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台湾战役(八)
    ()&

    &隆!”

    一枚炮弹从城外飞到了城头的炮台上,将一门青铜大炮击飞,炮架被冲击力打得翻滚着飞下了内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炮弹的去势未衰,恰好将距离火炮不远的火药桶击中,引发了殉爆,十几枚炮弹在火药桶的作用下欢快的四下里飞舞着,摧毁一切挡路的物体和生命。

    在炮台上cāo作火炮的士兵和水手们躲闪不及,被横空飞过的炮架零件、炮筒、炮弹等物当场劈死十几个,几十个受伤的人倒在炮台地上四处惨叫声不断。

    普特曼斯和德包尔两位总督在军官们的护卫下,在这遍地鲜血和断骨残肢的内墙与外墙上观察敌我双方的态势。

    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在热兰遮城的东面和南面,南中军建起了两座炮台,将一门克龙炮和两门三十二磅的大炮摆放在炮台上,六门大炮不定时的对热兰遮城上的火炮居高临下的进行定点清除,

    &下,我们的火炮从昨天开始已经损失了四门了!这这这样下去的话,用不了一个星期,我们就无法形成对那些企图填塞壕沟的明国士兵压制xing的火力了!”

    南中军的大炮大多数是采用九转钢铁模铸造而成,不但制造起来成本低时间短,而且散热速度快。在伽利略笛卡尔等人的培训下,炮兵的shè击技术也要比荷兰人强的许多,再配上炮队镜、望远镜等光学仪器,可以说对于城头上的那些大炮,炮队的指挥官黄雷挺早就视作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但是,在李守汉要求不得在消灭巴达维亚城援军之前摧毁热兰遮城和赤嵌城两座堡垒的抵抗意志严令下,炮兵们只得将城上的火炮作为磨刀石和陪练的对手。

    &能这样下去了!”

    德包尔总督很是cāo切,他大声疾呼着,“我们不可以在这里等死!等候李将军的军队攻进城来把我们钉死在十字架上面!”

    &德包尔先生,我请你暂时冷静一下,我想再等几天就会有我们的土著人朋友在李将军军队的后方和侧翼发起突击,给李将军制造出很大的麻烦,之后我们再出城反击。同李将军缔结一个体面的停战协定。”

    &今天开始,我们要统一调配城堡内的存粮和木材,如果掌握的好的话,城内的粮食可以供我们食用半年,在这段时间里,我相信公司会派人来支援我们!福尔摩沙永远不会下沉,永远不会沦落到异教徒手中!”

    &轰轰!”

    仿佛是为了给普特曼斯的话加一个注脚,城外南侧炮台的大炮又一次开火,架设在内墙上的一门海军六磅炮被南中军一颗三十二磅炮的弹丸砸中,立时那门火炮当场砸瘫,铁球夹着炮架炮轮乱飞。被击飞的一颗六磅炮弹呼啸着从德包尔等人头顶上掠过,重重砸在外墙与内墙之间的空地中,用力弹起,直冲几名躲闪不及的黑鬼兵扑了过去,一个黑鬼兵晃动了一下身躯,只觉得一侧有些空荡荡的,转眼过去发现自己的右臂和肩膀已经被炮弹带走,那铁球去势不减,几个滚跳回来,将另外两名黑鬼兵的小腿和脚踝滚断。

    黑鬼兵们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部族的方言土语,在场的军官和绅士们没有一个人能够听得懂。初经战阵的德包尔先生已经被吓得脸sè惨白,茫然不知所措,手里不知道住了什么东西,只管死死的握住。只有普特曼斯紧咬着牙齿,喝令军士们组织人手将那几个黑鬼兵抬下城去交给牧师医治救护。

    只是略略过了几分钟,就听得东面的炮台那边又是几声炮响,接着便听到几十颗炮弹在空中呼啸而过的声音,却是南中军的三十二磅大炮使用了群子,大弹一个,夹带着十几枚小弹。

    热兰遮城中一片安静,只有那些被炮弹击中的伤兵们被抬下城时的凄厉惨叫声,天气已经慢慢的变得暖和了,这些被火炮弹丸带中的人,恐怕等待他们的便是伤口溃烂、化脓、发高热、肢体坏死的命运。

    一阵阵cháo湿的海风吹过,空气中弥漫,一阵阵浓烈的人肉焦糊的味道令人作呕,除了这个味道,便是厚重的血腥味,夹杂淡淡的硝烟味道。

    &督阁下。”一个上士急匆匆的从东面跑了过来,不知道应该向谁报告,只得含糊的称呼了一声,想来这个时候也不会有人和自己计较。

    &将军的炮兵,今天已经给我们造成了七人的阵亡,三十余人受伤丧失战斗力!”

    按照习惯,荷兰人只统计荷兰人和那些黑鬼兵的伤亡情况,至于那些土人辅助士兵的伤亡,则被视为不见,他们的命运就是两个字,“炮灰!”

    &包尔先生,我有一个建议!”

    德贝尔上尉突然冒出一句话。

    &觉得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如果这样下去,怕是公司的援兵还没有到来,我们就已经被李将军的炮兵全部杀死了!”

    &还打算出城去攻击李将军吗?”一名船长对德贝尔上尉冷嘲热讽,他指着外墙外面的几道壕沟,“你看看!”

    最外侧的壕沟旁边,被南中军在安平镇居民的帮助之下,用稻草编成的袋子装满了泥土和海沙,围着热兰遮城的几座出口建起来几个碉堡,并且以碉堡为核心,向两侧不断的延伸,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相信过几天就会形成一道矮墙,封锁热兰遮城对外的通路。

    &就是因为看到了这个,才想向阁下建议,派我们的舰队出海,向公司报信,请公司派出强大的舰队和援兵来!”

    德贝尔上尉的建议立刻得到了船长们的赞同,都纷纷请缨要求去巴达维亚城向公司总部请求援兵来!(废话,留在这里不是等死是什么?出海去送信还可以冒充一下英勇无畏的战士!如果能够冲出去,到了巴达维亚城就是到了安全地带了!)

    &好!德贝尔上尉说的对!”普特曼斯和德包尔两位总督都对德贝尔上尉的建议表示赞同。

    接着的事情就是令他们头痛的事情了,人选问题!不是没有人愿意突围到巴达维亚城去求援报信,而是自告奋勇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从旗舰、眼下台湾荷兰海军中最大的“赫克托”号战舰、到炮船“斯?格拉弗兰”号、“白鹭”号、通信船“马利亚”号都激情高昂,求战心切。

    对于海军的内心想法,普特曼斯和德包尔二人都是清楚的很,但是却不便于点破,抬起头看看城楼上的荷兰旗子,眼下正是北风的最后一段时间了,再过些ri子就要到了南风季风的季节了,也罢!

    &军的全部船只一起出动,掩护马利亚号突围,在战斗过程中随机应变,哪条船能够护卫马利亚号突围出去,就和马利亚号一起去巴达维亚求援!”

    从南中军营地里传来一阵号角,紧接着从那已经出现了雏形的矮墙外飘来一阵阵的饭菜香味,正是人在一天里最容易放松jing惕的时刻,开晚饭了。根据普特曼斯对东方这个国度的了解,吃饭的时候是人们放下手中的一切事物,专心致志的享受食物的时刻。

    &上帝保佑你们!”

    &帝保佑尼德兰!”

    船长们头也不回的登上了舰桥,水手们早就将帆升起,三个铁锚被拉起了两个,舰体随着留在水中的一个铁锚在风浪的推动下缓缓的摆动着。

    &锚!出发!”

    以赫克托号为前导,十几艘战舰鱼贯而出,直奔大员港外。

    &帝保佑福尔摩沙!不要让它被异教徒掠夺过去!”

    热兰遮城堡内,一群东印度公司的职员和妇人们在夕阳飞红了晚霞之下虔诚的祈祷着。

    &

    &轰轰!”

    一声炮响过后,便是密集的炮声从海面上传来。

    &督大人!我们的舰队遭到了李将军部下从陆地和海面上两方向的炮火拦截!”

    一名值勤的军官急匆匆的将他观察到的情况通报给两位在办公室内困坐愁城的总督大人。

    普特曼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摆手让那军官退出去。

    现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能够做到的,只是为那些突围报信的海军勇士们祷告。期望上帝眷顾,让他们能够突破南中军的封锁,乘着北风前往巴达维亚求援。

    海面上传来的炮声时而远时而近的响了几乎半夜,海面上不时的有一簇火焰在夜空中跳跃。当东方的天空出现了鱼肚白的时候,热兰遮城内的人们看到了这场突围战的结果

    百余个荷兰水兵满身海水的抱着一块破碎的甲板在海面上载沉载浮,远处,那些南中军水师的士兵划着小艇在捕捉着俘虏。

    偶尔有几个幸运儿被海浪冲到了大员港附近,立刻被巡逻的荷兰士兵救起。

    &督大人!我们的赫克托号战舰被明**舰击沉,船上的人,从船长到厨师,应该都已经殉职!”

    &格拉弗兰号呢?”

    &格拉弗兰号?总督大人!他被六艘南中军的军舰围攻,几百门火炮把他当成了最好的夜间shè击靶子,他是第一个被击沉的!不过,”那水兵稍稍的停顿了一些,“船长在被击沉之前降下了主桅杆上的风帆,升起了白旗,所以,船上的人应该是被那些明国人俘虏了!”

    &他的人呢?”

    &鹭号和马利亚号,在敌人军舰主力围攻赫克托号和斯?格拉弗兰号的时候,寻隙突围,往南方去了,我的船被击沉之前,我看到有两艘军舰向南追击下去了!”

    出海突围的十余条战船,一条主力舰被击沉,一条炮舰被俘虏,两条炮舰被击伤后沉没,两条船突围成功,其余很快陆陆续续的回到了大员港,不过,只回来了四艘,另外几艘舰船不敢(还是不愿意的成分多一些吧?)再回到大员港,或者是逆着北风往壕镜澳去了,或是干脆向东奔了扶桑,总之是离开了大员这块是非之地。

    对逃回热兰遮城的海军人员和船只安顿抚慰了一番之后,普特曼斯下令,将逃回各个军舰上的火炮全部搬到热兰遮城上加强守备火力。全部水兵编成四个连队作为守城兵力补充。

    &望巴达维亚的老爷们能够尽快的派援兵来啊!”

    普特曼斯和德包尔两位总督,乃至整个城堡里的荷兰人都在翘首企盼。

    &公,张小虎统领从热兰遮城发来战报,按照您的方略,将两艘荷兰夹板船放走,其余的或者击沉或是俘获,共计缴获火炮四十余门,俘虏荷兰水师成员三百余人。张大人请示下一步的行动!”

    淡水城中,守汉也是第一时间接到了水师反突围作战的战报。

    这些天,守汉在淡水城里过的很是悠闲,每ri便是看看各处来的战报,批阅一下从顺化来的文书,要不是时不时的有华梅在耳朵边上聒噪几句要去打海战,真不亚于休假一般。

    抚垦局的工作也是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眼下南中军和荷兰人似乎都进入了一个等待的时期,荷兰人在等待援兵,而南中军也在等待着荷兰人的援兵。在这个时间空挡里,双方都试图迅速的争取和利用土著人的力量来给对方制造麻烦。

    归顺了南中军的村社得到了各种好处,通过与抚垦局的贸易活动,他们得到了从猎刀、弓箭、铁锅、棉布、食盐到针头线脑的各类物品,不管是族长头人还是普通的老弱妇孺都有他们需要的东西,而且,如果与南中军一道去拔除那些不肯归附的村社,他们还可以获得猎场、山林和缴获财物的一半份额,这样的好事,再不会算账的人,也会选择怎么做。

    一时间,从北向南,各处山林间小规模的山地丛林作战从未间断过。

    有那脑子灵光些的头人,在族中选了美女,兴冲冲的送到了淡水城,要求送给天朝大将军,“给大将军暖脚!”

    不过,这群美女在这位自忖审美观点角度眼光很超前的大将军看来,也是令人掩面而起的。皮肤黧黑、棕黑不说,这点守汉还可以接受,但是,扁平巨大的鼻子,嚼槟榔染的血红的牙齿,厚厚的嘴唇,除了身材还可以之外,几乎乏善可陈。

    &

    一声叹息之后,守汉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因为在阿扁就职典礼的堂会上,唱了所谓台湾共和国国歌而被封杀的高山族著名女歌星,“怪不得只有她一个能够红的让人知道的山地同胞歌手!卖相实在太差了!”

    腹诽一番之后,还是要好言安慰这些前来献美女的头人。

    &们的猎获之物我们会用比红毛夷高得多的价钱收购,另外,你们也可以跟我们的垦民学习耕田之法。另外,你们的孩子,凡是一顿可以吃一碗饭的,都要到抚垦局开设的学堂读书,每一个孩子,一天可以有一斤白米!”

    &是,你们必须遵守我的法度,取一个汉族名字!”

    安顿了北部的高山土人,守汉开始作出新的部署调整。

    &小虎部,以双桅横帆船为主,搭载步兵,沿鹿耳门水道于初一夜间偷渡,之后迅速登上北缐尾岛,并且控制这个岛屿!将赤嵌城与热兰遮城之间的往来交通联系切断!”

    &军各营,近ri拔营起锚南下,在赤嵌城北面的禾寮港登陆,安营扎寨,开始攻击赤嵌城!”

    &师战船任务如下水师左翼战船布置在赤嵌城和热兰遮城之间的海湾,切断两城敌人的海上联络;水师中军战船布置在打狗和新岸之间(也就是今天大约大约左营和高雄附近,这里离热兰遮城约有四小时路程),防范荷军绕道登陆支援被困的赤嵌城!”

    &军于赤嵌城大营建成十ri内,务必将城外荷兰人据点扫荡干净!不得以诱敌出城为由懈怠避战!”

    随着一道道军令的颁布,南中军对赤嵌城和热兰遮城的攻势加紧,如同收紧了死刑犯脖颈间的绞索一般。

    遥遥望着赤嵌城下的南中军大营,那一面面如同朝霞一般火红的旗帜,再看看几千名归附了东印度公司前来增援的土人在赤嵌城外被南中军的长枪兵和刀盾兵如同砍瓜切菜一样杀的干干净净的一幕,鲜血染红的海水,被浪头卷到了热兰遮城外西面和北面的海面上,城头的人们可以在波涛之间看到鲨鱼的背鳍时隐时现,寻找着可以果腹的食物。

    &旗!”

    也许正是在这样的重兵包围之下,反倒激起了自德包尔、普特曼斯以下荷兰人血液中那股不服输的xing格,他们挑衅xing的在热兰遮城堡的制高点上升起了一面红sè三角旗!

    &和我血战到底?!好啊!本来打算让你们多活些ri子的!”

    在张小虎、黄文等一群军官的簇拥下,守汉从望远镜镜头里看到了这面旗帜在那里挑衅的飘扬着。

    此时的热兰遮城,已经被南中军水路两面四路包围。从陆地七鲲身北上的玄武营,在城堡南面摆开阵势;另一路从海上过来登陆一鲲身,在城堡东面摆开阵势,从东到南一道长墙配合着荷兰人的壕沟已经完成了围城工事的构筑。而热兰遮城堡北面和西面都是海,此时的这片海面已经被南中军水师彻底控制。荷兰人这座赖以在中国和ri本之间展开贸易的海上堡垒──热兰遮城已经成为了守汉的囊中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