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演武、收获(下)
    二十几门大佛郎机用密集的弹丸将一百五十余步外的几百个草人打翻在地,弹丸炙热的高温穿过草把子时引起了燃烧,一个个小火头在场地上这里那里的燃烧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军马队战力不足,骑术不精,只得与炮队配合。以炮火击其集中,待其奔散之后。”

    守汉手中很是装比的摇动了一下令旗,几声号角响起,在秋风中显得极为高亢尖锐。

    在炮队附近担任护卫和备战的长枪兵们听得号角声,立刻将阵型紧缩,在中间闪出五六条通道来。

    百余匹战马急如闪电一般从人群中冲去,在炮队前迅速列阵完成。

    &队如墙而进,以整击散!”

    一百二十匹战马排成三列,几乎是骑手的膝盖碰着膝盖,马头挨着马头,起初用小碎步,慢慢变成快步,转眼变成了快跑,短短的数十步距离,便在这步伐变化中完成了。

    &刀!”

    马队中传来一声号令。

    沧浪沧浪声不绝,骑兵们从背后拔出了长刀刀刃向外放在手边。

    数十匹战马组成的一堵墙疾驰而过,马队过后,纷纷扬扬漫天都是草屑。

    三列马队冲过,整个场地上已经没有一个依旧完整矗立在那里的草人了。

    刚才一直大嘴巴喋喋不休的贺人龙和众位带兵将领一样,闭起了嘴巴。只有那些没有上过战场的京营老爷兵们依旧是低声说笑着。

    这些有过实战经验,在战场上同建奴和流寇交手多年的老油条们。都在心中对比自己的骑兵们在这样的战术面前,能够走上几个回合,是胜是败。

    远处的刘体纯也在紧张的思忖着,要是自家老营的那些番汉降丁、边兵驿卒出身的精骑,要是面对这样的炮火和骑兵对手,伤亡输赢如何?

    &父!我有话说!”

    贺人龙的侄子贺国勇从亲兵之中排众而出。

    &来两军作战,靠的是白刃相加,靠的是勇气!侄儿不相信如果将士用命的话,南中军的这战法不可破!”

    日前被南中军扣留的人中便有贺国勇的亲弟弟和一个表弟,人虽然放回来了。却也是被暴打一顿。对于南中军的做派和表现。他早就不满了。正好今日在大庭广众之下,可以给南中军来一个下马威,也好在众人面前出出这口恶气,让自己露露脸!

    &没有规矩的东西!诸位大人在此。那里轮到你在这里胡说八道!”

    贺人龙口中训斥着自己的侄子。眼睛却促狭的眨了一下。

    &位大人。我们都知道南中军河西一战杀了数千东奴,可惜未曾目睹,不知道南中军到底用何种手段杀了这许多的鞑子?”

    御马监来的几个太监里有同高起潜交好的。对于守汉那句没卵子的话可谓是恨的深入骨髓,有这样的机会能够给南中军和陕西兵中下蛆,怎么能够轻易放过?

    &西的兄弟们有兴趣,我南中军自然乐于奉陪。可是刀枪无眼,真要是动起手来,自家兄弟免不了有死伤。这个?”守汉将球踢回了贺疯子脚下。我的兵反正都是几个月练出来的,大不了多给些抚恤就是,你的兵,可都是你多年搜罗来的,大多数都是你的亲族乡党,死伤了看谁心疼!

    &个啊!?”贺疯子摘下头盔,搔了搔头发,“没事!咱这几天在听说书先生讲水浒,杨志大名府校场演武,用的枪便是去了枪头的!咱们便用这个!”

    &好!今日众军云集,我们便不妨以此赛事设上一局如何?”自己擒获高迎祥的功劳却被南中军河西大捷的风头压得一点不剩,孙传庭一直心有不甘,见到部下有人跳了出来,焉有不煽风点火之理?

    &设些彩头便是!”

    &家押五百两,赌贺大人!”

    &也下五百两,赌南中军!”

    &下八百两!”

    。。。。。。

    一旁侍立在卢象升身后的亲将陈安,看着这兴高采烈下注的一幕,脸上露出了一抹轻蔑的笑容,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

    &下一百副盔甲,外加二百个枪头!”守汉满面带笑,“不论输赢,都送给贺大人便是!”

    &子们!都给咱老子拿出点真本事来!李将军可是悬了重赏!”贺人龙朝着自己的亲兵家丁们高声叫嚷,得到了一片狂吼算是回应。

    坐在帅位之上的洪承畴皱了皱眉,同卢象升低声商议了一番,派自己的中军带着督标亲军充当裁判。

    &番演练骑兵对冲,落马者便算是阵亡!”

    这话一出,立刻让贺人龙变得愁眉苦脸。他虽然外号疯子&是人却不傻。骑兵对冲落马者,被随后冲上来的马匹践踏不死也得残废!李家的兵马如何他可以不管,但是自己的这些家丁却是安身立命的本钱!平日里折损了一个都是令他心疼不已,怎么能够这样毫无意义的损失掉?

    &位督臣,对冲马队,将士容易折损,不如这样如何?”

    守汉很是为贺人龙考虑,向洪承畴、卢象升、孙传庭提出了另外一个方案。

    &好!”

    洪督师率先表示赞同,命中军照此办理便是。

    一头雾水的贺人龙则是命令自己的家丁们下马步战。

    &给咱老子卖点力气!就是用木棍,也得狠狠的敲这群南蛮!”

    贺国勇在队伍里一面分发着用白色石灰水染就的木棍,一面在队列里低声叮嘱着。

    &心吧!”

    &们就等着打完南蛮之后,再披上南蛮的盔甲呢!”

    &将军。”守汉看了看贺人龙的家丁队伍,“你我便各出五百人如何,多了的话,怕施展不开。”

    五百对五百,贺人龙对这样的兵力对比很是感到满意。

    &贺总兵到我军阵中挑选兵士对抗。”

    这句话令贺疯子几乎当场发飙!

    妈的欺负人没有这么欺负的!我拿出来的是我营中最能打的兵马,你却让我当你的阵中挑选与我对抗的兵?!想要彰显你兵强马壮,也不必如此吧?!

    &将军,贺某这可是全部都是某家的家丁!莫非将军营伍之中这二千余人,尽数都是家丁不成?”

    &某从来不置家丁,因为李某军中人人皆是精锐敢战之士。这次演武。就有贺总兵在李某军中任意挑选五百人应战即可。战兵辅兵任选。但是要成建制挑选。”

    在众人的围观之下,被认为陕西军中最能打的贺人龙家丁同南中军各自列开了阵势。

    临时搭起的将台上,守汉稳稳当当的品着茶,同身旁的卢象升谈笑风生。看着台下贺人龙部乱糟糟的阵型。他就知道。这场演练基本上没有什么悬念。

    从外表上,贺家军摆的算是一个明军传统阵型的变化,全军应该是按照前队、左右翼、中军、预备队这么几个部分构成。但是,贺国勇却将这五百人分成了四块。以二百人为中军前锋,自己亲自率领充当突击的主力,左右翼各是一百人,只留下一百人在后面压阵。

    这在明军当中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一般的将领都是带着家丁一窝蜂一般向前冲去。

    而南中军这边,则是老一套的战法,火铳兵在前,刀盾兵在两翼护卫,长枪兵取下枪头,包上沾了石灰的破布。

    战鼓声中,贺国勇带队先行冲来。

    &

    五十步,四十步,三十步!

    &

    一道绳索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督标中军板着脸,手中举着令箭制止了他们的冲击。

    &到两边待命!”

    &人!我们距离他们只有二十多步了,这个时候你让我们停下来?!”贺国勇虽然蛮勇,但也不敢同督师大人的将令作对,只是在中军面前发着牢骚。

    &着人家提出的战术,在这个距离上就要开火放火铳了!你说你是想留在这里当靶子呢,还是先躲到一旁去?”

    二百多个草人替代了贺国勇的位置,在二十几步的距离上被两番弹雨洗礼了一下。作为裁判的中军很是尽责的数清了被弹丸击中的草人数目,从贺国勇队伍里如数的拨出。

    这一下,五百人的队伍一下子变成了三百多人。

    带着愤怒,贺国勇将手中的木棍挥舞的密不透风,直奔对面的南中军队列。

    不过,迎接他的,是长枪兵手中的长枪。每次当他想向前冲开南中军的阵型时,就发现前面正对着的一条枪、左右各一条枪,枪手们正在不怀好意的朝他发出热情的笑容!

    战鼓声中,南中军开始缓慢的向前压了过去。贺国勇率领着贺家的家丁们左右格架,但是不断有人被长枪刺中,被一旁的裁判宣布阵亡。

    随着南中军两翼的展开,整个阵型变成了长枪兵在前,刀盾兵居中,火铳兵押后的局面,而贺人龙的家丁们则是被南中军逐步压缩,从一开始的横排面,变成了钝角,之后便是只剩下了以贺国勇为首的一小部分人还在那里被数十根长矛狼狈围攻着。

    &么样,贺总兵,是不是鸣锣收兵?”在高台上观看了整个过程的洪承畴凛声问道。

    &了!咱老贺愿赌服输!”

    贺家的家丁红色的军服上,斑斑点点都是白色的痕迹,正如水浒传中所说,犹如打翻了豆腐。

    众将见了,无不心中惴惴,这得亏是不动刀枪的演练,若是真刀真枪,南中军的火炮火铳一起上,只怕贺人龙的这五百家丁,尸首完好的也无几个!

    &儒兄果然厉害,练得一手好兵!”

    半晌不曾开口的卢象升为守汉的这一番作为竖起大指。

    &位督臣、孙大人,时候不早了。某家为诸位将领的部下准备了些饭食,是不是请大家下令用饭?”

    几十辆炊事车瞬间被数千名兵丁围的水泄不通。幸好是按照各自部队旗号建制分配的炊事车数量,否则,怕是又一次群殴就要发生。

    在将台后面临时搭起的大帐中,各位大人们享受着南中军的军官伙食。

    老实说,这饭菜无论是从色香味形上都远不如长官们的小厨房做出来的,但是胜在数量上,能够在转眼之间提供上百位副将以上军官的饭食,而且鸡鸭鱼肉俱全,洪督师和卢督师、孙抚台自忖没有这个能力。

    狼吞虎咽将一只风鸡啃得只剩下了些骨头。贺疯子嘴里还含糊不清的朝着坐在主位上的李守汉打着手势。

    &兄弟。咱们刚才的彩头可莫要忘了!”

    &心,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兄弟,你的南中刀枪盔甲。能不能多卖些给我?我好把部下的这些娃子们都换成你的装备?”

    贺疯子的话也是代表了在场各个军镇将领的心声。在他们看来。部下披坚执锐,便是精锐之师。这样的兵马越多,手中的本钱就越是厚实。

    &瞒列位将军。守汉此番前来,原本是为了勤王而来,军中甲胄刀枪携带的不多,列位如果想买的话,可以到在下的商号之中签订契约,货到之后,商号的人会将货色送到各位在京师中的公馆当中。”

    &好!我要两千套胸甲,一千套骑兵的甲胄,三千人的刀枪!”

    &要一千五百人的盔甲刀枪,五百人的骑兵甲胄!”

    &要。。。。”

    转眼之间,大帐内变成了一个大市场,各军镇的总兵、副将、参将游击们纷纷的要求购买南中军的装备。

    &位,”守汉端起手中的酒杯,团团的向四周围行了一圈,“列位可以将各自要的数目上报到几位大人处。这样一来积少成多,照我南中军的风俗,购买货色,到了一定数目可以给一定的折扣。”

    闻听此言,宣大军、陕西军的将领们纷纷将目光投到三位主官身上,希望他们能够牵线出面组织这次军火团购活动。对于守汉施放出来的这个手段,久历官场的洪承畴嗅出了商业贸易以外的信息。对于部下的这群骄兵悍将们,如何操纵控制他们,便是他在对付流寇之外的头等大事,甚至比对付流寇还要重要。

    如今守汉将各镇各部购买南中军所产之盔甲刀枪器械之事交到了督师手中,美其名曰团购打折扣,但是,在自己手中便可以好好的做一番翻云覆雨的文章。

    既然是李守汉投之以桃李,那么洪亨九自然要报之以琼瑶了。

    &儒兄,不知贵军方才施放之大佛郎机炮身重几何?下官看似乎只有两匹马牵引拖曳便可疾驰如飞?”

    &老,那大佛郎机自重不过五百斤。算上炮子火药等物,亦不过八百斤,两匹马拉了,自然奔走如飞!”

    &官见南中火炮之利甲于红毛夷人,不知炮价几何?”

    &门大佛郎机,自重五百斤,奉送炮子二十枚,奉送子铳五发及相关火药。计开八千银元!”

    这个价钱比起兵仗局的火炮价格要合适的多。

    而且刚才洪大人也看到了大佛郎机的威力,为了核准威力,他还特意将神机营一名副将唤到跟前,向他询问此炮的威力如何。副将告诉他,只是稍逊于西洋的十二磅大炮。

    &官于西北剿贼,平日只恨贼之奔走如飞,我军火器马匹不足,追之不及,今日看了此炮,便可以无此忧心咦!我三边总督衙门,买十二门炮!编成一个督标亲军炮队营!”

    十二门大佛郎机炮,便是九万六千银元,做成了这笔小生意,守汉很是高兴,“九老,不如这样,十万银元,我再奉送火铳二百支,火药十桶!如何?”

    &这火铳亦是一件利器,不知造价几何?”

    &十元一支,守汉敢用官职担保,若是开铳一百发之内炸膛,我愿意十倍赔付!”

    这话一出,令在一旁的蓟辽军各镇再也坐不住了。

    蓟辽督师此番未曾进京。他们无法享受到那种向督师统一呈报数目之后团购价格优惠,但是,凭坚城用大炮,可是关宁军、蓟辽军各镇的传统,有这样好的火铳,为什么不买些回去给家丁用?!

    同蓟镇、玉田镇总兵坐在一处的王宝,立刻成了这些人献殷勤巴结的对象。

    &位大人,不妨这样,眼下虽然贵上官未曾到此,各镇不妨将所需数目凑凑。一并报与我家将军知晓。回防之后再向贵上官禀明即可!”

    去!回去之后老子们才懒得理那个家伙!

    &这上好的火绳枪,咱们蓟镇要上二千支!”

    &甲刀枪也是要三千人的!马兵的甲胄要一千套!”

    &佛郎机要上五门!”

    &们玉田镇,不敢和蓟镇相比,便只要一千五百支火铳。盔甲照样!大佛郎机要四门!”

    。。。。。。

    见各镇都在疯狂的订购军械。只有宣大军在卢象升面前不敢妄动。不久前才从大同赶来迎接新总督的王朴。有些按捺不住了。

    &臣,我宣大军外有建奴鞑虏,内有流寇袭扰。这兵甲不可不精啊!”

    卢象升心中苦笑一声,“我又何尝不知!奈何宣大贫瘠,又多次被建奴蹂躏,府库空虚。到何处去寻觅这许多的银子?”

    &臣,不劳您费心!只要您同李总督打个招呼即可!便是天雄军的甲杖刀枪,亦有属下报效便是!”

    &知你家中世代经商,颇为豪富,却不想竟至于此!唉!诸将只知用其器,却不想其如何练就一支精兵,便是坚甲利刃再多,又有何用?”

    话虽如此,卢象升碍于部下跃跃欲试的情面,少不得向守汉拱一拱手,报以一抹笑意。

    其实,照着卢象升的本心,他倒宁愿购买一些熟铁打制的锄头、犁铧等物,用于耕种塞上的田地。

    山西镇、大同镇果然出手不凡,一下子便订购了上万套铠甲兵器,又有三千支火绳枪和二十门大佛郎机。几乎与蓟辽军、陕西兵购买的总数相当。

    &总兵。咱老贺得问你一句,”贺疯子笑嘻嘻的靠了过来,王朴有些厌恶的闪了闪,试图离这个满是油污的家伙远一点,免得脏了自己的新战袍。

    &买这么许多的盔甲刀枪火铳火炮,有那么多的银元吗?别让李大人空欢喜一场?”

    &个不妨!王某回城之后,便可将货物价款的四成作为定金送到李总督行辕!”面对着贺人龙的调侃质疑,王朴面有得色。打仗,老子可能不如你疯狂,要是论银子,一个脚趾头你都比不上!

    见自己的部下已经订购完毕,卢象升朝着守汉拱手致谢。

    &儒兄,象升惭愧,只能够向老兄求购一些农具,锄头、犁铧等物,若是用熟铁打制的最好。以备宣大屯田之用。不过,象升却是要厚颜一次,向老兄乞求暂时赊欠一下,待宣大收了秋粮再行奉上货款。”

    &我并肩杀敌,这算甚么!要用多少农具,只管用你的宣大总督关防印了条文,到商号中去取便是!”

    &然说到了并肩杀奴之事,象升倒有一事请教。”

    卢象升缓缓的说出了在场众人都急于了解答案的一个问题。

    &升自诩颇善练兵,标下天雄军与流寇作战,亦是无往而不利,但相比较贵军而言,似乎又差之甚远。若是卫儒兄家丁亲兵倒也罢了,方才老兄说不蓄家丁,那如此精悍之士卒营伍,应该如何操练?”

    这话,说出了众人的心声。

    &老的天雄军,以宗族、血亲、亲友为纽带组建,彼此间血脉相连,自然作战勇猛。”

    &兄问得是您的军马是如何练出来,您又何必夸奖天雄军?”一旁的卢象泰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下的兵士来源,是建立在类似卫所保甲制度之上,这,列位想必已经了然。关心的只是兵马如何练成的。”

    &是!如此精锐,怕是我们蓟镇当年戚少保的戚家军,亦不过如此了!”

    &宝!”

    &下在!”

    &宝是守汉执掌家事之初所操演的第一批兵马成员,各位不妨问问他是如何操练的。”

    &家军不过是三八会操,我军是无日不练!每日的科目不同罢了!每旬日以哨为单位,休整汤沐二日,其余的日子皆为操课之日!”

    能够五日一练已经是精锐无匹的戚家军了,何况是每日皆练?!

    但是,又一个问题涌上众人心头。

    &此操练,将士们恐怕体力不支!”

    守汉笑了下,很是得意的用右手食指摇动了两下,示意一名亲兵到帐外去拿点东西进来。

    &是外面兵士们吃的饭食,也是我军中的标准伙食,要是每日三顿饭管饱,油水充足,有鱼有肉,各位大人想想,这样体力是否会不支?”

    木盘内,一个硕大的海碗,满满冒尖的米饭,旁边一个中号饭碗,肉汤里面的肉块向帐内的人们传递着无声的信息。

    &不起!用不起!”

    帐中只有贺人龙粗豪的声音回荡。

    这样的伙食或者确实可以练出精兵来,但是眼下大明各地灾荒不断,无数人为求一饱而铤而走险,何况三顿饱饭有肉吃?这样的待遇,贺人龙扪心自问,都不一定每天都能有!

    &有,每个士兵至少要认识三百字,以能够书写简单家书、记录自己的开销账目为准。各级军官、炮手、斥候、司号人员,则是至少要认识五百字,能够看懂作战文书。军官要想升级,必须要经过相应的文化考试,才能正式获得职务。”

    这一下令众人更加惊讶了。挥刀舞枪的士兵居然还要读书识字?

    &的!这是考秀才不成?!”

    算了!这样的兵自家是练不出来的!还是先把家丁装备齐全吧!

    众人皆是如此之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