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疯狂造舰计划,荷兰人求和(上)
    张小虎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在金兰湾疯狂的训练那六千水兵,让他们能够迅速的熟悉南中军水师的各项条令条例,学会用规章制度去完善归附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日生活和船上的一切事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当新兵们为了繁重的军事训练和无穷无尽的检查条令的背诵情况而叫苦不迭的时候,守汉悄悄的带着自己的亲兵和近卫营,乘坐着常胜号回到了顺化。

    原因很简单,盐梅儿、美珊、诗琳三人就要进入临产期了。

    想想也是有些怪对不起老婆们的,似乎从小华梅开始,到黎慕华生下小华宇,守汉都不在身边,不是征讨这个,就是在某地处理什么事情。

    如今,勉强算是比较平静,在风暴来临之前,为自己的三个女人在这生死关头走一圈时守护在身旁也是好的。

    回到了顺化将军府,还未从马上下来,在小华梅的带领下,几个孩子如同一群可爱的小熊宝宝一样,将守汉围在了当中。

    华梅很是称职的充当了大姐头的角色,带着小华宇和阿靓,也就是诗琳为守汉生下的女儿。

    见三个宝贝都是满脸的兴奋和幸福,守汉也不由得心中满是暖意。他将小华梅一把抱到了马背上,又将小华宇放在了小华梅怀中,“抱好弟弟啊!”

    &爹爹!”阿靓继承了妈妈和姨妈的美丽相貌,作为一个萌宝宝,见哥哥和姐姐都被爹爹抱上了马。小心眼里顿时发起急来。张开两个小胳膊,在守汉面前挥舞着,那个意思是,我也要上马!

    &阿爹让你骑大马!”

    守汉双手抱起阿靓,将宝贝女儿放在自己的脖子上,让女儿骑在脖子上向四下里眺望,这个位置和角度,顿时让阿靓感到新奇不已,不住的随着守汉的动作而发出叽叽嘎嘎的笑声。

    在这座王府的院子里,守汉看到了一群头上裹着头巾的汉子。用一块长约丈余的棉布包缠双腿。再把布的两端卷在一起,穿过两腿之间,塞到腰背处。猛地看上去很像是明国的灯笼裤。

    见一群护卫前呼后拥的簇拥着守汉带着几位少主人回到来,那群汉子就算不认识守汉。也知道这位定然是非比寻常的人物。急忙跪倒叩头行礼。

    &都是些什么人?”

    守汉有些奇怪。他转身问近日掌管内宅和顺化防务的一名营官黄美玉。

    黄营官还没有来得及回到。在马背上抱着弟弟的小华梅抢先开了口。

    &爹!是暹罗的外公外婆来了!因为美珊姨娘、诗琳姨娘要生弟弟妹妹,所以就来看看二位姨娘。”

    原来是自己的便宜老丈人来了!守汉不由得心中一阵好笑,进而又是一阵悲凉。盐梅儿自小是父母双亡。黎慕华也是父亲被奸臣戕害,而修竹更不用说,连自己的本名叫什么都不知道,只有美珊姐妹算得上是父母双亲俱在。

    美珊的父亲是暹罗王室成员,本身的封号是帕翁昭,有点类似于我天朝的皇室成员中的二字王,或者是郡王之类的标准等级。如果他们不是有着这样的血统,当年守汉兵困大城府,也不会轮到美珊姐妹出城来和亲。

    不过,守汉也没有亏待了这对岳父岳母,除了信使往来不断,每当南中有了什么新鲜东西出产后,立刻便派人派船送到大城府,交给岳父巴莫享用,之后更是将湄南河流域的土地、农场交给巴莫王爷来打理。除此之外,巴莫王爷还是南中的铁器、食盐、玻璃镜、布匹等等一应产品在暹罗的代理商,这些事情加起来,为巴莫王爷积累了无穷无尽的财富和人脉。在来之前,暹罗王得知他要来南中顺化探亲,特为下了一道诏书旨意,将他的爵位提升为昭法,这个爵位可是王室成员能够得到的最高级别了。

    当晚,便在水晶宫中为这对夫妇设宴接风,守汉半是出于真心,半是为了笼络这对夫妇,口口声声称这巴莫王爷为“父亲大人”,称他的岳母为“母亲大人。”

    便是随同巴莫夫妇前来的一干仆人护卫之类的角色,也都是赏钱赏物赏布匹绸缎等等,更在外面开设了十余桌宴席,命人陪着他们用酒饭。

    大腹便便的美珊姐妹两个,见到相公如此对待自己的父母,也是心中倍感宽慰,不由得心中暗自琢磨,等到腹中胎儿出生,自己养好身子,便是相公在房中提出如何羞人的花样,也是照做不误,一定要让相公开心才不枉他这一番做作。

    只有黎慕华见到这样一幕,心中有些拈酸吃醋,想起了昔日的繁华,尽管是大权旁落的傀儡,但是自己也是一国之公主,如今>

    吃过了几杯酒,便告有些乏累,起身告罪离席而去。

    见她的背影消失在水晶宫殿外,美珊姐妹不由得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都从对方的眼睛了懂得了彼此的意思。

    &天是迎接我父母的家宴,你不给我们姐妹面子,便休怪我们不给你留余地了!”

    宴罢,母女三人到房中说话,盐梅儿和修竹也起身告退,只剩下巴莫王爷留在守汉面前叙话说事。

    &帅,今年这湄南河数处亦是丰收。”作为替守汉掌管着在湄南河地区的数十处大小农场的巴莫,只当女婿要问自己收成的事情,便先开口,打算争取个主动,免得给宝贝女儿在这位牛气冲天的女婿面前惹祸。

    散布于暹罗南部的春蓬府、甲米府、洛坤府、陶公府、北大年府、攀牙府、高頭崙府、普吉府、拉廊府、沙敦府、宋卡府、素叻府、董里府(什田)、也拉府等大小十四个府的几十个农场,或是种植着金鸡纳树。或是种植着被称为滴泪树的橡胶树等经济树种,而在湄南河流域种植最多的,依旧还是稻米,除了这些,在几处山林中,还有着十几个伐木场,有着近千头大象和数万工人在这里工作。

    &父大人,那些收成的事情,莫要谈了,您如果要交钱的话。便请到内账房去和先生们办手续。我请你说话,是有别的事情。”

    &么!采购巨木!”

    听了守汉讲完,巴莫王爷第一反应是又有肥猪拱门了!

    如今守汉在印度洋东岸至太平洋西岸的海上力量中,可谓是数一数二的。无论是从火炮数量和船只技术性能上都是如此。特别是料罗湾、南澳岛几仗下来。荷兰人和海盗集团的势力被打扫的七七八八,进而获得了一个很好的发展时期。所以,他准备了一个疯狂的造舰计划!

    &么!不低于六十五米的巨木二十根?!”

    守汉的要求令巴莫王爷疯了。暹罗虽然地处热带。素来出产优质木材,很多大明海上商人的船只都是在这里采购,制造,但是也从来未曾听说过有如此大的船只。

    &要造大船,你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见过的大船!”

    在与船厂众人的会议上,守汉当着参加会议的伽利略和笛卡尔、巴莫等人的面郑重宣布了这个疯狂的造舰计划。

    &行建造五座船台,可以建造五千吨级别大船的那种!”

    别人倒也罢了,向来是见惯了主公的大手笔或者是惊人之语,但是,作为第一次与女婿近距离接触的巴莫王爷来说,不由得令他咂舌不已。乖乖!五千吨?!

    这些年,他为女婿做事,也深知南中军内情,五千吨是一个什么概念,他还是心中有数的。看来,女婿要这高六十五米的原木还是有道理的。

    这五座船台建设完毕之后,便上马建造守汉的所谓护卫舰级别舰船一口气便是五艘。

    伽利略作为一个数学家和物理学家,他的兴趣主要集中在于这条船的性能参数,透过在墙上的那张图纸,和守汉书写的一份各项参数指标,不由得这位意大利人也是暗自惊叹,上帝啊!你让这位疯狂的东方君主要做什么?!

    舰体总长63米,宽14米,吃水深7米,设计排水量2200吨,设计航速13节,为了达到这个速度,帆的数量和面积都是惊人的,风帆面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3969平方米,船舷两侧的炮甲板上装备&门24磅和10门12磅火炮,还不算那些有可能临时加强的臼炮和克龙炮,船员更是达到了400人之多。

    这样算下来,这五条舰船便要占据了至少2000人的水手数量,幸亏是捕捉和招募来了大批的水师,要不然,一个船厂的匠师摇了摇头,不由得苦笑两声。

    不过,他的惊奇还在后面。

    当笛卡尔提出是否具有那么多的木材加工能力的时候,守汉纠正他的提法,更是让众人几乎有暴走的冲动。

    &卡尔先生,我得更正一下你的提法,不是五条护卫舰,而是四条。有一座船台要留下了造这个。”

    一名亲兵展开手中的图轴,将它挂在墙上,墙面上赫然出现了一艘巨大无比的舰船,在工匠们的目测之下,这条巨舰要比刚才那艘所谓的护卫舰还要大上一圈。从密布在两侧船舷上的炮窗就可以知道,这条船的火力要远远强过方才的护卫舰。

    &个,是以后准备做我的舰队旗舰的。”守汉为这条舰船的地位做了背书。“以后,水师左翼、右翼、练习舰队、以及我所直属的舰队,都是选择这样的舰船作为旗舰。”

    看着图纸上的三根高大的桅杆,巴莫王爷不由得低声惊呼,“佛祖啊!我现在知道贤婿你为什么要找那么高大的树木了!”

    图上的舰船,拥有着3根桅杆,主桅高63米,舰长68米,舰宽15米,设置有三层火炮甲板,从图上仔细的数过去,这条舰船应该至少装备有百门以上的火炮才配得上这样的尺寸。

    笛卡尔举手示意,表示有问题要发问。

    &公。我想知道,如此巨大的船只,一次造一艘的话,和刚才的四艘,加起来便是一个巨大的木材消耗量,请问,我们有这样巨大而稳定的木材来源吗?而且这些木材,是要按照您的设计要求,加工成合适的尺寸才可以。”

    &实上,木材的需求和消耗量。要远远的大于你的想象。”

    守汉向笛卡尔先生点了一下头。表示对他善意的提醒的感谢。“因为事实上,我的计划是这样的,将这旗舰制造两艘之后,工匠和匠师们都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经验。那么。我军便可以进行下一项船只的制造活动。”

    他颇为得瑟的用拇指和中指相互捻击。打了一个响指,另外两名亲兵打开了手中的图纸。

    &两条船是我要造的最终级别的舰船,你们看一下!”

    不看则已。看了之后,几乎所有的人都有一种想要把手中的物品丢到守汉脸上的冲动。

    左边的亲兵手中的图纸上的舰船,是一艘拥有四层炮甲板的战舰,长度60米,宽度17米&水8米。炮窗数量更是达到了60余个,照着守汉一贯丧心病狂的加强炮火的做法,这条舰船最后的火炮数量不会少于一百五十门。

    而右侧的那条舰船,虽然没有四层炮甲板,但却是依旧可以用丧心病狂来形容。舰体长米、舰身宽米、吃水深度861米,同刚才那条船一样,都是预留的炮位在一百二十门上下,但是不同的是,从船体的形状上看,似乎这条船可以安装大口径的重炮,而不是那些小炮,但是这样一来,舰上弹药的携带量和船员的数量都要成倍的增长。同最先的护卫舰比较起来,这条船,怕不是要三条护卫舰的船员来操作?

    &公!造这样的舰船,我们没有那么高大的桅杆!”一名匠师表示了困难重重。

    &关系,我已经拜托我的岳父大人为我军寻觅巨木来充当这些舰船的桅杆。”

    看着满脸都是苦涩的巴莫王爷,守汉抛出了一个惊人的价钱。

    &父大人,这样,只要您寻觅了符合要求的木头,运到了港口,木头多重,我就付给你多重的熟铁,或者是铁器,您看如何?”

    只要合用的木头,一斤木头可以换一斤铁?!

    巴莫王爷顿时觉得自己这个好女婿简直就是西天佛祖的化身,他强忍住想要跪倒在地顶礼膜拜的**和冲动,尽量矜持的说了一句,“自当尽心尽力!”

    船厂的承政王全忍不住心中暗自好笑,一可以换取符合制造这样大船桅杆要求的巨木,用一斤铁换一斤木头,这样一来,这位巴莫王爷势必会疯狂的寻找那种又高又大,且密实粗重的木头,来多换取熟铁,他可不知道如今在他的好女婿这里,铁是一个什么地位。

    但是,作为船厂的承政,他却为即将建造的这些庞然大物既激动又有些担心。

    激动的是,作为一个技术人员,一个匠师,谁不希望自己手里能够出几件可以名垂青史的作品?而这些船只,毫无疑问都将是在史册上留下名字的。

    担心的,则是巨大的投入和消耗。他在心里默默的计算了一下,单单几艘护卫舰,怕是就要上万棵参天大树,如果再考虑到用九转钢来制造龙骨,虽然树木的消耗可以降低了,但是造价却又上去了。

    &不不!能够用钢铁的额,就不要用木头,我们炼一炉钢铁才用多少时间?一棵大树长成材,再从山林里运出来,又是需要多少时间?花费多少钱财?耗费多少精力?”

    当他私下里把自己的这点担心报告给守汉时,却得到了守汉这样的回答。

    &是,如此的大船,耗费也是巨大的!”

    他又爱又恨的看着墙上悬挂着的几幅大船的效果图,仿佛是看着自己在外面惹了祸的爱子。

    &十年不能全功啊!非十年不能全功啊!”他口中不住的念叨着这句话。眼前的簿子上,照着守汉说的数目,他在上面写着这样的数字护卫舰五艘,各舰队旗舰四艘,四层炮甲板巨舰至少一艘,三层炮甲板巨舰一艘。

    &错,这就是我们今后十年个为水师的造舰计划!除了眼下的常胜号级别舰船之外,双桅横帆船、纵帆船照造不误,但是主要的精力要向这四种舰只的设计制造方向倾斜。我接到了密报,两广总督熊文灿,已经开始制造三桅炮船了,如果我们躺在战功簿子上睡大觉,说不定明天早上起来,别人打的炮弹就砸在了我们的脑袋上了!”

    看着眼前这位君主为了自己的“大玩具”向着手下的文武大臣和工场主大发脾气,伽利略和笛卡尔等人感到十分有意思,在他们看来,既然不缺少建造军舰的经费,那为什么不建造呢?建造好了军舰,可以更好的保护和开拓自己的商业利益。

    &位先生。”

    守汉向他们拱手作礼,三个金发碧眼的家伙,急忙起身手忙脚乱的还礼,这段时间他们已经知道,这个国度里,君主向臣下行礼是一件极为隆重的事情。

    &劳三位,帮忙统筹计算安排一下造船之事,做出一个最为完善的计划上报与我周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