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台湾战役(三)
    ()但是,以眼下大员岛上荷兰人区区不到一千二百名残兵败将,几条破船,几十门各种口径的大炮,要打算在郑芝龙的人cháo和火海面前守住大员,这些措施还远远不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普特曼斯指挥着手下的部队一边征集民夫以糯米、糖浆、蚵壳灰、三合土砌筑成三丈有余的热兰遮城和一鲲身等地的要塞和防御工事,同时将赤嵌城的工事进一步加强。另外,加强这三处的备战工作,下达公文要求各地城堡、炮台加强侦察与武装,不准华人在普罗民遮城、热兰遮城等地贩卖粮食、收购土产,所有华人头家仕绅软禁在热兰遮城中以免通敌。田间未及收割的稻谷一律焚毁,“如果有人胆敢反抗,就地格杀勿论!”

    &们的漳州、泉州同乡已经有上百人为了保护自己田地里的收成,被荷兰人杀死在了自家的田里!”

    &等!”郑芝龙摆手制止了郑赟的汇报,“这些消息你们是怎么知道的?难道现在我们还能和岛上有联系?”

    郑赟给了他肯定的答复。

    &是只能是交通消息,不太可能大队人马上去,咱们的船只是无法进入那些港口的。荷兰人的炮火封锁了几条港道,咱们的人出入很是小心。”

    郑芝龙在花厅里兴奋的踱步,这样的军情对他来说来得太及时了。

    &有,据咱们的人从荷兰人的总督府里内线处得知,普特斯曼那厮,一直担心兵力不敷使用,打算派人去巴达维亚去求救兵。另外,为了补充火器的缺失,他打算派人派船到濠江去购买葡萄牙人的火炮火枪火药。”

    &果要是葡萄牙人不卖,或者打算收钱的话,荷兰人可是打算借着买枪炮火药的名头,攻下澳门的。”

    &哈!”

    听了这话,郑芝龙不由得纵声狂笑起来,狂放的笑声令郑赟和田川氏有些摸不着头脑,田川氏甚至用惊恐的眼神担心起郑芝龙来。

    &赟,夫人,你们知道如今澳门的葡萄牙人打得是什么旗号?”

    &是什么葡萄牙王国的旗子吗?”

    &是自然,不过,这葡萄牙人眼下是南中的李守汉的傀儡,要是这群荷兰人去打了澳门,李守汉那厮能够咽得下这口气?只怕是荷兰人的火枪还没有点着,那边南中的大炮就响了!”

    &君,您是说,南中的那位李将军也会打大员?”

    田川氏虽然低眉顺眼的说了这话,但却是如同一个雷一样在郑芝龙耳边炸响。

    &哥,巴达维亚的荷兰人把今年的保护费送来了,十二万金币。”

    郑芝豹从外面兴冲冲的走了进来。

    这十二万金币的到来,让郑芝龙举棋不定了。

    对荷兰人,到底应该怎么做?打不打大员?

    打,可以获得一个稳定的后方基地,安置垦民,收获粮食,在大员设立商站。不打,可以从荷兰人手里收取每年十二万金币的供奉,这些钱足够他在南中购买粮食和各sè火器兵器了。

    但是,荷兰人的这口恶气如何能够咽得下去?

    &豹,你说对荷兰人应该怎么处置?”

    &要我说,荷兰人就是一群记吃不记打的白眼狼,你手里握着刀,他就乖乖的把保护费交来,你稍微一不留神,他就咬你一口!”得知了大员的事情,郑芝豹也是忿忿不平。

    &是眼下我们力有不逮,上峰要我们到赣南去剿匪,对付那些流贼,留在福建的兵力不会太多,顶多就是看好家,要想收复大员地盘,或者是教训一下荷兰人都不太可能。”

    &以,芝豹,乘着荷兰人送钱来,这两天你让那个送钱来的家伙陪着你去大员一趟,要那个普特曼斯退出来我们的地盘!要他们给我们一个交代。”

    &这?!”

    &后我在这边整顿兵马,拴束船只。准备打仗。”

    &咱们要和荷兰人打仗?在海上打,咱们的兄弟不怕荷兰人,但是,真的要在大员岛上打,咱们的兄弟,可没有打过攻城战啊!”

    &况还要和那些生番打仗,他们以山林为家,不知道什么时候林木草莽涧溪之中就会跳出几个断发文身的生番出来,砍倒几个兄弟之后,一声呼啸便又消失。”郑赟也对这场战事很是担忧。

    郑芝龙狡猾的打量了一下郑芝豹和郑赟,“咱们的地盘主要是在北部,是西班牙人的圣多明各城,荷兰人的地盘是在南部,热兰遮城、普罗民遮城、赤嵌城,都在这里。这里自然是荷兰人的重点,我们不去管它,我们只管打这一片北部的城池!”

    &南部的荷兰人北上怎么办?”

    &心,南边的几座城池,自然有人会打的!”

    兄弟二人彼此用一种“你懂得的”的眼神彼此交流了一下,脸上浮现出了得意的笑容。只是留下了郑赟和田川氏在那里摸不着头脑。

    同样的军情穿过南海的万顷波涛,送到了在琼州府督促水师锚地建设的守汉面前。守汉看着这份被木牙狗用最快的时间收集整理来的情报,脸上不由得浮上一抹难以令人捉摸的笑容。

    &兰人想到澳门去补充军火火药?这是好事啊?!说明他们手里的火药告罄了!”

    木牙狗依旧是一副人厌鬼憎的神情,用那条说不清楚是什么口音的嗓子开口说话。

    &属下是不是通知濠江方面,不得卖给荷兰人军器火药?”

    &不必了!大员往各处贸易都是极为方便,和扶桑的各个大名,甚至和内地的郑芝龙都可以买得到我们的火器火药,与其说别人卖给他们,倒不如我们卖给他们我们的火药!”

    木牙狗很是敏锐的捕捉到了守汉语气里的不同,荷兰人是打算补充火器火药军器,而守汉的意思是,除了火器之外,其余的都可以卖!

    也就是说,从那些威力惊人的火药,到绝户刀、丧门枪都可以卖给荷兰人!

    &公的意思是?”

    木牙狗的眼睛里闪烁着类似鬼火的光芒。

    &兰人手里有了刀枪,才好去收拾那些生番嘛!”

    木牙狗心中暗自叫了一声惭愧!原来主公的意思是打算再一次祭起借刀杀人这个法宝,让荷兰人充分的充当开路先锋的角sè,将那些对外来人有着本能的抵抗意识的土著大肆的屠杀、镇压一批,然后自己再去充当解放者的角>

    而南中军生产的火药,木牙狗虽然是情报头子,不分管军工生产,但是,多少也有听说过,很多人将买回去的南中火药与自己制作的火药混合使用,如果纯粹使用南中火药的话,便会造成炸膛的事故,或者是对火器的寿命造成严重影响。

    &公,还有一桩事,内地的几位主事都觉得蹊跷。不敢做主,便用快船送来了文书。”

    叶淇、林文丙二人的书信和汉元商号商情调查室的文书内容基本相同。

    最近,在南北二京的商人圈子里,都有些面目不清的人在山西商人的引领下与汉元商号接触,试图从汉元商号这里购买军需品。

    经过几年的努力,山西商人灵敏的商业嗅觉和触角终于寻找到了那些jing良的军需品的来源了!

    守汉的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北二京都有?他们都打算要购买些什么?”守汉的声音略带有些战栗和颤抖,但是,如果不是熟悉的人仔细听,是听不出来的。

    &同小异。”

    &说大同。”

    &匹、药物、纱布、棉花,还有那些酒jing。另外,盔甲、刀枪、熟铁,都是热门货。一副九转钢制的盔甲,竟然能够卖到一百五十两白银,而且还有上升的空间。有人点名要呲铁钢打造的刀剑,价钱随咱们开。”

    &你说说小异吧!”

    &京的主要要买上述这些成品,熟铁之类的要的少,běi&的则不同,几乎什么都要,从熟铁到火药,从盔甲到罐头,几乎是把咱们的商品一网打尽。还问林掌柜,是不是可以卖粮食、食盐、菜油给他们。”

    &且要得量大不说,动辄就是数以千计的盔甲刀剑,数以万石计算的稻米,而且价钱基本不还。二位主事都吃不准,故此写信来请您定夺。”

    &信给叶淇、林文丙,告诉他,眼下对于这群山西商人,要虚与委蛇的应付,除了确定是官军购买的以外,对于山西商人的要求,一律辞谢,实在是谢不掉的,便卖一些九转钢为主的盔甲刀枪给他们,要十件给一件,以三个月为一次。多了的话,便敬谢不敏了!”

    守汉心里已经隐约猜到了那出现在南北二京的贸易对象是谁了!叶琪和林文丙不清楚,他作为一个穿越者可是清楚的很!出现在南京的,可以肯定就是在南直隶一带纵横各地,冲州过府的陕西农民军,他们刚刚在冲出潼关的战役中领教到了南中制造的武器的威力,在南直隶这块毗邻南京的土地上,得知在近在咫尺的南京可以用金银购买到他们需要的一切军需品,这样的好事能够错过才怪!农民军可能缺乏战略眼光,但是,对于什么兵器好用可是清楚的很!

    而出现在běi&的顾客,则是更有战略眼光。

    他们不但要购买一切南中的产品,还要购买熟铁等原材料来自己回去制造!这样,可以制造出他们需要的一切东西铁质的盔甲、刀剑、棉甲、甚至还有火铳和火炮。守汉不敢想象,一旦自己的那些农业产品和初级工业产品被那些出手大方的顾客通过山西商人的商路弄到了手,会是一种什么局面和形势。

    没错,běi&的那些顾客就是辽东的建奴!

    肚子被南中稻米和菜油、jing制的咸盐烹调出来的菜肴填饱了肚子的辽东建奴,身上披着用南中出产的布匹制成的棉甲,外面套着用南中出产的熟铁制成的铁甲或者锁子甲,手中挥舞着绝户刀和丧门枪,沿着汉jiān们用南中的火药轰开的缺口冲上一座座内地的城池,展开一次又一次的屠杀和掠夺,然后用这些沾满鲜血的财物继续向自己来购买军器火药。

    这是守汉眼下不愿意看到的!

    他不能背上这个汉jiān和资敌的名声,这样的名声,对他而言,太过于沉重了。

    至少,眼下不可以!

    不得不佩服山西商人的能力和耐心,守汉心中哀叹一声,自己自认为做的比较隐秘了,不论是和李逢节的合作,还是林文丙送兵器铠甲和急救包给洪承畴,都是极为隐秘的,保密工作算是经过商情室、调查室和巡检总署三家联合进行过检查的,就这样,居然还是在这群老西儿面前败下阵来!

    这群爷坚忍不拔的耐xing,和对商业情报细致入微的归纳分析整理能力,都是令人钦佩的。

    能够在没有铁路,没有公路的情况下,硬是凭借着骆驼队,将生意做到莫斯科这些现在想起来都是极为遥远的地方,山西商人的毅力和吃苦jing神,都是令人佩服的。

    可惜,能力如果没有用到正途,能力越大,带来的危害就越大!

    守汉一直都在怀疑,明末的山西商人集团,两面下注。一面在内地对陕西同乡为主的农民军通风报信,提供明里暗里的支持,一面用物资、情报支持辽东的建奴。而且,在关内的农民军遇到灭顶之灾的千钧一发之际,作为桥梁和渠道,引领黄台鸡和多尔衮率领八旗进关,一方面趁着关内明军空虚的机会大肆劫掠财富人口,另一方面救事实上的盟军农民军出危难。让他们继续在江淮河汉之间四下里流窜,消耗、吸引明朝的财力、物力、人力、兵力。

    而李自成等人也是投桃报李,所到之处,纷纷的宣布公买公卖,买卖公平,不去得罪这些财雄势大的同乡。只有在开封战役的时候,因为担心李自成进城之后报一箭之仇,山西商人才与开封军民一道坚守城池,让咱们的李闯王三次都没有攻下开封,最后就算是进了城,也只是得到了一座被水泡了的城市,财富、子女、粮食,一样都没有了。

    &在时机不够,还不具备和这群老西儿摊牌的能力啊!”守汉捏着那两份来自南京和běi&的密报文书,口中喃喃自语。

    &公,主公?!”木牙狗用他特有的那副腔调低声而又压抑的呼唤声,将守汉从神思万里中拽了回来。

    &何事?”

    守汉一时竟然想不起眼前这个特务头子来找自己做什么了。

    &南京和běi&那边就这么处理了?”木牙狗jing于鉴貌辨sè,他发现今天守汉有些神不守舍,便又敲钉转角的确认一下,免得自己误会了主公的意思,传错了命令,给自己带来杀身大祸。

    &一,大员的荷兰人如果去壕镜澳购买军器,通知那里的葡萄牙人,要买多少刀枪都可以给他们,但,他们要是购买火药的话,”守汉嘴角抽动了一下,“只能卖给他们我们特别为他们制作的火药!违令者,后果自负!”

    方才守汉已经想好,他打算为这些特殊的顾客生产一些特殊配方的火药,在现在的基础上,多添加一些氧化铜,让火药的威力更大一些。不过嘛,这种火药对于火器也有一些不太好的副作用,最明显的就是严重缩短火器的使用寿命!容易造成炸膛事故!

    &二,通知叶琪和林文丙,这些山西商人如果购买军器的话,便以路途遥远,制作不易为由,拖延时间。要求购买十件的,便给他们一件!并且,只能提供给他们九转钢制成的盔甲军器。另外,少量的呲铁钢制成的刀剑倒是可以按照数目供给!”

    木牙狗带着守汉亲笔写成的新式火药出口型配方和关于军购贸易的指示兴冲冲的离去。守汉站在榆林港的炮台顶上迎着南海吹来的cháo湿海风,望着北面山间、平原上那或是笔直如同桅杆的槟榔树,或是摇曳多姿的椰子树,不由得豪情满怀。

    &爹,为什么这么的高兴?”

    在船上跑的满头是汗的李华梅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守汉身边,身后,施大宣的儿子施郎有些怯生生的站在那里。

    &爹,这是我在南澳岛上认识的朋友,他到咱们这里来,是打算投考水师学堂的。可是张叔叔吓唬他说,这个事情得您同意才行!”

    &吗?这个事情我回头得问问他!你先带你的这个朋友去休息,晚饭的时候,我会和你张叔叔说这个事情。”

    李华梅想了好一会儿,终于鼓起了勇气。

    &阿爹,回头你也和水师学堂的叔叔说一声,我也要求去投考水师学堂!”

    说完这话,拉着施郎飞也似的逃离了炮台。

    这回轮到李守汉吃惊了。

    晚饭时,守汉当真把张小虎叫到了自己面前一起用饭。不过,说的和两个孩子考水师学堂的事情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