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 卢沟桥畔卢象升
    八月二十五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宛平县城外。

    在守汉眼中,这个时候的卢沟桥头还没有矗立起金弘历那手到处挥洒涂鸦的墨宝,哦,似乎他这个爱好在后来的一些国家领导人身上得到了很好的传承。守汉就记得自己在很多风景名胜处都看到过一位的题词。

    似乎那位题词的范围之广,完全可以用不挑食来形容了。

    接到了兵部送来的文书,守汉便命令炮队、辎重和那些义勇护卫着给养物资缓缓的向京城开进,自己率领二千多战兵转而向西,直奔宛平县城而来,在永定河畔扎下营寨,等候卢象升的到来。

    而宛平县的知县也是颇为伶俐,见南中军到此迎接卢总督,少不得准备下猪羊酒肉粮米准备劳军。

    &公,边马哨骑来报,卢大人的队伍已经过了朱家坟,前锋抵达长辛店,距此不远了。”

    听得黄一山的禀告,守汉将笔掷在桌案上,“营中凡是不当值的,所有会骑马的,全体上马,去迎接卢总督大人!”

    马蹄声如雷,马嘶似龙吟。

    守汉引领着部下一千五百余人,策马立于卢沟桥头,朝着西南方向,迎接着从真定府一路急行军而来的卢象升。

    远远的烟尘滚滚,有十几骑快马奔驰而来,奔到近前,正是南中军的斥候。

    &大人听闻主公在此迎候,已率领亲兵飞马赶来,距此不过数里了!”

    人们的视野里很快便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旗牌仪仗。“赐尚方宝剑”、“兵部侍郎”、“总理川陕七省军务”等一连串的头衔晃得人们眼花缭乱。官衔旗牌后面,掌旗官高举着一面大旗,红底白月光里绣着一个斗大的卢字。旗角下,新任宣大总督卢象升在一群明盔暗甲的亲兵护卫下,催动着心爱的战马五明骥如飞而来。

    在他身后,是他的亲兵首领陈安,和他的弟弟卢象观,卢象晋,卢象同等人。后面的骑兵,也大多数是他一手训练出的天雄军。

    很快。旗牌仪仗便远远的停住。向两边分开,露出中间骑着健马的卢象升等人。卢象升策马小碎步行了几步,便跳下战马向守汉这边疾步走来。

    &位想必便是运河杀伤建奴数万,斩首六千的李守汉李大人吧?”

    卢象升一眼便确定被众人众星捧月一般立于马队前列的李守汉。

    &是守汉。大人二字却是愧不敢当。朝中诸人眼中。李某只是一个区区的五品衔世袭守备千户而已。不值得大人二字。”

    听得守汉这话。卢象升便知南中军上下定是怨气冲天,否则,以李守汉一军统帅的身份。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便在这一瞬间,守汉也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位便是后世的那许多历史发明家都不敢随便诋毁的人物。卢象升与李守汉年纪相仿,都是三十多岁,而卢象升正是一个标准的江南读书人的形象,白皙清瘦。

    守汉有些奇怪,这样一副身躯里,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量,史书上可是记载他力大无比,武艺超群,能够将一柄七十斤重的大刀挥舞如飞,更难得的是以进士的功名出身,却是练出了一支让高迎祥、张献忠和眼下还在西北流窜的闯将李自成以及以后的八旗满洲兵都付出了巨大代价的天雄军来。能够与将士同甘共苦,一起冲锋陷阵,当真算得上是奇人、牛人!

    而卢象升一双眼睛也打量着这个一举成名天地动的李守汉。可能是因为对于卢象升的到来表示尊重,他特意穿着一件胸甲,里面是窄袖排扣对襟的军服,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的袖口上没有那些星星和黄色红色的布条。头上戴着一顶细布制成的**一统帽,想来是为了戴铁盔时使用的。

    身后的一千余骑兵,则是各个顶盔掼甲,牵着战马立于道路两旁。那马匹喂养的颇为肥壮,与普遍个子矮小的南中军士兵站在一处,显得有些不太协调。

    而他的亲将陈安和几个弟弟,则是被南中军的军容吸引,无论那些一望便可以判定是上等战马的马匹,还是士卒身上的盔甲手上的刀枪,都无声的说明了这支军队能够给建奴前所未有的杀伤,绝对不是浪得虚名。更为令人惊叹的是,卢象升的手下们一向自诩天雄军是天下精兵,但是,列队时往往队伍中嬉笑说话声不绝。而面前的一千余南中军兵士,除了偶尔有战马嘶鸣一两声以外,竟然是鸦雀无声,如果不是这些人眼睛随着卢象升和李守汉的步伐移动的话,当真以为这是一群泥塑木偶。

    三军甲马不知数,疑是银山动地来。

    短短的一段路,让卢象升脑海里突然涌现出前人的这句诗。

    当年以为戚少保练戚家军便已是天下精兵,想不到,精兵之外更有精兵。

    &大人,这是我军营房,贵部营房我已命人安排,饮食帐篷草料等事,便请贵部下这些日子暂且委屈一下,交给守汉办理供应便是。”

    卢象升和李守汉刚刚走进大营的辕门,听守汉为他指点天雄军和他亲兵的扎营处。顺着守汉的手指,沿着永定河与宛平县城之间的空地上,已经扎下了一座大营。一条甬路横亘其中,想来便是两军的分界。路南的空地上,已经矗立起数百顶帐篷,不时有辅兵模样的人进进出出的忙碌。想来是完善一些细节。

    &李大人实在是太客气了。”

    要是别人如此对待卢象升,少不得会被他和他手下人在心里认为是有意巴结,但是,眼前这位李守汉有什么要求一个还没有来得及上任的宣大总督的?

    倒是亲将陈安,心里低声骂了一句。“辣块妈妈的!这么多的帐篷,这么多的家丁战马,当真是能够搜刮!”

    众人还没有来得及仔细观察这座大营,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凄厉的喊声。

    &大人!救命啊!”

    &命啊!卢大人!”

    &官是兵部郎中,大人请您救我等一救!”

    在南中军一侧的营地中,几根木桩上捆绑着几个身着官员袍服的人,二十几个从人亲兵模样的人在木桩周围跪了一地。

    周围有十几个南中军手中或是枪杆、或是铳托,不时的在这些人抽打殴击。

    &汉兄,这是?”

    &几个人自称是兵部的郎中和御史台的御史,到通州我的大营中查验首级。”

    &大人。下官等人是奉了圣旨到李大人营中检验军功首级的啊!却被李将军无辜捆绑殴打。请大人为属下做主啊!”

    因为卢象升挂着兵部侍郎头衔,也算得上是这几个兵部官员的上司,面对此事,他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也好为守汉铺一个下台阶。

    &底是为了何事?!”

    语调中虽然平和。但却透着一丝威严。

    &大人。这群贼厮鸟到了我军通州大营,恰好我家主公到了宛平迎接您,这群鸟人便在营中肆意妄为。又是说我军缴获的军器骡马应该上缴,又是说我们斩获的首级不是真奴,应该是属于杀良冒功。而且还侮辱我军战死者的棺木,之后还勒索贿赂,辎重营的兄弟们做不得主,便请他们到此与我家主公面议。不想到此之后,此等蠹虫更是变本加厉,竟然要我家主公以下属之礼在营门外跪拜迎接。并且每人至少要二百两白银的孝敬。”

    &话!某家便是官职再小,也是五品官身,你们不过是区区六品,也敢要老子跪你?!”在一旁的守汉待王宝说完了前因之后,冷冷的开了口。“某家便令手下士卒,将这几个为首的蠹虫在此枷号示众,以儆效尤。侮辱我没关系,不能侮辱我军战死的英灵,不能用我军的战绩来向我讨要贿赂!”

    &是!想要钱的话,让你老婆女儿来陪老子睡一晚,老子有银元给你!”

    几个士兵挥起手中的枪杆作势还要抽打,被黄一山以眼神制止。

    卢象升等人心中雪亮,对于此事的来由也是猜出了七八分。

    自从土木之变后,大明权力格局中文官、武将、勋贵三足鼎立的局面被打破,逐渐形成了以文官一家独大的局面,再加上财政的每况愈下,手中握有粮饷大权的文官们,便更是对武将们颐指气使,呼来喝去,犹如家仆奴隶一般。便是一个六七品的管粮小官,也敢昂然接受二品总兵的跪拜叩头之礼。

    大明军中虚报战功,杀良冒功是常有,这些兵部郎中、主事、御史们想来是按照常理来猜度,认为即使南中军当真是斩获了为数高达六千的清兵首级,其中也少不得有用妇人或是大明百姓的头颅剃发后冒充,如果查将出来,正好可以狠狠地敲上南中军一笔孝敬,每颗首级先看辫发,再看脸面,最后看牙口,还对着太阳左照右照,仔细琢磨。没想到验了一颗是真奴,验了又一颗还是真奴,御史大人们便开始鸡蛋里挑骨头起来,但是这样的招数用在别人身上自然是无往而不胜,但是用在这位爷身上,于是便悲剧了。

    &有此事?”

    &仅是如此,这几位兵部的大人,见某家不肯屈膝,便出言威胁,扬言如果不肯奉上银钱的话,一来我军战功未必能够被确认,二来,粮饷供应更是一文也无。笑话!老子八千里路赶来勤王,可曾吃过你们一粒米?用过你们一文钱?!你们那掺了三成砂石的军粮,还是留着自己吃吧!”

    守汉的话,激起了天雄军众人的共鸣,对于这些胥吏蠹虫,他们也是恨之入骨,流血流汗在战阵上拼死拼活,获得的军功还有被他们从中勒索,七折八扣的。众人望着兵部等人的眼神中便是满都是幸灾乐祸的神色。

    卢象升咳嗽一声,“李大人。此辈众人做事的确有些不妥,卢某也会上疏弹劾。但是,他们毕竟是身负皇命,如此对待,也是欠妥。不如将他们打发回京,待了了天津的公事后,我定然会禀明天子,还老兄一个公道。如何?”

    卢象升开了口,守汉自然闻弦歌而知雅意,示意士兵将那群人绳索解开。

    &辱斯文。有辱体面。。。。”

    &官身为御史。一向官清如水,今天却遭到如此非礼毒打,回京之后一定要具本弹劾你这粗鄙武夫!”

    有道是肉烂嘴不烂,有卢象升在这里。李守汉当然不会再令人将他们捆绑吊打。这群人自然要在嘴上把场面找回了。

    &住他们!”

    一声令下。十几个长枪兵横住手中枪杆,拦住了这群人的去路。一旁的兵士们也都是抽刀在手,只待守汉一声令下。

    见又一次祸从口出。这群方才还以铁骨御史自命的,顿时瘫软在地。

    &官清如水?你是铁面御史?”

    守汉弯下腰,嘴角露出狞笑。

    &日梁廷栋勒索于我,我告诉他,让他当心,莫要项上餐刀,今日卢大人与我便要去取他的人头以正国法。你们这群清官,要当心以后镇抚司的夹棍!要是在那东西面前还是清官,我佩服你的骨头!”

    &

    一头雾水的御史和郎中们被南中军赶出辕门。

    &兄,什么镇抚司,夹棍?”

    卢象升低声向守汉询问。

    &什么,一些威胁恐吓之言罢了。”

    守汉暗道,难道我会告诉你,李自成进京成立了比饷镇抚司,制造了三千副夹棍,从这些官员身上拷掠出无数银两?

    &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尺楼;一万年来谁著史,八千里外欲封侯;出山志在登鳌顶,何日身才入凤池;倘无驷马高车日,誓不重回故里车;即今馆阁须才日,是我热血报国时;马是出群休恋栈,燕辞故垒更图新;遍交海内知名士,去访京师有道人。”

    在守汉的大帐中,卢象升饶有兴趣的捡起书案上一张信笺,上面是守汉用歪七扭八的毛笔字写成的一首七言,正是他很无耻的再度剽窃的作品。不过,这回被剽窃的是李鸿章李中堂。

    &句中意境不错,可谓豪气冲天,只可惜功名利禄的味道过于重了些。”在卢象升这样的进士面前,守汉剽窃的这首诗自然难以入法眼。

    可是,在守汉的浓情厚意面前,卢象升却又不好为守汉指摘词句。

    刚一安顿下来,南中军的辅兵便将烧好的热菜热饭送来,成桶的米饭,烙好的大饼,泛着香气的炖肉和炖鱼,让天雄军的士兵们眼睛放光。

    连战马的草料都铡的细细的摆放在马槽内,这番情谊,让卢象升如何能够开口为守汉指出诗词这种微末之处的不足来?

    在这种心情之下,卢象升手下诸将便在守汉的大帐之中,与南中军麾下众将一道用起晚饭来。

    出乎卢象升和他几个弟弟和陈安等人的想法,既然是普通士卒都是米饭管够,炖肉汤一大碗,如此豪奢的军营晚饭,那么身为主帅的李守汉请客,该当是何等席面?

    但是,晚饭摆上,却大出卢象升等人的意外。

    同外面的饭食相比,并无二致。稍有不同的是,做得精细了些,而且不受限制,可以任意取食。

    这一点倒是令卢象升等人大为赞赏。

    本身天雄军便是以亲属朋友师生等诸多社会关系为纽带组建而成,很是类似于后世的湘淮军。而且卢象升本人也是能够做到以身作则,真正做到了军炊未办将不言饥。在南方与农民军作战之时曾经有过三天断粮的事,他便率先垂范,同士卒一道挨饿,这样的事情,那些明军将领,什么贺人龙左良玉曹变蛟等辈,却是万万做不到的。

    更不要提那位从赤贫到广东富豪的辽东督师了。

    卢象升的弟弟卢象观放下饭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自从北上以来,这是吃得最好、最舒服的一顿饭了。”

    一旁的卢象晋,卢象同也是点头称是。

    卢象升的亲兵头目陈安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对面南中军将领们身上的胸甲,再低头看看盘子里、碗里的肉和米饭欲言又止。

    &大人不要见怪,下官的这群部下,跟着下官风里雨里,水里火里的出没,也是被卢某人骄纵的不像话了。”

    守汉抬头在帐中天雄军将领们身上打量了一圈,这些人一个个都是面带风霜之色,身上的甲胄也大多黯旧,看得出来,卢象升这支一手练出来的嫡系精兵供应状况不是很好,从帐外传进来外面一阵阵疯狂的咀嚼吞咽声,也从另外一个方向说明了这点。

    唉!守汉悄悄的叹了一口气。

    低声唤过王宝,低低的声音在他耳边吩咐了几句,王宝领命出帐而去。

    宴席中,卢象升部下中又有人称赞起南中军的赫赫战功,守汉倒也是笑着将这些夸赞之词一一笑纳了。

    不过,一旁的黄一山、唐换、高六等人,倒是一个劲的暗中着急,他们从天雄军军官几乎是冒着火的眼睛里预感到这些人内心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