年先王割让给他家的我琉球北方的奄美群岛,归还给南中军。李大将军此番前来,便是有意同王爷商议一番,看看王爷是否愿意接受这些地方。”

    我愿意!

    尚丰王爷就差喊出声来了!

    能够将在父亲手里丢失的土地收复回来,不管是用什么手段,在国内百姓官吏面前,都是青史留名的一桩大功绩,日后九泉之下见了祖先,也可以告慰先祖了!

    想不到南中军强大到了如此地步,能够让一向以悍勇蛮野的萨摩藩将已经吃到嘴里的肥肉乖乖的双手奉上。看来,还是南中军的拳头更大更硬啊!投靠南中军要远比在萨摩藩的野蛮人手下忍气吞声日子好过的多!

    看着低着头沉思不语的尚丰,曾霖心下雪亮,却故意做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出来,“殿下,属下这就去告诉家人,回去好好的训斥一下我的那个女婿,我琉球的土地,不劳你劳什子南中军来假惺惺的表示好意,奄美各岛屿,我们自己会去取!”

    这还得了?这话一说,怕是尚家父子又要去顺化住些日子了!没等到尚丰开口,世子尚贤已经将一杯茶递到了曾霖面前。“曾大人,稍安勿躁,您对我琉球、我父王的拳拳忠君之心,自然是有目共睹有口皆碑的。对于南中军赏还奄美诸岛之事,想来父王也是欢喜的。只是兹事体大,却要从长计议才是啊!”

    &怕是夜长梦多啊!”

    曾霖继续他的铁杆亲南中派的角色。

    继续用一句又一句字字穿心的话语来摧毁尚家父子和国相、表十五人众的心理防线。

    &那女婿命人传话与我,这次南中军满腔热忱而来,却不料遇到如此冷眼,军中群情汹汹,有人主张挥兵入城,大加惩戒一番,也有的主张转舵去奄美诸岛,在奄美岛上休整一番之后回南中去,从此不再与我琉球有一文钱的贸易,并且传令南洋各处,不得与我琉球有一丝一毫一文一粒的贸易,派遣舟师以与那国岛、奄美诸岛为母港,往来巡弋,严查我琉球的商船出海。也有人说的比较温和了,说从此不再与我琉球进行甘蔗稻米贸易了!”

    这话一出,不由得令所有的人都高声惊呼,“请曾大人代为说项,不能这么办,绝对不能这么办!”

    这三个处置方法,无论是哪个执行起来,都是让琉球王身死国灭的下场。

    不要说发兵进城了,便是用三条处置方法之中看似最为温和的一个法子,南中从此不再与琉球进行甘蔗换稻米的贸易活动,便足可以让琉球遍地饿殍,白骨累累。

    &了甘蔗稻米贸易又怎样?他南中军损失的要比我们大得多!反正又饿不死我们!”

    表十五人众中一名刚刚袭了物奉行其下次官级的吟味役职务的家伙,不知轻重的冒出了这么一句。顿时让周围的同僚们纷纷以卫生眼球看他。

    表十五人众,算是具体负责琉球各种行政事务的官员,类似于大明的六部官员,作为一名吟味役却说出这样不知好歹、不知民生稼穑的话来,如何不遭到同僚们的鄙视?

    &你!”

    尚丰王爷用手指点着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家伙,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不快滚出去!”

    尚王爷憋了半天将手中的茶杯连同一句硬邦邦的话语一同掷向了那名吟味役。

    自从岛津家攻破了琉球,便在琉球强迫毁去稻田,种植甘蔗这种高附加值的经济作物,从甘蔗中榨取糖来换取金钱。但是,对于普通百姓来说。糖只是一种调味品、奢侈品。不像是大米一样属于必需品。从毁田种甘蔗开始,琉球所谓的三省并三十六岛各地便不时的有岛民因为口粮不足而饿死的事情出现。

    如今,在琉球各岛屿依旧种植着大量的甘蔗,只不过甘蔗的买主换成了似乎很好说话的南中商人。用白花花的大米来交易甘蔗。也交换那些经过榨取的粗糖。让琉球各地岛民能够获得温饱。

    如今,南中军只是因为礼仪的问题,便要祭起这个令琉球几乎毫无反抗余地的法宝。看似轻描淡写,却是杀人不见血。

    &内各处府库,有多少粮米?包括商人运来的粮米?”尚丰仿佛被人将脊髓抽走了一般,全身丝毫没有力气。

    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低声的交换了一下各自掌握的情况,国相上前一步,将眼下琉球国内储存的粮米数量报告给尚丰王。

    &处府库,寨社,商铺之中掌握粮米数量,只够支撑到甘蔗收割之时,前后相差至多半月时间。”

    评定所作为琉球王府管理国政的最高机关和具体执行的机构、表十五人的办公场所“下御座”共同提出的这个数字,令尚丰王如同一滩泥一样瘫在王座上。

    &家这是谋定而后动啊!算准了我们处在这个节骨眼上,便来如此对待我们!”

    &王!我们去福建巡抚衙门告他!告他李守汉凌虐宗藩,图谋不轨!”尚贤到底是年轻气盛,竟然想出了这样的一个应对之法。

    在场所有的人都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在看着尚贤。眼下人家将兵运到了城墙下,炮船就在码头上,接管了赖以守护的两座炮台,你这个时候却要去福建告状?且不说你是否能够到得了福建,就算是你有逆天的好运到了福建,公文投递,等因奉此等等诸多环节下来,只怕官司还没有打,琉球的人已经被换了一遍了!

    远处从王府外的街道上突然发出一阵阵嘈杂的喊声,由小变大由远而近,声音越来越大,中间夹杂着慌乱和恐惧,还有不少人的哭喊声。

    &面又怎么了?!”

    当值的库理队长出去转了一圈,也是满脸惶恐的表情回到了尚丰王的面前。

    &下,外面的人们纷纷说,有两条大明的炮船,载着数百士兵,往久米岛方向去了!”

    这下子,让国相、三法司、表十五人众们都瘫倒在地了!

    那久米岛是三十六姓的聚居地,在这琉球,算是上流社会的居住区。自国相以下,差不多王府的各级官员家眷都在那里。岛上只有数百名民兵性质的间切军,如何能够是如狼似虎的南中军将士的对手?更何况还有两艘炮船在那里助阵,用脚后跟都能想得出接下来的形势会是如何发展。

    &亲大人!”

    &啊!”

    王府内往日里高高在上的大人们开始痛哭起来。

    琉球眼下的形势便如同一个瘦弱的少年,被一个强有力的汉子用火铳顶着了脑门,眼前却摆着一碟精美的食物,胯下又有一柄锋利的尖刀死死的顶在了命根子上,如此的诡异,如此的凶险。

    断绝甘蔗稻米贸易是顶在脑门上的火铳,虽然凶险,但是还可以赌一赌,赌一赌南中军是否真的敢这么做,再赌一赌火铳是否里面装填了火药和弹丸。至少,在座的大人们是不会缺少饭食的,当年岛上的甘蔗都被岛津家收购走时,也没有见到哪家大人被饿死嘛!

    赏还奄美诸岛便是摆在琉球面前的那碟精美诱人的食物,吃下去,不但可以获得实惠,还可以在历史上为自己博得一个收复失地的美名。

    而兵进久米岛,就是将琉球国的统治阶层或者说是上层建筑的命门掐在了手中,让久米岛上的居民成为南中军手中的人质。

    &等乞殿下早作决断!”

    自国相以下,三法司,表十五人众,连同当值的库理卫队,在尚丰王面前跪了一地。

    是吃下奄美诸岛这碟精美的食物,让自己名利双收,还是为了礼仪之争,断然拒绝南中军释放出来的善意?

    如果选择了后者,只怕不用南中军动手,眼下跪在面前的这群人就会起来将尚家父子撕成碎片,然后出城迎接李守汉。

    看着独自站在一旁的曾霖,尚丰心中恨不得一脚踢死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但是却又不敢。眼下的情形,逼得他必须早作决断,否则,只怕丧命就是呼吸之间的事!

    &先生,烦劳您前去与贵婿言明一声,小王马上就冠带袍服前往码头朝觐大将军!”

    &城百姓,自寡人父子以下,士族以上全体人员,俱都要身着盛装前往!”

    &中各条街道,一律黄土垫道净水泼街,高扎彩棚,迎接大将军入城!”

    &遵王命,属下这就前去向南中军通传殿下旨意。”

    笼罩在所有人头上的乌云顷刻之间随着尚丰王的一道道诏令变得烟消云散了,人们的脸上开始看到了笑意。

    不过,不太和谐的是,曾霖走到门口时,人们清清楚楚的听到了一句话。

    &知今日,何必当初!真真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与鼓励,希望有月票的继续投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