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出征前的准备
    &恰逢两节合一,祝大家元宵节快乐!祝愿所有过情人节的情人,都是久别重逢的亲兄妹!亲姐弟!

    时间老人的脚步刚刚进入崇祯九年正月,大明的土地上就是烽烟战火弥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农民军高迎祥、李自成率部东围庐州,取含山、和州。初六日,连营数十里攻滁州。初八日,总理卢象升率总兵祖宽、游击罗岱等诸道兵驰援滁州,与农民军大战于城东五里桥。农民军战不利,连营俱溃,北退五十里,被斩一千二百余级,从朱龙关至关山,积尸埴沟委堑,滁水为不流。

    农民军失利后,北渡逼泗州、徐州,复转入河南。

    二月初十日,驻守宁夏士兵,因兵饷无措,发生兵变。饥兵群起围攻官署。巡抚右佥都御史王楫因不能措饷,饥兵索饷无着,乃鼓噪而杀之。兵备副使丁启睿率军镇压,捕获为首者七人,立即处斩,兵变才被抚定。

    二月十一日,总督卢象升奏捷,斩六百七十六级,夺马骡四百余匹。

    三月,山西发生大饥荒。时饥民无粮,只得食树皮、草叶。树皮、草叶尽,乃人相食。临近山西的河南南阳,也发生饥荒。唐王聿键奏河南南阳饥,甚有母烹其女以食者。崇祯乃下诏发三千五百金赈济山西、南阳,并免山西被灾州县新旧二饷。

    四月十一日,从察哈尔林丹汗手中获得了传国玉玺的金国汗黄台吉在诸王劝进下称帝,改元崇德。以是年为崇德元年;改国号金为“大清”;改族名为“满洲”;(这一天便是如今满族的颁金节。)定都沈阳。上尊号“宽温仁圣皇帝。”次日,清太宗率百官祭太庙,尊奉父努尔哈赤为“承天广运圣德神功肇纪立极仁孝武皇帝”,庙号太祖;祖父到始祖都尊奉为王。十天后,清太宗大封其臣属。其诸兄弟子侄、诸外藩蒙古贝勒,及明降将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都封为王。

    对于远在万里之外的事情,南中军辖区内的百姓自然不清楚,在这个信息传递极度不发达的时代,从北京写信到南京快马都要十天半个月才能收到,更何况是距离自己几乎在万里之外的中原大地?

    这里的人们依旧是忙着过年。享受着劳动给他们带来的丰收果实。正月里,人们互相请吃春酒,走访、拜年。便是各处林场、矿山、船厂中的那些官奴和倭人劳工,都得到了酒肉加菜。向他们展现我中华的胸怀。正月的前半个月里。几乎全部的南中都被酒肉香气笼罩着。让人有一种醺醺然的感觉。

    在正月里,除了前几天的祭祀和与官员将佐的拜年活动之外,守汉一头扎进了营务处。与王宝一起整理北上的事务。

    守汉从近卫、凤凰、麒麟、玄武等各大营之中挑选精锐营头,作为北上的部队。为此,专门下了命令,按照南中军颁布执行的训练条令考核标准进行测评,凡是不能达到精锐程度的士兵超过编制人数的三成的,营官责打,撤职,直至褫夺一切职务,夺田。

    一时间,整个南中军从崇祯八年十月开始,便是被王宝折腾的人仰马翻!

    长枪兵突刺,不能达到每分钟十次的,罚!不能在二十米的距离上,刺中目标的,罚!刺中目标次数不够的额,罚!三项指标都不能达标的额,列为二等军士。一旦进入这个名册,漫说各项待遇,便是到饭堂吃饭都要排在精锐的后面!

    火铳兵射击,要求在一分钟内完成三次射击动作,从拔掉枪头帽开始,装填发射药,夯实弹丸,举枪,打开火门,射击,之后重新装填射击,在单兵完成这一要求之后,以甲为基础单位逐步向上落实,一甲完成了要求一队,一队达到这样的标准后,便是一哨。

    而最苦的便是刀盾兵和炮队的兵士。

    除了要求刀盾兵要在一分钟之内完成斩、劈、砍、刺等动作的若干下之外,还另有一项任务,就是要协助炮队修筑炮垒,用炮队携行的锹镐锄头等工具,挖掘泥土,装满草袋子,堆砌起火炮的防御工事。

    &公,炮队眼下已经基本上达到了想定五里之外发现敌军骑兵,能够在五分钟内完成放列,十分钟内完成射击准备,两分钟可以重新装填射击一次。”

    &队呢?”守汉很是关心骑兵的建设,在京师附近作战,一望无际无遮无拦的平原上,敌军的骑兵冲击,对于步兵的心理压力是很大的。为了不被敌军骑兵突袭,自己也至少也要有一支可以作为巡哨边马,担任斥候警戒任务的骑兵。

    &下已将命令发往富琅山区,命令在那一带训练马队的黄一山同样的选拔精锐哨队,装船北上,到顺化集中点验。同时,将军府给畜牧场的胡礼成发去公文,征调骡马二千匹,作为北上的驮运使用。”

    &马占用船只仓位较大,一匹骡马所需运力,运三门炮都够了!”

    守汉这话,令王宝有些汗颜了,没有想到,这些骡马竟然比大炮还有占地方。如此算来,二千多匹骡马加上几百人的马队战马,这便是一个巨大的船只运力啊!

    &公,那,您之前要求的,必须随行携带足够全军万人食用一月的口粮,是不是可以考虑减少一些?如果没有那么多的口粮,车辆、骡马都可以少携带一些,省出运力来。”

    守汉丢下手里的算盘,瞪了王宝一眼,“阿宝!糊涂!”

    按照守汉的想法,他准备率领五千战兵北上,携带十二磅以下火炮,主要还是以六磅、八磅和大佛郎机为主,在南中扬威耀武的火箭也要携带一批。五千战斗兵之外。便是至少二千到三千的辅助人员,而满足这些人员运力的船只,至少要用三千人上下的水手,如此便是万余人的标准。

    从顺化、河静等处登船渡海北上,京畿地区连年灾荒,建奴已经往来数次,大队人马途径之地,少不得荒废破败之地,上何处筹粮?漫说是灾荒年找不到粮食,便是知道哪里有粮食。一支来历不明的军队。大明朝廷的官员会发粮给你吗?如果那些每日里圣贤之言不离口,忠君言论比谁喊得调门都高的官员们会发粮,李自成和张献忠们组成的勤王军,也不会溃散。

    &们多带银元布匹。沿路购买可否?”

    &有用的!”

    熟悉大明官场内情和眼下内地灾情的李沛霆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果大军行至无人烟处。如何购买粮食?何况眼下灾害频频。兵连祸结,上那里购买粮食?此时银元布匹皆属无用,粮无从运。车驴无所施,仅靠人背负之粮米,随兵来往,日食一升,一半供兵食用,一半供民夫食用,十日而二斗之粮尽,勿论此十日内遇贼否?相持否?而以千兵入须千人肩运,万兵入须万人肩运,粮以兵运,不出十日而俱归于尽矣。”

    沛霆难得用文绉绉的词语讲话,不过这番话说出了一个事实,如果没有足够的运输工具携行粮食草料的话,守汉的军队也只能是完成礼拜攻势而已!

    见守汉皱起眉头,不由得让众人颇有主忧臣辱的感觉。

    沛霆奓着胆子向他进言“主公,要是实在太难,这什么北京,咱们就不去了,让林文丙在那里找人写一道文书,随便拿些布匹刀枪豹皮瓷器之类的,向上面的崇祯小儿进贡一下,此事便可以了了。咱们便在这南中踏踏实实的。”

    &可以!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也要上!”

    &实,让林文丙在北京随便送些什么,咱们就可以顺顺当当的拿下一个宣慰使的名头了。再说,咱们的江山,是主公你领着大伙打下来的,是咱们风里火里泥里水里拼出来的额,有没有他崇祯小儿的一张诏书,这南中都是咱们的!”

    &霆!莫要胡言乱语了!”

    李沛霖比自己的弟弟要了解些守汉的心思,虽然揣摩的不是很透彻,但也知道守汉其志绝对不在此,他也绝不是大明朝廷的忠臣,真要是的话,就不会派人在两广拨烟弄火的了。搞得现在两广各级官府政令不能出城十里?

    &果五千人的部队不能保障,那么,就减少人员吧!”

    无奈之下,守汉只得出此下策。

    原定的五千人马,变成了不超过三千五百人。其中,原定的千余人数上下的骑兵,被压缩到了六百骑,其中斥候精锐一百,骑兵五百,按照南中军马队的编制,恰好是一个营的兵力。

    &可以减少,但是骑兵的备用马匹不能减少。”

    于是,马队的战马数字到了七百二十匹。

    接下来是计算马料消耗。

    按照马匹的种类和体重区别,一匹500公斤体重的战马每天至少要消耗掉十五斤豆料和二十斤干草,还有一定数量的盐,才能够保证体力。当然,这种体型巨大的战马,在南中军也没有几匹,多数的还是体重在300公斤上下的。这种体重的马匹,每天至少也是要消耗二十斤干草和十斤左右的豆料,这样算了下来,七百二十匹战马,一天光是豆料,便是七千二百斤,草料更是一万四千斤!

    这还只是马队的一天消耗!

    &士每天每人按照三斤口粮的消耗计算,便是每天消耗一万零伍佰斤粮食,肉食、蔬菜、油盐、柴炭等消耗俱都在内。”

    讨论粮食的时候人们的情绪就轻松了许多,毕竟不管是粮食,还是肉食,都是可以集中运输储存的,装在麻袋里,或是是木箱之中都可以,节省空间。而且,每一条船上都要有压舱物的,这些粮食煤炭之类的,便是压舱物的角色了!

    除了粮食物资之外,便是大炮和运输车辆了。

    大炮好办,守汉准备参考历史上第一次鸦片战争时英夷的做法。将大炮拆开装箱运输,登陆时再行组装完成。对于那些四轮运输车辆,也准备参考这样的方式运输。

    &炮,那些十二磅炮就不要带了。此次出门,只携带大佛郎机和六磅炮随行。其余的火炮,太过于狼亢,也不便于行军。”

    算来算去,还是会喘气儿的占用的运力和空间最大!

    照以往运输流民和士兵的经验计算,一个士兵最少需要二吨的运力,才能保证身体健康。而那些战马、骡马的因为体积的关系。需要占用的运力、空间就更加的大。差不多一匹战马要占用二十吨左右的运力,而骡马的情况稍微好些,也要占用十五吨左右的空间。二十吨是什么概念?一台解放卡车的额定运力不过是载重五吨,一匹战马便要占去了四辆解放卡车的运力!

    这些个体需要的数字。再乘以总数。需要的运力便出来了。

    &哪!”

    手下人将反复计算拿出来的这个天文数字的运力和船只需求呈交到守汉面前时。守汉脑海里只有这个词了!

    &什么?!为什么都是穿越者,别人动辄可以出动十万甚至几十万大军进行跨海远征,打到欧洲、美洲去。可是,我只是想要带着几千人往内地去一趟,便是如此的艰难?老天啊!你对我太不公平了!”

    但是,这些问题,随着一个人的到来变得不再是难题。

    郑芝龙脚步轻快的从栈桥上跳到了码头上,笑吟吟的朝着在码头上等候的李沛霖躬身施礼。

    &龙来得鲁莽,劳动李大人在此迎候了!”

    几句客套,芝龙、芝豹便随着沛霖一道前往顺化王府。

    芝龙兄弟此次前来,是专程为了答谢守汉而来。

    从荷兰人手里抢来了台湾(不,是收复了台湾。)之后,张小虎便按照守汉的指示,派人将台湾抚垦局所收获的秋粮运往金门交给郑芝龙,充作军粮。

    随同粮食前往金门的还有守汉的亲笔书简一份。

    信中告诉郑芝龙,淡水地区的抚垦局所收获的粮食,依然是郑芝龙的军需民食。另外,台湾往日本的商贸通路,归郑芝龙和李守汉二人共有共享,他可以派人在台湾采购或是委托抚垦局代为采购土产。

    &将淡水、安平等处红毛夷之商馆修葺后,请兄任意挑选一处,以供行止。”

    得!守汉如此的释放善意,要是郑芝龙不前来感谢一番,那也不配在这江海之间打滚了。

    不过,当郑芝龙见到满面愁形于色的守汉时,还是颇为惊奇。

    &帅,贵军所向披靡,兵精器利,粮饷丰足;辖区内连年丰收,钱财广有,却是为何作此?”

    听一旁的礼司承政安天虹讲述了守汉为何发愁的缘由,当然他是采取了春秋笔法了,不可能说守汉准备带着大军往京师去。

    &来是李帅想往京城去求一个名义官衔?携带的行李过多了?!这事好办!”

    郑芝龙以己度人,想起自己当年接受熊文灿招安时候的情景,不也是山一样高的银子海水一般的流淌出去?如今李守汉的地盘、情形可是要比自己厉害得多,想必,要求的官衔也不是区区的一个游击可以满足他的愿望的。

    &腾出三十条大福船给李帅!都是两千料以上的!够不够?!”

    郑芝龙很是仗义直爽的拍了拍胸脯。

    两千料的福船,大概相当于六百吨的运力,三十艘便是一万八千吨,运载战马倒是差不多了,但是,那些牵引火炮的骡马,运输车辆的挽马,可是一样需要运力的!而这些骡马,大概在一千匹上下!只多不少!

    听了守汉的讲述,郑芝龙知道,眼前这位李帅,前往京师绝对不止是求官那么简单,否则,他带上银子和珠宝就足够了!带着大佛郎机去,做什么?攻打京城不成?!

    &怕郑帅你笑话,久闻内地遍地流寇,又有北地鞑虏时不常的破边墙骚扰劫掠。小弟日子过得不错,自然怕死,这随行的卫队亲兵嘛,自然要多带些!”

    一边打着哈哈自嘲,守汉一面脑子飞快的回忆着那些数字

    共计3500人的进京队伍,其中600骑兵、500炮兵、500辎重,400辅助兵员,1500步兵,720匹战马,一百门大佛郎机和六磅炮。按照携行三月粮草弹药的估计,大约需要携行五百吨粮米、副食。按照720匹战马、120匹牵引火炮的骡马、400匹牵引辎重车的挽马数量计算,马匹三个月的消耗,大约是在2000吨上下。

    再加上那些火炮、弹药、辎重车的重量,又是一个海量的数字。

    &过,李帅,想来可以先行派船北上,将人马资财运过去一些,派遣得力人员在天津迎候便是。”

    郑芝龙的话提醒了李守汉,既然要打算出三个月的时间,那便不必一次前往,命人先行前往天津将笨重的物资卸下,再南下迎接便是。

    或者在上海等处囤积,由上海往京师运输?

    &谢郑帅提醒!这样,北上的贵军船只,可以不带武器,到顺化、河静等处装船时,我军会为贵军船只配备大炮。”

    &外,南下时,请贵军往吴淞口一带停泊,我在那里有些人员货物要上船南下。”

    &闻郑帅与扶桑有姻亲,日前有扶桑大名前来投书,声言打算购买我军火炮,这些事情,便烦劳郑帅了。”

    守汉一连串的话语,将郑芝龙搞得有点应接不暇了。一旁的芝豹倒是听清了一点,那就是南中军将往扶桑出售火炮的事务,交给了郑家军!兄长用区区三十条大福船帮助南中军运输的代价,便换来了向扶桑诸大名出售火炮的权力,这是何等划算的买卖啊!

    &李帅只管放心,一俟南风刮起,芝龙便派遣得力人手到顺化听候差遣!”

    郑芝龙兄弟走的时候,船上装载了守汉送给他的十门十二磅炮。

    &了!我们再算一下,应该给我们的那位崇祯皇帝,送点什么贡品!?”

    当太平洋上的暖湿气流生成的南风刮到时,郑芝龙的三十艘大福船也是如约而至。

    码头上,担任船队指挥的陈鹏看着川流不息向船上运输各类物资的苦力们,不由得一阵眼热,“娘的!出趟门便带着这么多的给养物资,要给自己买个什么职位回来?!”

    &们吃谁的饭?!”

    远远的额,一阵吼声如雷传来。

    是那些准备跟随守汉进京的兵士们在各级军官的带领下进行操练。

    一个营官胸前佩戴着三色绶带担任着值星官,他站在队列前的炮车上大声吼叫着。

    &们吃将军的饭!”

    三千多人齐声怒吼。

    &们穿谁的衣?”

    &们穿将军的衣!”

    。。。。。

    &们领谁的饷?”

    &们领将军的饷!”

    &们该替谁效力?!”

    &们替将军效力!”

    &效力怎么办?!”

    &田!赶走!”

    这声音震的陈鹏的耳朵一阵嗡嗡作响,他有些厌烦的看了一眼,“嗤!靠着大喊大叫能顶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