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一个没卵子的领着一群没卵子的
    &人都以为我南中军对建奴作战,之所以能够获胜,完全是依靠坚甲利兵。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其实这只是一个条件而已,虽然器利,也要兵精。否则,再好的盔甲器械,也是只能起到资敌的作用。”

    听了这番话,卢象升不住的点头称是。众人都是从血火中拼杀过来的,亲眼见到官军的装备是如何去到那些流寇手里的。

    &过,如果是精兵,再配以利器的话,那便是如虎添翼了。”

    &么,李大人打算卖些盔甲刀枪给我?老实说,我也很想将部下这群小子都换上贵军这样的装备,价钱我也打听过,一套盔甲一百五十两白银,一柄长刀十五两白银,一根枪头十二两白银;大佛郎机八千两白银一门,奉送十发子药,是也不是?奈何卢某手中无钱啊!只能等到就任宣大之后再行想法筹措了。”

    守汉端起一杯茶,递给卢象升。

    &颁布的军法,行军作战期间,非特许不得饮酒。便以茶代酒了>

    二人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

    &如总督大人所言,日后如果是宣大卢大人要用南中军的盔甲器械,便请到京师朝阳门外的隆盛行,那里有我军的武备出售。不过,眼下建奴在京畿横行,贵我两军此去天津,如果兵甲不足,少不得会被人有轻视之心。”

    守汉说到这里,卢象升也是心中黯然不由得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皇帝派他去天津做的事情,便是要在数万宣大军面前将前任总督斩首。如果没有强大的武备力量进行弹压。说不定梁廷栋的家丁亲兵督标营,就有可能当场哗变。一旦哗变,数万人鼓噪起来,这事情可是不好收场!

    从帐外传来了一阵喧哗之声,声音越来越大,近乎于吵嚷起来。

    &安,出去看看,外头是怎么了?!”

    &大人,不必了,是我让人运了些东西过来。可能是贵部的兄弟们看到了。咱们也一起到帐外去看看吧>

    带着一丝疑惑和莫大的期许。卢象升带着几个弟弟和一群部下出得帐来。

    帐外,在灯火之下,将营地中间的空地照得亮如白昼一般。

    空地前,王宝领人将一个个巨大的布袋子打开。将内中的物品取出。

    盔甲!都是一件件一套套打造的十分精良的盔甲!

    &来应该将我军中的铠甲相赠。但是来得匆忙。数量实在不足,只好将军中收藏的这数百套鞑子的重甲相赠,也算是聊胜于无。”

    原来是缴获的建奴盔甲!陈安跑上去仔细的看了看。一副一副的都是打造的十分精细坚固的上等好甲,只是在一些位置上有枪刺铳轰的痕迹,不过也无大碍。命军中铁匠稍加修改就是了。

    &共四百件,请卢大人赏收!”

    &个?!也罢!都是为国出力!卢某便厚颜了!待卢某就任宣大后,再行补报!”

    &大人就任宣大,辖区内需要的各类物品,都可以到隆盛行去价购!”

    &一言为定!”

    崇祯九年八月二十八日,宣大总督卢象升奉皇命往天津宣大军驻地颁旨,以守汉为副。二人兵马四千急行军三日抵达,驰入军中,诸军皆不敢动。

    前任宣大总督梁廷栋自知罪孽深重,日日服食大黄只求一死。

    &说过,你一定会死的很惨。”

    守汉狞笑着看着眼前这个脸如灰瓦的前总督,转过头看了看手捧圣旨的卢象升。“大人,圣旨上说的大辟是什么刑法?”

    &首!”卢象升身后一身鞑子盔甲改造版的陈安也是一副嗜血的笑容。

    &出去!依照圣旨办理!令宣大诸军千总以上将领观刑!”

    两名南中军的辅兵挥起手中的长刀一刀过去,将梁廷栋的脖颈砍断,鲜血从断口处喷涌而出。但,因为未曾一刀两断,梁廷栋却一时未死,只是痛苦的在地上翻滚着,仿佛一只被宰杀的鸡一样,努力挣扎着,但却无可奈何。

    倒是卢象升有些不忍了,“算了,莫要让他遭受这份罪了,送他上路吧!”

    &人!这厮,身负皇命,不思奋身杀敌报效国家,坐拥数万雄兵,畏缩不前,忍看京畿百姓遭受兵火涂炭,那些被建奴所杀之百姓,死状比他要惨得多!今日之刑,非是李某为泄私愤,实为京畿百姓讨回一点公道!”

    守汉的眼睛扫视了一圈在刑场上观刑的宣大军军官们,方才的这一幕,已经吓得有些人几乎要尿了裤子,见这位阎王又开始在人群中不怀好意的来回打量,不由得都是心中一凛。

    两名辅兵在梁廷栋享受完了人生最后一段旅程之后,终于挥刀斩下了他的头颅,高高的用长枪刺在枪尖,挑起来让众人观赏一番。

    一个宣大总督,因为作战不力畏缩不前,就这样被斩首了,还是活活的疼死了。这样的处罚令军官和将领们都是不寒而栗。

    大棒子打完了,下面该胡萝卜上场了。

    &奴在京京畿劫掠,眼下正欲出关回窜老巢,本督决定,率领尔等往而截击,为朝廷立功,为民众复仇。尔等可愿意前往?”

    哪个敢说不愿意?可是想想建奴的狂暴野蛮,将领们又是心中惴惴。

    &某不才,愿意引所部为前锋,不知哪位将军愿意一道前去?愿意随李某前往者,斩首军功,某家愿意与将军分享!并有自家盔甲刀枪相赠!”

    &啦啦!”一片甲胄声响。

    面对着守汉的开口相邀,这些将领们比听到卢象升的军令还要激动,齐齐的向前请战。要与南中军一道并肩杀敌!

    因为天津濒临海边,守汉的船队就在泥沽,命人到船上取来了二百套铠甲刀枪,摆在了宣大军的面前。

    &督今日便借花献佛,凡有勇将猛士斩杀建奴披甲兵者,除朝廷军功赏赐外,本督另有南中军李将军精制铠甲一套相赠,以筹军功!”

    在巨大的物质诱惑面前,宣大军气焰高涨,何况为先锋的是战斗力强悍无匹的南中?这一仗。有赚无赔!数万人马如狂风一般直奔迁安、遵化一线而去。

    就在梁廷栋被处斩的当日。得知消灭自己两个甲喇又一个牛录的那支部队情况的阿济格,命令建奴大队开始自迁安、遵化一带的建昌、清水明月关(就是现在迁安冷口,冷口这个名字还是到了清代麻子时期才有的。)出关。

    清军悍将谭泰等人设伏击败三屯营明军,出关道上。竟然是无人再敢拦阻!

    高起潜在冷口关头拥兵数万。坐视建奴绵延数十里大队如蜂如蚁从关下穿行而过。竟无一箭一炮击敌!

    阿济格见状,更是变本加厉的羞辱关上明军。以精锐骑兵为前队,皆鲜衣怒马。嬉笑奏乐从关下经过。更令人做了数百面木牌,上数四个大字,“各官免送!”或是命骑兵高高举起,或是令人插在路旁。

    将在京畿地区掠来的美女浓妆艳抹之后,或是安置于马上,或是令其坐在车上拨弄乐器。马上的建奴笑逐颜开,车上的女子哭声不绝。

    然而关上的明军却是毫无动静。

    每日里只是看着建奴的包衣阿哈在关下耀武耀威的将那些为大明种地打粮交租缴税的农夫、善于制造各种器具的工匠、懂得治病救人的郎中、还有一些读书人如同牲畜一般驱赶着押运出关,成为“我大清”的战争潜力,为下一次进关抢劫奠定更加坚实的基础。

    连续过了三天,终于在建奴队伍当中传来了一个噩耗。

    &河边上和我们作战的那股蛮子军队追上来了!带着几万宣大军追杀上来了!”

    &到了建昌营了!”

    &子们带着披甲兵都走了,就剩下我们了!快走!”

    一时间建奴队伍中人心浮动。

    然后,当守汉与卢象升派遣入城与高起潜联络的信使回到二人面前时,垂头丧气的表情让轻骑追赶数百里的他们心中猛地向下一坠。

    &监军说,宣大军和南中军都是国家精锐,不可于野地浪战中消耗。日前接到朝廷旨意,命我等速速回师护卫京畿!”

    &的!什么狗屁旨意!老子们将这股建奴消灭在关内,便是最好的护卫京畿!”陈安拔出腰刀狠狠的斩在路旁巨石上,刀砍处火星四迸。

    &管他!追上去!咬下一口是一口!”

    李守汉咬着牙拒绝接受这道乱命。

    从前敌斥候哨探回来的敌情上看,建奴入关兵马约有八万有余,劫掠人口牲畜十余万,资财粮米无数,且阿济格又将精锐战兵置于前部,后面留下的大多是些战力不强的牛录,或是包衣阿哈等辈看守。

    在宣大军眼中,这无疑就是一块烤的肥嫩冒油的牛肉!

    &臣,某家决定率师轻骑追杀,能够干掉多少建奴就干掉多少!夺回的人口财物,首级军功,皆交给督臣处置!儿郎们!随我来!”

    一声长啸,数百骑兵卷地而动。

    紧随而来的,却是卢象升的数百名天雄军亲兵。

    为首的正是他的两个弟弟和亲将陈安。

    &兄说了,不能与贵军并肩作战已经是他的大遗憾了,此战如果我军再不出力,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

    千余骑兵在前猛追,尾随其后的则是南中军中那些骑马的步兵,咬着牙紧紧跟随。

    &人,我们怎么办?是跟着追还是听朝廷旨意?!”

    一名宣大军的千总闷了半晌方才壮着胆子询问自己的上司游击大人。

    &话!咱也是有卵子的!怎么能和关上那群没卵子的货色比,追!要想升官发财就给老子追!”

    &是,要是朝廷怪罪下来。。。。。”

    &罪个屁!不打仗的都没事。老子杀贼奴倒有罪了?!再说,你见到那个狗屁的旨意了吗?!”

    数万宣大军便在后面一路狂奔而来。

    凤凰山上清水明月关,十二峰上皆有堡。

    很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关墙下,南中军骑兵冲进看押俘虏辎重的牛录中,以如墙队列将三五零散的建奴从马上斩落下来,后面的天雄军往来冲杀,拾遗补缺,将一个个躲藏在角落里车仗后的建奴揪出来杀死。

    而关墙上,身为监督天下兵马的监军太监高起潜,却在手下将领强烈要求出关杀奴的情形之下。请出了尚方宝剑。

    &敢妄言出战者>

    关下,十几名近卫死死的护住李守汉,防止有建奴对主公不利,引发不测。

    &

    守汉挥动手中宝刀。将绑在松柏上的一面墨迹淋漓的木牌凌空斩了下来。“去。找一个还没死的建奴过来!”

    沾着那濒死建奴的鲜血,守汉在写着各官免送字样的背面,写下了两行字。

    &插到关前,算是咱们走的时候给这里的官军留个话!”

    &个没卵子的领着一群没卵子的!”

    建昌清水明月关一战,南中军与宣大军合力,轻骑追杀二百余里。斩杀建奴后卫一部二百余级,夺回人口八千余,辎重财物若干。

    虽然斩杀的建奴大多数是身上只有一件镶铁棉甲或者未镶铁棉甲的轻甲和包衣阿哈之类,但是对于宣大军来说,却是主动出击追击数百里获得的战果,对于军心士气的影响自不必说。

    何况,还有那缴获的数千匹骡马、千余辆大车,上面都是满载着各类财货,金银布匹自不必说,顶不济的还是一袋袋的粮米。按照大明制度,战场缴获都归作战部队所有。

    一时间宣大军上下欢呼雀跃。

    关上的高起潜却是眼里满是凶光。

    他拔出身旁小太监手中捧着的尚方宝剑,挥剑将那块两面都写有嘲讽他和他的部队词语的木牌斩为两块。

    &象升!李守汉!”

    &李大人,你今番得罪了高监军了。”

    回师的路上,卢象升忍不住提醒了守汉一句。

    他也听弟弟和亲将说了守汉立在关下那块牌子的事情,这不是等于当着和尚骂贼秃一样?特别是像高起潜这样的鼠辈小人,一向都是以心胸狭窄著称,见李守汉如此桀骜不驯,岂不是小鞋一双接着一双的丢过来?

    &臣,莫要说我,您又何尝不是如此?”

    与卢象升并辔而行的李守汉满不在乎的调侃着卢象升。

    &得罪了这头阉货没事,大不了这趟勤王白跑一趟,回南中去依旧可以称王称霸,可是,大人您可是要多加提防此人!”

    对于高起潜如何使阴招陷害卢象升,守汉可是在姚老先生的李自成里了解的一清二楚,先是分兵,将受命总督天下兵马的卢象升手下的兵马分走了一大半,还都是号称能打的关宁军。之后又和杨嗣昌配合默契,再度分兵,只给卢象升留下了五千人马。卢象升便率领着这五千无粮无饷的士卒,先战定州,再战巨鹿,迎战建奴进关的主力部队。就连野猪皮的子孙们编写的明史里,都不得不称赞卢象升战死时的英烈。

    稳坐在五明骥上的卢象升,听得此言不由得身体微微晃动了一下,“唉!下官以孑然一身,独处大风波患难之中,万死一生,为朝廷受任讨贼之事。海内竟无一人同心应手者,今日与东奴作战,同僚之中,竟有不发一矢杀贼,而厚颜向卢某讨要战功者!此辈虚谈横议之徒,坐啸画诺之辈,望恩修怨,挟忿忌功,胸鲜隙明,喙长三尺,动辄含沙而射,不杀不休。若非圣天子明察贤奸,任人不贰,则卢某已早毙于刀锯鼎镬之下矣。”

    守汉听得很清楚,心中也是明白的很,卢象升所说的这些话,矛头所向便是朝中大佬们和身后的那位高起潜公公。就在宣大军和南中军组织打扫战场,收捡财物首级之时,高起潜居然厚颜无耻的派人送来书信,邀请卢象升入关,“会商向京师报捷之事。”信使的话语里,这位高公公的意思是要卢象升将主要功劳让给他。报功也是以他为主向崇祯皇帝奏报。

    &某不敢欺君。”卢象升不软不硬的一句话便将高公公噎得直翻白眼。

    守汉转过头去,往往身后浩浩荡荡的回师北京的大队人马,远处长城的烽火台、城墙隐约在山间林木中依稀可见。

    &口,长城,这段长城,见了多少英雄好汉抵御外侮,也有多少汉奸鼠辈在此压制热血男儿!从眼前的高起潜,到后来的何应钦,那个不是外族入侵者的英雄?!”

    大军沿着来路,护送着解救出的近万难民,先到天津安置,按照卢象升与李守汉达成的默契,缴获的骡马粮米布匹车辆归宣大军,金银等物除了犒赏各军之外,便是作为购买南中军备的价款。至于那些人口,全数交给守汉处置,如今大明各处不是饥荒就是兵灾,能够有一个安稳的地方吃饭、生活,想来也是这些人的福分。

    &样也好,民从贼,多起于饥寒;兵从贼,多缘于缺饷。”和农民军作战多年,对于这支武装力量的形成和发展心知肚明的卢象升看着进入难民营安置的难民也是无奈的点点头。

    &比被建奴掠去,流转于沟壑强!”

    &人说得不错,眼下流贼遍地,侈言剿灭,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要想从根本上解决,只有一个办法。”

    一面接受难民,一面安排水师做好转运计划,守汉还忙里偷闲的同卢象升就如何最终解决流寇的问题进行了交流。

    &贼的根本,还在于要让民众可以有活路。没有活路,贼会越剿越多,日子过得好,哪个见了鬼的才会去做流寇?!”

    &弟一路所说在南中所作所为,正好与卢某心中所思所想暗合,正所谓酌缓征之宜以延民命,勤修废之役以奠民居,通山泽之利以济民穷,戢刁告之风以降民害,禁差拘之拢以安民生,广招垦之术以裕民养,恤行户之苦以资民用,严驿递之归以苏民困。如果可能,少不得要在宣大推行一二。”

    &见其成!”

    九月八日,清武英郡王阿济格奏捷,其军直入长城,过保定,至安州,克十二城,凡五十六战皆捷,俘人畜十七万余,生擒明总兵巢丕昌。

    九月九日,宣大总督卢象升引军还,大军驻扎于京师城外,自广渠门至安定门营帐连绵十余里。

    守汉率南中军驻扎于朝阳门外通惠河畔。

    九月十日,卢象升奉旨进宫,崇祯于平台(也就是如今故宫保和殿的右后门,明代称为建极殿)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