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 荣耀和新差使
    崇祯十年正月三十,朝鲜王李倧知江华岛陷,援兵皆败,更在满清辎重运到,架起大炮准备轰击南汉山城的武力威胁之下,更换青衣徒步出城往黄太吉大营行三跪九叩之礼,献上明朝敕印,降于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派遣世子赴盛京充当人质。清军所提之投降条款全部接受。

    正月,张献忠、罗汝才等出湖广与号称革左王营的左金王、革里眼合。初六日,连营百里逼安庆,“烽火达淮扬”,南京大震。崇祯诏左良玉、马爌、刘良佐合兵救援。双方战于安庆城下,皆损失惨重。献忠等退守潜山天王寨。不久,安庆巡抚张国维檄总兵左良玉搜山,良玉不应,放兵掠妇女,屯兵月余,竟北去。

    正月,在陕北米脂、延安、绥德等处衣锦昼游拜访父老乡亲很是扩充了一番实力的李自成率军从凤翔渡渭河,在宝鸡击败明军,进至泾阳、三原,与过天星、蝎子块等股会合在一处。不久,陕西巡抚孙传庭、总兵曹变蛟来攻,连战七日,李自成的部队无法抵御孙聋子和曹变蛟部队用人头换兵甲的**,大败。蝎子块拓养坤投降于明军;而过天星所部逃往河南。

    崇祯十年三月,兵部尚书杨嗣昌至京师,帝召对。嗣昌博涉文史,多识先朝掌故,且工笔札,有口才。帝与语,大信爱之,每对必移时,所奏请无不听,说恨用卿晚。

    三月,当崇祯皇帝接到了提督南漕海运太监从天津送来的表章。得知已经有五十万元银元和二十万石粳米运到时,立刻觉得底气壮了不少。这也难怪,大明虽说每年的年收入在千万两,但是刨除各地官僚机构的运转和宗室的禄米等开支外,可以用于机动的资金少之又少。一下子多了五十万元,令崇祯多了几乎六分之一的国库纯收入。

    &旨,嘉勉李守汉!令此番押运钱粮之人入京觐见。朕要好生的慰勉一番。”

    &下,怕是有些麻烦。李总督勤于王事,已率师往广东剿贼,令其长女李华梅率领船队前来。此女一为女子。二来身上没有功名。皇爷若是要召见她,这个,内阁的诸位先生认为颇有不妥。”

    &群读书读傻了的先生!朕不便见,那就请皇后出面安抚一番便是!令内阁和你们司礼监拿出一个章程来。看看如何给李守汉和他的儿女加一些封典。不要让人家觉得朝廷刻薄寡恩!”

    崇祯如此作为。大半是给那些带兵将领看得。

    不过,李华梅的到来,倒是给深宫寂寞的后妃们提供了很好的打发时间的谈话素材。

    听太监们绘声绘色的讲说了这位李大小姐的故事。什么几岁起就跟随着父亲征战于各地,更是亲自领着炮船在海上与红毛夷、海盗、倭寇等人追奔逐北,炮火对轰。令这些常处于深宫之中的妇人们对这个李家的大小姐充满了好奇之心。

    不过,好在明代选后妃从成祖以后便有规定,必须出在民间。所以,这些女人们虽然对李华梅充满了好奇心,但也没有把她想象的太过于离谱。

    &姐,你说李家的这位大小姐,会不会像戏文里唱的那样,头上插着雉鸡尾的那样?”

    &妹,那是戏文里唱的啊!要我说啊,应该至少是膀大腰圆的,和官府里的稳婆差不多。要不然怎么上阵杀敌?”

    &是当年秦总兵马夫人来的时候,我看得就差不多的样子。”

    就在周后、田妃和王妃子们的议论中,李华梅奉皇后的懿旨进京了。

    看到眼前这个和自己女儿差不多的小姑娘,竟然能够统带炮船在海洋波涛之中出没,不由得周后大为惊讶。(“这李将军也太狠了些吧?!如此的一个女孩家,怎么能够在海上同一群粗鲁汉子在船上炮火波涛之中生活?!”)

    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既不像石柱总兵秦良玉那样顶盔掼甲,也不像田妃说的那样头上戴着一顶戏文里常见的雉鸡尾头盔,更与王妃说的膀大腰圆一点关系都没有,倒是有点纤弱。

    若不是身边带着八个纹身天足窄袖排扣,且脚腕上手腕上带着数个银环的女护卫,显示出华梅的与众不同之处,只怕后妃们以为这是京城中哪个官宦家的女孩也未必。

    而小华梅此次进京的准备也是相当的充分,有隆盛行的触角遍及京城,对于宫内的人际关系各种喜好不说是了如指掌,也能对症下药。

    从天启皇帝的张皇后到崇祯皇帝的周后,几个妃子、公主,都有针对性的准备了礼物。送给张皇后的是一座通体碧玉制成的观音像,给周后的则是用巨大的象牙镂刻而成的山水风景。给田妃等人的,也都是以升斗计量的珍珠宝石之类。

    而在华梅进宫之前,隆盛行的坐办便到了国丈周奎府中,双方就进一步加深商贸合作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谈,签署了一系列商业契约和文书。

    &赏点什么给这孩子呢?”

    几个女人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

    赏些金珠宝贝?别逗了,宫里的东西能够看的过眼去的、合适给女孩家的,大多是上次李守汉进京时的贡品,总不能用人家的东西再赏给人家女儿吧?

    一面安顿华梅在宫中住下,一面周后、袁妃、田妃、王妃等几个女人齐聚在天启皇后、尊号为懿安皇后的张嫣所居之所在,请这位已经在这冷宫之中生活了十年的皇嫂来为自己们出面解决这个难题。

    这位皇嫂,可是连著名的权奸阉宦魏忠贤都斗不过她的人物!

    &点题外话,这位懿安皇后可能在九泉之下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册立了她的这个小叔子朱由检当皇帝。本来是可以名正言顺的从宗室中选一个孩子过继到自己名下即位。然后自己以太后的身份临朝,就像是万历的母亲李太后那样。可是偏偏选了小叔子当皇帝,这样一来,自己只能以一个寡嫂的身份很尴尬的生活在这深宫之中。)

    &赏赐别人,一要赏赐他想要的、急需的,二来就要赏赐他喜欢的。李家不缺钱财金珠宝贝这些,又是刚刚被皇帝封了官职、赏了诸多荣耀。可是在各地官吏宗室眼中,李家依旧是个暴发户罢了!你们好生想一想,如今李家最想要的是什么?”

    看着几个弟媳妇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的样子,昔日的五千美女海选冠军心中涌起一阵快意。

    &然是面子和荣耀。品级官职乃是国家封典名器。且又不适合给李家的这个女孩。你们不妨想想别的法子。”

    别的法子?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周皇后带着几个妃子向皇嫂行礼问安之后退出了张嫣的寝宫。而张嫣自己则是继续稳坐在蒲团上对着那尊碧玉雕刻而成的观音打开了佛经。

    &家小妮子,不管怎么样,本宫已经将你送本宫这尊菩萨像的人情还了。”

    当晚,当朱由检兴致勃勃的进了一碗香粳米饭之后。周后见他兴致颇高。便试探他的心情。

    &李爱卿果然是信人!刚刚开春。便命人将钱粮送来,他这二十余万石粳米一进京,锦衣卫等处送上来的京城米价便告下跌了不到一成!”

    &啊!难得是满门忠良。李爱卿自己督率人马赴广东剿匪。唯恐路上有失,他儿子年龄又小,就将女儿一个娇怯怯的小女孩派出来押运钱粮进京。这份忠心,皇上,我们该如何表彰一下才是?”

    同内地和边镇上总兵副将们的骄横跋扈,不听调遣纵兵扰民奸淫烧杀相比,李守汉简直就是千古完人了。部队能打仗,敢于同建奴对阵不说,而且纪律严明。比之当年的白杆兵有过之而无不及,最要紧的是,不但不用朝廷出一文钱一粒米的军饷,反而能够将大把的钱粮送到内府之中供应开销。

    自从钱粮到了天津,崇祯就明显感觉到,从内阁诸位大人先生的表情上,和各地带兵将领的文书上,态度都发生了很多的变化。他知道,这些变化的原因只有一个,自己手里有钱了!

    对于这样的忠臣,必须要大加褒奖,给各处的带兵将领们树立一个标杆、一个榜样!

    可是,眼下朝廷还能够有什么东西拿出来犒赏李守汉?总不能马上就给他封王侯之位吧?!要是这样的话,岂不是容易让他产生骄纵之心?!

    正在崇祯皇帝踌躇之际,一旁被崇祯和周后赏了酒食的王承恩弯着腰开口了。

    &上,皇后,奴婢倒是有一点浅见,愿意说出来供皇后和娘娘一笑。”

    &伴,你说。”

    得到了崇祯的允许,王承恩先是在屋内扫视了一番,今天算是家宴,朱由检一家基本上到齐了。因为朱由检难得的好心情,屋子里显得其乐融融。

    坐在一张桌子后面的坤兴公主朱媺娖,年不过十一、二岁,却是长相端庄秀丽,她身子纤细,又给人以一种柔弱的感觉,她为我们大家熟知的名字、头衔,就是著名的长平公主、独臂神尼、九难之类的,韦爵爷的师傅等等。不过此时的封号是坤兴公主。她的生母在生下她之后不久便因血崩症病逝,一直养在周皇后宫中,由周皇后抚养长大。

    仔细端详了一下坤兴公主,王承恩心中有了计较。

    &爷,皇后,非是奴婢干预政务,只是眼下的一件差使怕是必须要由龙虎将军去办。皇爷要是想奖赏龙虎将军,倒不如多给他派几件差使,所谓能者多劳。”

    前几日在兵部尚书杨嗣昌向皇帝献上四正六隅十面之网时,君臣议定军费,实现四正六隅策,需要增兵十二万,增加剿饷二百八十万。为了筹措粮饷,除了原有的加派、裁撤以外,杨嗣昌私下里同皇帝商议,建议他开放福建、广东等处海禁。相仿隆庆开海,从海上筹措粮饷军费。

    这样的秘密,瞒得过满朝文武,却瞒不过王承恩。

    &上,奴婢有两个拙见。”

    脑子里电光火石一般的算计了一下,王承恩觉得这个法子崇祯应该能够接受。

    &

    &前杨相公提出来要在广东、福建等地开放海禁,筹措粮饷。奴婢愚见,这里恰好是龙虎将军剿抚两广匪患之地,而龙虎将军恰好又是以水师见长。倒不如便将这广东开海、海上缉拿盗匪奸细小人之事和广东水师一并交给他。命他在广东试办开海之事,议定好一年的上交税额。这样一来。龙虎将军又多了一条报效国家的途径。皇爷和朝廷也多了一笔粮饷,更免了一处粮饷开销。”

    &倒是个主意。令李守汉在广东试办开海之事,议定税额,令他如数上缴。还有什么主意?继续讲来!”

    &爷和皇后娘娘不是在为如何赏赐李家大小姐一事而烦忧吗?以奴婢之愚见。坤兴公主与那李家大小姐应该是年纪相差不大。不如让公主殿下出面与那李华梅盘桓数日。让她见识一下天家气派,公主殿下再做出一副礼贤下士折节下交的样子来,那李大姑娘必定从此感激涕零。”

    听得王承恩这个主意。不由得朱由检、周皇后、袁贵妃、田贵妃等人都停箸不食,脑子里在分析这个做法是否有什么与礼制不和的所在。

    但是,似乎没有这个具体规定,看来祖宗在制定规矩的时候也没有想到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倒是周皇后,看着眼前的坤兴公主,这个金枝秀发,玉质含章的少女,听得父皇有意派给自己这么重要的一桩差使,不由得有些紧张、羞涩的低下头去。周皇后只看到了她低垂的脖颈。

    &上,让坤兴办这么要紧的事情,合适吗?是否有些不妥?”

    田贵妃忍不住开口打算阻止一下。

    倒是在周皇后一旁的慈宁宫管家婆子,早就得到了国丈周奎送来的礼物和口信,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关键所在。

    &爷、皇后娘娘,田妃娘娘袁妃娘娘,奴婢倒是觉得,以龙虎将军的家教尚且能够培养出一个能够为父亲出力分忧的女儿出了,何况我天家骄女?”

    一句话,便将朱由检一家人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

    是啊!李守汉不过是僻处南海荒芜之地的一个区区二品龙虎将军,他的女儿能够为父亲远赴万里波涛出力办事,我大明皇室的公主,怎么能够被她比下去?连在自己家中接待客人的能力都没有?!

    见朱由检和周皇后都不住的微微点头,管家婆子心中暗自得意,“周奎,你的三千块南中银元,老娘已经还了人情了!”

    周奎日前派人进宫给这婆子送了口信,要她务必想办法让周国丈府同龙虎将军府的关系热络一些。这婆子也清楚的很,如今在京城之中,风头最劲的那些铺子后面的东家是谁。

    等这件事情成了,老娘少不得要好好的敲你一笔!婆子看着坤兴公主略带着些紧张和兴奋的一张小脸,脑子里却想的是国丈周奎。

    &兴,父皇问你,你可愿意与那李大姑娘盘桓数日?算是替父皇分担一些?”

    虽然主意已定,但是,朱由检还是温言征求一下女儿的态度,免得出了岔子。

    听得父皇这么说,坤兴公主朱媺娖急忙起身避席,“女儿愿意为父皇分忧。与那李大姑娘一起盘桓数日,也是父皇嘉勉忠臣之意。何况,何况,”她一张小脸涨得通红,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况,我大明皇室之公主殿下,怎么能够被一个臣下的女儿比下去?!”朱由检一语点破了女儿的一点小心思,举起手中的酒杯示意皇后妃嫔们满饮此杯。

    &爷,那奴婢就去安排?”

    &吧!还有,告诉龙虎将军府的人呢,尽快将余下的二十余万石粳米运输到京城!”

    次日,由坤兴公主朱媺娖出面,在宫中与李华梅好生的游历盘桓了数日,宫中妃嫔,自懿安皇后张嫣以下,纷纷对这个小姑娘礼敬有加,十分客套。

    而执掌东厂锦衣卫等处的王承恩,在崇祯的默许之下,有意识的在宫中放出了一条流言,很快便在王公国戚大臣官员们的内宅之中流传开来。

    &兴公主与李守汉之女李华梅相处的甚是融洽,二人在皇后娘娘的主持见证之下,结为手帕之交。李华梅年长些为姐姐,坤兴公主年少些,是妹妹。”

    而与这条谣言一道送到广州两广剿抚事宜总督行辕的,还有司礼监和内宫监关于督促守汉尽快起运其余的二十余万石粳米的文书。

    以及内阁发给李守汉的文书。

    &办广东试开海禁事宜?令我们每年上缴五十万的海关关税?以充当剿贼军费和辽东军饷?”

    守汉将这份文书丢到桌案上,很是不屑的撇撇嘴,“给内阁的老爷们回一个文书,告诉他们,五十万银元没有!顶多二十万!娘的眼下大明朝一年的盐税和茶税才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