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疯狂的造舰计划,荷兰人求和(中)
    &求一下月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很快,船厂里又开始了大规模的土木建设。

    从王全到伽利略、笛卡尔都带着自己的学生和助手们吃住在了这里,“在实践中得来的知识要比在课堂里来的深刻的多!”人们都很赞成守汉的这个论点。

    一边是营造厂和阮福渶的丰顺联号大举修路,扩建道路、建造船台,用长长的熟铁条在地上铺砌起轨道,方便往来运输。

    一船一船的熟铁、烧灰、石子,青石条被从四面八方运到了船厂,在空旷的海边里修筑起巨大的船台。

    而在遥远的九龙江地区,沿着河岸,一架架巨大的水力推锯被安置在了河边,稳定而充沛的水流为这些推锯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无数的巨木经过数年的自然风干,在这些推锯的利口下,变成了一块块的木板。

    沿着大海向西,在湄南河入海口,无数的人流汇聚在这里,将从暹罗北部山区砍伐来的树木在此聚集,准备装船运走。

    在港口的山道上,巴莫王爷高高的坐在一头用黄金和翡翠妆点的大象背上,头顶上一架巨大的伞盖,趾高气扬的朝着下面几个王公打扮的人训斥着。

    &要以为你们是帕拔颂德(暹罗对国王的尊称)、颂德帕波隆拉栖妮(同样的,对王后的尊称)的亲戚,也都是昭披耶、披耶&銮&的爵位,但是。送来的东西可是一点都不能马虎的。特别是那些大木头,我家女婿可是出了一斤木头十两铁的高价来收购,要是你们打算要这些上好的熟铁,就多用点心思!”

    眼前被巴莫训斥的这些人身上的爵衔大抵相当于中国的公、侯、伯、子、男,而且与暹罗王和王后都有着这样那样的亲属关系。但是,在巴莫的金钱面前,一个个都唯唯诺诺。

    从暹罗北部一直延伸到缅甸,昔日里刀兵相见的两个国家的人们,为了一个共同的赚钱目标握手言欢,坐到了一起。对于如何将那些在山林里生长了数十年乃至数百年的树木如何换成实实在在的利益而走到了一起。

    无数的奴隶、贱民被驱赶到了山林深处。寻找可以使用的、符合汉人老爷们要求的树木,将这些树木砍伐下来,尽可能的保持完整,因为。每多砍下一块木头。都有可能损失一斤熟铁的木价。

    被奴隶和贱民们用刀斧和生命砍伐的树木。由那些可爱的大象充当搬运工,运出山林,而奴隶们还要在被砍伐的林区内补种上树苗。

    不只是因为原始的宗教信仰。认为大树有神灵,森林有神灵,而是这片山林的主人们都听到了一个说法。“砍倒一棵树,在原地补种上三棵,日后至少会有一棵长成材。那么,这片山林便永远有树木可以供采伐,也就是你们留给子孙后代的饭碗衣食。”

    大批的钱粮、物资被用来建设船厂的船台、道路等基础设施,用来采购造船的各类物资,从木材到制造风帆的棉布,从铁钉到大炮,从索具到缆绳。无数的银元海水一样的流了出去。

    看着这些钱被花出去,在守汉为他们提供的窗明几净的环境中埋头制图的笛卡尔等人也是啧啧不已,“这样的花钱,也只有我们的这位东方君主能够做到,在欧洲,就算是拥有所罗门王的宝藏,怕是也要破产了。”

    &们的王是不会破产的,相反,他还会增加他的财富。”手中握着铅笔的弗兰克却对老朋友的看法提出了反驳意见。

    &什么?”伽利略也放下了手中的三角板和丁字尺,懒洋洋的伸了一个懒腰,端起放在桌角上的紫砂茶壶美滋滋的喝了一口茶,他们现在都疯狂的喜欢上了这种东方的神奇树叶。

    &生们,我得承认,在科学领域和哲学领域,我的造诣远不如你们二位,但是,我也可以很自豪的说,在商业和金融领域,我却远比你们强。”

    &你是商人嘛!”笛卡尔语气中听不出一点的轻蔑和调侃,在欧洲,商人不是什么低贱的职业,人们毫不掩饰的表达自己对于财富的追求和渴望,不像是在大明朝,东林的先生们一面疯狂的在那里掠夺良田,追求财富,另外却不停的阻止别人不要与民争利,要做到耻于言利。

    &表面上看,似乎李总督花费了巨大的财力、物力来制造这些舰只,并且要建设相关的基础设施,采购原料。可是,你们注意到没有,这些花费出的银币,又通过税收的手段回到了李总督的金库之中,在这样一个循环中,所有的人都得到了好处。”

    &们再把眼光投放的远一些,放到整个这片大陆上,你们不觉得,李将军实际上已经是这片大陆的王者、主人了吗?通过采购、贸易等手段,将各地的土王、贵族、酋长都集结到他的旗帜下,他发出了号令,‘我需要巨大的木头!’在那些亮闪闪的钱币作用下,各地的国王们就跑去山林中伐木。大批的农民去砍伐树木了,田地就会被抛荒,没有粮食怎么办?没关系!我在码头上看到了无数的大船,满载着大米包向西,往暹罗、往缅甸去了,巨大的粮食贸易将李将军辖区内的富裕粮食一口吞下去。”

    原来如此!想不到原本认为是劳民伤财的举动,却制造了巨大的商机,顺便将其他的政治势力通过贸易手段控制了起来。如果有哪一家的土王和酋长胆敢对于李总督的各种行为或是命令提出质疑和反对,不消出动一兵一卒,只需要停了与他的贸易往来,然后歪歪嘴告诉他的邻居,“去。把他干掉,干掉了他,他所有的生意都归你!”只怕这样的手段还没有拿出来,这个敢于挑战李总督权威的土王就被手下人绑来献给总督大人了。

    这招造舰计划,居然是一石数鸟的招数!

    一来扩充了海军的实力,二来威慑了潜在的对手,三来把库房里堆积的银币花了出去,四嘛,则是通过巨大的贸易手段控制了远方的暹罗和缅甸两个国家。

    &似乎和那些低地佬在香料群岛的做法是一样的啊!”

    伽利略想起了该死的东印度公司。这群低地佬为了最大化的榨取利益,不但强迫香料群岛每一个岛屿只能种植一种香料。而且不得种植水稻。必须用低价出售香料获得的金钱来购买他们高价出售的稻米。

    &想。总督大人下一个打击目标也许就是这群尼德兰人了!他们可是就在总督大人的嘴边上呢!一块肥美的烤牛肉,在老虎的嘴边上,请问,老虎会抵御得住这样的诱惑吗?!”

    问题是。烤肉也怕自己被老虎吞掉。于是。派人来和老虎谈判了。

    当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和平使者或者是谈判代表范巴斯滕先生抵达顺化王宫的时候。守汉正在自己的书房里审阅笛卡尔等人根据他的原始设计而绘制的建造船只的蓝图以及整个十年海军造舰计划的统筹安排。

    在守汉的“启发”下,笛卡尔完善了他的坐标系理论,并且将其投入到了实际应用当中。用规整的坐标、清晰的尺寸、统一的标准制造描绘出的图纸。在习惯了印象派制图的人们眼前,令所有的人都为之惊叹,不论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

    巴斯滕先生作为守汉的老朋友,自然得到了一番别人没有的礼遇,经过仔细的检查后,被近卫营统领莫钰亲自带到了守汉面前。

    &督阁下,请允许我对于您在海上取得的辉煌胜利表示祝贺!”

    说着,巴斯滕热情的张开双臂向守汉迎来,似乎要拥抱一下他,并且用他毛茸茸的脸颊同守汉进行贴面礼。

    停!守汉挥手阻止了他的热情行为。尼玛的,我先搞清楚状况才对!是我的舰队击败了你们的舰队,只留下了一条残破不堪的船只旗舰密德堡号让台湾总督普特斯曼逃走。但是那也是为了让他在大员地区为我开路而已,方便以后我占领大员。你却来向我表示祝贺?这是尼玛什么逻辑?!

    而且,按照天朝一般的习惯,对于与敌人往来关系密切的人,在作战和敌对期间往往都是被视为奸细的存在,不说被关起来,也是要老老实实的夹着尾巴做人,可是为什么巴斯滕这厮不但小脸上丝毫没有被欺凌、被虐待的样子,反倒是似乎胖了不少,满脸都是泛着油光的肥肉。

    &的!我的那些同事们就是知道我和您的友谊,公司董事会才正式授权给我,由我来和您进行关于东印度公司同南中军的和平谈判。”

    这更加令守汉坠入五里云雾之中了!

    见守汉满脸的迷茫,我们的巴斯滕先生只得从头说起。

    &督阁下,当您指挥您强大的舰队击败普林斯曼的舰队,并且极为绅士的让他回到大员之后,公司在巴达维亚的高层才得到了这个不幸的消息。为此,公司的董事们都陷入了恐慌之中。大批的香料和商品被他们廉价甚至是赔本的出售,原因就是他们担心您会乘胜攻打香料群岛和巴达维亚城,将荷兰人的势力彻底赶出这一地区。”

    &这种惶恐的气氛笼罩下,巴达维亚城里很多的商人愿意保本甚至赔本将他们手中的香料卖出,套取现金回到欧洲去。四百里亚尔一吨的丁香居然有人只要八十里亚尔,而在荷兰,可以卖到每磅36荷兰盾!而胡椒的价格更加低廉,低廉到了几乎无法支付到欧洲的运费!”

    &是,即便是如此低廉的价格,鉴于您控制了前往欧洲的航线,很多人担心悬挂着荷兰旗帜或者是运输着荷兰货物的船只会被您的海军拦截,眼看着这些香料的价格一路跌倒了谷底。丁香变成了每吨只要四十里亚尔。”

    &多人知道我和您的友谊,便来恳求我收下他们的货物。甚至我不必支付这些货物的现金,只需要签下一纸期票,他们便千恩万谢的离开了!”

    &是你就吃下了所有的香料?”守汉渐渐地听明白了,这个巴斯滕的做法,用汉语来形容的话就是“趁火打劫!”“大发国难财!”哦!似乎荷兰人不怎么看重他们的国家。

    &仅仅的吃下了那几千吨香料,而且,他们手中的砂糖、鹿皮、鹿角、琥珀、棉布、棉花、鸦片、锡、铅,中国的丝织品、陶器、瓷器、蚕丝。等等都在我的吃进范围内,我还趁机吸纳了一些公司股份,如今我的股份在十七人董事会中应该是排列第三。”

    &我恭喜你了!”守汉这才明白。为什么范巴斯滕满脸都是春风得意。原来是升官又发财了啊!“这次危机让你赚取了多少利润?”

    &是知道的,每年输往欧洲的各类香料,胡椒、丁香、豆蔻、肉桂都是数以千吨计,这个时候欧洲大陆上都在担心香料来源会断绝。于是价格暴涨。我便同几个大商家说好。以每吨四百里亚尔的价格将手中的丁香卖给了他们。赚的利润也不算太多。十倍以上吧!单单从这笔香料交易中,我就获得了不少于东印度公司注册资金的利润,也就是至少650万荷兰盾!我比公司的实际掌控者荷兰执政奥兰治威廉五世还要富裕!”

    看着范巴斯滕得意非凡的脸。守汉忽然有一种想要抽他的冲动,迅疾又被自己制止了,对垒的营垒中,这样只顾着自己赚钱,不管整个团队的人越多,这样的队伍不就是越发的没有战斗力?

    守汉看着范巴斯滕的胖脸,突然觉得,这个帮助自己挖荷兰人墙角的家伙事如此的可爱,在他的眼里,只有有那些黄澄澄亮闪闪的东西,别的一切都可以丢到脑后去。与其说他信仰耶稣,不如说他信仰赵公元帅。

    &也来锦上添花如何?”

    守汉抛出了一个极为诱人的馅饼。

    &如果要收购我手中的棉花就不要提了,我已经准备将那些为数达到一万七千包的棉花无偿的送给您,以表达您对我能够顺利通过满剌加海峡的支持。只要您能够答应以七折的价格将这些棉花织成的布匹卖给我就可以!哦!我的上帝,您的那些税务官简直比犹太佬还要凶狠!如果不是他们,我的利润几乎可以让我在欧洲建立一支军队了!”

    &到军队,我想知道,在你的家乡进行的那场战争情形如何了?”守汉有些明知故问,三十年战争要是能够很快结束的话,也就不会成为改变欧洲政治版图和决定历史走向的历史事件了。

    &该死的战争!让人们看不到结束的迹象,但是交战双方都不得不打下去!因为,一旦支撑不下去了,面对的结局是很惨痛的!”

    &以嘛!对于一个正经的生意人而言,这样的战争时期也是拓展业务的好机会。我可以把火药卖给法国人,把小麦卖给丹麦人,把长矛卖给瑞典人,把盔甲卖给英国人。”巴斯滕先生很是得意自己的长袖善舞和四处周旋能力。

    面对着这样毫无节操的人,守汉还能够说什么呢?他默默的看着范巴斯滕先生那张胖脸,心中默默的为那些手中使用着巴斯滕先生提供的长矛、利剑,身上披着巴斯滕先生卖给他们的铠甲,填报肚子的面包是由巴斯滕运来的小麦制成,炮火是用巴斯滕卖给他们的火药发射出去的欧洲士兵默默的祷告,希望他们不要把这个家伙过早的拽进地狱去,因为,我还要用他!

    &两样东西我想是你的那些欧洲贵族和他们的军队需要的。”

    守汉命人取了样品过来。

    &是我的军队中装备的急救药品包,将士们称它为救命包!里面由止血药、酒精、纱布、棉布、棉花组成。对于在战场上搏杀的骑士和贵族而言,绝对是至关重要的保全生命的物品。”

    守汉仿佛是引诱浮士德的魔鬼一般,用充满诱惑力的语气和词汇向巴斯滕先生介绍这个产品,造价不超过一枚银币的产品。

    &凡是受伤,无论是刀剑还是长矛刺伤,或者是被火枪弹丸击中,只要不是伤势过于严重,都可使用这款救命包,先用酒精清洗伤口,将伤口创面上的污物清理干净,比如说草屑、泥土,或者是火药的药屑残渣,弹丸的金属残片等等。再撒上这个止血药,我可以向你们的上帝保障,撒在伤口上之后,很快就会将流血制止住!然后,用这样的棉花敷在伤口上,用纱布包好,在上面再包好棉布。相信我,一个骑士、军官、贵族的生命就会被挽救回来,休养一段时间后,他依旧可以继续为他的皇帝战斗。”

    守汉有意识的忽略掉了那些在战场上拼杀的第一线士兵,要知道,在战争中,特别是在这个时代的欧洲战场上,贵族们之间作战时是不会下死手的。大量死亡的都是平民。

    只要让这场战争能够继续打下去,就必须保住那些军官和贵族的生命和健康,至于说那些由平民组成的士兵,对不起,守汉不认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