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 李沛霆被拆穿?!
    崇祯十年三月,黄太吉在彻底拔掉了朝鲜这颗在明清之间左右摇摆不定的大钉子之后,班师回沈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回师途中命出身于东江镇毛文龙义子的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等攻铁山皮岛,在朝鲜出兵船五十艘的协助之下,攻陷皮岛,拔除了明朝在辽东沿海的最后一颗钉子。

    清军浩浩荡荡的押送着五十万朝鲜人俘虏,绵延数百里从鸭绿江一直到沈阳,这些朝鲜人押回沈阳的下场就是充作奴隶。随同他们一道往沈阳去的,是从朝鲜抢掠来的大量物资、财物。

    这一战下来,辽东的反贼们可谓是满载而归。从旗主王爷到普通的旗丁无不是腰缠累累,“马前悬金银,马后载妇女。”

    而收获最大的,便是黄太吉本人。

    在他扎营的三田渡,由朝鲜王树立起了大清皇帝功德碑,并且在朝鲜王京城修建迎恩门,以迎接日后他派来的各类使臣。

    根据双方签署的协议,朝鲜必须与明朝断交,接受他的册封,成为大清的藩属国。条约规定,朝鲜使用的年号由明朝年号改为清朝年号。这无疑在政治上为他赢得了最大的胜利,让国内那些有异心的旗主王爷贝勒贵族们无话可说。

    在经济上,不但从朝鲜掠夺到了五十万人口,大大的补充了人口的不足,也获得了大批的财物,同时每年还将要获得朝鲜数量众多的岁贡,这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清国的经济压力。

    手中掂弄着明太祖朱元璋颁发给李成桂的权知朝鲜国事王印。黄太吉觉得自己可以回去之后祭堂子,告慰一下先祖孟特穆,这位在世之时一直被朝鲜人欺凌的老祖宗,在九泉之下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想到了扬眉吐气,黄太吉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不由得又皱起来眉头。

    回到沈阳之后不久,三月初五,黄太吉便下令便将朝鲜王缚献大营的主张联明伐清的主要人物弘文馆校理尹集、弘文馆副校理吴达济及司宪府掌令洪翼汉绑缚刑场斩首示众。

    而一直主张亲清的西人党首领金自点,则是成为了这三个被斩首的朝鲜三学士的监斩官之一。

    而三月初七,各旗主王爷贝勒齐聚十王亭前。准备商议一下如何将此次掠夺来的财富人口进行八分。也就是讨论一下该如何分赃了。

    除了此时还在攻取皮岛的孔有德、尚可喜等三人之外。几乎清军的上层人物全部到齐了。坐在大政殿上宝座上,黄太吉觉得这才是人君的乐趣。不过,看看在正白旗亭前稳坐的多尔衮,黄太吉心中不由得一阵抽搐。太阳穴向上鼓了两下。眼前瞬间晕眩了几下。

    多尔衮兄弟在朝鲜。到底获得了多少好处,八旗子弟中也是众说纷纭。不过,一个被大家都承认的说法是。“两白旗去过的地方,我们就不要去了,寸草不生不说,怕是还要给那些苦哈哈的朝鲜人留下点粮食才能离开!”

    而两白旗的旗丁在朝鲜,在回师的路上不断的以牛录、以甲喇为单位往海边去,回来时便是衣着光鲜红光满面。

    为了能够让多尔衮兄弟交出这条贸易通路,黄太吉在三田渡大营同多尔衮谈了数次,许下了无数的好处,这才勉强说动了多尔衮,答应回沈阳后令手下的奴才们去将南海商人请来,交各旗旗主公议处置。

    对于分派赃物这种事情,各旗旗主,不管是八旗满洲还是八旗蒙古,都是熟极而流的了。报上总数,之后各旗分派,照着出兵多少,披甲兵多少的数目分配就是。大家今天来的目的,却不在于此。

    &说好了,要是老八打算把李先生杀了,断了咱们的财路,我可是要跟他翻脸的!”

    这是多铎私下里同多尔衮的表态。

    为此,多铎今日可是穿了三层铠甲在身上,最里面的是一件花了二百多两银子从山西商人手里买来的南蛮胸甲。随同多铎前来的镶白旗巴牙喇兵,也都是身披重甲,一面是为了炫耀实力,一面则是以防不测。

    不光是他,随同多铎前来的镶白旗巴牙喇兵,也都是身披重甲,一面是为了炫耀实力,一面则是以防不测。

    &四弟,十五弟,你们的旗下兵马很是精锐嘛!”

    大贝勒礼亲王代善捻动着花白的胡须,眨着一双老眼打量着多尔衮和多铎身后的两白旗军士。

    &玛,十四叔和十五叔带兵有方,御下宽厚,自然是兵强马壮了。”私下里同多尔衮关系不错的硕托为阿玛解释着两白旗兵强马壮的原因。

    &四弟,礼亲王问你的额,怕也是众位旗主王爷贝勒大臣打算问你的。当日在朝鲜时,便是你和十五弟两白旗大营中军士伙食最好,将士士气最为高涨。朕当日为了此事,也曾多次垂询与你。你告诉朕说,有南海商人运了些盐酒布匹食物给你。也曾经答应朕,回到沈阳诸事完毕后,便让旗下奴才们去请那南海商人到朕面前,商议通商之事,不知今日可有结果?”

    &去你个叶赫部孟古哲哲生的贱种!”多尔衮在心中破口问候着黄太吉的母亲,知道今天如果不把李沛霆的事情说出来,只怕其余六旗都会在黄太吉的拨弄之下与自己兄弟三人成仇。

    他正欲开口同黄太吉和代善这头老狐狸客套几句,打个马虎眼,将这个事情搪塞过去,那边厢黄太吉的长子豪格却也是笑着开了口。

    &四叔,我正蓝旗下的奴才们把你两白旗营中的精制细盐、烧酒、香料夸得天上少地上无的,那日在义州我试了试,果然比白水煮肉来的好吃。今日小侄也想多弄些赏给奴才们。十四叔还是要行个方便才是!”

    &是!还是请睿王爷行个方便才是!”

    &王爷!”

    在豪格的有意带领下,两黄旗的大臣、将领,正蓝旗的大臣将领,以及一心想提高生活质量的两红旗王爷贝勒们,也在岳托、硕托、阿达礼、杜度等人的带领下,朝着多尔衮兄弟纷纷开口相求。

    一时间,群情汹汹,各位旗主王爷,凡是手中有牛录奴才的,都眼睛发红的盯着多尔衮、多铎兄弟二人。也难怪。生活水平差距的拉开。已经让这些旗主子们感觉到了危险。

    &有南海商人在舍下做客,蒙他不弃,也曾经有些物品馈赠于我等兄弟。”

    见状如此,索性多尔衮做得光棍些。大大方方的承认确实有这样的人在自己府中做客。不过。也只是做客而已。

    &睿王爷还不唤他前来,到陛下面前朝觐一番,陛下少不得会给他大大的好处。就像当日给山西商人一样!”

    见多尔衮在各旗的呼声之中,承认了有这样的一个人,不由得豪格心中大为得意,言语中便不那么恭敬了。

    那多尔衮是什么人?

    当年可是被封为墨尔根代青的,什么意思?聪明王!和他的睿亲王的封号都是一个意思。更何况,这么多年丧父、丧母,手中握有大把的财富人口的三兄弟,周围面对的都是一群已经成年的兄长,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手中的**十个牛录的人口兵力,正如孤儿手持黄金行走于盗群之中,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下来,什么样的鬼蜮伎俩没有见过?什么样的勾心斗角的场面没有经历过?虽然年龄比之豪格还要小些,但是,论起心眼和政治手段来,只怕是三个豪格捆在一起也未必是多尔衮一个的对手!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多铎在?

    &亲王这话说得差了。那山西商人纯是为了利字而来满身铜臭;此人却与之大有不同,虽为商民,然却颇有傲骨。且又与昔日辽东李家有些瓜葛。如何能够随意呼来唤去?唐突大贤?!”

    &是!那李先生是我们的客人,又不是我们手下的奴才!”

    多铎这话,无形之中敲打了豪格一下,豪格兀自听不出来,但是一旁的老狐狸礼亲王代善、内三院学士范文程却从中嗅出了一丝味道我们兄弟也是和你们父子一道做事而已,也是下了两旗兵马本钱的!咱们是合伙的关系,可不是你父子的奴才!

    对于这几个月两白旗中发生的变化,代善通过儿孙们和奴才们的渠道也知道了不少,利用与南海商人的贸易,两白旗内部空前团结,连一个个的包衣阿哈走出来都是腆胸迭肚的。更将旗中的余丁、包衣等辈按照牛录、分得拨什库、壮大的等级进行编制,等于无形中扩充了数倍的兵马,不再受每牛录三百兵丁的限制。

    但是这样的做法,偏偏黄台鸡还不能说出什么来。怎么,我一个旗主子,让手下的兵丁奴才按照兵法军阵进行训练,方便以后同明国对阵,这也有错了?

    所以,范文程早就打定了主意,今天一定要帮助主子将这南海商人给大清带来的隐患,彻底给铲除!如果可以的话,也不妨变废为宝,趋利避害。让这海上商人成为主子手中的另外一条补充物资的通道!

    &五弟说的不错,对于这样的贤人,且不说他与我大清的渊源往事,便是这份闲情逸致,我们便不能用世间之俗务去羁縻。睿亲王,这样可否,今日之事已了,明日朕与诸王大臣便到你府中拜访一下这位李先生可否?也顺带着叨扰一下你的好酒好肉!那日在汉江大营,虎口送来了你营中的烈酒,至今很是令朕怀念啊!”

    &下,非是奴才等人推托,只是今日一早,家中的管家便告诉奴才,李先生见春色渐浓,游兴大发,一大早便带着手下人出城往浑河边上去了。怕是这几日都要在那里游历一二了。”

    &罢!如今天气转暖,正是所谓草枯鹰眼疾,雪净马蹄轻。我等八旗兵马正好可以到浑河边上渔猎一番,也不忘我满洲将士本色!”

    &上。昔日文王游历渭水河边,恰逢太公,以奠定了周朝四百年天下之基业。今日皇上为了我大清江山,有此浑河一行,于渔猎之际得逢贤人相助,可谓是大吉之象!”

    一旁的鲍承先抢上前拍了黄太吉一记马屁。

    &有何德何能,妄自与古圣先贤比拟?不过,为了大清江山社稷,这求贤若渴之心,倒是可以望先贤之项背的。”

    美滋滋的享受了鲍承先拍来的一记马屁。口中黄太吉还是要做出一番为了江山社稷的样子。

    当下。八旗旗主王爷贝勒们各自回府点检人马,准备明日出城射猎捕鱼。

    当晚,当黄太吉用过晚饭,正在一盏油灯下翻看着史记。不时的从一旁的资治通鉴和二十四史中找到相关的历史进行对照。

    他是借着看书来掩饰内心的紧张。朝鲜一役。虽然收获颇丰。但是两白旗的实力膨胀到了超乎他想象的地步,他准备将三顺王的汉军也编制成八旗,归自己直接统帅。同时在各旗中增加议政大臣,进而在各旗中分割旗主贝勒们的权力,在各旗内部中掺沙子、打楔子。防止各旗做大。

    他身边的巴牙喇昂邦章京吴拜从门外走了进来。

    &上,范先生来了。说有紧急之情禀告。见是不见?”

    他口中的范先生,便是号称范仲淹子孙的范文程。

    &先生来了?!快请!”

    听了吴拜的通传,黄太吉急忙放下手里的书本,从火炕上下来,因为盘腿坐得久了,一时腿有些麻木,一个趔趄,差点没有摔倒。从外面进来的范文程紧忙抢步上前扶住了黄太吉将近二百多斤的身躯,这才让这个黑胖子没有摔倒在地。

    &老了!不中用了!当年随父汗南北征战,也曾经数日都在马背上,也未觉得有此疲惫之时。”他口中自嘲了一句。

    &上忧心国事,日夜操劳,这才感到疲惫。当年只需要击败对面之敌即可,如今却要通盘考量,焉能不觉得疲惫?”

    范文程的话,不轻不重的点到了黄太吉心中所忧所想。但是,黄太吉作为一个君主,却不太愿意让臣子们太过于了解自己的内心。那样容易给臣子们制造可乘之机。

    &夜至此,先生不是来与我有事情说?”

    &饭时,山西范家的长子范三拔到奴才家中拜访。见奴才家人为奴才准备明日出城渔猎之事,得知要见那南海李先生时,便向奴才密告!”

    &些甚么?”

    黄太吉对于范三拔的造访、举报之事并不是很在意。

    在他看来,这不过是商人之间互相倾轧的一种手段罢了。或者是,这样的局面也是他乐意看到的。

    &范三拔说,李某此人,突然出现在了盛京城中,见到了睿王爷兄弟,只怕是有所图谋。”

    &谋什么?”黄太吉的黑脸越发变得黑了。

    &人的来历不明。而且,”范文程偷眼看了一眼黄太吉的脸上表情,脑子里努力的回忆着范三拔话语中的信息,再迅速的用黄太吉能够听得进去的词句重新组合说出来给他听。

    &前此人在广州,据当地的商人说,大量的向广州官场行贿,以极低廉的价格向两广腹地销售白糖、布匹等物,弄得两广地区民不聊生,怨声载道。”

    不过,范三拔告诉范文程的话语中,被他有意识的隐瞒了很大一部分信息。如果要是实话实说,告诉黄太吉,因为李沛霆向广东大量出售稻米,导致两广粮价下跌,造成了民众起来抗粮抗税的实情,只怕黄太吉连这一夜都等不得,连夜就要见到这位李先生了。

    更何况,因为南中铁器的大量输入,导致了佛山冶铁行业的集体破产,数十万人或是手执自己打造的兵器成为了乱贼,或是干脆浮海南下,到那祸乱之源的南中地区,试图用自己的手艺来给自己挣一碗饭吃。

    真要是这位李先生像在广州那样,将盐、粮食、铁器、布匹大举输入辽东的话,以他纯粹走海运,那样低廉的成本和价格,范永斗等人代表的山西商人集团,只怕会立刻被赶出辽东市场!

    这些事情,都是范家、黄家、王家等八家商量之后的结果,哪些事情能够说,哪些事情不能说,都是经过仔细推敲的。

    &这些?”黄太吉的脸色又由阴霾变得晴朗。

    &自乱他的南蛮。与我大清何干?而且,如此说来,此人倒也有些本事和能力!能够不动一兵一卒,一刀一枪,让明国的两省之地变得烽烟四起,这个本事,自忖是没有的!”

    &是,范三拔说了最要紧的一件事!”

    范文程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了。

    &子还记得去年我大清兵在明国京畿地区运河岸边遭受的那两次失利吗?据范三拔说,从晋商掌握的情况看,击败镶红旗蒙古、镶红旗满洲、正白旗满洲各部的那股南蛮军队,便与这南海李某人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子,明日一早,还是否出城去浑河渔猎?”

    见黄太吉在屋子里不停地来回踱步,越走越快,范文程有些胆战心惊的问他。

    &意已下,断无不去之理。你回去告诉范家的大少爷,说朕很是感谢他们,让他们务必打听清楚这李先生的来历。另外,朕听说这南中,历来便是物产丰富,且又出精铁,兵器、枪炮等物。南中军战力之强悍,装备之精良,丝毫不亚于当年浑河之浙江兵!便是朕也是佩服的!让他们可以利用往来贸易之便利,到这里去窥探一二,若是能够给朕弄来军中急需之物,金银财物、官职恩赏,朕这里有的是!”

    &明日之事?”

    &旗兵马已经动了,无法再取消了。见机行事便是了。”

    打发走了范文程,黄太吉见一旁的巴牙喇兵昂邦章京吴拜依旧是披甲按剑而立,心中忽然一动。

    &拜,你不要在朕这里值宿了,拿着朕的令箭,带着朕的巴牙喇兵先行出城,朕随后会派人点起三个甲喇的兵马,到城外与你汇合,归属你指挥调遣!”

    &子,这是要让奴才做什么事情?”

    &日之事,不可不多做一手准备,你可以令军马做好准备,听朕的旨意行事,一旦事情不对,立刻动手!”

    吴拜叩首接过黄太吉的令箭,领命而去。

    夜已经深了,沈阳城中变得灯火星星点点,各处府邸之中都是一片忙碌景象,无数人在为明天的出城渔猎做着准备。(。。)