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 犒军,试炮,赠表字
    沿着通惠河聚集了几万来看热闹的百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天子遣人来犒赏得胜之师,这是多少年未曾见过的事情,能够得见这样的幸事,日后便是吹牛说闲话时也是有的聊。

    按照大明会典,这样的活动是有一整套流程的。

    不过,守汉没有那么做。

    南中军全体将士在营门内外分列开来,一律都是身着擦拭的光亮如新的铠甲,内衬浆洗的十分挺括的军服,一个个挺胸昂头傲然屹立。

    看着这群精悍强壮的战士,围观的京城百姓不住的指指点点议论。

    大约是上午十点左右,大队的神机营、五军营、三千营兵马从朝阳门内涌出,沿着道路列队,之后是一队锦衣旗校策马冲出。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在围观百姓眼中,虽然京营兵马一样的衣甲鲜明,身材魁梧,但是却是在精气神上差了那么一些,没有那种威风和杀气。

    被一队锦衣旗校马队簇拥着的正是此番奉旨前来犒赏南中军的司礼监太监王承恩,和内阁派出的代表薛国观。

    早有顺天府派出的衙役在道路两旁维持秩序,另有两名礼部和顺天府的官员在此教授守汉相应的礼节。

    &大人,天使到了,应该奏乐鸣炮了。”

    &鸣炮!奏乐!”

    炮队早就将二十门大佛郎机准备妥当,分列在队伍的东西两侧。炮手们整齐划一的将药包塞进炮膛,点燃了信管。

    &轰轰!轰!”二十门大炮齐声作响。一连串的炮声将三千营和锦衣旗校的坐骑惊吓的咴咴乱叫。

    那些三千营的骑兵们努力的控制着胯下的战马,费了好大的一番力气才没有从马背上掉下去,不过,方才那股奔腾跳跃的气势却被这炮声搞得荡然无存。

    &粪蛋子!外面光,里面草!”

    几个义勇不屑的低声议论。

    听得火炮响了三轮,眼前又见南中军队列前摆列着香案供桌等物,两班细乐在香案两旁吹奏起来,王承恩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仿佛整个人都变得阳光灿烂起来。

    &公。南中军久在蛮夷之地,这鸣炮之礼。应该是他们最高规格的礼节了。”薛国观也是存心为南中军说好话。已经从宫里传出消息,因为那日他为南中军辩驳,使得皇帝对他的好感大增,说不定入阁拜相之事就在眼前。

    &李守汉。谨带领南中军入京勤王全体将士。恭迎天使!”

    &礼!”

    王宝一声高呼。抽出腰间佩刀,迎风一挥,恰如空中打了一道闪电。

    随着这一声口令。分列两旁的长枪兵将手中长矛齐齐举起,仿佛平地中生出一片枪林一般。而刀盾兵则是左手擎着盾牌,右手高举长刀,煞是威风。

    这严格整齐的军阵,令王承恩这样久居深宫的宦官、薛国观这种文官,也是一望便知此乃精锐之兵,绝非身后京营的那些样子货。

    只有那八百火铳兵组成的八个方队只是将手中火铳举起斜斜的指向半空,不知道他们要做些甚么。

    看到这个阵势,三千营的官兵们很是识相的翻身下马,唯恐一会再出现方才那种差点现眼的事情。

    四名南中军的亲兵一路小跑来到王承恩、薛国观的面前,单腿跪下行礼后,高声吟诵“标下等前来迎接天使!为天使牵马导引!”

    王承恩微微点头,四名亲兵小跑上前拉住了王承恩和薛国观二人的乘马辔头。

    事实证明,王承恩这个举动是很英明的。

    随着他向南中军大营的行进步伐,八个火铳兵方队开始依次施放火铳。连绵不绝的火铳声将随他前来的京营军官们震得眼皮直跳,脸色苍白。谁都知道南中军火器犀利,但是没有想到竟然犀利至此!敢于在天使来临之时,对空鸣放空铳,以充当军礼。

    如果不是两名亲兵死死的拉住了王承恩胯下的乘马,只怕王公公这匹平日里十分温顺的马儿也会被惊吓的四处乱窜。

    &守汉!接旨!”

    王承恩站在香案后,从身旁一名锦衣卫百户手中取过一个黄绸包裹的锦盒,内中一个朱漆描金盘龙匣子,他从匣内小心翼翼取出以黄绫暗龙封套的圣旨,高声唱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奴贼祸国,百姓涂炭。凡我臣民无不切齿,今闻卿率领勤王兵马奋力杀贼,河西之捷,朕心甚喜甚慰。今擢升李守汉为二品金吾将军,荫长子锦衣卫千户。妻李颜氏为二品诰命夫人,平妻李富氏、李黎氏三人为三品淑人!赏内帑银三万两,并御马五十匹、太仆马五百匹以为军用。。。。。并遣右副都御史薛国观、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前往代朕犒赏三军。”

    &富氏姐妹,便是美珊和诗琳姐妹,因为一时想不起她们的汉姓是什么,于是便随手拈来一个。好在富氏也是在汉姓里有的,守汉这么做,倒也没有引起礼部官员多少疑问。反而因为他能够迎娶一对姐妹花做妾而有点羡慕。)

    听他念完,守汉叩头谢恩。

    &李守汉,谢恩!吾皇万岁!万万岁!”

    &岁!万万岁!”

    队伍中爆发出如雷也似的呐喊声。

    为了笼络守汉,崇祯也是颇为下了一番心思,除了打破平妻只能有两个的常规,将三品淑人的诰命封给了美珊、诗琳和黎慕华三人之外,还另赐下蟒袍玉带,那蟒服上有五爪龙纹,与皇帝所穿龙衮服极为相似,这也是一时极大的荣宠了。

    在交接完圣旨和诸般赏赐之物后,守汉上前拉住了王承恩与薛国观的手。“公公与大人一路辛苦,守汉设下薄酒,还望二位莫要推辞。”

    &吾将军客气了,咱家正要与将军多多亲近。”

    &官要做执金吾,本官今日正要叨扰金吾将军一杯喜酒。”

    &二位到守汉大帐中歇息,守汉另有心意奉上。”

    守汉的大帐中,已然摆好了三桌酒席,依旧是海味席,不过,要比招呼兵部、司礼监众人的规格高出不知多少。

    帐外。传来了一阵阵的歌声。和京营将士的喧嚣叫骂声,交织在一起,显得极为不和谐。

    &看看怎么回事?”

    王承恩皱皱眉头,示意身旁的得力太监前往弹压。

    片刻后。那太监回来。

    &公公。外面是五军营、神机营、三千营的将士。因为,因为,”竟然是一时语塞。

    &为什么?”

    &为金吾将军赏赐了酒肉饭食。众人争抢,故而彼此谩骂。”

    原来如此。帐内众人这才神色稍缓。

    &群没出息的东西,回去之后,咱家要好生的调理他们!”

    &正飘飘,马正萧萧,枪在肩,刀在腰,热血似狂潮,好男儿报国在今朝。

    快奋起,莫作懦夫谣;快团结,莫贻散沙嘲。田园破碎,祸在眉梢,要生存,须把头颅抛!挽沉沦,全仗吾同袍。戴天仇怎不报?不斩仇敌恨不消!”

    &蓝的天空,清清的河水,唉耶,绿色的农田,这是我的家,唉耶。咿呀的水车,洁白的风帆,唉耶,还有你,我的姑娘。。。”

    薛国观侧耳听了一阵南中军所唱的歌词,不由得为之击节赞叹,“罢了!能够教士卒吟唱如此之豪气歌谣,告知若辈忠君爱国。金吾将军此举,正合圣人教化之润物细无声之理!”

    守汉笑了笑,“这也不算什么,一时编写歌谣,命士兵传唱,一来可以提振士气,二来可以让他们明白些道理。”

    说话间,几名亲兵手中捧着红色木盘来到王承恩与薛国观桌前。

    &中荒僻,物产不丰,无以别物相赠,区区一些土产,聊表心意。望二位莫要推托。”

    王承恩和薛国观心中暗自冷笑,你个土包子!别看你能够打败建奴,要说天下的奇珍异宝珍奇金银,咱们还能被你比下去?不过,有这份心意就是好的!

    一个小太监伸手接过那木盘,立刻哎呦了一声,几乎将木盘扬手而出。

    有人接过木盘,狠狠的瞪了那小太监一眼,对他方才的失态行为表示了强烈不满。木盘里,一份礼单之外,另有几个锦囊。

    &宝石十枚,翡翠十块,祖母绿十块。三尺长象牙两对。金币二十枚。”

    王承恩随手拿过一只锦囊,入手登时便觉得颇为沉重,解开锦囊口上的丝绦,几枚金币从袋口滑出。取了一枚在手,掂了掂,虽然不是上好赤金,但是从成色上看,应该也有七八成上下,一枚怕不是有一两多?这二十枚就要有将近三十两金子,单单是这些金币就是值三四百两银子,至于那些宝石之类,更是无法估价。

    礼单中另外夹着一张印制的极其精美的纸票。“见票给付上等粳米一千石。”正是隆盛行发的米票。

    饶是王承恩、薛国观二人都是见过世面的人物,但是这份礼物也是令他们颇为惊讶了。薛国观,在历史上更有贪财好货之名,对于各类财物的价格、市值颇为清楚,粗粗的一算,自己面前这些东西,便可以在京师换至少一万两白银!单单这一张米票,便是价值数千两之多!

    &金吾将军一番美意,咱家就厚颜愧领了!”

    &后还要有劳公公成全!”

    &说!好说!”

    那边的薛国观也是举杯示意,三人把酒言欢,席间少不得推杯换盏。

    宴罢,王承恩乘着几分酒兴,要看看南中军的操演,并且还一再声明,咱家只看火器。

    &就请公公看看炮队的操演吧!”

    “。。。。迎头斜风斩,追击要滑刀,同行就要捅。马行不可停。对冲在腰间,人伏刀要顺,不可脱群去,要紧在后腰。策马要看左,停马先看后。长枪力为虚,枪头要靠点,卸力眨眼间,全靠手腕转,最忌劈头砍,割头靠马力。拔刀要在背。不可垮腰间,斜持长枪尾,冲阵靠长枪,破敌拔刀先。”

    几十名骑兵领着二三百个义勇牵着崇祯赏赐的马匹。兴高采烈的将这些战马带到马厩中安置。口中还在念着骑兵作战和调教马匹的口诀要领。免得这些义勇不懂得如何与马儿打交道,被马匹伤到。

    &然是好兵!”

    王承恩看着这数百个把腰背挺得直直的兵士,脸上满是那种经过战阵经过血战的傲气。但又与京师三大营兵马的骄横截然不同。口中没口子的称赞。

    &上说的虎贲之士,说的就是如此!”

    &公谬赞了。”

    守汉口中客气,心中却暗自偷笑,这些人大多数是最早一批从正白旗手中解救出来的被掠难民,在河西务之战时充当民夫与辅助力量使用,眼下在营中接受一些基本的军事训练。不过,同京营的那些老爷兵们相比,这些人每日都要操练,论起个人技艺可能不如京营军马,但是论起队列纪律等项,却是胜过不少。

    北营门十余门大佛郎机已经放列完毕。

    &公,薛大人,本应令全部火炮在此列阵,请二位指点一番,但是眼下京师人心未定,一旦炮声骤起,唯恐惊扰了京城百姓。便只取了这十余门火炮,略略表示一下就是。”

    王承恩却顾不得听守汉的客套,只是将一双眼睛盯住了那大佛郎机的炮身。

    炮身上,斑斑点点,触手之处,都是起伏不平的颗粒。而炮口处却是极为光滑,眇一目向内望去,隐约在炮口和母铳的口上透过的光线照射下,显现出的炮筒内壁极为光滑。

    对于炮身的颗粒麻面,王承恩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从兵部甲杖局和管理火器的太监监军等人那里,他也有所耳闻,铸造火炮时,炮身不光滑也是件司空见惯的事情,大家都不觉得算是什么,关键是内壁如此光滑,却是实在难得。

    不过,令王承恩公公没有想到的是,炮身的麻面,却是南中军铸造火炮时有意为之。目的就是为了增加炮身的散热面积。虽然这样对于火炮的日常保养提高了要求,但是却可以比光滑的炮身散热效率提高了不少。

    他从一个炮手手里取过一枚炮子,那炮子被打磨的光滑异常圆润可爱,一时童心大起,将那炮子顺着地面抛了出去,沿着地面弹跳了几下,骨碌碌的在地面上滚出去了好远。

    比神机营的那些坑洼不平,满是蜂窝涩滞的炮子强多了!

    王承恩心中不由得称赞了一句。

    &公公和这位大人向后暂避,咱们要开始操演了!”炮队的军官出言请王承恩和薛国观先行退出炮阵地。

    薛国观对于这些操枪弄炮的事情倒是感觉一般,只是为了奉承王承恩才故意表现的兴致高昂,一听到此,立刻便退到了守汉的身旁,与其攀谈起来。倒是王公公,有点恋恋不舍的望了望那大佛郎机,仿佛小孩子失去了心爱的玩具一般。

    &家伙在想什么?难道说从内心深处把这些大炮当成了自己的男性特征?”

    看着王承恩满脸的惆怅,守汉心里不无恶趣味的揣测。

    &官斗胆,不知金吾将军表字如何称呼?各文书上只有将军的名讳,上守下汉,不知将军表字是?抑或是以字行?”

    以字行是“以字行于世”的意思,是一个关于称谓的术语。古人,一般有“名”有“字”,“以字行”即是因为种种原因,多仅称呼此人的“字”,而不熟悉其“名”。比如说项羽,羽便是他的字。而我们最熟悉的一个以字行的,蒋介石,介石就是他的字。

    &子二十冠而字,本当由父母师长赐表字,然家严早已见背,守汉未及弱冠便主持家务,忙于俗务,便将此事耽搁了。”

    &轰!”

    就在守汉与薛国观二人说话之间,炮手们开始向北门外的空地上开炮,几个立于二百步外的垛子应声而倒!

    那炮子去势未减。仍然在荒野里奔腾跳跃了十几下,方才在二十几步以外停住了。

    &打得好!”

    王承恩跳将过去,一把推开炮手,趴在炮口上用手去试,炮口只是微微有些发烫。

    &头打得好!药力也是极好!发的是白烟,不像你们神机营,一炮过去黑烟弥漫,和他娘的猪悟能来了一样!”

    一边夸奖这南中军的炮手,一面训斥着神机营随行护卫带队的副将。

    &公公教训的是!”那副将不住的点头称是,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水。却也不敢去擦。

    &是你们的炮还打成那个奶奶样。咱家可就要让御马监的几位公公停了你们的粮饷了!”

    &是是!公公教训的极是!”

    &吾将军,咱家想试一试贵军的大炮,不知可否?”

    正在与薛国观就表字问题进行探讨的李守汉登时就差点下巴掉下来!

    什么?虽说你是明朝历史上评价仅次于郑和的太监,但是。打炮这种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碍事。咱家会!”

    王承恩的确会开炮。在史料上记载。崇祯十七年三月,李自成攻打京师,朱由检令王承恩提督京营。当时明朝大势已去。京城守卒寥寥无几,闯军架飞梯攻打西直门、平则门和德胜门。王承恩见敌军猖獗,亲自操炮轰击,连毙数人。所以,这位爷不是那么简单的陪着崇祯上景山那么简单。

    &好的伺候着!”

    五门方才没有开炮的大佛郎机炮手们紧张起来。

    王承恩俯下身子,将大佛郎机按照方才炮手们的动作做了一番调整,然后结果炮手手中的火把,点燃了子铳上的信管。

    &

    别说,他的射击技术当真不错,居然是五发两中,两个垛子应声而倒。

    &看!你们要是有咱家的这个手段,咱家就不骂你们了!”

    王公公得意洋洋的申斥着神机营的副将。

    &吾将军,薛总宪,咱家打得如何?”

    带着几分得意和炫耀,王承恩来到了守汉和薛国观的面前。

    &公神射,令某自愧不如!”

    &金吾将军客气了,你是大将军威风八面,这炮射只是雕虫小技。不过,”他停顿了一下,“咱家倒是很好奇,不知道南中军的炮手有何秘术能够将炮操作的如此之精准。”

    &家知道了,也好让这群猴崽子们照此办理,给皇爷练出一支好炮队来!”

    &公见笑了。”守汉在心里暗自骂道,我会把我的炮兵都是学习过坐标系,会背对数表,计算三角函数?根据目标的距离进行简单的诸元计算?!

    &里有什么秘术,不过是多加练习,熟能生巧而已!”

    &原来如此,和咱家想的一样!”

    王承恩的口气里似乎略带着一些遗憾。

    多加练习?熟能生巧?开玩笑!眼下大明的税收财政状况是一个什么情况,别人不知道,他这个司礼监的秉笔太监会不知道?炮队多练习?那一发炮弹打出去,炮子、火药,可都是用银钱换来的!

    &咱家本想为皇爷分忧,皇爷可是一直想练内操。不知道金吾将军手下的兵马是如何操练出来的?”

    因为各地的军队都靠不住,崇祯打算将宫里的强壮太监组织起来,依靠自己的这些家奴来练成属于自己直属的军队,这是守汉在各种书籍上都看到过的,可就是不知道葵花宝典的战争效果如何。

    &上要是打算练内操的话,守汉倒是有些拙见可以向皇上禀报一二。不过,练兵,首先是要做到足食足饷,不知皇上的军饷是否有了着落?”

    听到守汉问起军饷口粮等事,王承恩立刻打个哈哈顾左右而言他。

    &才见薛总宪与金吾将军谈的颇为投契,不知在聊些什么?”

    &公,下官大胆,打算赠送金吾将军一个表字,又恐金吾将军不喜,故而正在踌躇。”

    &说来听听,咱家也好为你参详参详。”

    &吾将军此番功劳,一为彰显我大明万里之外有孤忠,二来则是将辽东建奴痛加剿洗,以卫我大明衣冠。故而学生打算赠给金吾将军的表字便是卫儒二字。不知公公以为如何?”

    &我汉家衣冠,卫我儒家圣教,这个字,金吾将军当得起!”

    守汉当下便拜谢薛总宪薛国观赠送表字之德,少不得又要置酒款待一二,自不待言。

    宾主尽欢之后,守汉将王承恩、薛国观送至朝阳门下,拱手道别。

    &公,请转禀皇上,如果是为了粮饷之事担忧,卫儒倒是愿意为君父分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