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杀还是赏?该如何处置?
    京师震惊了!

    从辽东建奴作乱以来,何曾有过一战灭敌数千的战例?何曾有过一战消灭建奴牛录以上单位的?何曾有过斩杀牛录章京、甲喇章京级别头目的?

    京师民众起初仍旧以为是那些带兵官和朝中大员们互相欺骗利用的战果战绩,但是,当守汉的数千人缓慢的沿着运河向京师开拔后,好消息得到了进一步的验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南中军的骑兵们,很是烧包的一人双马,在队伍前方开路。

    当头的,是四组十六名骑手。每一组手中旗帜上书写的字都不同。

    勤王!入贡!报捷!献俘!

    八个大字将守汉的意图和功绩向京畿地区的百姓说的一清二楚。

    十六名骑手后面,是一个由百名精锐骑兵组成的骑兵方队,每排十人一共十个排面。马上的骑手们俱都是身着九转钢制成的盔甲,出发前又精心的擦拭上油打理了一番,行进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骑手们很好的控制着马的步速,使整个方阵看上去就如同一个巨大银山一样迎头压来。

    马队的后面,则是最为吸引眼球的所在。

    十几个巨大的木架子,上面一排排的钉着木条,每一根木条上,都用绳索紧紧的绑扎着十余颗建奴的人头,人头在八月秋天的风中来回摆动着,呲牙咧嘴的狰狞面容,让围观的人们既紧张又感到兴奋。

    之后的车辆上,更是用大大小小的箩筐装满了人头。就那样摆放在车厢之上,令众人随意观看。

    人头车辆之后,几辆大车上高高竖起了巨大的木架,镶红旗蒙古甲喇布赫的尸体,十几个牛录章京、分得拨什库的尸体仍旧披挂着他们当日被杀时的铠甲,被绳索绑在木架上,身上的创口分外明显。被盐和石灰处理过的尸体完好的记录了他们死亡时的细节。

    &哪!那就鞑子头目!果然是和咱这汉人长得不同!”

    劫后余生的人们欢喜庆幸的指点着一具具尸体。

    人头令百姓感到欢喜,人头后面的缴获,则是令远远跟随行军的各镇兵马为止眼红。

    空出来的辎重车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盔甲。棉甲、镶铁棉甲、锁子甲、铁盔。为数多达七八千件的盔甲在辎重车上堆积起一座座小山,和那些缴获的兵器一样,让各镇军马看得直流口水,却又无可奈何。

    一战灭敌六千。各镇的官兵起初都怀疑这战绩。但是看到那些首级和盔甲刀枪骡马。这些人都低下了头。漫说是消灭建奴正白旗一个牛录,镶红旗一个甲喇,镶红旗蒙古一个甲喇。共计三千多战兵,包衣阿哈、辅兵跟役不在其中,就是消灭三千包衣阿哈,也是前所未有的大捷,足以令带兵将领青云直上扬眉吐气。

    在运输缴获甲杖兵器的辎重车后面,一百余个被俘虏的包衣阿哈、蒙古兵、建奴士兵,被用长绳子拴在车辕上,随着车子的行动而行动,车子被陷入泥坑时,他们则成为了牛马的同类,要在鞭子下面,用力将车辆拽出来。

    &役也,斩杀建奴三千有奇,内有,牛录章京四人,白甲兵二百一十一人,重甲战兵一千二百余人,披甲轻兵一千四百余人,包衣阿哈三百余人,生俘建奴三十余人,包衣阿哈四十余人。斩杀伪镶红旗蒙古三千余人,内有甲喇章京布赫一员,牛录章京四人,重甲战兵五百余人,轻甲战兵一千八百余人,包衣阿哈七百余人,生俘蒙古附逆贼奴二十余人,包衣阿哈二十余人,缴获甲杖无数,骡马万余匹!解救被掳百姓一万余人。。。。”

    读着南中军报捷的文书,从兵部到内阁、司礼监,一直到崇祯皇帝本人,都目瞪口呆。这样的战果,是区区三千余战兵在三五千义勇百姓(守汉将那些民夫的角色提升到了义勇的程度上)的协助下取得的吗?

    但是,沿途州县官员京营统兵将领们在南中军这一路耀武扬威炫耀战果的过程中,将无数的题本文书上报到了各个该管上峰面前,从不同的角度证明了这份战果,都是有着实打实的旁证的。

    &旨!明发邸报!我军于运河大捷!”

    &战,大捷也!击毙奴酋伪饶余贝勒阿巴泰以下十万人,斩首六千。尸首蔽于荒野,飞鸟不能落,骨骸填于沟壑,河水为之赤!伪武英郡王阿济格中炮重伤,被身边之巴雅喇兵冒死抢下,回营后当夜治身亡。为稳定贼奴军心士气,贼伪各旗旗主相约秘不发丧,以红绸包裹尸首,以猪羊三牲祭拜。敌酋洪泰于巢穴之中闻此战败之讯吐血数升,一病不起,诸弟子侄争夺大位,兵戈纷扰征战不休,此刻辽贼已陷入内讧。”

    阿巴泰听了人念完了这份邸报,很是不屑的挥动着马鞭在地上抽了一鞭子,“娘的!说老子死了,老子可还活的结实得很!一顿饭一条猪腿,一晚上两个蛮子女人伺候!”

    但是,帐中的八旗将领们却都笑不出来。

    一个建奴甲喇又一个牛录,还有一个蒙古甲喇被人全歼,伤亡数千人之多,这是从老奴起兵以来从未有过的大事,对军心士气的打击可谓沉重之极。便是回到沈阳,各人也不知道如何向黄狼、代善等人交待。

    沉思了一会,阿济格作为一军主帅,开口说话。

    &令,让往明国京城附近打听军情的牛录章京阿山,作为全军前锋,往遵化等处去,为全军出关探路。”

    他看得很清楚,这一仗,令八旗的军心士气大大的折损,再打下去,建奴八旗作为核心骨干力量肯定是不能轻易损失,但是。八旗蒙古和外藩蒙古能够去和这样的军队死拼吗?

    一旦大股明军围拢上来,这进关劫掠的数万人,携带着大批抢掠来的资财人口牛马,如何战,又如何走?

    只能是乘明军还没有做出反应之前,迅速出关,那样的话,这两个甲喇又一个牛录的损失才算是没有白白丢弃。否则,就是全军都要死在关内,匹马不得还乡了!

    &样一来。我大军便可以从容不迫。从古北口、喜峰口等处出关,回到盛京后,皇上定会将此番虏获的财富人口分发至各旗,为大家补充损失!”

    众人闻听。不由得大声叫好。

    只有阿巴泰。默默无语。

    &哥。莫要担心,你那个牛录的损失,回去我会向皇上禀告。想法为你补齐就是。”

    看这个平日里自恃勇猛目中无人的七哥吃瘪,阿济格心中暗自涌起一阵快意。口中却依旧很是诚恳的安慰七哥。

    从最早的欢欣鼓舞中冷静下来后,崇祯君臣却又一次陷入了为难之中。

    &部职方司都是饭桶!”

    司礼监的掌印太监王德化跳脚大骂。指着兵部侍郎的鼻子用无数极其恶毒阴损的词汇问候着兵部一干人等的全家老小。

    这样一支强兵劲旅,千里而来,自备粮饷斩首数千,为大明立下了如此巨大的战功,而兵部的人竟然不知道他们出自哪里,隶属于何处,这无论怎么骂兵部,兵部的人都没有回嘴的余地。

    &告诉你,你如果明日早朝时不能将南中军的情形给咱家弄清楚,你这个侍郎也就不要做了,东厂曹公公那里,我会让他关照你的!”

    丢下一句恶狠狠的话,王德化领着几个小太监走了。

    &告诉你们,要是今晚三更时分不把南中军的来历给我弄清楚,你们都不要在这里了!上头要我的脑袋,我先杀了你们全家!”

    侍郎送走了王公公,转过头来就将一副凶神恶煞的嘴脸摆在了手下的郎中、主事们面前。

    于是,郎中主事们,少不得将手下的书办召集来,再发一通狠。

    但是,书办与郎中们不同,他们算是官吏中吏的那个系列,多少年来都是父子相承、师徒传授,已经不是用老油条这类的词汇能够形容了。对于如何应付这些官员,如何给自己谋取好处,也是颇有一番心得。

    正所谓官清如水难奈吏滑如油。

    一名书办看了一眼主事,“大人,立功将士既然自称是南中军,军者,便是卫所体系,我们不妨检点清查一下历代卫所的文书档案,看看这南中军到底起于何处。”

    &好!好!你等火速去办!大概要多久时辰?”

    &个可说不好,部里、司里历年历代积累下来的文书档案,堆积了十几间屋子,要是这么查一遍的话,三五个月应该是有结果的。”

    三五个月?那不是老子都快被发配走到琼州了?!

    &个万万不可!还有别的什么办法?!”

    &是着急的话,大人,您就要向上头请示一下,多要些钱粮,多发些菜金伙食赏钱,咱们多雇佣些学徒书手,连夜赶工就是了。”

    &是这样的话,需要多久?!!”

    &个?不好说,得看您肯花多少钱了。”

    话说的到了如此地步,那主事和郎中便是再书生气,也能明白了这群蠹虫的意思,“你且说,今晚二更时分之前,弄清楚这南中军的来历,要多少银钱赏赐?”

    &人一百块银元,加十石粳米的伙食。”

    &依你便是!”

    郎中咬着牙答应了这书办的要求。

    &兄,你这大话是吹了出去,却如何收场?”书办的同事有些担忧。

    &什么?!”

    那书办不以为然的白了同事一眼,“记得赏钱下来了,请我去听曲子。”

    &个自然,你且说说,该如何去办?”

    书办二郎腿一搭,喝了几口茶,闭着眼睛养了一会神,“简单得很!”

    他的眼睛依旧是闭着。

    &去,找一下广西巡抚这几年关于清剿匪类的题本文书。你,去翻一下两广总督关于缉拿海上盗匪的文书。”

    &们!去查一下历代老先生们留下来的文书底子,往来公文的登记册子,关于在云南广西、三宣六慰等地驻军卫所的情形文字,一个纸片也不要漏过去!”

    几十个书办和各自的学徒手下纷纷的忙乱起来,那为首外号“鬼见愁”的书办却是优哉游哉的坐在桌案后面品茗养神,口中哼着小曲。

    &生,能够查得到吗?”他的学生在一旁服侍着他喝茶,一边关切的询问。

    &子,学着点。这都是平日里多留神的缘故。”鬼见愁朝四外望了一圈。“实话告诉你,这南中军的来历,差不多已经在你师父我肚子里了!只不过,要找些旁证罢了!”

    有钱好办事。人多好干活。

    在鬼见愁这群掌握了大明兵部资料库的积年猾吏的努力下。晚饭时分。一份南中军的来历资料,已经用工整的小楷抄录好,摆在了主事和郎中面前。

    &来是世宗爷派遣毛伯温大人南征安南时流散在那里的我大明官军后裔!不过是一个千户功名罢了!侈谈什么南中军!”

    &么南中军!那李某不过是一个世袭守备衔千户罢了!在兵部。却是狗也不如的功名!”

    &官同年在梁大人麾下,前日来信说起这李某之跋扈嚣张,愤恨之情溢于言表。”

    &人擅自豢养家丁,私改军制,擅造大船,私铸火炮,滥发军饷,私造铠甲火器,条条款款,都是够杀头抄家的罪名!”

    &是,一个千户所,按照祖宗制度,不过一千一百二十人,他何以一出动便三千余敢战勇士?!置于祖宗制度于何处?!”

    &下在礼部,也曾听闻南方诸多藩属哭诉陈情,言李某擅开边衅,灭国无数,祖宗留下的三宣六慰,如今也就剩下了缅甸一处!”

    类似的信息和议论,一夜之间如风一样传遍了京师官场。

    &日陛下要在华盖殿早朝,商议如何犒赏李某,诸位学兄,学生以为,对于李某这样的乱臣贼子,破坏祖宗制度之人,不杀不足以正人心!”

    &错!当效仿至圣先师杀少正卯!”

    崇祯九年八月二十三日。早朝。

    按照大明礼制,皇帝御华盖殿,文武官在鹿顶外分东西站立,鸣鞭,以次行礼。行礼结束,四品以上官进入殿内,五品以下官在原地面北站立。有事奏请的,出班,奏毕回班站立。待鸣鞭后,依次退出。

    今天早朝的议题其实早在昨晚就已经尽人皆知,讨论一下对李守汉应该如何封赏,以酬庸其战功。

    对于南中军这样一个怪物、四不像,大明朝廷上下很是头疼。

    卫所不是卫所,土司不是土司;藩镇不是藩镇,属国不是属国!

    身份不确定下来,便是献俘、祝捷等诸多仪式都无法进行。总不能让皇帝去给一个五品衔的守备去解下战袍吧?!

    当崇祯皇帝刚刚说出了这个议题的时候,御史中便有人按捺不住。

    &下,臣以为,对李某,非但不能赏,应当效仿己巳之变时处置辽东贼臣之法,诛杀之!斩其首,夺其军,用其地,封其库!”

    &鸦!”

    崇祯和温体仁等人看着这个御史义正词严的侃侃而谈,心中无不是下了这个结论。这些御史言官,都是嘴炮无敌的高手,在他们口中,只要一切按照他们的路子方针办,那就是一切都不是问题,三代之治,五代之盛,唾手可得。如果你不按照他们的方针来,那就是昏君无道。至于说执行过程中出现了问题,不好意思,那是你们对我们的理论理解不到位,执行不得力,或者说干脆就是体制问题。

    对于这些人,官场上称他们为乌鸦,意思是他们经常口中毫无遮拦的说出一些言语,而且往往都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附议!李某以一世袭千户之职,擅自练兵,擅开边衅,灭我大明属国之三宣六慰,私铸火炮,私造铠甲,滥发粮饷,私造大船,条条款款,皆是可杀罪名!”

    &附议!”

    &附议!”

    一时间。御史和礼部班次之中站出多人,要求崇祯将李某人立即正法,以正军心!

    &知书生!只知清谈误国!”

    温体仁在心中骂了一句,正欲出班回应这群乌鸦,不料却有人在他之前出班跪倒奏本。

    &下,臣愚钝,有几句话想当面请教一下几位大人。”

    &位大人,请问,以诸位大人之高见,擒拿李某。将其正法。果然不错,不知哪位大人自高奋勇,为国家除此獠?”

    &要派遣得力官员往其营中宣旨,一道诏纸下。令锦衣旗校将其拿下即可!”

    &来如此!若是他部下将士不服。该当如何处置?”

    &我有圣旨在手。大义在我,奉旨锄奸,只诛首恶胁从不问。又有何人敢于造次?!”

    &早知道大人们有如此大才,当年陛下诛杀魏阉、辽东贼臣之时,又何必如此劳神,交给诸位大人去办理就是!”

    御史们被这人一路引领,掉进了自己挖成的坑里,然后自己将自己埋了。

    坐在宝座上的崇祯心中一阵欢喜,定睛望去,正是温体仁向自己推荐的人,眼下就职为左佥都御史的薛国观。

    眼见的有着素仇东林之名的薛国观将几个东林出身的御史辩驳的哑口无言,温体仁也是面带微笑。

    &下,臣以为,方才诸位大人所说李守汉于绝域万里之外的一些作为,如与外藩开战,擅自练兵,私自铸造火炮铠甲刀枪,皆是为了在虎狼环饲之中求生而不得已为之,如月之恒人皆见之。但其一点忠心,于万里之外闻君父之危,率领一旅之师万里风波涉险前来勤王。果如诸位大人之言,将其斩于阙下,日后陛下再行诏各处土司如秦良玉者进京扈卫,又有何人敢来?”

    &况李某一到京畿地方,便获此大捷,正是陛下威德福运所致,祖宗在天之灵保佑!李某自备粮饷勤王,一战斩杀数千首级,此乃我大明扫平辽东叛逆之先兆,是我大明圣天子在位中兴有望!大明有此万里之外之忠臣良将强兵,何愁中兴?!”

    &果依照诸位大人的说法,只看到李某一些权宜做法,而妄加追究,一来寒了勤王将士之心,二来,一旦激起兵变,李某所部之兵战力强悍,且又不听朝廷节制,万一鼓噪起来,何人前去弹压?!是你,是你还是你?”

    薛国观很不客气的用手指点着几位御史,他是这些人的上司,训斥起来自然是得心应手。

    &官等是读书人,这些事情,自然是有兵部的粗鲁武夫去做。”

    几个御史嗫嚅着说出了这样的话,不料想,更是激怒了兵部的众人。

    于是,早朝变成了早市。吵闹声堪比菜市场。

    &官是供职兵部不假,但是下官身为两榜进士,位列二甲!尔是何等出身?!有何等功名?敢如此说话!?”

    &等身为言官,自当为国辨析忠奸!汝等不辨忠奸,只谈利害,恰好是和魏阉、辽东贼臣一党!”

    &獠攻伐他人,练兵铸炮,积聚粮草,难道不会是第二个老奴?须知老奴当年也是多次入贡!”

    &是!一旦此辈羽翼丰满,说不得便是第二个杨应龙、奢崇明!”

    &奴入贡,只是送些土产,可曾有一兵一卒为朝廷出力?杨应龙攻伐州县,可曾有听说李守汉攻伐州县?屠戮我大明良民?!”

    本着凡是你支持的我就要反对的原则,朝堂上分为两派,争吵不休,到了**时,几乎便要动起手。最后,还是崇祯皇帝朱由检同学喝止了这种有失体统的举动,令锦衣力士们将最先跳出来弹劾李守汉的几名御史以诬告功臣,陷君王于不义的罪名拉下去用心打!

    &臣工,有关李某的封赏之事,便由内阁、司礼监主持,会同兵部、礼部共同办理。”

    早朝到了这种程度,也就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但是,就在要宣布结束之际,又有几个御史跳了出来,要求兵部和御史共同去南中军中检点查看那些军功首级是否有杀良冒功嫌疑!

    同时宣布的还有一桩事。

    令率军北上勤王的总理卢象升,接任宣大总督,往天津将畏缩不前,畏敌如虎的前总督梁廷栋军前斩首示众!

    令李守汉与卢象升汇合后一同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