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章 李华梅的生日礼物?(下)今天的更新送上,继续求月票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章 李华梅的生日礼物?(下)今天的更新送上,继续求月票

    往泰卢固地区走一趟,运回三千吨棉花,这些棉花可以纺多少纱,织多少布匹,经过染色、印花的加工环节,到了每一个消费者手中,会翻上几倍的利润,这个,郑森有些算不过账来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也难怪,郑家的海商事业,主要是贸易,不是制造。他们只要保证货源在手中控制着,之后便可以获取大量的海上贸易带来的利润。

    但是,如果未来的国姓爷知道,这些船只南下时携带些什么东西前往泰卢固地区进行交易时,怕是他要抓狂了。

    为了将利益最大化,同时也是尽可能的推广自己的工业品和用来充抵货款,为天竺人量身定做,符合他们习惯和身材特点的大批铠甲、刀剑、火绳枪,火药,被塞进了船只的货舱之中,作为给泰卢固地区那些苏丹和各级贵族们的货款,换取他们手中的棉花。

    在苏丹和贵族们皮鞭和长刀的威胁之下,泰卢固地区的棉花种植面积以每年都翻番的速度增长,而苏丹的士兵也在战场上将那些武器的特点发挥到了极致,将莫卧儿帝国的进攻击退,昔日里英勇彪悍不可一世的莫卧儿家族的武士们,在泰卢固苏丹军队密集的弹雨和坚固锋利的刀剑面前,也变得不堪一击,望风而逃。

    随着棉花种植面积的逐年暴涨,往泰卢固地区的输出商品中,稻米悄悄的出现在了货物的清单之中,作为给苏丹的军粮。

    用南中军提供的棉花种子在自己地里种出来的棉花。可以同南中商人交易换来和罗摩衍那大神一样神奇的武器和铠甲,对抗那些可恶的莫卧儿人,夺取更多的土地和奴隶,种植更多的棉花,换来更多的武器铠甲火药,这样的良性循环摆在面前,泰卢固的苏丹要是不肯做的话,他手下的贵族们就会将他赶下苏丹的宝座,再拥立一位苏丹陛下。

    但是,这些事情。就不是华梅这些孩子能够知道的。

    她们顶多知道。每一次货船往泰卢固,或者葡萄牙人的船只从果阿地面过来,都会带来以棉花、小麦为主的货物,除了这两样之外。货舱里便是那些漂亮的天竺胡姬。大食骏马。船长的舱房里还会有多少不等的各种宝石或者黄金。

    华梅的亲兵甲长,那个引得无数倭人武士对着她的长腿细腰丰臀流着口水的阿吉,就是这样的一个被贵族老爷作为充抵货款的奴隶。送到了顺化,几经辗转,成为了华梅的亲兵之一。

    看着从船舱中鱼贯而出的又一批被用来充抵货款的胡姬,嗅着空气中隐约熟悉的味道,听着家乡话,看着那群胡姬对于未知的命运那种茫然惶恐迷惑的神情,阿吉感到很是庆幸,自己的命运不错,在大小姐身边,充当了这个甲长的角色。

    看着那群身披纱丽的女奴被人带上了马车,人群中那群久在海上漂泊,已是许久不知肉味的汉子们才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随着华梅和郑森的步伐向前行进。

    穿过了货船的码头,行不多远,便是郑家的五六艘船停泊的所在,已经有前去购物的水手和士兵还有一些低级军官将在商埠内疯狂采购的各类货色大包小包的弄了回来,打发了脚夫的利钱,在码头上彼此交流着购物心得,向没有来得及前去大肆采购一番的同僚们炫耀一番。

    &看咱们买的这个布,还有这丝绸,我看过总兵大人的夫人穿过,用这样的细布和丝绸制作成的吴服、十二单,那简直就是神仙般的装束!这一匹才两个银元,老子一口气买了五匹!不同的花色都有了!”

    &那个算是啥?!看看咱们买的这口宝刀!正宗的呲铁钢刀,我在店铺里驶过,十个崇祯通宝,一刀下去,变成了二十片!花了我十五个银元!不过,不算贵!咱们刀头舐血的汉子,手里有一口宝刀,那就是多了一条命!”

    码头上,南中军派来的伙夫和郑家船队的伙夫们在一起围在炊事车旁,为众人准备着午饭,跳板上,几个脚夫脚步沉重的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油篓运到底层货舱,充当着压舱物和船队的补给。

    &爷,您的刀。还有找回的银钱。”施郎的亲兵在他耳边轻声说话,将他的视线猛地拉回到身旁。

    一口呲铁钢制成、三尺长的雁翎刀卖十五个银元,这对于施郎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花销,但是将刀从牛皮刀鞘中拔出,看着乌沉沉的刀身,用手轻轻的捻过刀刃,施郎很是满意的点点头,这钱花的确实值得!

    &有,少爷,您之前吩咐小的打听的价钱,小的打听了一下。”那亲兵也是施家的子弟,做事极为勤勉谨慎。否则,施大宣也不会派他陪着儿子出这次差使。

    &油、豆油、花生油,菜油最便宜,一篓子三百斤,十个银元。花生油最贵,十七个银元。稻米,糙米五十文南中通宝一石,碾过两道的粳米一百文通宝一石。”亲兵低声的在耳边向施郎汇报打听来的几种物价。

    &药呢?!还有那些大小佛郎机、火铳之类的东西呢?”

    施郎此番前来,除了要和郑家的大少爷攀上交情,在李家这里交上几个朋友之外,另一件任务,就是要为施氏家族的发展采购些装备和火药。那亲兵就是派去打听物价的。

    &些东西,店铺里没有卖的。不管小的说出多高的价钱来,各个店铺都是没货。后来,一个伙计是咱们同乡,据他说,买这些东西,得到将军府去办执照,到汉元商号总号去买,一般的店铺压根就没有那个胆子卖这些东西!”

    听了这话,施郎不由得有些失望。看了看自己的那条小船,很是委屈的跟在郑家的主力船型大青头的后面,就如同自己跟在郑森后面一样。不过,他控制自己情绪的本事已经远远超过了年龄,“好了,我知道了,回头咱们再想别的法子就是!”

    人群中两双眼睛从不同的角度盯着了施郎主仆的一举一动,各自记在心中。

    那边,华梅和郑森已经吵成了一团。

    起因很简单。

    郑森指着自己的座舰,对着华梅大肆的吹嘘。这条大青头。是郑芝龙在料罗湾海战后,用缴获来的荷兰人和刘老香的财物,从南中军手里购买了不少的火炮,配合上从海中打捞起来的荷兰夹板船和海盗的福船上的火炮。进行了火力系统的升级之后而成。

    拥有大佛郎机十二门。小佛郎机三十门。十二磅炮四门,将近五十门火炮,在郑家舰队之中可谓是翘楚级别的存在了。这条船的火力。在闽浙粤海面纵横无敌,让一旁的施郎不知道在暗地里吞了多少次口水了。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条海上霸王级别的船只,却在华梅的口中被贬成了垃圾也不如的东西。

    &十六门炮怎么了?一次能够有几门炮齐射?一次的弹丸齐射重量是多少?这样的船只,顶多是同时有三分之一的火炮同时开火就了不起了!这样的船,在我阿爹的水师面前,只消得一轮炮火,便登时了账!”

    这话如何能够让年轻气盛的郑森接受?于是,也顾不得对面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了,两个人便在众目睽睽之下争吵起来。

    &家除了会靠炮火犀利来对付别人之外,可有那熟练的水手?再好的船,再好的炮,你要一群不识水性,不懂得如何操控船只,侍候风帆,使用碇橹的旱鸭子来,我便用这样破船,将你的数百门大炮装配起来的船只送去水晶宫,你的炮和船都是我的战利品!”

    两个势力集团的长子和长女,根据自己掌握的那点海战知识,和对自家军力的了解掌握,拼命的想在这次辩论中说服对方,让对方承认自己的实力不如,承认失败。从而在自己面前俯首称臣。

    但是,谁也说服不了谁。施郎以下的人们都在看着这两个人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展开辩论。

    &华梅从母亲那里继承下来的漂亮眼睛眼角看到了几个身形,顿时让她看到了胜利的希望所在。

    &叔!麦叔!郝大个!”

    她呼唤的这几个人,都是守汉的座舰常胜号的水手长、枪炮长之类的人物,对于海上的勾当,自然要比华梅来的清楚。

    被称为简叔的,常胜号上的枪炮长简二奇,听了眼前大小姐急赤白脸的向自己和同僚们介绍的情况,又听了眼前这个郑家的大公子说的事情,不由得和几个同事相视一笑,原来如此!

    向自己的援兵介绍完了情况,华梅这才发现,这几位叔叔似乎是刚刚出海归来,身上还带着浓烈的海腥味,眼睛和脸膛都被海风吹得有些红。可是阿爹的座舰分明是在港口里停泊着的呀!

    &叔,难道你们自己出海打渔去了?”

    几个人听华梅这样问,不由得齐声哈哈大笑,“不错,咱们是出海打渔去了,不过,打得是鳌鱼!而且是最大的那种!”

    听几个人话语中带的豪气非同一般,施郎和华梅、郑森都知道,这几个人一定不是说的那般简单。

    &闻其详。”

    在岁数大些的施郎带领下,郑森也向简二奇为首的几个人深施一礼。

    几个人低声商量了一番,最后很是决绝的由简二奇向华梅宣布“跟我们走吧!带你去看看新船!”

    沿着码头上用烧灰混合着石子铺成的道路,一行人在简二奇的带领下,来到港口里一个颇为偏僻的角落。

    &就是我们这次出海的船!”

    简二奇很是骄傲的用手臂向海中央指去。

    众人顺着简二奇手指的方向望去,海中停泊着一条巨大的船只。有不少小船围着它来往忙碌着。

    如果说方才众人看到的广州级的货船是小山的话,那么这条船就是高山了。

    众人。包括华梅在内,都是目瞪口呆了!

    &然有这么大的船?!”

    &知道这样的船要多少水手、炮手来操作?”

    &样的船,造起来要花费多少时间和金钱?”

    &条船比我们从泰卢固家乡来的时候乘坐的广州级可是大多了!”

    &不就是阿爹书房里挂着的那艘船吗?居然下水了?!我竟然不知道?!”

    眼前的船比之广州级的货船大出一倍不止,上面的风帆如云一样密集,船上的水手们在甲板上手忙脚乱的收拾着风帆和帆索。双重的炮甲板上,密密麻麻的炮窗看着令人眼晕。

    &二、三郎在心中默默的数着那炮窗的数量,他知道,以南中军的实力和铸造火炮的能力,绝对不会给炮船设立了炮窗却不安排火炮,数清楚炮窗的数量。便知道炮位的数量了!

    结果。数量是惊人的,单侧船舷便有二十五个炮窗,如果将在甲板上放列的火炮也计算在内的话,这条船至少会有六十门的火炮!

    &不得李家的这小姑娘瞧不起我们的炮船!换了是我。也一样瞧不起。”

    &是新下水的船。主公吩咐我等。打算要把这条船作为他日后的旗舰,我们便抽调了人手和船厂的人一道出海,进行训练磨合。查找哪里还有些瑕疵之类。”

    &船,要是尽是由好手来操作的话,一日夜可以航行数百里,可惜,咱们的好手不足,不能完全集中到一条船上,至多有三分之一。其余的便是水师学堂的学兵,从阿拉干、南澳等处招募来的水手,日常语言都要磨合,更不要说能够做到上下一心如臂使指了!不给你捅娄子就算不错了!”

    简二奇沙哑的声音显得十分疲惫。看得出,这趟海上新船试验,也是让他们身心俱疲。

    郑森自小便是在海商群中长大,日常见到的都是那些满身海水腥咸味道的水手,别的不敢说,鉴别水手技术水平的好坏高低,这个能力,他要比华梅强多了,从船上水手收帆的动作和速度就看得出来,这艘船上的水手大多是菜鸟。

    &帮该死的南蛮子真他娘的败家,也不知道从哪弄来的这么多木材、麻绳跟帆布来造的这样一艘好船,只可惜,好船在这些人手里,也是暴餮天物啊!”

    郑森心中有些嫉妒的看着那条崭新巨大的炮船。

    作为郑家舰队的主力船型,大青头上一般只有十几门炮,而且,因为船只构造的问题,为了降低火炮后坐力对于船只的危害,大多数火炮还都是大号的佛郎机,相当于十磅炮的威力,而十二磅炮则是作为杀手锏,每条大青头上装了一两门而已。漫说是将这样的船只全数装备郑家舰队,只要几位叔叔和父帅的座舰换成这样的船只,那么,东面的扶桑,西面的南中军,南面的大员,吕宋,俱都不在话下,这海上的王应该姓郑!

    &爹有了新船,那么,眼下的那条常胜号是不是就该将旗舰的帅旗降下了,换成别的旗号了?我是不是可以向阿爹要这条船来?我也来当一个舰长?!”

    想着自己一身漂亮的水师制服,袖口上一条粗大金线绣成的黄边上方一个金色的小星星,华梅就激动的有些浑身发抖。

    &上就让阿娘和阿爹说!不行!阿爹要是不同意的话该怎么办?对了,我让舅舅去和阿爹说,就当这船是我明年过生日阿爹送我的礼物了!”

    华梅眨巴着眼睛,心思飞快的旋转着,想着如何能够把阿爹的常胜号变成自己的座舰。

    一旁的施郎和郑森看着这漂亮的小姑娘眼睛死盯着海里的那条大船,身形在海风吹拂之下微微晃动,背后的披风在风的拨弄下起伏摇摆,不由得看得有些痴了。

    &姑娘,看来贵军是船炮精良,奈何水手的操船技艺太差,不能够全数将船炮的性能发挥出来,未免可惜了。”施郎的话说的很是中肯。

    &就是这样!不如我们回去之后,和李将军说明一下,我郑家出水兵,你李家出船炮,我们一定能够扫平这海上的各种势力!”

    郑森从施郎的话里听出了一些别的意思,他立刻眉飞色舞的提出了这个“双赢”的法子。

    &就大可不必了。感谢郑大公子的好意。”未等到李华梅开口否决,简二奇已经代华梅出口拒绝。

    &南中军的水师学堂,便是培养这水师各级军官、各色水手和炮手的摇篮。便如同列位在南中各地见到的养鱼用的网箱一般,几个月便有数百名、上千名的水手毕业,到船上进行实习,风浪里走上几次,菜鸟便可成为精兵!我想,贵军的水手,都是数年、十数年在海上摔打出来的吧?没有经过培训吧?!”

    简二奇的话,软中带硬,噎的郑森无法反驳。

    看了这船,三个人也无心在外面继续游逛玩耍,索性便回到顺化城中。

    王府之中,守汉、沛霖、郑芝豹三人的谈判已经进入到了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