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 遥望中原
    &回来了,开始恢复更新,顺便还欠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大家多支持!多鼓励!

    看着陈天华用快船从港岛运到顺化的战利品之一,吉庆围的铁门,守汉很清晰的从报捷文书的字里行间看到了那不无得意的笑脸。

    但是,与其他几个带兵将领不同,陈天华手段的狠辣也是令人瞠目结舌的。

    邓家的直系子孙凡成年者全数被斩首,其余四家中,按图索骥,依照当日从邓家查抄出来的五大家犒赏名册,要求其余四家交出参与拦截南中军队伍的人手。

    在报捷文书中,陈天华向守汉提出这样的建议

    对于这批人,要么全数斩了,要么送到矿山林场去做苦役,总之,不能让他们如此的便宜。要树立一个榜样出来,凡是敢与我军对抗者,皆没有好下场!

    这厮!好狠的手段!他的建议,不由得让守汉想起了著名的剃头公,以及被后世骂了三四百年的八大王,这可都是以屠杀著名的人物。

    &杀无益,但是此辈既然触犯我军。断不可令其逍遥于法外。着北路军指挥官,营务处会办陈天华将此辈名册、人数上报,由水师接管,将此辈发配至新纳之地!”

    丢下手中的笔,看着文书上张牙舞爪的几行字,守汉颇为满意。

    将这几千人(从丁壮到老弱妇孺)全数发配到十州去,这是守汉的得意之作。这样一来,新近做了大概测绘的十州。(哦,也就是我们熟悉的澳大利亚地区,作为谈判的筹码之一,荷兰人将这块土地转让给了南中军。)便成了南中军用来发配这群罪犯的场所。这里,被守汉很没有节操的命名为了十州,大概意思就是九州之外的又一州。

    &该让练习舰队的娃子们往十州方向去走走了!”盯着墙上那张新制的十州概略地图,望着几乎占据了一整面墙壁的硕大地图,想着那一片日后出现了号称骑在羊背上国家、坐在矿车上的国家的土地,以及这片土地上出产的大批小麦和羊毛,还有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水母、毒蛇、毒蜘蛛、湾鳄、大白鲨等原住民。守汉就越发的觉得将五大家以及日后类似的人送往这片土地的正确和英明!

    十天之后。练习舰队的二十条舰船帆樯如云启程前往港岛,他们要在那里接受北路军向他们移交的数千名流放者,之后押运他们前往十州安置,并且在那里建设简单的港口。和移民定居点。为了安全和这群人的谋生。南中军会向他们发放同各个屯堡相同标准的自卫武器。简单的铜炮、小佛郎机,火绳枪,至于说普通的如刀矛之类的。更是普遍的装备。与之一起下发的,还有众多熟铁和九转钢打造的农具等生产工具。

    这些人,不但是流放者,同时也是开拓者。

    练习舰队的指挥官楚天雷,自然不会去和一个普通的下级军官一样,做哪些琐碎繁杂的事情,他和陈天华向各自的部下交代清楚之后,便坐到一旁喝茶说话,自然有得力的部下去办理物资和人员的交割事宜。

    &兄>

    在一个小小的茶盅中斟满了热茶,陈天华拱手示意,请楚天雷用茶。

    &

    楚天雷喝了一口,眼睛里忽然撞进一个形象,却是以前没有见过的。

    站在陈天华侧后方,几个亲兵之外的一个大汉,虽然垂手站立,但却依旧是满是杀气和威风。

    &位是?”

    楚天雷用手指点着那个斜背着一口四尺砍柴大刀的汉子,向陈天华发问。

    &至,过来见过楚将军。”

    招呼着廖冬至过来与楚天雷见礼,陈天华有些得意的向楚天雷介绍廖冬至的来历。

    &兄弟是一条好汉,最早在粤东举起抗粮抗税义旗的便是他。之后以廖氏家族为骨干,一度拥兵近万人,可惜良莠不齐,不久便被广东地方官军和团练围攻,部属溃散。官军和团练一路追杀,幸好在潮州地面上遇到了我军。”

    &将军不弃,收容了冬至,后来又给冬至粮饷兵器,派了百余人帮助冬至重新收拢部属,整顿营伍,冬至如今麾下已经有了两千人马,俱都是用南中军器械,由将军派出的甲长教官训练而成!与将军直属部下一同作战,已经是战斗力不分伯仲!”

    陈楚二人心中都很清楚,廖冬至的这支队伍,如今已经是属于南中军的外围力量,同他地位相仿佛的队伍,在广东还有不下十支,更不要说那些名义上还保持相对独立性,但是却接受了南中军的训练和资助的队伍,比如吴六奇的团练。这些人,都是被列入了可以使用的力量的。

    一旦有需要,守汉一声令下,数日之内,广东境内至少百余座城池要更换旗帜。

    &兄,为何此番出海,又是你前往?右翼舰队的许还山那里战事不顺吗?”陈天华半是关切,半是夹带着私心。他急于想知道广西那里的情势如何,同样接受了扰乱广西任务的许还山干得如何了?

    &要听哪段呢?

    楚天雷狡黠的眨了眨被海风吹得有些迷离的小眼睛,故意调侃自己的这位同袍。

    &罗嗦!快点讲!军情通报上说的不是很清楚。你这家伙往来各处,运送补给粮草,消息最是灵通,快点讲!他那里要是有什么不方便的事情,我这边也好西进援助他一二。”

    许还山在广西的动作,比之陈天华,可是顺利的多。

    广西各处的什么宣抚使、安抚使、土知府、土知县,许还山这头老虎可是一点都没有客气。逐一的攻击过去。那些从宋朝狄青平定侬智广之役便在广西任土官实行领土制的封建统治的各族头人们可是倒了大霉。

    往日里打冤家积累下来的仇恨,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许还山将一个个号称坚不可摧的堡垒、官寨用炮火攻破,将一个个往日里威风八面的土司拖出来,在奴隶娃子面前处死。

    之后做的事情,许还山和陈天华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先是宣布各种债务和人身依附关系作废。凡是为官军效力者,皆是自由之身,可以分得土地、耕牛、铁犁、锄头,用难以想象的低价购买各类往日他们眼中的奢侈品和生活必需品。

    然后便是将南中军的土地制度在各地推广。如果有田地不足的情况,许还山则很是大方的将下一个打击目标的土地预先分给那些愿意为南中军充当带路党的人。

    最后的招数更是釜底抽薪。

    许还山不但向守汉要求派来村长执行基层行政事务,更要求派来教师和医生。在那些落后的村寨向寨民们普及文化。推广识字读书,送医送药,将居高不下的死亡率降低,同时。在寨子里提出清洁卫生的概念。与这三者一起来的。便是汉元商号的商队。这些人用各类生活必需品收购寨民手中的各类山货,并且在各地提出了收购货色的品种价格。寨民们发现,较之以前从土司老爷手中购买要划算了几个手指头不止!

    一时间。左右江流域风起云涌,什么岑家、安家,各类各样的土官纷纷授首。而且许还山的兵力不但没有减少,反倒是不断的在膨胀扩张。每每打下一个土司官寨,便至少增加千余人的兵力,在越来越多的兵员簇拥下,许还山突然发现,要么自己去打广西的南宁、桂林,要么就是向西去打云南,这广西境内的诸多城池,凡是昔日的土官辖区,已经有三分之二在自己手中!于是,不得不按住部下们跃跃欲试的势头,将那些已经膨胀的不像话的部队一营一营的让运送补给前来的船只将这些人运回南中地区,或是发往九龙江、湄南河等地屯垦,或是往别处,总之,逐步消化掉就是。

    &想不到,还山看上去粗枝大叶的,打起仗来倒是如此的精细!”见同僚如此顺手,不过数月,就将广西的半壁江山入手,这开疆拓土之功,可是远在自己之上。两路人马相比较,北路军似乎要落在西路军的后面了!

    &不能这么比!那广西都是土官,虎子只管像李逵一样,抡起板斧排头砍去就是了!反正省城里的大爷们顶多会认为是土司之间火并,你这里可不一样啊!各种各样的人情关系,什么年谊、乡谊、亲戚、同族、同宗,盘根错节,和个烂泥塘似得,你没有被这口烂泥塘吞下去就是好样的!”

    话虽如此说,但是陈天华那种好胜心强的人,又如何能够接受的了这个现实呢?

    &慌,有的是你立功的机会!”楚天雷脸上带着一丝神秘,他凑到陈天华身旁,“我可有感觉,主公眼下正在筹划着大动作,每天都是在那里督促筹粮筹饷,不停的计算着水师的运力,船厂里工人加班加点的打造着船只,从各处招募、征集来的水手,在琼州府大营训练之后,学会了官话和简单的计算,掌握了操作要领之后,便被送到我练习舰队来进行海上实操,在海上熟悉手中的船只。你想想看,要不是主公有大动作,会如此用心的督促吗?眼下在这海上,在这南中,包括远处的天竺,又有谁是咱们南中军的对手?”

    二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那深深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意思,彼此会意。

    陈天华命在屋子外面值勤的亲兵取来这些日子收集来的邸报,二人细细的翻阅起来。

    自从崇祯七年以来,大明朝廷可谓是内忧外患加剧。

    二月初五,陕西农民军攻陷兴山,杀知县刘定国。十五日,下瞿塘。二月二十一日,又攻下夔州府(今四川万源、宣汉、达县、梁平以东地区及湖北建始县)、大宁,围攻太平。因为遇到了石柱宣慰使、被授职总兵的女将军秦良玉率著名的马家白杆兵阻断了农民军前进的道路,不得已。崇祯七年三月,入川之老回回等数营义军又自阳平关(今陕西省宁强县西北)入秦州,复返陕西,与先期返回陕西的张献忠、李自成等人汇合。

    是年,山西陕西两省因为从崇祯六年八月到四月滴雨未下,赤地千里,民大饥,人相食。给各股农民军制造了扩充实力兵员的大好机会,而进剿农民军的明军各部,又以另外一件升官发财的法宝——杀良冒功。从另外一个角度帮助农民军扩充势力。

    而就在陈天华开始拔除五大家的土围子的时候。农民军高迎祥、张献忠、罗汝才、李自成迎来了他们人生中第一个危机,著名的车厢峡之围。这里四面山势险峻,峡谷中易进难出,官军又封锁了各处道路。偏巧又是赶上了地处汉江流域的车厢峡下雨。一下就是半个月。无处筹集粮草。无处寻找柴草。连军中的马匹都被宰杀殆尽,无奈之下,农民军也拿出来了他们的保命绝招。用重金珠宝。来买一条生路!

    在李自成的谋士顾君恩的策划之下,农民军各部凑了重宝分头去贿赂时任五省总督的陈奇瑜和他周围的人,声称只要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愿意放下武器回家务农,或者是接受招安。

    在那些黄澄澄的金子,白花花的银子,白的亮眼的珠子,绿的能够滴出水来的翡翠、祖母绿的帮助下,陈总督同意接受农民军的投降,理由是,都是一方赤子,一时糊涂,误入歧途,上天有好生之德,总要给人一条生路的。

    结果,后来的发展令陈总督眼睛都掉到了地上。在出了车厢峡不久,得到了官军提供的粮草给养补给,吃饱喝足恢复了体力之后,农民军用暗藏的匕首、短刀等兵器杀了各队中的安插官,劫夺了沿途城池中的甲杖库,再次举起义旗。

    而那位陈总督,则是在不久之后因为此事,丢了官职和性命。所腾出来的五省总督一职,由坚决主张剿贼的三边总督洪承畴以兵部尚书的身份接替。负责陕、晋、楚、豫、川五省剿贼军务。

    中原如此,北地更是糜烂。辽东建奴酋长黄狼,为了将漠南蒙古各部纳入自己的体系内,第二次出兵西征察哈尔。回师途中,途经宣大地区时,以明边将扰其境、杀其民、匿逃人为名,分四路攻掠宣、大地区。是时沿边城堡多失守,兵掠大同,攻陷得胜堡。京师震动,诏令总兵陈洪范守居庸,巡抚丁魁楚等守紫荆,雁门。灵丘、保安州等地先后失陷,各地官员殉职而死。

    &的!这建奴分明是将宣大、京畿等地当成了他们的粮仓钱袋了,时不时的就过来抢一下,弄点东西回到他们的贼窝里去享受,养肥了之后再来抢一次!”楚天雷丢下手中的邸报,有些愤愤不平。

    &兄,你发现没有,这里面有点蹊跷啊!”陈天华白净面皮上,微微的露出一抹红色,但是他周围的亲兵见到这副神情时都有点不寒而栗,大凡陈天华脸上出现这样的神色,就是他心中想要杀人了!只不过,大家眼下不知道他要杀谁。

    &崇祯二年建奴第一次兵临北京城下开始,天下大乱,陕西流民起事,流窜是于各地。这几年来,中原各省,四川、湖北等地都有他们的出没。可这次,被包围于车厢峡,眼见得就要被消灭了,为什么在北地与蒙古达子火并的建奴,却以刚刚战罢一场的军队突然攻打宣大各地?这里面怎么就这么巧呢?”

    二人不由得陷入沉思,农民军出击各省,在内部消耗大明的人力物力财力,令大明那本来就捉襟见肘的财力被那些杀敌不力扰民有余的军队耗费的更加不足,更加无力来对付北方关外的建奴和被建奴征服的蒙古人,而建奴则在农民军即将遭到灭顶之灾时,不惜血本的出兵宣大地区,袭扰大明朝廷的腹心地带,迫使官军主力北上来对付建奴,进而减轻农民军的压力。在官军主力还没有赶到时,建奴已经在宣大地区大捞了一把扬长而去。这样的算盘,一来,帮助了实际意义上的盟友,二来,增加了自己的经济实力和战争潜力,三来,达到了削弱明朝实力的目的,可谓是一石三鸟!

    &来,建奴之中,却是有高人啊!陈兄,日后你我如果要是与建奴相见于疆场,切切要小心,莫要不留神中了他们的诡计!”

    三日后,楚天雷的船队从港岛启碇升帆南下,将三千余人的流放者押往十州地区。那里,将会是这些人的新家园。

    在楚天雷走后不久,又是一条船载着信使前来。

    &原北路军统领官、营务处会办陈天华,于新安县剿匪中,屠戮过重,经议定,决定给予陈天华降两级留任处分!望陈某务必戴罪立功。”

    信使念完这道公文,有些促狭的朝陈天华眨眨眼。

    &大人,主公有话,请您和我一起回顺化,他有事情要和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