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整军和诉苦运动
    但是,扩建水师,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是一件浩大的工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最要紧的一件事,就是那些俘虏来的前刘香集团的士兵和水手的甄别、清洗工作。

    如果不能把这些人中那些积年海盗,专门在海上杀人越货为生,以奸淫屠戮为乐趣的家伙清理出去,会不会在日后这些人出海时趁乱哗变,夺船出海继续为匪,或者是临阵哗变,都说不好。

    在南中军水师最大的母港金兰湾,被俘的两千多名水手和新招募的三千多水手在这里集结整训。

    按照每百人一个方队的编制,为数六千余人的新兵队伍在金兰湾海边的陆地上集结待命。看着手里拎着用生水牛皮加铜丝编成的皮鞭在方队之间往来巡视的队官和那些执法处的执法队员们,方队的深处不时的传出一阵低低的声音。

    &神气什么,要是和老子摆开了打,跳帮对砍,说不定谁坐在这里,谁拎着鞭子呢!”

    人群前一阵骚动,十几名亲兵和执法队护送着一名身着水师服色的人来到众人面前。

    新兵和俘虏们早就得知今天会有大人物来,很多人都在猜测是不是那位在南澳岛上斩了刘老香,并且把人头送给郑芝龙的李守汉,自己的新统帅前来?

    但是从此人的服色气势上看,却不太像一支军队的统帅,倒有些像战将。从他水师服色袖口上那被撤下去的星星印记上,此人应该是水师中的大头目。

    &位!我是张小虎!以前是诸位的同行!当日在兄弟屿拦截荷兰舰队。并且击败他们的,就是我!”

    听得眼前这个家伙是当年纵横海上的“虎鲨”张小虎,又是击败了素来以船坚炮利著称的荷兰人,不由得几千人齐齐的抬起头来仔细打量这位。

    &知道列位在南澳岛被我军,哦,收容的兄弟不服气,认为我南中军只知道用炮火,不敢肉搏。笑话!要是完全依靠肉搏,刀枪相见的话,大家船上装火炮做个球用?!”

    &实话告诉各位。我军水师中最大的船只。可以装配百余门火炮,那一旦开炮,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好汉,都得在炮弹面前变成一滩血肉而已!”

    听了这话。那些自恃彪悍勇武的水兵低下了脑袋。是啊!要是跳帮管用。大家船上装大小火炮作甚?只管跳上彼此的船只火拼就是了!

    那一日见到南中军的炮火,火力之密集,火力之凶猛。已然成为了很多人心中的噩梦。一轮炮火,便将一条装载了百余人的大福船击沉,然后再用另一侧的炮火去对付另一条船。在密集列队的刘香船队中,当真是如同庖丁解牛一般轻松自然,仿佛毫不费力。

    见那些俘虏一个个低下头不敢说话,张小虎更是趁热打铁。

    &子也是海上生涯出身,咱们变戏法的瞒不过敲锣的,都是同行,我来问问诸位兄弟。”

    &位家中都在何处?”

    &州府!”

    &尾!”

    &州府!”

    &州府!”

    一个个声音从远近各个队伍中传了出来,不过,俘虏们也多少留了些心眼,只说到府,而不再往下问说,防止家人被南中军侵害。

    &按照我家主公的话来说,都是土地少,人口多,又靠海的地方。”

    &我问一句,家里有三十亩地、两头以上的水牛、马、驴也算,这样的兄弟请站起来,让我看看。种别人家田地的,或者是祠堂的地的不算!”

    &大头领,你拿穷人开心啊?谁都知道,这漳州泉州潮州汕头各地,都是上等人当船主船东,下等人在海上卖命,中等人在田间耕种。您看咱们这群兄弟,像是家里有那么多田地牲口的吗?都是指望着拿着薪饷回家买米养家活口的!”

    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虽然不大,却让人们听的清清楚楚,顿时让俘虏们发出一阵嗡嗡的议论声,想来是引起了共鸣。

    &这位兄弟,那算我说错了!我再问别的!”

    &里有生意铺子的、在海上有船的,当船东、船主的,站起来让我瞧瞧!”

    还是没有人。

    倒是从人群中发出了更多的驳斥张小虎的声音。

    &大人,要是有买卖铺子,有船,哪个会在海上搏杀拼命啊?!不会在城里娶上几个姨太太,每天好酒好肉的吃着,然后给各处学堂里捐点钱,给自己挣一个善人的名声?”

    &是!每天听着小曲,看着漂亮的女仔跳舞,数着洋钱,扇着扇子,坐着轿子,收着租子,那样的日子不是神仙过的?”

    &你们为啥不能过上这样的日子呢?”

    张小虎的话,仿佛往火上浇了一瓢油,顿时冲天烈焰便起来了。

    &的祖坟埋得不好!”

    &是!先人的坟山风水不好!”

    &的八字不对,命中该着受苦受穷!”

    看着气氛顿时热烈起来,张小虎心中暗自冷笑一声,朝着远处那发出第一声质问的方向略一点头,表示感谢。

    &再问你们一句,兄弟们,咱们在海上讨生活,打劫来的财货,是怎么个分配法?我也是海上出身,你们可别告诉我是大家均分!”

    这一句话,立刻击中了所有俘虏的要害。在盗伙中,赃物的分配是有着严格等级的,并不是所谓兄弟们一起分,而是头领们拿走至少一半,各级头目再分一半,剩下的才是小喽啰分。这一点,便是最宣扬江湖义气的水浒传里也是有描述,梁山好汉们下山打劫了财物。先是头领们分一份,然后一份入公帐,另一份分给各级头目,再一份才是小喽啰们分。而在后来的民国时期,土匪团伙中竟然也出现了股份制现象,赃物的分配按照你拥有枪支的数量来分。没有枪的土匪,只能到有枪的土匪那里去租借。分配赃物的时候,这种没有枪的土匪,不但分得的赃物少,而且所得的赃物还要上缴给枪主一部分作为租金。

    虽然眼下海盗们还没有发展到这个地步。但也是出现了按照船只或者是本钱来分配利润的做法。

    刘香分的利润。绝对要比普通的船主多得多,而船主的收入,则又是数百倍于普通的水师成员。

    &想问兄弟们一句,出没风波。与浪涛搏斗。与敌船拼杀。同佛郎机人、西班牙人炮火相接,刀枪相见的,是谁啊?是船主吗?还是刘香李大舍这些人?”

    &对!是我们!”

    &是!我们拼死拼活他们在舱里喝茶听曲的时候也是有的!”

    &是!老子们在海上拼死拼活的。死了连抚恤都没有!挂了彩,连药都不够!只能自己硬挺!挺过去算你命大,挺不过去,往海里一丢完事!”

    更有两三个情绪激动的海盗俘虏,跑到方队中一个低着头一直不说话的人面前,连推带拉的把他从人群中揪了出来。

    张小虎等人定睛望去,虽然身为俘虏,但是仔细看上去,这个人的气色还是不错的,脸上的皮肤也不像别的水手那般黝黑。

    &就看你别扭了!昨天冲凉的时候才发现,你狗日的根本不是水手!”

    一个俘虏跳脚大骂道,嘴里骂着,手上不闲着,猛地一用力,将那人的衣服扯了下来。

    &家伙看看!他是咱们水手吗?!是被风吹日晒雨淋的人吗?!”

    众人往那人被剥的精赤条条的上身望去,却不像一般的水手那样,身上被晒得黝黑发亮,相反,倒是颇为雪白粉嫩。

    &你到底是什么人?!”

    几名执法队员齐齐掣刀在手,架在那俘虏的脖颈上。锋利的刀刃在那人的脖子上留下一道道的血痕。

    &是,我是炮手!我不是水手!”

    &手?”一个执法队员收刀入鞘,抓起那人的手掌仔细观察,“炮手?你的皮肤纹理里怎么没有火药?手上怎么没有老茧?说!不说实话,老子们可就动大刑了!”

    被同伙从人群中揪出来,又被执法队如此的恐吓一番,那人再也撑不住了,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饶命啊!张大人!”

    却原来是一名船主。手下有四五条船。

    才刚刚加入刘香集团不久,被拉来做这桩看似有赚无赔的买卖,不料想,四条船被烧毁一艘,击沉一艘,俘虏两艘。更加倒霉的是,他他本人也落水后被南中军水师打捞上来成为俘虏。

    &家里还有些财产,我愿意把它们都献出来,只要大人能够饶过我这条命!”

    &到一旁去!”张小虎有些厌恶的看了看那人一脸的鼻涕眼泪,没骨气的东西,还有脸在海上混!

    &弟们前后左右的好好看看,看看还有没有不认识的人,不像是咱们水上生涯的汉子?那些平日里分钱分的比你多得多,多的都没天理了的那种人!”

    &人!”

    不知不觉间,俘虏们称呼张小虎的口气和用词都发生了变化。

    &总是说吗,我们在刘老香手下干活时分钱分的少,那兄弟们想知道一下,咱们南中军水师里,各位大人和水手是怎么拿钱的?会不会也是和刘老香那里一样啊!?一个头目顶好几十个水手?”

    好了!问到这里就好办了!

    张小虎心中好笑。

    他指点着一个在一旁执勤的水师士兵,“你,过来。”

    那水手有些迟疑,“大人是唤我?”

    &错,就是你!”

    那水手急忙将手中的火枪龙头合拢,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火石,确认不会走火,这才将火枪背到身后,快步来到张小虎训话的木台前。

    &诉大伙,你现在的军饷、收入、家产,还有老婆孩子!”

    那水手略微迟疑了一下。转过身去,面对着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兄弟们,我是南中军水师练习舰队的甲长,何田。同很多兄弟一样,也是福建同乡。因为没钱讨生活,这才到了南中当了水师。眼下,我有两个老婆,一个是扶桑女人,一个是暹罗女人。有五个孩子。”

    哇!俘虏群中一片哗然。这些人中。要说童男子。几乎是凤毛麟角。但是,家里有着两个老婆五个孩子的,也同样是凤毛麟角,几乎在海上讨生活的汉子。敢娶老婆。娶得起老婆的人不多。

    &弟。养活的起这么多老婆孩子吗?”

    人群中发出一声怪叫。接着便是一片哄笑声。

    &呸!我一个月军饷五块银元,有出海津贴四块,带学兵的补贴三块。这是多少钱了?!”

    &二块!”

    &外,将军体恤咱们这些人辛苦,每次出海,允许携带二十公斤的货物出卖,别小看这二十公斤,这可是免税的!我差不多一个半月能够跑一趟满剌加,卖给那里的西洋人,至少可以获得两倍的利润,这个,有多少钱就不告诉你们了!”

    &有,我和老婆孩子名下还有在九龙江买的地,如今由我的扶桑大舅子带着几十号倭人和土人在那里开垦,老子也是有几百亩地的人!一年下来,光是稻米就有二千石!咱们漳州府的孩子,什么时候敢做梦有这么多的田地啊?!”

    &才是哪位兄弟说咱们海上的汉子苦,有病有伤药不够只能硬挺?咱们这里,每人都有一个救命包,常用的各种药材,丸散膏丹,包裹外伤的棉布都有!就算是龙王爷看中了你,招你去当驸马,也不要担心家里人,除了抚恤之外,你还有保险。足够养活你的老婆孩子了!”

    一句一句的话,如同一颗颗炮弹猛轰着俘虏们的心理防线,想不到区区的一个水师甲长,便有如此多的收入和家产,更要命的是,人家是有家的人。有后代,不愁身后没有人给祖宗上香。

    正待所有人都在盘算着自己在水师中能够领多少军饷,什么时候也能够娶上一房媳妇,安顿下几个娃娃,也好把祖宗香火传递下去的时候,人群里突然又有人石破天惊了。

    &甲长,要是照你这么说,你都这么有钱了,干啥还出来到海上来啊!?你莫不是欺瞒我们这群兄弟?当心出海的时候被妈祖娘娘降罪于你!”

    听了这话,何田的脸都气得涨得通红,他一把拉过另外一个身着甲长服色的人。

    &是我同一条船上的兄弟,同姓,但是不同族,老何,你告诉这群小子,你的家当如何!”

    那位老何咧嘴笑笑,“我不像他,家里女人那么多,我就一个老家的媳妇,已经接到金兰湾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别的就不说了,什么田地啊!军饷啊!方才他已经说过了,我就说一样,我也是一条船的船东!”

    这话的威力简直就是克龙炮加臼炮的猛轰。什么?区区的一个甲长居然是一条船的船东?

    &女人比较能够持家,省下钱来,除了买了些生荒用来开垦之外,又将一百块银元在海船公所入股,如今我是一条拖网渔船的船东之一。每年下来,至少有一百三十块的净利分红!而且是交了税之后的哦!”

    &今我老婆三五天就到海船公所去一趟,盼着又有机会能够再投一条海船!这次一定要多入些股份,也好多分钱!”

    &于说方才有人怀疑我们兄弟瞒哄大家,笑话!我们有这个必要来骗你们吗?以前海上各个船帮之间火并,抓了对方的人,用得着这么费事吗?有用的人,愿意干的留下,不愿意干的,赏给你一刀踹到海里喂鲨鱼。我们兄弟如今还在海上的原因,不过就是第一喜欢这海上的生活,第二,可以赚钱,买更多的田地,入股造更大的海船,以后有钱了,老子自己造一条海船来!”

    人群中的表现变得泾渭分明。俘虏们一个个低头沉思不语,各自在想着心事,盘算着如何才能过上这样的日子。而那些南澳岛招募的新兵,则是兴奋在队伍中低声的议论着。如果自己能够升到甲长的位置上,是不是也可以让一家老小衣食无忧?

    终于,新兵中有人按捺不住了。

    &人!咱们都是在南澳岛上入伍的兄弟们想知道,如果我们入伍之后,多久能够升到两位甲长的位置上啊?!”

    坐在椅子上休息了一会的张小虎对着那站出来发问的新兵呵呵笑了两声,“你不是想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升到甲长,是想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像他们那样赚钱,好回家去把那个漂亮的妹子娶回去给你暖被窝生娃吧?!”

    这粗鲁的问话,引得众人又是一阵哄笑,让那新兵羞得面红耳赤。他恰好在村中有一个相好的妹子。出来投军就是打算用军饷把妹子娶回家。

    &们这里向来鼓励人上进!如果你是把好手,会操帆弄舵,能够查勘气候水文天象,又或者会计算。能书写、作战勇猛。我就建议你去水师学堂考一下。说不定一年下来,你就在练习舰队上是甲长待遇了!”

    &着李大帅!有钱有地有妹子!”

    &着李大帅!升官买地娶老婆!”

    人群中爆发出了粗俗但却目标明确的口号声。

    口号声中,各个方队里都有人被拳打脚踢的揪了出来。有些人是船主,有些人则是积年的海盗团伙中各级头目。

    &那马!你们这群家伙,平日里也欺压我们够了,今天也让你尝尝老子的拳头!”

    将这百余号人分开关押,操场上依旧热情不减。

    &人,我是好舵手!”

    &人我操帆最在行!”

    &人,我是炮手,打得又快又准!”

    &人!。。。”

    &静!”

    张小虎双臂一挥,猛喝一声,顿时让数千人逐渐变得安静了下来。

    &我南中军水师,没得问题,只要你家世清白,手上没有血债,不像他们,”张小虎用手指了指在操场一侧被执法队绳捆索绑的那群海盗头目,“作孽深重。都可以在我南中军中谋个出身。”

    &我军中军纪森严,号令严明。有不遵将令者,便是军法处置!你们看见我没有?!”

    张小虎伸出双臂,高高举起,让远处的人也可以看得到。

    &子的衣服袖子上原本是有一颗星星的!那是老子担任水师左翼统领的标识,有这个星星,别人就会知道我手下不止一条舰船!可是,你们看!现在还有吗?!”

    袖口上明显的痕迹可以看出,原来星星的位置,不过,如今只剩下了一个深色的痕迹而已。

    看着眼前这位在众人眼中天神一般的人物,竟然是被革职了的,操场上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他没有职务,是个待罪之身,那他说的话还好使吗?!

    &在兄弟屿拦截荷兰水师,并且打败了他们。将五条舰船打得就剩一条舰船了,这件事大家想必都知道吧?!那是我打得最痛快的一仗!可是也是差点误了主公的大事的一仗!”

    &果不是平日里我还有些功劳,再加上兄弟们给我讲情,只怕我这颗人头已经被砍下来号令全军了!”

    张小虎的现身说法,让这六千准备加入南中军水师的人们对水师的军纪有了更加直观的形象认识。“乖乖!原来这法度真的是不讲情面啊!打了胜仗,但是差点耽误大事,也是要砍头的啊?!”

    不过,这样的做法,倒是比在城门口立起一根木头效果好得多。执行军纪如此严格,那想必奖励制度也是如此的。

    看着众人开始在各个队官带领下前往各自的训练场,开始甄别身份,鉴定专业技能,办理入伍手续等一系列的事情,张小虎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水,随着执法队的人马回到了水师大堂。

    &公,您交代我的话,我都说了,这场戏太难唱了,要不是有兄弟们在下面帮腔,我简直就下不来台!”

    正在看水师扩建方案的守汉抬头看了一眼,“想说什么就快点说!别废话!”

    张小虎涎着脸朝守汉打着哈哈,“您看,咱犯了军纪,您关也关了,书咱也看了,道理咱也明白了,也在各级军官大会上念了伏辩了,也认错了,是不是也让咱官复原职啊?!”

    &

    守汉猛地一拍桌子,张小虎吓得向后退了一步。不晓得这位爷要发什么脾气。

    &小虎,你要想官复原职的,就得给老子再立几件功劳出来!现在给你几个选择,一个是去吕宋,帮助章呈把那里的西班牙人干掉,然后去大员,一样是打西班牙红毛夷。然后把地盘移交给郑芝龙。二一个,就是去阿拉干,那里的王快要被东吁王莽应家虐死了,你去帮他一把,尽快的去西天极乐世界。然后,他的地盘和人民,你要给我收了。”

    &阿拉干?灭他的王?这简单啊!但是,为啥还有他的人啊?!”

    守汉很不屑的白了一眼张小虎,“我看你是不打算要大船了。那阿拉干王治下之人,都是操作船只的好手,你占据了那里,不是为以后水师扩编提供了无数的水手?!”

    &有,这段时间,这六千人和水师学堂的人就交给你,你给老子听好了,一个南中军的老水手,带一个新兵,一个海盗俘虏,绝对不能让这些俘虏在一条船上比例过高,明白吗?!”

    &白!明白!”

    眼见得官复原职和拥有大船的梦想即将实现,不由得让张小虎回答守汉的嘱托时如同鸡啄碎米一般点头。(。。)

    &厚颜无耻的求一下月票和收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