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过年
    崇祯九年腊月二十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按照大明的规制,从这一天起,要给假五天,准备过年。守汉自然不能破这个制度。

    今年,因为北上勤王的缘故,守汉从一个黑着的千户,一跃而成为二品官身的龙虎将军、南中总督,过完年之后还要到两广去总督剿抚事宜,这可谓是光宗耀祖、封妻荫子的好事。

    所以,这个年便过的更加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一般。

    除了远在京师、苦夷岛的李沛霆、林文丙之外,在外面办事、办差的差不多都齐聚顺化,一来是为守汉贺喜,从此便跻身于大明官场。二来,也是因为汉元商号改制分割后,涉及到自己的新差使。

    彼此之间要有一个交接。各种账目要结清楚。(更何况,前来负责盘点账目,清点货物资产的人中还有一些特殊的人物,就是那些涉案被判刑的官吏,守汉特意给了他们一个发挥经验和特长的机会。让这些因为贪污和受贿而丢官罢职入狱的人们去清查别人的账目。一旦查出,可以作为立功表现。)

    一时间济济一堂,分散于各处的掌柜们高谈阔论的讲述着各处的风土人情,彼此之间炫耀着采办于各处的各色年礼。

    人群中,最为惹眼的,依旧是叶琪叶少宁。

    这位名动江南的追潮叶公子,此番归来,却是最兴师动众。一条广州级别的船上,除了从宝船厂、苏州织造、松江买来的破产机户以外。就是他和他的女人们。

    一妻五妾,各自占据了一间舱房。再加上各自身旁伺候的丫鬟婆子,以及家中的厨子院公门房等人,将一条大船挤得满满的。

    这六个女人都是叶琪在江南各处,为之赎身迎娶的名妓,虽然没有所谓的秦淮八艳,却也都是色艺双绝,名动一时之人。

    如果不是十里秦淮、二十四桥的瘦西湖上都传颂着追潮叶相公的名号,算得上一时之名士,单纯的一个有钱人。却也难得被美人青眼有加。更何况是一群美人?

    当然,身为南中军在长江流域和运河南段首席代表的叶琪,无论是从经济实力还是从背景势力,甚至是个人的外貌都是没得挑的。

    俗话说。鸨儿爱钞。姐儿爱俏。但是。其实要是遇到了一个有钱有势的高富帅诗人,姐儿更加满意。何况,这个能够吟诵诗歌的高富帅和控制着运河、秦淮和的漕帮交情匪浅?

    于是。叶琪这几年,差不多每隔几个月就要娶妻纳妾的热闹一番。

    当然,这其中也有是漕帮为了巴结这位手中有着无数财源货物的叶相公,往往是他在花船上、院子里同某个姑娘眉来眼去一番之后,便有漕帮的管事、舵主之类的人物留上了心,发现他有意梳笼这女子后,更是积极主动半是商量半是威胁的去同鸨母、姑娘去商量。

    一面是如山一样的银元,一面是漕帮管事软中带硬的威胁,这些女人又能如何?便是告到提督操江衙门都没有用!南京守备徐国公家的几位少爷,都是叶相公的好朋友。于是只能是口中说上几句,“姑娘本来是卖艺不卖身的,但是叶相公既然喜欢姑娘,也只好看在您的面子上了。”

    但是,这样的六个女人,得知叶琪要离开六朝金粉无边风月的江南,到主公所在的南中来,少不得一哭二闹一番。但是,在叶琪治家的家规面前,也只得十分委屈的从松江府上海县上了海船一路南下。

    不过,有各自身边贴心的丫鬟婆子到海船的水手舵工那里打听了一番之后,跑了喜滋滋的向主子报信,“听姑爷身边的人和船上的人说,南中不是像外面传说的荒蛮瘴疠酷热所在,也一样是海外繁华所在。姑娘请放宽心就是!”

    一群女人便在这种对未来毫无信心的情绪下来到了顺化。

    同船而来的,还有另外一个人,江阴徐弘祖。

    这位在之前已经游历过广东,深感物价之低廉的徐霞客,在南京的一次文人雅集上意外的与叶琪相识。得知这位是来自于那块对他而言极为神奇的南中大地,于是便死缠烂打的要同船往南中一游。

    &便是南中了?”

    透过舷窗,几乎从江南来的人们,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发出了一阵阵惊叹。

    原本以为和云南、贵州、广西差不多一样贫瘠的土地,到处是蛮荒瘴疠湿热,不想却是与江南同样繁华。从船上向码头眺望过去,人马车流往来如织,彰显出了一派繁华景象。

    &来这顺化也不比扬州差嘛!”

    &是!最起码要比扬州看上去干净整洁的多了!”

    叶琪的两个小妾在马车上透过薄纱车帘向外看着街道上的景物,对这座城市发出了最初的评价。

    正月初一。

    正是崇祯十年的第一天。

    守汉手下的文武大员和工商业体系的各位总办、副总办们纷纷来到顺化王宫前列队,准备向守汉朝贺新年。这里,已经被他们私下里称为王宫了,一些心急的官员将领们则是在底下各自串联,要求守汉建号称王。

    &黎家一个区区的二品都统使都敢于僭越称帝,我们主公称王算是啥大不了的事情?皇帝不是赐了蟒袍仪仗了嘛!”

    队列当中,更是赫然站立着几拨奇装异服之人。

    在正中间站立的,是暹罗大城王派了来的朝贺使者,论起来,也是守汉的便宜大舅子之一。在暹罗使者旁,则是缅甸莽应家族的使者,一双眼睛不住的东张西望,紧张、兴奋、好奇等诸多感情因素都写在了他的脸上。

    而在暹罗使者的另一侧,站立着三五拨同样剃发带刀脚踏木屐之辈。他们是岛津家、五岛家、宗家的代表。同样是打着朝贺新年、祝贺守汉加官进爵的旗号而来。

    王宫的大门缓缓的打开。从大门进去,便是令众多的土包子们为之眼花缭乱的青色白泽旗、班剑、立瓜、卧瓜、吾仗、仪刀、骨朵、斧等仪仗旗号,以及大小铜角、宝珠龙纹金伞等。

    &底是天朝上邦啊!”五岛家和暹罗大城王的使者几乎同时在心中发出一声惊叹。”

    一面惊叹,一面随着队伍鱼贯而入,开始了朝贺正旦之礼。

    这几个大名的代表,来此朝拜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给守汉拜年,恭喜他升官那么简单。他们的目的很是单纯。

    &望王爷能够扩大与小邦的贸易范围,增加品种和数量。”

    岛津家的使者在礼仪结束后面对守汉时跪拜在地低沉着声音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邦也是如此。”

    &家主人也是如此的意思。”

    三个倭国大名的使者巧舌如簧的希望守汉能够将南中出产的各类军器能够敞开的销售给他们。

    &个倒是好商量些,不过,贵主上可有计较。用什么来支付货价呢?”

    守汉笑吟吟的一句话。就将这群苍蝇嗡嗡叫个不停的嘴给封上了。

    而同样在眼下的这所王府内,美珊诗琳姐妹两个,一身三品淑人的装束,接待了从暹罗来的使者。

    这使者论起来是她们同族的兄长。此番前来。也是捎来了她们父亲的家书。

    &父亲放心。我们这里一切都很好,蒙皇上恩典,将军立了大功。也为我们挣了一份封典。”美珊有意的炫耀了一下自己的衣冠袍服。

    作为给娘家和藩属的双重身份暹罗王的回赐,守汉将伽利略不久前研制成功的钟表送了几件给暹罗王。

    &是咱们南中最新的东西,比西洋佛郎机人的座钟不知道要强盛多少!”

    看着玻璃做外罩,表面上用金银盘成花纹,上面镶嵌着精巧的宝石作为点睛之笔的钟表,暹罗来使更是感激涕零,向着佛祖起誓发愿的要永远效忠将军,永远做大明最忠诚的藩属。

    而向北数千里之外的另一个大明藩属,此刻却面临着灭顶之灾。

    崇祯十年正月初七,朝鲜的南汉山城外。

    汉江东岸扎营的黄太吉大营中,当值的镶黄旗巴牙喇牛录章京准塔走进了黄太吉的大帐。

    &上,正蓝旗旗主豪格在帐外求见。另外,镶黄旗的奴才,牛录章京鳌拜等人也在帐外求见。”

    听闻儿子和自己亲领的镶黄旗下悍将鳌拜等人在帐外侯见,黄太吉哼了一声,放下手中的《洪武宝训》,随手折好,在他身旁案桌上,还摆着一大叠诸如《史记》、《汉书》之类的中原典册,更有一部《韩非子》摆在床头上。

    &他们进来!”

    满洲镶黄旗牛录章京鳌拜,他身披重甲,三十出头的年纪,正是一个男人精力最为旺盛的阶段,唇上两抺浓重的胡须。周边脸颊上,大块大块鼓起的油光横肉,目光炯炯顾盼自雄,身上散发出一阵阵的酒气。他的伯父费英东早年追随努尔哈赤起兵,同额亦都等人一样都是满清开国元勋之一,他瓜尔佳家族更是满洲所谓的八大贵族姓氏。鳌拜本人亦随皇太极征讨各地,战功赫赫,是其深为依重的心腹重将。

    而一旁的黄太吉长子豪格,同样是身披重甲,酒气熏人。

    被这酒气一熏,黄太吉眼前一阵晕眩,差点晕倒在地,他本来就有“风眩症”。具体表现为肝郁不舒,易于发怒,血流上涌,导致头脑昏眩,引发中风症,高血压等一系列症状。这个和他的体型、工作生活习惯等等应该都有关系。

    所以,他的突然死亡,应该是属于突发心脑血管疾病之类的,而不是某人在某个小说里说的那样,因为他撞破了多尔衮和庄妃的奸情而被多尔衮从壁橱里冲出来一刀刺死。

    尼玛的,好歹那个时候他也当了几年皇帝好不好?又不是卖炊饼的武大郎,身旁还能没有护卫?就算是武大郎。去捉奸的时候身边还有一个卖雪梨的郓哥做帮手。

    &四叔和十五叔在营中设宴,宴请各旗旗主和甲喇章京以上之人,恰好营中无事,我便去了。”

    见黄太吉脸色不豫,豪格急忙开口向父亲解释。

    &事我知道,鳌拜便是奉了我的旨意去的!”

    从腊月初二出兵,十二日便打到了朝鲜的王城之下,朝鲜王李倧逃到南汉山城,把老婆孩子和大臣们的家眷送到了江华岛上去躲避建奴兵锋。二十九日,黄太吉率大军由城外渡汉江。直抵南汉山城外驻营。朝鲜援兵几次赶来会战。都被清兵击溃。六十六岁的额驸扬古利在会战中被朝鲜兵击毙。三十日,首都汉城落入清军之手。

    爬上南汉山城的的城头,看着城下黑压压连成一片的建奴营盘,望月峰上升起的招降白旗。朝鲜王李倧也只能是哀叹一声。派人出城谈判。就如何投降的细节进行讨价还价。其实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用来讨价还价的筹码了,所议者,无非是颜。射还是内,射这个尺度问题了。

    这个时候可谓是大局已定,除了继续保持对朝鲜王室、大臣们的巨大军事压力之外,满清各旗便是分出兵马四处劫掠。

    旗主王爷们则是在各自的营帐之中大肆宴饮,彼此请客喝酒吃肉。

    在这种酒席上,少不得就是各旗旗主王爷们彼此间炫耀战功、抢掠来如何多的财富人口等荣耀的场合。

    不过,似乎此次出征朝鲜之役,这种场合的风头都被老十四和老十五抢了去。

    两黄旗、两蓝旗和两红旗的旗主岳托、杜度们都在吃着白水煮肉请客时,而多尔衮、多铎兄弟二人宴客之时竟然是调味品丰富齐全的令从江华岛上俘虏来的朝鲜王室御厨们都大为惊叹。

    酒,是再烈不过的,纯是用粮食酿成的烧酒,而不是满洲八旗常喝的*>

    如此一来,两白旗大营立刻便成了各旗军官们趋之若鹜的所在。

    &皇,儿臣在十四叔的大营中发现有些不对头。”尽管豪格比多尔衮还大些,但是没办法,他是老八黄太吉的长子,而多尔衮是老奴的十四子,尽管在建奴和蒙古人中,女人可以彼此之间乱娶一气,搞得谁是谁的姻亲长辈都不清楚,但是要是从野猪皮家族谱系上论,还是必须要严谨,二人的辈分在那里摆着呢!

    &里不对?!”

    黄太吉的语气里瞬间被从汉江上吹来的冷风降低了温度。

    &十四叔大营中,将掠来的人口和财物分别登记入册。这本身无可厚非,但,似乎有些财物被挑拣出来,集中起来保管。似乎要违背我满洲八分的规矩!”

    大军出征,带兵将领和士兵、奴隶们借着混乱之际给自己腰包里装填些好东西,这种事情黄太吉也清楚的很,但是,管不了!

    &这些?”

    黄太吉的语气缓和了不少,他原本以为两个小兄弟背着自己搞些什么名堂呢!

    &止!”

    跪在一旁的鳌拜粗声大气的向主子讲述他看到的情形。

    &才奉了皇上的旨意去睿王爷的大营中赴宴,酒席中两白旗的奴才们就一直在向奴才炫耀,什么吃肉的时候要用细盐和香料炖好,这样味道才好。另外,奴才发现,他们身上的棉衣都是用上等棉布制成,这样的棉布,奴才在盛京城中没有见过!”

    说着,鳌拜要求黄太吉允许他解甲,有东西要给黄太吉看。

    &代的规矩要比任何一个朝代都要来的严苛,那种在朝堂上大臣打架的事情,在我大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黄太吉就是用御前露刃这个欲加之罪,把阿敏干掉的。)

    &光是棉布,奴才借着解手的空,在两白旗大营中转了一圈,发现在几座营帐中堆积中数量不菲的棉布、丝绸、盐和香料、烈酒等物!”

    得到了黄太吉的允许,鳌拜解下了自己的甲胄,从衣服里取出了几样东西。

    &些有的是两白旗的奴才们送给奴才的。有盐、有他们称之为十三香的吃肉调料,还有这个。”鳌拜举起手中一个扁扁的锡制酒壶。“全数是上好的烈酒!”

    盐。对于黄太吉来说既是很要命的战略物资,关系到国计民生,但是又不是什么特别稀罕之物。晋商八大家每年运到辽东的盐巴也是他们之间贸易的重要品种。

    要是那些同黄泥沙土一样的盐,他便觉得无所谓了。大不了是两个小兄弟好面子,把自己旗里的盐拿出来招待客人罢了!

    但是,鳌拜送上来的盐却是令他大为惊讶。

    &是上好的精盐!难道说多尔衮请客,全数是这样的盐?!”

    &主子的话,这是奴才从那几座堆着盐的大帐中取来的,如山的布袋里洒出来的都是这样的盐!几匹散养的马都在帐外舔舐着地上洒落的细盐粒子!”

    拔开酒壶上的塞子,一股诱人的酒香直冲黄太吉的鼻孔。他忍不住小小的啜饮了一口。果然如鳌拜所说,是上等好烈酒。

    &白旗的一个奴才吃醉了酒跟奴才讲,他们攻入朝鲜后,缴获的人参、皮毛、铜器。都被主子们集中起来。运送到海边。同汉人商人交换了这些好东西了!他告诉奴才,要是手中有这些东西的话,也可以送到正白旗大营来找他。他负责给奴才换盐、换布、换成酒、香料和丝绸等物!”

    鳌拜的话,解开了黄太吉心中的诸多疑团。

    为何到了朝鲜之后,两个小兄弟,老十四和老十五如此积极主动的攻城略地,不计较伤亡。原来是为了缴获各种可以换取盐布等物品的财货!

    为何到了南汉山城,他们同样积极的要求由两白旗派遣兵丁将佐去江华岛俘虏那些朝鲜的世子王妃大臣家眷,原来也是为了此物!

    为何这些日子,他们两白旗的大营之中如此的热闹,除了自己的两黄旗和儿子豪格的正蓝旗之外,其余三旗的牛录章京、甲喇章京壮大分得拨什库们往来奔走络绎不绝!原来都是用抢掠来的物品去换这些东西!

    &尔衮!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跟尼勘私相贸易!”

    听了鳌拜说的这些事,黄太吉脑海中完全是这句话。

    看着父亲瞬间涨得通红的脸膛,隐约可以看见额头的血管凸起,豪格知道,父亲动了真怒了。

    &皇,儿子这就点起兵马,踏平了两白旗大营!活捉了那两个逆贼来见您!”

    &格!回来!”

    &子,不可以!”

    见豪格一跃而起,打算与多尔衮兄弟兵戎相见,不由得帐中两个人一起发声拦阻。

    &拜,你个奴才!你为何拦阻本王?!难道你与多尔衮兄弟有什么勾连吗?!”

    豪格不敢质疑父亲,但是他可以对鳌拜连打带骂。

    &我住手!”黄太吉示意身边的巴牙喇章京准塔上前将豪格拉开。

    &拜,你给你的豪格主子讲解一下,为什么你说不可以。”

    &上,奴才是这么想的。一来,不知道两白旗的二位主子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从何人手中以何物换取了这些东西,是否还有别的东西?一旦要是二位主子出于公心,用咱们手里富裕的东西换了盐布这些咱们急缺之物,岂不是令人寒心?二来,奴才在两白旗大营中,见两白旗的余丁都照着壮大、分得拨什库的规制编制起来,身上也是有棉甲,手中有刀枪,要是豪格主子冒冒失失的冲进去了,以正蓝旗一旗兵马,对付兵强马壮士气高涨的两白旗,又是在敌国坚城之下,与朝鲜正在议定投降细节之事时,我军内讧,岂不是给朝鲜可乘之机?!三来,据奴才知道,便是两黄旗、正蓝旗中也有不少人与两白旗交换物品,私下往来频繁,。这样一旦追究起来,这些人惶惶不可终日,势必会误了主子的大事!”

    鳌拜的话不紧不慢的,说的很含蓄,但是剖分利害,令豪格不由得坐了下来。人家说的很清楚,万一手里还有些未公开的物资,万一是盔甲刀枪火器,以两白旗雄厚的人力资源,人家又将余丁都编制了起来,凭你一旗兵马,贸然兴兵,到最后只怕是你老子都不好给您收拾残局!

    &拜,你很不错。还有吗?”黄太吉赞许的看了一眼这个外表粗豪的汉子。

    &一点正是奴才最担心的事情。如今我两黄旗精锐都跟随着皇上来了朝鲜,而十二王爷在盛京留守。一旦消息走漏,十二王爷在盛京作乱。那,老主子和皇上几十年的心血可就毁于一旦了!”

    听了鳌拜的分析,再看看只知道挥刀拼杀的儿子,黄太吉不由得内心哀叹一声,“世间不如意事,十之*>

    面对着多尔衮兄弟的这番做法,黄太吉也只得长叹一声。

    &塔,你去两白旗大营一趟,请他睿亲王多尔衮到我这里来一下。”

    &皇,可需要埋伏勇士?”豪格跳得老高,他以为父亲要在这里解决了多尔衮。

    &父皇要向你十四叔请教一下,是何许人有着如此道行,能够运来如此精美之物与我军贸易。他都换了些什么好东西,这个人还能够提供什么货物与我大清贸易?”

    &是这个商人也能够和晋商一样,运来粮食和铁就好了。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将这个商人纳入我的掌控之中。不用担心他老十四用这样的手段去扩充实力了!”

    咱们的八王爷搓着黑脸,努力使头不那么疼,心中如同倒海翻江一样的思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