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双赢?三赢?(续)
    ()&与野情惬,千山高复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好峰随处改,幽径独行迷。霜落熊升树,林空鹿饮溪。人家在何许?云外一声鸡。”

    大诗人梅尧臣的这首诗描写的便是汝州鲁山县的景>

    这座位于伏牛山东麓山区和平原过渡地带的县城,被农民军攻克已经有两天了。城外,山高林密,水系发达,不时有农民军士兵砍伐树木,搭建营盘,或者是用来烧火。

    从县城的西门进了城,街道的两侧躺满了衣着褴褛的流民。几个高门槛的院落不时的有身披着棉甲的农民军进进出出。

    这些家伙几天来的疯狂奔跑,今天将怨气都发在了这里。

    口中唱着陕北的酸曲,撩起袍子浑然不顾身旁还有流民在,掏出家伙就放水。一边放一边还唱着“手拉着妹妹的手,咱两个山岢佬里走!”

    街道的十字路口,几个披着老羊皮袄的农民军将士,不知道从哪里寻了些桌椅板凳来,挥动着刀斧,毫不吝惜的将这些木器劈成劈柴,架起了锅灶和笼屉,几个从城里的饭馆里被抓来的白案师傅,在街头的寒风中开始和面蒸馒头。

    很快,那些在风中战栗着的流民便被食物的香味吸引过来。

    &吃白面馍馍的,就跟着我们曹大帅走!”

    一笼屉一笼屉的馒头被撒到流民人群中。

    那些眼睛里没有了生机和希望的流民开始出现了一股火。

    一阵响亮的銮铃声从鲁山的西门方向传了过来。

    &曹还真的有一套!”

    张献忠捻着长长的一把大胡子,颇为赞许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区区的几个馒头就能收拢这许多的人马!”

    &帅,其实,这些人马收拢的再多,也不过就是壮壮声势而已,真的打仗的话,还得是要靠老营jing兵!”在张献忠马后,为他统领着二百老营亲兵马队的养子张可旺,对于曹**的这种手段嗤之以鼻。

    &得不错!不过,老营的jing兵,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张献忠训斥了儿子一句,挥动着手中的马鞭,领着人往今天的会场而去。

    鲁山县城里最好的一座宅院,是一位致仕还乡的官员修建,五进五出的院落极尽奢华jing巧之能事,这里眼下成了曹**的老营所在。

    前任主人的书房,匾额题写着观云草堂的院落,便是今天的会场。宽敞的大厅内,数张大小宽窄不一的桌子被亲兵们拼凑在一起,上面摆满了各sè的吃食和酒水。

    这是兰草川突围之后,农民军第一次能够坐下来稍微的喘口气儿了!于是,鲁山、宝丰这几座县城便成了他们歇脚、喘气、扩军的地方。

    在这段时间里,一直充当着农民军军师和智囊角sè的罗汝才派人将各个营头的掌盘子大帅们请来,商议军机。

    张献忠便是应邀赴会的。

    他朝在门外被曹**的中军安排去吃酒的张可旺使了个眼sè,张可旺微微点头,表示明白。这才迈步上了台阶进院去同那群老朋友见面打哈哈。

    而张可旺则是同李自成的养子李双喜、张鼐等人坐在了一起,叙说这几ri的收获。

    &喜,你也抢了一套新甲?”

    张可旺扯了一条板凳坐在李双喜的旁边,端详着李双喜身上、头上的新盔甲。

    一边同几个小伙伴东拉西扯,张可旺一边支楞起耳朵听着观云草堂里面的动静,照着曹**中军的说法,每一个大帅都只能带四个亲兵进去,这要是曹**有了歹意,打算火并了父帅,他就得马上冲进去把父帅抢出来,带着人冲出这鲁山县城。

    这些彼此之间算计火并yin谋诡计,农民军各部之间可谓是层出不穷,张献忠的西营不但听过见过,而且自己也经历过,就在东进的道路上,为了弥补突围时候的损失,张献忠还火并了两家小股的农民军队伍,杀了他们的头领,把老营队伍并到了自己的人马之中!

    李双喜面带得sè,用剑柄敲敲自己新得的胸甲,“从左光先手下的一个守备身上剥下来的哦!这甲不错,穿上什么刀剑都不怕不说,而且比别的铁甲还轻巧!”

    &且里面还有一层鹿皮的软垫,一层棉花的套,披在身上暖和、舒服,等于多了一层甲!”张可旺也是很得意。

    &堂哥,你也有?!”

    李双喜有点诧异了。

    张可旺撩起身上的锦缎战袍,示意两个朋友往身上瞧。

    &是我从洪疯子手下往孙传庭那老儿营中传递命令的一个亲兵身上剥下来的!不光是这个盔甲,还有这个!”

    他从腰间取出一个水壶,通体是用钢铁压制而成,上面用丝绵做了一个套子,套在水壶上,“这葫芦可比一般的葫芦、陶壶强多了,不怕摔不怕碰,而且,还保暖!”

    他拧开盖子,示意张鼐和李双喜二人喝一口。

    &个啊?不稀奇!”

    张鼐见不得张可旺那副得意忘形趾高气扬的神情,“咱们闯营,也抢了不少好东西,摇旗叔斩了左光先的侄儿,得了那把宝刀,当真是切金断玉的宝刀!”

    几个半大小子在为各自团队山头的战绩明里暗里的吹嘘争斗,而观云草堂内,似乎倒是一派热烈亲热的气氛。

    &大王!都说你突围的时候挂彩了,怎么看着一点事都没有啊?!”

    老回回马守应见张献忠步履利落的走了进来,不由得很是惊讶。

    &道是谣传?!”

    &老子是在铁锁关外头,被一个**养的官军shè了一箭,贼娘的!那驴球子箭法不错,一箭就shè死了我的战马不说,捎带着差点毁了咱老张的子孙根,要不是文秀一把把我拉上他的马,怕是眼前你们都得给咱老张上香去了!”他狡黠的眨着眼睛,带着一抹嘲讽的表情看着这群人。

    &轩,莫要说笑,你当真没事?”

    &成兄弟,你看见咱是自己骑马来的,又见我是自己从外面走进来,可曾有一点事?”面对着李自成的关心,张献忠不无得>

    &你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了?!告诉咱们,咱们也去求一点备着?!”

    &怕你们没有这个福分!”

    张献忠挤兑了曹**等人一句。

    &突围之时,咱老子受了箭伤。”

    张献忠的右腿被一只狼牙箭shè了一个对穿,血流不止,几乎上不了战马。一时之间,西营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如果不是他的四员大将和四个养子弹压有力,只怕是西营就成了被洪承畴消灭的山头之一了。

    说到这里,张献忠见周围的人似乎有些不相信,作势便要脱裤子,让众位首领看看他腿上的箭伤。“咱老子让你们看看,咱的伤口!”

    &了算了!敬轩,你接着说就是!你又不是啥美人,大家伙没人愿意看你脱裤子!”

    李自成虽然没有名正言顺的du&门户,但是也是自领一军的人物,所以,也是有资格来参加这样的大会。这些与会的人中,他一向和张献忠关系不错,虽然双方彼此有些互相看不惯,但是却是属于彼此之间都很服气的。见张献忠要当众脱裤子让众人看他的伤口,便出言制止。

    &不说还得是咱老张福大命大造化大!有一群小崽子见老子血流不止,打算反水去投官军,小旺,”他看了一眼院子里正在和一群小兄弟酣畅饮酒说话的张可旺,“便带人去弹压!”

    张可旺远远地见一小队官军骑兵从山林间经过,俱都是高头骏马,盔甲鲜明。大约有七八个人,这样的小队伍,正是悍将张可旺眼中的美食。

    一阵箭shè过去,七八个人全部落马,张可旺检点收获,除了五六匹膘肥体壮的战马之外,所得的便是几套棉甲、铁盔和刀剑,但是,最大的收获却是在为首的一名小校身上包裹里搜索而来。

    &小校是洪阎王手下的标营的,奉了洪阎王的将令给孙传庭送药去,据说是只有几份,洪阎王怕孙传庭上阵有个闪失,便派人给孙聋子送来!结果,半途中走错了路,撞到了小旺的刀上!这些洪阎王从海外寻觅来的仙丹妙药,自然就被咱老张享用了!”

    按照洪承畴信中所说明的用法,张可旺将张献忠的伤口先用瓷瓶中的酒jing清洗,将创口的污物清洗干净,之后撒上那白sè的生肌止血散,很快,随着药粉的融化,刚才还流血不止的伤口便告止血,接着,用洁净的棉花敷在伤口上,外面用纱布包好,将八大王扶上战马,一路向东狂奔而来。沿途之上,见到两三股溃散的农民军,张献忠一扯他的大胡子,几个如狼似虎的将领和儿子立刻会意,扑上去将这些营头中的主将一刀宰了,jing壮的将士和财物妇女被裹挟到西营之中。

    &老子受了这么重的伤,他们碰见了,还不帮衬些药钱?!”张献忠见儿子和将领们干的干净利索,不由得捻着胡子大笑。

    &么说,这次洪疯子、洪阎王从海外弄了不少的好东西,上至盔甲刀枪,下到八大王的伤药,都是好东西。怪不得这次官军打仗像是染了病的疯狗一样!”

    突破兰草川立了头功的贺锦,因为最早突围,实力损失是最小的,不但没有损失,相反的,还趁乱收容了别的营中的一些散兵游勇,还是略有盈余。

    &疯子营里的几个军官突围那ri投到了我的营中,据他们说,洪阎王这次作战之前,弄了不少的好东西来,单是他们,就分得了数百套盔甲武器,贺疯子将部下的家丁亲兵尽数变成了披甲战兵,战力、实力登时便上了一个台阶!”

    &加上八大**才说的这些海外药物,这洪疯子手里好东西不少啊!以后怕是更加不好打这个仗了!”

    贺锦的话,在众位头领心中引起了共鸣,“以后,再遇到官兵时可要加小心,那些军官、亲兵家丁之类的角sè,一定得好好地搜掠一番,免得有什么好东西咱不知道!”

    一阵香气扑鼻,曹营的老营司务带着一群亲兵,押着这宅院里原来的厨子和、丫鬟婢女和主人的姨太太们为众位头领设摆酒宴。

    &来来!高闯王、八大王,老贺,老王,请入席,给老马的清真席安顿好了吗?”曹**满面风的邀请各位同行们入席饮酒,同时体贴入微的询问给老回回马守应安顿的清真席面进行的如何。

    用jing细猪肉制成的猪肉丸子用油炸过,黄澄澄、香酥酥的,配合着山林中采来的蕨菜蒜苔、金针、时令蔬菜、黄里透白,软硬适度的油焖豆腐、jing选上乘好粉条等;用豆瓣酱、五香大料,加上数十种中草药jing心配制。经过焖炒不但sè泽美观,鲜香软嫩、咸辣适口,sè形兼备。

    这就是鲁山当地有名的揽锅菜,席面上除了这些,还有山林中出产的麝、大鲵、羚羊、红腹锦鸡等野味,吃得众位头领满面油光,兴高采烈!

    &位大帅,此番突围,损失如何?”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眼见得张献忠和贺一龙要开始斗酒,曹**急忙将话题抛了出来。

    这话一出,登时让众位头领停杯不饮。

    &罗,你看!这大家伙好不容易才逃脱此劫,你却来揭这个疮疤,哪位头领所部义军不是损失惨重?我义军在陕西时有人马二十万,如今呢?鲁山宝丰等处怕不过才四五万人,你如何说这样的丧气话?!”

    闯王高迎祥虽然没有火并其它山头,但也是老营兵马损失不大,故而有这个实力和底气对曹**这样说话。

    &闯王,话是这样的说,但是,你高闯王也知道,咱们义军打仗,向来是不靠那些混饭吃的饥民,不客气的说,别看外面我老曹的人在招募饥民,但是这群人再多,也就是壮壮声势,多些攻城、吃饭时的人手罢了!你们列位,谁把他们当成自己的本钱了?”

    曹营的主帅罗汝才眯缝着小眼睛挨个的巡视着列位大帅。

    &老回回的本钱是不是你营里的那几千老营马队?你革里眼的老底子也就是那两千多老营。高闯王,要是我用一千饥民换你营里的郝摇旗一个人,你换吗?八大王,我用四千人的饥民换你那四个大将白文选、冯双礼、马元利、张化龙,你换吗?”

    &说是一千换一个,只怕是三千换一个,敬轩兄弟都不愿意换!”李自成手扶着宝剑的剑鞘微笑着看着对面的张献忠。

    &自成兄弟,我用三千人,也不换刘宗敏,只换你营里的李过,袁宗第、刘体纯、刘方亮等人中的随便一个,你换不换?”

    曹**依旧是小眼睛里都是笑容。

    而李自成和张献忠也都和他打了哈哈,“我用三千人的饥民换你营里的杨承祖、王龙,你曹**换不?”

    便在这曹**的询问之中,和李自成、曹**、张献忠三个人的玩笑之中,在场的众人都如同被揭开了蒙在眼前的一条黑布,对啊!那些走不动跑不动打不动的饥民,咱们营中再多,也只是多些混饭吃、壮声势的炮灰而已,打仗,还得是靠咱们的那些老弟兄老底子!

    只要有了老营的老底子,就是本钱不失,随便到哪里,不是可以立刻拉起几万人的杆子来?

    &位,好好地想想,自己的老营,损失大吗?”

    曹**的脸上收起了笑容。

    他在东逃的路上,也是悄悄的火并了几个小杆子的老营,不但补充了损失,而且也是稍稍的扩充了一下马队的实力。从眼前在座的人数上,和私下里打听到得消息,他很清楚,这些家伙们都和自己一样,做了同样的一件事,趁火打劫。借着官军追剿的时机,火并了别人的队伍。

    &以,洪阎王、贺疯子们便是上报给崇祯皇帝小儿再多的军功首级,也不过是斩杀了些饥民罢了!于咱们有好处却无一点不好!他可是调动了数万人马,帮咱们筛选了兵员,把那些jing壮和老弱替咱们分开了!”

    &是这么说的,老曹!”

    马守应端着酒杯对着罗汝才的分析结论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可听被俘的官军这样说,洪阎王可是颁了这样的赏格,凡是斩杀了我们老营马队的两个还是三个人头的便是赏甲胄一副,要是再有两个人头的便是赏赐刀枪,这样一来,各镇各营的官兵,都是和疯了一样朝咱们扑来!”

    &我老曹便有一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在伏牛山东麓做了一段时间的休整,补充了粮草、骡马、兵员之后,十余家农民军携带着从鲁山搜掠来的鲁山绸,披着山中的狐貉、青鼬、飞鼠、水獭制成的皮袍,蜿蜒东下,直扑上蔡、固始等处。

    行军的队伍中,不时的有骑兵在队伍中往来高呼。

    &是斩杀官军中披南蛮甲胄、使用南蛮刀枪的,立刻赏银二十两,甲胄刀枪归本人所有!本人抬入老营!一天三顿饱饭!”

    双方都认为这场战事的结局对自己有利,自己是获胜的一方。

    但是,当真是双赢吗?

    小玉将洪承畴手书所制成的匾额披红挂彩,敲锣打鼓的送到朝阳门外隆盛行的时候,林文丙正在与几位管理左近粮仓的官员畅谈甚欢。

    &就这么说好了,列位大人,文丙用每年一千石的租金,租借各位大人管理的各处廒仓。”

    见林文丙这里要接待贵客,几个官员便识趣的起身告辞。

    文丙将一张张桑皮纸制成的凭证折成小小的一块,塞到了几位官员的手中。

    &兄还做粮食生意?”

    &哈!如今的粮食可是俏货,运到京城,便可大赚一笔,恰好敝东家手中有粮,ri前写了信来,打算运些粮食到京城中来。”

    如今běi&城里的粮食价格也是每石三四两银子,而且是有价无市。对于眼前这个神通广大的同乡,小玉越发的高看了一眼。

    &可惜洪大人远在西北,要是在江淮河汉左近剿贼,在下还有另外一桩可以效劳之事。”

    命人将匾额高高挂起,收好了五省总督洪承畴的札子,仔细审阅了洪大人亲笔所书写的购买军械铠甲的合同文书,林文丙轻描淡写的又说了一句。

    &知仁兄所说是何事?”

    &可以组织粮食沿江而上,交给洪大人,令他所部足兵足食。只可惜大人一直是在**豫楚等处,转运起来耗费巨大。”

    听了林文丙这话,令小玉心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觉得乱糟糟的。草草的完成了洪承畴的使命,拿了林文丙送的一张一千石粳米的提货凭证上轿而去,回府给洪督师写信禀明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