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守汉的归守汉,芝龙的归芝龙(下)
    &爹!”

    见到在大堂上高坐的守汉,小华梅立刻从那名道姑的怀里挣脱出来,也不知道是小丫头与这道姑前生有缘还是她嘴甜的缘故,一会儿的功夫,那面带清冷的道姑竟然能够抱着她走进了这副将府的大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些人欺负我们!喏!那个小子要砍了咱们南中军的大旗!”

    童言无忌,而且孩子不会说假话。听了这话,在场的南中军军官们无不怒形于色。“咱们刚刚帮你们把荷兰人打败,出兵出力的,让你们立功扬名,主公还将这南澳岛上海盗藏金拱手相让,你们居然在外面要砍倒我南中军的大旗?究竟是何居心?”

    有那急躁些的便将手按到了刀柄之上,只待守汉的一声号令。

    &豹,怎么回事?”

    在众目睽睽之下,芝龙拿出主帅和兄长的威严来问去处置此事的兄弟郑芝豹。

    &帅,这南澳岛上素来以水手、水兵著称,咱们的人和李大帅的人都在外面竖起招募旗子招兵。只是,有些原本要到咱们营中来的人见南中军伙食好待遇高军饷足,便转而投了南中军,这本来无可厚非。但是恰好大木从那里经过,见到了便有些不忿儿,作势要教训一下这群见异思迁之人,声言要砍了南中军的旗子,正好被李大帅的掌上明珠听到,两个娃娃便冲突起来,还好被施大宣的儿子施郎和这位道长制止了,要不然。今天的麻烦可就大了!”

    历来,军中的大旗都被视为灵魂、荣誉、主帅的象征等等,特别是在这个通信极为不发达的时代,指挥部队基本上都是靠旗号,所以,对于军旗的重视是超乎一般人想象的。否则也不会有斩将夺旗之功这个说法。

    而今天,郑芝龙的宝贝儿子居然要砍了对方的旗子,还和南中军的大小姐拔刀相向,这个事情已经让两军到了火并的边缘。

    听了芝豹的话,又从那名道姑口中证实了自己的儿子居然要动刀砍李华梅。如果郑芝龙还能够不动声色。不做出一番表示,这个事情绝对会造成两军的火并。

    他一把从人群中将有些畏缩的福松丸拉了出来,照着脸上就是两个大耳刮子,“你个衰仔!南中军是来帮咱们的忙的!你居然如此的不识好歹去惹人家。还要砍人家的旗子?!更可恨的是。一个男子汉竟然要动刀去和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动刀子?你的勇气和胆子呢?都被狗吃了?!!”

    看着宝贝儿子雪白粉嫩的脸上登时红彤彤的起了十个手指印。郑芝龙余怒未消,转过头来,铁青着脸看着今日跟随着福松丸殿下的那五个扶桑人。

    &日是你们跟着大少爷?”

    那五个扶桑人早已被骇得肝胆俱裂。今日之事,当真是惹了大祸了!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她的老子可是连幕府将军大人和郑大人都要高看一眼的人物。

    &松丸殿下年纪小,有些急躁,你们就不知道制止他吗?!今天如果当真被他惹出大乱子来,你们几个担当的起吗?!”

    芝龙的话声音不大,但却犹如一座大山一样砸到了那五个扶桑人头上。

    &怎么做,怎么能够挽回你们的罪过,不用我再说什么了吧?”

    几名扶桑人听了,二话不说,跪倒在地,向郑芝龙叩了三个头,又向福松丸殿下叩头,“臣等再不能服侍殿下了,请殿下多多保重!”

    为首的扶桑人走到守汉面前,同样的向守汉叩头行礼,“我家主人一时不慎,失于检点,此皆我等之罪过。”

    说完,起身昂然来到总兵府门外,将身上穿着的以大员鹿皮为底,用上等江南丝绸制成的阵羽织仔细的脱下来。折好,放在一旁,将身上的衣服脱下,在长刀上缠好,跪在门前的青石板上,猛地往腹部刺去,顺势将刀刃往横里一拉,锋利的刀刃立刻将肚皮豁开,里面的肠子流了出来。那武士还不算完,趁着一股血气,又将刀拔出来,从上向下又是一刀,在自家肚子上切了一个十字。

    其他四人一样的切腹自尽。

    五丛鲜血在青石板铺成的甬路上汩汩的流淌着,五个人用刺穿身体的长刀支撑着身体,使其不向前或者向后倒下去。

    眼见得五条活生生的生命转瞬间成为了五座雕塑,郑芝龙点点头。“吩咐下去,他们五个按照阵亡例加倍抚恤。”

    郑芝龙的这一举动,顿时令南中军的人哑口无言,那道姑更是用手遮挡住小华梅的视线,口中不住的念着“罪过罪过。”

    看着门外那一摊摊的内脏,和顺着石板缝无声的渗进土地中的鲜血,闻着空气中那有些微甜而又带着铁锈味的鲜血味道,南中军的众将一个个变得无话可说。

    &位道长,方才的事情有劳您了。女儿,去把你阿娘给你带来的点心取出来,请这位道长和郑家伯伯的少爷一道到后面饮茶休息。”

    &说!贫道叨扰了!”

    &知道长如何称呼?”

    &家之人,原本无家无名,如果要问,便叫贫道柳桂丹吧!”

    &木,将你母亲大人为你亲手做的红豆饼、铜锣烧什么的都拿出来,到后面同李家大小姐说话喝茶去!”

    守汉和芝龙的一番话,让南中军的众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南中军虽然向来军纪严苛,但是却不随便杀人,更不以主官的意志而杀人。这点,让看到了方才这一幕的军官们大为欣慰和庆幸。

    &哪里是军中将士,分明便是郑家豢养的一只猫狗而已啊!”

    其实,这些扶桑浪人的地位正如南中军将士心中腹诽的一般。都是芝龙花了钱从平户等处雇佣来的。全家老小都指望着依靠他们的薪饷过活,一旦失去了这份工作,那么,一家老小顿时便有成为饿殍的可能,而如果按照阵亡待遇,不但有一笔不少的抚恤和烧埋钱,日后在郑家军中还有一份份例银子可以领,这也是郑氏海商集团的一件福利。

    &子无状,倒叫守汉兄见笑了!”

    以近乎残忍的手段迅速的敉平了可能引发两军冲突的一件祸事,郑芝龙显示了他的铁腕和对部下的控制能力。又将话题转回到方才。

    &的意思便是。贵我两军,皆以海上为生路,军饷物资转运、往来贸易,皆依靠这海。但是海上风浪涉险不说。宵小之辈甚多。不如这样。贵我两家互保。”守汉抛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南中军辖区海域内。凡悬挂贵军之旗帜者,我军一体保护,我家船只在贵军辖区内。贵军亦是同样。不知飞黄兄以为如何?”

    &其一。”

    一面旗子,换来数万里海域平安无事,郑芝龙脑子飞快的旋转着,这对于自己而言,完全是有益无害的事情,可以答应他!

    &二,我军已经控制了满剌加海峡,不日便挥师南下直取荷兰人老巢巴达维亚。”

    &是船炮不足?水兵不敷使用?兄台只管说,需要多少?全在芝龙兄弟等人身上!”

    听守汉说要南下巴达维亚去寻荷兰人的晦气,芝龙少不得拍胸脯显示一下自己的豪气与义气。

    巴达维亚是要取的,但绝对不会和郑家借兵,这是守汉的心中底线。

    &也!非也!”

    李守汉心中有着自己的想法。

    &只想和飞黄兄这里讨一件人情。”

    &我兄弟还要如此客套?我欠你的人情可是多的紧呐!只管说,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

    &好!守汉便说了!”

    守汉的意思很简单。

    日后凡是从内陆地区往日本、南洋地区销售的各类大宗物资,不管郑氏海商集团花了多少钱,费了多少力气收购或者是抢劫而来,定价权,都是南中军的。

    &不会让兄弟们流血流汗用银子、用命换来的东西亏本卖出去的,至多是加几成价钱卖出去便是了!”

    原来如此啊!

    芝龙、芝虎、芝豹等人听了,无不心中释然,转而一阵窃笑。“原以为李家小子是个人物,却也是个贪财好货之辈。反正你也是霸着满剌加,那些佛郎机商人都要从你的地盘上经过,交给你包卖就包卖!”

    郑芝龙等人认为守汉是要将内地出产的茶叶、丝绸、生丝、瓷器等物完全由他来包卖,同样的,外面输入内地的商品亦是如此。

    殊不知,受知识的局限性,守汉要的这个定价权,其威力要远远大于荷兰人的舰队!

    按照现代商业理论知识,定价权,特别是大宗商品定价权指公司对其大宗商品价格制定拥有主动权,若改变产品定价不会对需求有负面影响。拥有定价权的公司在成本上升情况下可以顺利通过提价将新增成本传导给下游且不影响销量。

    换言之,就是不管行情怎么变化,拥有定价权的企业是不会亏本的,只会将损失转嫁给其他环节。

    作为一个穿越者,守汉深深的知道没有掌握定价权的痛苦和尴尬所在,那种买什么什么涨价,卖什么什么降价的日子,简直就是耻辱加痛苦。

    当然,守汉也会遵从一般的市场经济规律,按照成本与价格相匹配的原则。商品围绕它的成本,加上费用,加上预期利润等项,来制定商品的价格。应该是普遍的原则。

    掌握着话语权,定价权,这对于南中军进一步控制东西方贸易就是具有决定性的一步,但在制定价格的过程中,不能一味的要使利润最大化,同时要考虑的还要有市场秩序的稳定、以及长远发展、与合作伙伴的长期合作等多种因素。有的甚至关系到国家的经济命脉,又与国家的经济政策、发展规划协调。

    当然,必要时。守汉也不会放弃使用武力。

    &好办!我向守汉兄打个包票,日后这福建的茶叶,江西的瓷器,江南的丝绸和生丝出口,还有那些外洋的各类货色进口,完全由南中军的兄弟们来定价钱!”

    接下来的事情,便简单多了。

    两家打开了海图,开始在海面疆域上讨价还价了。

    最终商议的结果,双方以大员岛为界线,大员以北。归郑芝龙水师管辖。以南,归南中军水师管辖。大员与金门厦门等地之间的海峡,则是作为双方共同辖区,遇到在大员北面的西班牙人和南面的荷兰人。双方有义务协同作战驱赶并消灭之。

    向东往日本的航线吗。则是双方各走各的。因为眼下贸易的目的不同。暂时还是处于井水不犯河水的地步,所以,便是各自守住自己的地盘。

    至于说那些交换彼此之间船只旗号样本的事情。还有关于涉及定价权商品等等细碎的技术环节,则是交给郑芝豹同楚天雷等人去处理。

    &是施大宣的儿子?”

    芝龙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十二三岁的半大小子。

    &错,您说的正是家父。”

    &还不见过南中军的李大帅?!”

    &李大帅见礼!多谢李大帅援助之义!”

    让部下们去处理那些技术上的细节,两位大帅则是回到二堂要来处理一下方才因为孩子之间的纠纷而差点引发的这场乱子。

    &汉兄,这是我部下一名哨官之子,跟随父亲在军中历练,不想今日却立下了这桩大功。”

    看着施郎脸上的点心渣滓,不由得二人莞尔一笑,到底还是小孩子,哪怕是在海上锻炼了许久的孩子、

    福松丸殿下和施郎本人都对于小华梅拿出来的稻香村的点心大为感兴趣,吃起来便顾不得那许多。倒是叫小华梅好是一顿白眼,“什么铜锣烧,什么红豆饼,吃起来味道一点都不好吃!”

    看着眼前这个精悍的少年,守汉突然心中有了一种打算挥动小锄头挖墙脚的想法。这可是日后留下了极大名声的人物啊!也是为郑氏集团早期的过渡崛起立下了赫赫战功的,只可惜,不能为郑家所用。倒不如我先下手挖走,免得让以后他为鞑子效力。

    当他提出想要带施郎回南中的时候,却被芝龙婉言谢绝了。“施哨官不在南澳岛,我不能替他做主,而且,这孩子的父亲日前与荷兰人的战事中也是挂彩,身边不能没有人照顾。只好等他的父亲伤势好转之后,再行送他前往便是。”

    见郑芝龙如此说,守汉只得悻悻作罢。

    &人,为什么不让那姓施的小子跟着李守汉走?”当周遭无人,只剩下芝龙父子时,福松丸殿下不由得将心中的纳罕向父亲说出来。

    &懂什么!”

    芝龙瞪起眼睛训斥了福松丸殿下一句。

    &莫说这施郎今天为你解了杀身之祸,算得上有功于我,但就平日里他的表现便不能送他给南中军姓李的!”

    &啥?”

    &什么?我问你,军中习得枪棒、作战勇猛,识得水性,熟悉水文气象的多不多?吃过苦读过书的多不多?这些条件集于一身的人有几个?”

    &样的人才,就算是盟友,也不能让给别人!何况,今日之盟友,怕不是明日之敌人,将这样的人送给别人,日后他来打我们,我们该如何?”

    &今天的所作所为,便有些失态了。还好有为父在,用五个扶桑人的命为你解围,如果为父不在了,或者是你单独领兵,你该如何处置?”

    &我就火并了对手!”

    福松丸到底是年幼,立刻将心中最简单的想法说了出来。

    &了。身为一军之主,你大可以让部下去做,不要亲自出头。如今日之事,你便应该让那几个扶桑人去处理,大不了回头打一顿军棍便是,又何必搭上五条人命?”

    &福松丸有些迟疑,“如果再有可能侵害我郑家利益之事,我又该如何处置?管还是不管?”

    &小子!发现别人威胁、侵害到你了,你还能坐视不理?但是,出手要有一个方法和力度问题。”

    &天如果不是施郎和那道姑出来制止,你那一刀劈出去,能否伤到对方姑且不论,唉!阿爹就要为难了。”

    想起白天的那一幕,芝龙也不由得一阵后怕。自己的军队在水上作战,他自信至少能够与南中军打个平手,但是在陆地上,怕是铁定的要大败亏输了。

    当日,南澳岛副将下令,岛上凡有养鸡猪牛羊之家,一律由官家给价收购,大开宴席,款待南中军和郑家军水师。

    而南中军则是将船队中全部的肉食取出,与郑家军及南澳岛的驻军分享。

    郑芝龙干脆下令,命船只到近在咫尺的汕头去采办酒肉,为的就是要让兄弟们能够大快朵颐一番。

    久在海上漂泊,水手都对鱼虾之类极为腻烦,倒是对陆地上猪牛羊肉大为感兴趣。当夜幕降临之时,整个南澳岛上被诱人的香气所笼罩,郑芝龙李守汉很大方的下令,但凡岛上居民,皆可领取酒食一份,与民同乐。

    顿时,整个南澳岛变得比过节过年还要热闹喜庆。

    &臣维琏,忧时心热。当局才疏,曲突屡呼,焦烂何补。睹疮痍之满眼,若芒剌之在身,罪无可逃。业已自疏投劾,不敢贪天之功为己力,臣已仰仗天威於阃外,则当布昭圣武於域中。献俘阙廷,正刑藳街,庶快神人之愤而寒夷寇之胆,此一举也。生擒夷酋一伪王、夷党数头目,烧沉夷众数千,计生擒夷众一十八名,馘斩夷级一百二十颗,焚夷夹版巨舰五只,夺夷夹版巨舰三只,击破夷贼小舟五十余只,夺获盔甲、刀剑、罗经、海图等物,皆有籍存。而前后铳死夷尸,被夷拖去未能割级者,累累难数,亦不敢叙。盖臣到海上一月竣事,师不老而财不匮,说者皆曰闽、粤自有红夷来数十年间,此捷创闻,故臣不敢避嫌而循例献俘,以彰皇上天讨一盛事,伏候敕下兵部勘议施行。为此具本,专差承差潘鲲化亲齎,谨题请旨。”

    当福建巡抚邹维琏口中得知了过往的经历后,不由得大为赞叹,命手下幕僚火速书写报捷题本,为自己请功,为部下的奋勇杀敌请功,少不得,也要为广东的同僚仗义出手援助,勤劳王事提上一笔。

    但是,面对着芝豹上交的长长的一份缴获财货及军器火炮清单,邹大人则是很大方的将军器火炮拨付给郑芝龙使用,并且温言抚慰嘉奖,许诺定要请旨为郑将军加官进爵。

    那些缴获的财货金银,很不幸,被幕僚和邹大人忘记向皇帝汇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